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是恩人

  吳瓊瓊是醫院的外科主任。這天她剛從手術臺上下來,回到醫務室正想休息一下,護士小李跑進來,說有一個農民工付不起手術費,正在病房裡吵鬧,非要醫生先給他那遭遇車禍的兒子做手術。護士長請吳主任過去解決一下。
  
  吳瓊瓊迅速來到病房,見一名十二三歲的男孩躺在病床上痛苦地呻吟著,一位30多歲的農民工模樣的男子在病床旁苦苦地哀求著護士,父子倆的眼神裡充滿瞭企盼。看到護士長領著穿白大褂的吳瓊瓊走進來,農民工知道這人就是護士們所說的吳主任瞭,便趕緊來到吳瓊瓊面前,“撲通”一下跪在地上求道:“主任,求您快救救我兒子吧!我在這個城裡打工,我兒子暑假到城裡來玩,因為他不懂交通規則到處亂跑,結果被汽車撞成瞭這樣。可恨那肇事司機見我是個農民工,他就駕車跑瞭。當時我隻顧著急,連車牌都沒記下來。現在我一時拿不出上萬元的手術押金,求主任您開開恩,先給我兒子做手術吧,手術費等我回傢後砸鍋賣鐵也一定給你們湊齊送來。求您先救救我兒子吧!”
  
  吳瓊瓊也很為難。按說救死扶傷是他們做醫生的職責,可醫院裡明文規定,一切患者都得先交押金後做手術。醫院畢竟不是慈善機構。看著跪在地上的農民工,吳瓊瓊動瞭惻隱之心:“你先別著急,實在拿不出現金,你看你手頭有沒有股票、基金等什麼值錢的票據,或者是金銀首飾等貴重物品,有的話先押在我手裡,然後我個人可以先給你墊付手術的押金。”
  
  農民工絕望地搖瞭搖頭。望著在病床上痛苦呻吟的兒子,他聲淚俱下地哀求:“主任您行行好,求您瞭……”
  
  以前碰上這種情況,吳瓊瓊都是趕緊躲出去。今天她剛打算故伎重演,卻看見自己的父親從門外擠瞭進來。
  
  吳大爺擠進病房,看瞭看病床上的孩子,又看瞭看跪在地上的農民工,忽然像發現新大陸似的,一把抓住農民工的雙手說道:“是你,就是你!快告訴我,你是不是姓王?”
  
  “我是姓王。”農民工順口答瞭一句。
  
  “我找你好久瞭,今天終於找到你瞭!”吳大爺激動地說,“沒想到我會在我女兒的醫院裡遇到你。”說完,吳大爺把女兒吳瓊瓊拉到農民工身邊,動情地說道:“閨女,他就是救你兒子的那位農民工啊!”
  
  吳瓊瓊一驚:“爸,您確認他就是那位恩人?!”吳大爺肯定地點瞭點頭。
  
  原來幾個月前,吳大爺帶著6歲的外孫軍軍在公園裡玩耍,一不留神,平時最好玩水的軍軍掉進瞭水塘裡。水塘的水有二三米深,眼見著孩子直往下沉,嚇得吳大爺一個勁兒地喊救人。聽到呼救聲,圍上來的人還真不少,可就是沒有人敢下水。
  
  就在這個時候,從不遠處飛跑過來一位農民工,跑到水塘邊連衣服也不脫就跳進瞭水中。他幾次紮進水底,終於把軍軍救出瞭水面,然後抱著軍軍急忙往附近的醫院跑去。當時的吳大爺一心隻想著搶救孩子,等軍軍得救後,那位農民工早就沒瞭影兒,吳大爺連恩人的名字都沒來得及問一下。這些日子他一直在尋找恩人。
  
  吳大爺指著病床上的孩子對吳瓊瓊說:“閨女,快救人吧,醫藥費由我來出。救命恩人的兒子傷成這樣,咱能見死不救嗎?”
  
  聽父親這麼一說,吳瓊瓊很快在手術押金的單子上簽瞭字,然後馬上組織人員給小男孩進行手術,經過幾個小時的搶救,手術十分成功,小男孩脫離瞭生命危險。
  
  第二天吳瓊瓊給小男孩補交瞭2萬元的醫療費,保證瞭小男孩及時進行各種診斷和用藥。有吳瓊瓊這層關系罩著,病房裡的醫生、護士對小男孩都很照顧,小男孩的傷勢康復得很快。
  
  這期間,吳大爺經常來看望農民工父子倆,老人傢很健談,常常和農民工海闊天空地閑聊,隻是再未提起“救命恩人”之事,這讓女兒吳瓊瓊多少覺得有點奇怪。
  
  更讓吳瓊瓊奇怪的是:隨著小男孩傷勢的一天天好轉,寫在農民工臉上的愁雲並沒有飄然而去,他依然還是憂心忡忡的樣子。吳瓊瓊知道農民工肯定是為那2萬元錢發愁,就真誠地勸慰他說:“大哥,錢的事情你不用發愁。你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我們一直想不出個辦法報答你,這2萬元錢就讓我們替你出瞭吧。”
  
  農民工一聽,堅定地說:“那可不行。你們救瞭我兒子我已經感恩不盡瞭,2萬元錢我是一定要還的。”
  
  一個多月後,小男孩要出院瞭。吳大爺和女兒吳瓊瓊還有病房的護士們都為他們送行。小男孩左一聲“爺爺”右一聲“阿姨”歡快地叫著,農民工卻是一臉的黯然。他幾次走到吳大爺面前,一副欲言又止有話難以啟齒的樣子。吳大爺見狀關心地問:“你是不是還有什麼難處,別憋在肚子裡,說出來大傢一起替你想想辦法。”
  
  “我……我其實……”農民工吞吞吐吐。突然,他一下子又跪瞭下來,下瞭很大決心似地說道:“吳大爺,吳主任,我實在是對不起你們啊!你們待我父子如同親人,可我卻欺騙瞭你們。其實我沒有救過你們的孩子啊!”
  
  吳瓊瓊驚呆瞭:“怎麼,你不是我兒子的救命恩人?”
  
  農民工回答說:“不是,我在這個城市,從來沒有跳入水塘救過溺水的孩子。都是因為我實在拿不出那麼多押金,我兒子又急著要做手術,吳大爺那麼一相認,我就故意裝瞭糊塗,是我欺騙瞭你們,欺騙瞭大傢,我實在對不起你們啊!吳主任,你給我墊的醫藥費我一定想辦法還上,你對我兒子的大恩大德,我們一定記在心裡,今生今世報答不瞭,來生來世我們當牛做馬也要報答啊!”農民工說完已是淚流滿面瞭。
  
  這時候吳大爺走上前去,一把將跪在地上的農民工拉瞭起來,爽朗地說道:“小夥子啊,要說欺騙,是我在欺騙大傢啊!其實一開始我就知道你不是我們孩子的救命恩人,你和那位農民工長得一點都不像啊!”
  
  “那你怎麼一眼就知道我姓王?”農民工還是不明白。
  
  “哈哈,你兒子床頭上不是有張病員卡嗎?上面可寫著你兒子的名字哪。”吳大爺不無得意地說:“我人老瞭,可心還不糊塗。想知道我為什麼要幫你嗎?那是因為你當時為兒子求救時的眼神感動瞭我。那眼神讓我想起瞭我外孫落水後,我內心的那種企盼,那種急迫和無助啊!人心都是肉長的,農民工和城裡人同樣是人,將心比心,你說我能無動於衷嗎?”
  
  吳大爺的話剛說完,身邊的人們全都為他鼓起掌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