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局長的密室

  局裡新蓋瞭辦公樓,局長的新辦公室除瞭外面的一個辦公大間外,裡面還有個套間。誰去局長那裡都會不由自主地看看那個套間的門,然而卻都是可望不可及,因為誰都沒有進去過。
  
  起初,大傢都還隻是在心裡猜測著,隔瞭一段時間,便都沉不住氣瞭。於是大傢湊一塊兒便開始議論起局長辦公室的“套間秘密”。
  
  首先發言的是快嘴劉大嫂,隻見她一臉神秘地說:“知道不?局長辦公室裡的那個套間可是個密室,聽說隻有重要人物才能進入……”
  
  “是的,聽說隻有跟局長有特殊關系的才有資格進……而且還必須是女性同胞……”歷來說話尖刻的小王接口說。
  
  “真可笑!那沒特殊關系的進去幹嗎?在外面說不就行瞭!”老李話裡有話地撇著嘴說。
  
  大傢都能聽出弦外之音,於是一片嘩然。
  
  “聽說那套間佈置得跟宮殿似的,要啥有啥!最重要的是裡面有張豪華席夢思,那床豪華得……老天!嘖嘖……”年輕的小趙說著,嘴裡發出嘖嘖的聲響,仿佛那床是他親眼看見似的。其實大傢知道小趙一直在追著纓子,而纓子對他卻從未有半點表露。
  
  “別瞎說,說這些話得有依據,要不然惹出事情大傢都不好看的!”沉默半天沒說話的老丁文縐縐地說道。
  
  “嘿,你真是榆木腦袋不開竅!現在都啥時代瞭?那天有人親眼看見剛分到咱局的美女纓子進瞭局長的辦公室,半天才出來,而且出來時她的眼睛紅紅的,沒幾天便成瞭局裡的財政大臣……人傢沒來幾天便成瞭財政大臣,這怎麼解釋?而你幹瞭半輩子,至今還是個小小職員,又怎麼解釋?”小趙一番搶白,弄得老丁一時語塞。
  
  “嗨!現在這種事是見怪不怪,這沒什麼,誰都有權利爭取更‘美好’的生活……更何況人傢付出瞭,然後得到應有的回報,各取所需,也沒錯嘛!”一向愛和稀泥的大老張用輕蔑的口吻發表著自己的見解。
  
  “你呀!進去的不是你的閨女、妹子,所以你站著說話不腰疼!”有人馬上反駁大老張。弄得大老張張口結舌,漲紅著臉說:“你看你這人!不就是說說嘛!不就是說說嘛!”
  
  正當大傢你一句、我一句地發表著各自的猜測時,負責門衛的老孫頭拿著分發好的報紙走瞭進來。他是局裡的元老,為人坦蕩耿直,有口皆碑,平時隻要他說出的話,沒人不信服。
  
  隻見他一進來,便清瞭清嗓子,然後朗朗地開口說道:“剛才我在外面無意中聽見大傢的議論,雖說不是故意偷聽,但也是聽到瞭,所以我先給大傢道個歉!但是既然聽到瞭,我就有權利也發表一下自己的所見所聞,就剛才大傢議論的話題我也說幾句!”大傢聽他這麼說,都不知他葫蘆裡賣的是啥藥,一個個面面相覷。
  
  “我要說的是局長辦公室裡的套間啥都沒有,有的隻是一幅遺像,而這遺像後面還有一個故事:二十年前,一個窮後生在打草時被毒蛇咬傷瞭,正好這時一個女人抱著一個女孩打那裡過,女人看到後,顧不上懷裡的孩子,她將孩子放到地上便立即開始給後生用嘴往外嘬毒……一口,兩口……後生活瞭,女人卻因為沒能及時吐完嘴裡的毒液而死瞭……以後,那個後生便奮發圖強,終於坐上瞭領導的位子。後生一輩子忘不瞭那女人的恩德,所以無論他走到哪裡都會把那女人的遺像帶到那裡,以便自己能更好地祭奠她!直到有一天,他得知那女人當年抱著的女孩大學畢業後找工作四處碰壁時,他決定要幫女孩一把,無論多大的壓力和影響,他也要還這個心願!所以他把女孩招瞭來,但是女孩並不領情,無奈他隻好把女孩帶到自己的套間。從套間出來,女孩答應瞭他的幫助,因為女孩看到那間房子裡什麼都沒有,隻有一幅大大的遺像掛在雪白的墻上——而那遺像上的人正是女孩的媽媽!”此時,屋裡靜得掉根針都聽得到。
  
  老孫頭接著說:“大傢肯定要問我咋會知道得這麼清楚?實話跟大傢說我就是那個女孩的爸爸,那死去的女人就是我的妻子。她臨走跟我說永遠不要拿恩情去要求別人給自己辦事!永遠不要讓別人覺得虧欠自己的!我記住她說過的話。這麼多年來,我一直按著她的心願,隱瞞著所有事情,憑著自己的能力去供養孩子,就是我來這裡當門衛也是局長來之前自己應聘的。可是、可是眼瞅著孩子畢業後卻學無所用,我心裡痛啊!所以我不得不違背瞭她的遺願,去向局長說明瞭處境,局長他是條漢子,這麼多年他一直恩情難忘……我真是希望孩子能學有所用,真希望這個沒媽的孩子能過得好點、不再跟我受苦受累熬不出頭!我怕大傢不理解,又怕對領導影響不好,跟大傢說覺得挺難為情的,不說出來又覺得像背瞭座山,我真的是無奈啊!”一向在大傢面前錚錚鐵骨的老孫頭第一次在大傢面前老淚縱橫。
  
  大傢都不知道說什麼,隻是一個個紅瞭眼圈。從此再沒誰提局長密室的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