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尋找女賊

  小寶高中畢業後來到這個城市打工,在一個建築工地上做泥工活。他住的工棚對面是一個住宅區,據說都是一些有錢人住的地方。這天晚上,小寶起來小解,忽見對面一幢房子的三樓窗戶裡啪地掉下來一個什麼東西。
  
  小寶嚇瞭一跳。這三更半夜的,哪個還會往外丟東西呢?而且憑感覺那東西很沉,不會是垃圾。那還會是什麼?小偷?一想到這個字眼,小寶心裡不由得緊張起來。他為難瞭:不去抓小偷吧,良心上確實不安;去抓吧,時間不等人,要叫起同伴已來不及瞭,自己一個人去肯定有危險。
  
  這時,小寶似乎聽到有人的呻吟聲。這下小寶高興瞭,心想一定是小偷跳窗時摔傷瞭。小寶便不再猶豫,快速朝那裡跑去。好在這個小區剛建,四周沒有圍墻。
  
  小寶準確地找到瞭那幢樓的位置,果見那墻根下躺著一個人,正在呻吟。
  
  小寶這時壯起膽子喝道:“大膽的小偷,還不跟我到派出所去投案自首!”話音未落,地上卻傳來一個年輕女人的聲音:“大哥,快點救我!”
  
  小寶大吃一驚,沒想到竟然還是個女賊。女賊還躺在地上,看樣子傷得不輕。
  
  小寶一時倒有些慌亂,他蹲下身子,仔細看瞭看地上的女賊。雖然光線昏暗,但他還是看清瞭地上女人的面目,臉蛋很漂亮,看樣子非常年輕,最多不到二十歲。
  
  小寶的心腸頓時軟瞭下來,搖搖頭道:“這麼小的年紀,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地上的女人隻是一個勁地求小寶救她,很痛苦,不願多說話。
  
  小寶想打110報警或者120救護,可他沒有手機,旁邊又沒有電話。女人呻吟得更厲害瞭,小寶隻好抱起地上的女人,把她送進瞭市人民醫院。女人身上有錢,她讓小寶給她交瞭費用,住進瞭病房。在她感激的目光中,小寶沒有再去報警,而是轉身回到瞭他的工棚。
  
  對於自己午夜救女賊的故事,後來小寶有一次無意中說瞭出來,同伴都不相信,說他肯定是做瞭個夢,要不就是得瞭夢遊癥。盡管小寶與他們爭得面紅耳赤,但他們就是不相信,都說除非能把那個女賊帶來見他們才是真的,還冷嘲熱諷地說小寶是想出名上新聞瞭。這後面的話可把小寶惹火瞭,他決定去醫院見見這個女賊,還自己一個清白。
  
  為瞭有個證明,他特地把同伴阿牛拉來同往。
  
  小寶很準確地找到那天女賊住的病房,可裡面都是一些陌生的面孔。不可能呀,才過去幾天時間,女賊的傷那麼重,也不會這麼快就出院呀!
  
  小寶以為自己記錯瞭房間,又到其他幾個病房找瞭個遍,可哪有女賊的影子?同來的阿牛笑著說:“別瞎找瞭,隻要你明天請我上神仙閣嘬一頓,我保證讓他們相信。”
  
  小寶瞪著眼說:“我沒有騙你們,相信我一定能找到她。”
  
  這時小寶記起瞭當時給女賊登記時用的是小紅的名字,便來到護士那兒查找,查來查去也沒有小紅這個人。他又到住院部查找,同樣是一無所獲。
  
  小寶這下傻眼瞭,難道自己那天晚上真的是做瞭一個夢?要不就是遇到鬼瞭?
  
  想到這兒,小寶身上一陣毛骨悚然。
  
  這件事情把小寶弄得很沒面子,不過大傢也是笑笑而已,說打工生活太單調瞭,弄個故事出來也可以給大傢解解悶兒。同在一個城市裡打工,他們並沒有另眼看小寶,隻不過是在玩笑的時間多個話題罷瞭。
  
  可小寶不服,他在心裡恨透瞭那個女賊,自己好心救瞭她,她不但沒有半點回報,還躲藏起來,讓他失信於人。其實,他找她並不是要她半點回報,而是證明給同伴看,他沒有半句謊言。
  
  從此小寶添瞭一個心病,他要尋找那個女賊,一定要她給自己作個證明。女賊的面目他記得非常清楚,年輕又漂亮。
  
  說也奇怪,自從那女賊從那幢樓房的窗戶裡掉下來以後,那個房間裡卻從沒有亮過燈光。以前可不是這樣,每次晚上小寶起來小解時,都可看見裡面亮著燈光。難道是那房子的主人被賊偷怕瞭搬走瞭?小寶十分不解。
  
  接下來又發生瞭一件奇怪的事。
  
  那天傍晚下班後一回到工棚,做飯的黃嫂就把一個大包裹交給小寶,說是下午有人送來的。小寶心中一喜,忙問黃嫂是不是一個年輕的姑娘送來的?可黃嫂的回答卻使小寶大失所望,黃嫂說送東西的人是一個老人,他說你知道的,沒有多說什麼就走瞭。
  
  小寶急忙拆開包裹一看,裡面卻是一身漂亮的西服,外加一條花格子領帶。
  
  小寶高興得傻瞭,這是哪個朋友給他送來這麼貴重的禮物呀?他翻遍瞭包裹的每個角落,沒有找到片言隻語。可以這麼說,這個城市對小寶來說是十分陌生的,絕沒有人無緣無故地送東西給他。那個老人是誰呢?難道是自己那個從未聯系過的遠房親戚?
  
  第二天下班後,小寶好不容易打聽到瞭那個遠房親戚的住處。他們卻像對待要飯的人一樣看著小寶,小寶隻在客廳裡坐瞭不到五分鐘就走瞭。顯然,他們是絕對不會送東西給他的。
  
  走在回來的路上,小寶的腦海中突然一閃,一下子冒出女賊的面目來。莫非是她?她請人送來這麼貴重的東西來感謝他?仔細一分析,小寶在心中肯定瞭這件事,在這個城市,除瞭那女賊絕沒有別人瞭。
  
  於是當著大傢的面,小寶把包裹重重地放在地上,說這就是他午夜救女賊的證據。
  
  當時大傢也一下子被鎮住瞭。對呀,如果小寶沒救女賊,還有哪個陌生人會送東西給他?正在大傢頻頻點頭之時,阿牛突然大笑起來:“好你個小寶,你是非要大傢相信你的話瞭?肯定是你自己悄悄買瞭這身衣服,然後又托一個陌生的老頭送來。”大傢一聽阿牛的話,覺得也不無道理。小寶一怒之下狠狠給瞭阿牛一拳,阿牛也還瞭他一拳。兩人要再打時,被大傢拉住瞭。有人說,小寶你何必這麼較真呢,給大夥兒開個玩笑也不要緊的。至於那個午夜救女賊的故事,真也好,假也好,大傢心中有數就行瞭。相信你的人就當是真的瞭,不相信你的人就當是假的瞭,這也不要緊呀。大傢同在屋簷下,互相取取樂,不必較真嘛!
  
  事後小寶回頭一想,也覺得那次自己太沖動瞭。盡管阿牛不信任他,也不至於要動拳頭呀。小寶主動給阿牛認錯,兩人重歸於好,小小的打工棚照樣是一團和氣。
  
  轉眼到年終瞭,大傢都在準備著回傢過年。這時,這個城市發生瞭一件轟動全城的大事,一個副市長被查出貪污受賄關進瞭牢房,同時進去的還有這個城市曾經顯赫一時的財富集團老板。小城的大報小報都在報道著這件事,小寶隻把那報紙草草看瞭一遍就丟進瞭垃圾桶。他現在最關心的是回傢的車票瞭,早在三天前他們就派專人去買票,可沒有買到那麼多人的。車站有規定,一個人隻能買規定的票數。工地上還要做事,所以,他們每天派一個人去買票。今天,該他去車站買票瞭。
  
  火車站買票的窗口真是太擁擠瞭,小寶好不容易擠進長長的隊伍裡,直到腳站酸瞭,才挪到瞭窗口。買好票出來,忽然聽到身後有人在喊他。小寶回頭一看,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瞭——身後站著的竟是他夢中都在尋找的女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現在一個真真實實的人站在小寶面前時,他以為還是做夢呢。
  
  女賊甜甜地喊著大哥大哥,把小寶拉回到現實中,同時也把他的滿腔怒火給澆滅瞭。小寶有許多話要問她,女賊把小寶拉到車站旁邊的一個茶座,在輕柔如水的音樂中,女賊把事情的真相告訴瞭小寶。
  
  其實,現在不該用女賊這個詞來代表這個漂亮女孩瞭,女賊這個詞一直是小寶的誤解。女孩的真名確實是叫小紅,她也是來這個城市打工的,而且還是大學畢業生。由於她有美麗的外表和內在的表現能力,她一下子應聘到瞭這個城市有名的財富集團做文員,有瞭豐厚的薪水,工作也得心應手,小紅對未來充滿信心。可是有一天,這個集團的老總看上瞭她,盡管對她百般引誘,可小紅就是不答應做老板的二奶。但是,老板卻在一次酒後把他想做的事情做瞭。小紅是一個柔弱女子,哪是老板的對手?人傢有後臺,哪個敢去管一個小女子的事情!老板把小紅安置在一個小區的樓房裡,隔三岔五地找小紅,可小紅寧死不從。那天晚上,他把小紅鎖在室內,小紅拼死跳窗摔傷,幸被小寶救起,才及時得到治療,沒有留下後遺癥。
  
  事情竟然是這樣,這是小寶萬萬沒有想到的。可他還是不明白小紅為什麼突然在醫院消失瞭?小紅解釋道:“你想,我不偷偷轉院,那麼那個老總一定會找到我的。在這個城市裡,沒有他辦不成的事。所以,在市人民醫院住瞭不到五天,我就悄悄轉到另外一個市去瞭,我跟醫院的住院部和護士都打瞭招呼,所以沒有人知道我的去向。”
  
  “那次托人帶包裹是你吧?”小寶還是想把這個事證實一下。小紅點點頭道:“本以為再也見不到你瞭,但又不敢公開去見你,隻好花錢請一個清潔工幫我辦瞭這事。”
  
  出得門來,小紅輕松地舒瞭口氣道:“現在好瞭,這個城市再也不是他的天下瞭,我可以自由自在地行走瞭。”小紅告訴小寶,這次回來,一是來向他道謝,二是來向紀檢部門檢舉財富老總的惡行的。
  
  當小紅跟著小寶一同來到他們的工棚時,同伴們都吃驚地望著他們。
  
  小寶抬起頭大聲宣佈:“我把證據找回來瞭,現在可以證明我小寶沒有說謊話!”大傢你望著我我望著你,不知怎麼回事。倒是阿牛記起瞭那個午夜救女賊的故事,不由疑惑地指著小紅問:“她就是那個女賊?”
  
  小寶點瞭點頭又搖瞭搖頭:“不,她叫小紅,我救的就是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