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名人也有煩惱

  做個名人很難,做瞭名人更難。你不信?那我就說段真實的故事給你聽。
  
  於立得今年36歲,正謂從三十而立走向四十不惑的年齡。他經過十幾年的奮鬥,現在已經基本成功瞭,要名有名,要錢有錢,要房有房,要車有車。於立得很是滿足現狀,常常回到傢,酒杯一端,小酒一喝,就搖頭晃腦地吟道:人生幾何,對酒當歌呀。
  
  這天,於立得剛剛回到傢,還沒來得及端酒杯呢,就聽見有人急急地敲門,他隔著貓眼一看,咦,不認識。但不認識也得開門,為什麼?門外站著的是兩警察。
  
  那兩警察定睛看瞭看於立得,問:“你是於立得?”
  
  “是,我是於立得。”
  
  警察冷著臉要過他的身份證進行核實後,一個警察就刷地拉開公文包,從裡面抽出一張紙,遞給於立得,說:“喏,你的——傳票!”
  
  “傳票,我的?”
  
  警察不再多說一句話,讓於立得簽字後轉身就走瞭。於立得捧著那張傳票,一看更懵瞭,什麼傳票呢?是法院的,民事訴訟,他於立得是被告,原告叫王鐵,說他於立得欠他10萬塊錢至今不還,要求法院判決。法院已經決定21日正式開庭。於立得哭笑不得,這是哪兒跟哪兒呀?我壓根就不認識什麼王鐵,從何談起欠他的錢?而且一欠還是10萬塊錢,奶奶的,窮瘋瞭啊!
  
  於立得思前想後,決定采取以不動制動的策略。這時,他的妻子下班瞭,進門一看於立得在傢,就喊起來瞭:“哎呀老於,你還有心情在這兒喝馬尿呀,你呀你……”
  
  “怎麼瞭?”
  
  妻子啪地將一張晚報摔給他。於立得翻開一看,天,自己的大照片又上瞭頭版,標題是《於大少爺又惹麻煩,欠款十萬元就是不還》。於立得氣得破口大罵:“媽媽的,這幫娛記,動作真快,就像蒼蠅似的到處瞎嗡嗡!”轉而一想,自己不成瞭有縫的臭雞蛋瞭嗎?我於立得是誰,這種場面見識過,小菜一碟。他鎮靜一下,又抿瞭兩口酒,哈哈一笑,說:“腳正不怕鞋歪,俺於某人奉陪到底!”
  
  到瞭開庭的日子,於立得穿上一身紅色的西服,頭發梳得整整齊齊,滿懷信心地走上瞭法庭。但是,一開庭就對他不利。因為對方——也就是那個原告、那個王鐵就使出瞭殺手鐧——於立得的欠條。於立得極有風度地用手理瞭理頭發,開始陳述:“法官先生,我一不認識這個什麼王鐵王先生,二我從來沒有給他打過這張欠條。我一年收入上百萬元,我為什麼要向他這個素不相識的人借錢?我可以斷定,他這張欠條是偽造的!我要正告這位王鐵先生:我要反訴你誣蔑罪,我要向你索賠精神損失費20萬元!”說罷,將一份反訴狀遞瞭上去。
  
  王鐵也就二十五六歲,外表斯斯文文的。他一開口就說:“於大哥,你好健忘呀,2005年2月14日,就是情人節那天,你說你有急用,向我借瞭10萬塊錢,你說好一個月就還我的,可現在多長時間瞭?我也是沒辦法。我的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呀……”嘿,他還振振有詞瞭!於立得這個氣呀,他就要求法官給予公斷。法官一敲法槌,說:“本院已經對此書證進行瞭司法鑒定,上面的被告簽字確實是於立得本人所簽。鑒於此,本院宣告:被告於立得在收到本判決一個月內,將所欠王鐵的10萬元一次還清,本案訴訟費由被告全部承擔。雙方如不同意本院判決,可在15天內上訴到上一級法院。”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追星族成千上萬,我每天都會給他們簽字。我敢斷定,這傢夥一定是用我的簽字條補上所謂欠款的,他是大騙子!”於立得情緒激動地叫。
  
  法官聳聳肩,苦笑瞭一下,說:“對不起,於先生,法律隻認證據,不講人情。也許你是冤枉的,可這欠條千真萬確是你的親筆簽字。”
  
  10萬塊錢,於立得再有錢,這10萬塊錢也不是小數啊!從法院出來,於立得就去找市裡最有名的律師。律師聽瞭他的案子,搖搖頭說:“難啊,於先生,你給那些人簽字,為什麼要簽在白紙上呀?這不是給別人鉆空子的機會嗎?”於立得想瞭想,憋足瞭勇氣,吞吞吐吐地說:“我要是可以證明我在2月14日那天沒和王鐵接觸過呢?”“太好瞭,那就可以推翻原判。”律師語氣肯定地說。
  
  於立得為什麼欲說又止呢?原來2月14日那天他和自己的小情人梅梅混瞭一整天。在哪兒?和平賓館。大賓館都有錄像,他於立得進進出出都能調出來,這不是鐵證是什麼?可這樣一來,他和梅梅的事兒就得大白於天下瞭,這……於立得的大腦轉瞭七七四十九個圈,最終還是決定找梅梅作證向那個無賴王鐵宣戰!
  
  梅梅一見於立得,就嗖地撲瞭上來,啵啵啵地親個不停,撒嬌道:“哥,你也不來看我,想死我瞭。”於立得原本還想說說官司的事兒,這會兒梅梅根本不給他機會,二人脫衣洗澡,一番歡愛過後才轉入正題。誰知於立得一說完,就引得梅梅大笑不止,說:“那賴誰呀,你自己簽的。”
  
  “乖乖,幫幫我,咱們就能省下10萬塊錢。”
  
  “我幫你,怎麼幫?”
  
  “你出庭作證,證明2月14日那天我和你一直在一起,他們要是不信,我們再用賓館錄像作證,不怕他張狂。”
  
  “行,我幫你!”
  
  “梅梅,你真可愛!”
  
  “可是——你也得兌現你的承諾呀。”
  
  “什麼承諾?”
  
  “娶我!”
  
  “乖乖,等打完瞭官司再說好嗎?”
  
  “不好!”
  
  於立得搖搖頭,說:“這事兒不是一下子就能辦好的呀。”那梅梅一聽,立時翻瞭臉,杏眼一瞪,說:“你以為姑奶奶是好欺侮的呀,你看——”說著拉開抽屜,拿出一大疊紙,在於立得面前晃瞭晃。
  
  “什麼呀?”
  
  梅梅就抽出一張,扔給於立得。於立得一看,白紙上赫然三個字:於立得。“你——?”
  
  “怎麼,你以為光有王鐵就完瞭,想得美!後面還會有劉鐵、張鐵、郭鐵呢!”
  
  這時,有人用鑰匙開門,於立得想攔已經來不及瞭,等那人進來,於立得傻瞭,是誰呢——王鐵!
  
  王鐵壞笑瞭一下,走到梅梅的身邊,一把抱過梅梅,說:“對不起,介紹一下,這是我的女朋友娟子。你有妻子,可你仍吃著碗裡的,想著鍋裡的,而且沒經過我的允許就霸占瞭她好幾個月。我們經過研究,不問你強奸罪瞭,但經濟補償總得給點吧。說實話,今天這10萬元是個開始,我們的目標是100萬元,於先生要是聰明呢,就一次給足我們,你好我好大傢都好。如果你不願意,沒關系,咱們法庭上見。”
  
  於立得看看梅梅,不,應該是娟子,就感到她是那麼可怕,這個才十九歲的姑娘太有心計瞭。他沉吟瞭一會兒,扭頭就走。那王鐵在他身後大聲地說:“於哥,好好想想啊,不送瞭。”
  
  於立得將防盜門“啪”地反鎖上,然後敲敲門,對王鐵說:“你們在利用女色有目的地進行敲詐,是犯法的。”王鐵大笑,說:“你他媽泥菩薩過河,自身都保不住瞭,還有心思琢磨我們,可悲呀。我再問你一句:你告我們敲詐,你有證據嗎?你以為紅嘴白牙,上下嘴唇一碰就行呀?沒門!”“證據?噢,有有有,你們看!”於立得從兜裡掏出一個微型錄音機,晃瞭晃,說:“對不起,剛才的談話都在裡面瞭,根據新的刑法,錄音可以被認可作為證據的,明白嗎?想知道誰教我的嗎?律師!”
  
  王鐵一聽,急瞭,就要沖出去,可防盜門被反鎖上瞭。等他打開門,那於立得早開車跑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