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冒牌“粉絲”

  結婚一年多,王曉春總覺得老公木訥不解風情,可這事又不好跟丈夫直說,為此她心裡一直悶悶不樂。
  
  這天休假,老公扔下自己一人外出瞭,這讓王曉春心中更加悶得慌。
  
  門鈴響瞭。會是誰呢?王曉春可沒心情理他。
  
  門外有人說話瞭:“請問,王曉春老師是住這兒嗎?”有人叫王曉春“老師”?這可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呢!聽聲音很陌生,她起身開門,門口站著一個面目和善秀氣的年輕男子,他面帶微笑說:“請問,您是王曉春老師嗎?”王曉春立即在腦海中快速搜索瞭一遍“記憶檔案”,好像沒有這麼一個“年輕俊才”。她輕聲問:“你找王曉春?你認識她嗎?”男子揚瞭揚手中一疊報紙,興奮地說:“沒見過面,但仰慕她好長時間瞭。喏,這是我最近收集她在晚報上發表的文章。我是慕名而來向她請教的。”王曉春熱情地將不速之客迎瞭進來。因為她明白,雖然女人不可以“和陌生人說話”,但是,一個經常看報紙的人,特別是關註自己文章的人,絕對不可能是壞人。
  
  客人進瞭屋,王曉春以香茶款待。來者自稱丁益民,是本市鋼鐵廠的工人,他對王老師發表在本市晚報上的小說、散文、隨筆等等讀得津津有味。他說:“我們車間的工人看過您的作品之後,都佩服得五體投地,都是您的忠實‘粉絲’呢!隻要晚報上有您的作品,大傢都搶著看。”幾句話說得王曉春心中熱乎乎的,自己的作品被別人搶著拜讀,竟然還不知道呢!有什麼比自己的勞動成果受到人們的密切關註更讓人愉快的呢?和這些熱心的“粉絲”交談,真是一件令人開心的快事。
  
  “快事”還在後頭。丁益民又說:“王老師,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我受全廠一千多名青年工人的委托,請您百忙之中抽出一點時間給我們這班‘粉絲’談談寫作,不知道您能否賞臉光臨?”
  
  王曉春聽瞭,差點感動得熱淚盈眶。她激動地說:“既然大傢這麼愛好文學,我一定抽時間去一趟。”丁益民大喜過望:“三天後的下午兩點我開車來接您。”送走“粉絲”,王曉春高興得差點跳起來。一連三天她一直情緒高漲,沉浸在幸福快樂之中。
  
  這天下午3點多瞭,還不見丁益民開車來接,王曉春有點坐立不安瞭。老公笑問:“你是不是在等一個‘粉絲’來接你?”王曉春大吃一驚:“你怎麼知道?”“那‘粉絲’是我請來逗你開心的,他是我同學的弟弟,一個戲劇表演系的學生,哪裡是什麼工人!”王曉春氣得說不出話:“你……”“我怎麼瞭?你不是嫌我沒有情調不懂幽默嗎?我一個幽默讓你興奮瞭三天,你還不趕快謝謝我?”
  
  王曉春這才轉怒為喜,撲進老公的懷裡嬌嗔地說:“想不到你這株千年鐵樹終於開花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