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仇恨的結局

  這天,張力軍接到個陌生的電話,是一個女人打來的,聽聲音不怎麼年輕,要他無論如何也要到位於市解放路的“可人”咖啡廳去一趟,說是有要事要談。她是誰呢?張力軍在腦海裡把自己認識的女人搜尋瞭個遍,卻始終對不上號。
  
  神秘的約會激發瞭他的好奇心,帶著一肚子的疑問,張力軍按約定時間來到瞭那傢咖啡屋。他正捉摸自己來早瞭還是來晚瞭,就聽一個角落有人喊:“力軍,我在這兒。”他循聲走過去一看,見是一個五十左右的女人。走近再細一打量,他不由得大吃一驚,原來這女人他認識。這個女人叫何俊麗,四十多年前,他們是前後鄰居。那時,他們的母親都在棉紡廠上班,是同一年入廠的小姐妹。最早的時候,他們兩傢的關系相當不錯,那時,何俊麗還是個十歲的小女孩,張力軍比她小兩歲,一直管她叫姐。後來不知為什麼,兩傢關系惡化瞭。開始大人們互相吵,男人和女人都動瞭手。回到傢父母也吵,再以後,兩傢不來往瞭,子女們見瞭也如同路人。再後來就不斷聽其他鄰居傳來閑話,說俊麗的媽到處傳播力軍媽媽的壞話。那時代,女人們互相攻擊無非就是對方是個破鞋,靠瞭誰雲雲,結果是兩傢的女人在外邊名聲都很壞。張力軍從那個時候起,就對俊麗的一傢人充滿仇恨,但兩傢翻臉到底為瞭什麼,張力軍至今也不知道。最讓張力軍感到不可原諒的是十二年前,媽媽因胰腺癌晚期住進瞭醫院。那時節,父親已經早幾年去世瞭。多年沒有來往的俊麗媽突然前來探望,她支開瞭張力軍兄妹幾個,說要單獨和媽媽說幾句話。不知道她們談瞭些什麼,俊麗媽走瞭以後,媽媽表現得特別痛苦,當天晚上就去世瞭,直到咽氣,一直翻來覆去地說著一句話:“怎麼會是這樣,怎麼會是這樣!”
  
  媽媽死瞭以後,張力軍感到事情很蹊蹺。他相信,一定是俊麗媽說瞭什麼劇烈刺激的話才加速瞭媽的死亡,於是就領著幾個親戚和兄弟闖進瞭俊麗媽的傢,問她對媽說什麼瞭。俊麗媽說:“我隻是對她說瞭她應該知道的事。”張力軍問什麼事,俊麗媽說:“既然你媽沒對你們說,我也沒必要說。”見俊麗媽執意不說,憤怒的張力軍指揮帶來的人砸瞭她們的傢。為此,他還被公安局關瞭半個月的拘留。
  
  盡管心中有這麼多的不快,張力軍還是克制著自己坐瞭下來,而且還習慣性的叫瞭一聲姐,然後問:“怎麼會是你?”俊麗給他叫瞭一杯咖啡,然後用小勺攪著自己的一杯說:“對不起,很冒昧,因為我實在想不出我們還能在什麼地方見面。”張力軍問:“姐,你找我肯定有事,不妨直說。”何俊麗說:“小三兒快死瞭,她想見見你。”張力軍說:“為什麼,就因為我過去給過她的傷害?”
  
  提起小三兒,張力軍立刻就陷入瞭痛苦又有些自責的回憶中。
  
  小三兒是何俊麗的小妹妹,叫何俊娜,比張力軍小六歲。張力軍至今還清楚地記得,俊娜剛出生時他還到傢裡看過小娃娃,後來又抱過她。俊娜從小就是一個美人坯子,六、七歲時就長得千媚百嬌,楚楚動人。但她在上三年級時,有一個禽獸不如的班主任,用糖果等誘惑手段玩弄和猥褻女學生的事件被發現瞭,最後判瞭無期徒刑。在他玩弄的幾個女學生中間,就有何俊娜。這件事本很少有人知道,但張力軍是知道的,因為公安局的幹警曾到他們傢取證。
  
  張、何兩傢交惡之後,特別是母親死後,張力軍對何俊麗一傢的仇恨到瞭極點,總想做點什麼事情報復她們一下。有一天,在一次業務交往中,遇見瞭一個客戶,兩人說話中就談起瞭各自的婚姻和傢庭。當聽說對方的妻子是何俊娜時,張力軍的復仇心理終於找到瞭發泄點,借著酒遮臉說道:“你怎麼會找這麼一個破貨呢?”他把她小時候在學校的事和盤托出。果然過瞭不久,他就聽說何俊娜離婚瞭。本以為這就已經完結瞭,沒想到兩年後的一天,又讓他碰到瞭一次機會。那天,張力軍和幾個酒友在市郊的一個火鍋城吃飯,當服務員拿著菜單上來時,張力軍發現來者竟是何俊娜。盡管已經十幾年沒有見面瞭,何俊娜還是一眼認出瞭他。按歲數推算,這年俊娜已經三十多歲瞭,但仍然年輕漂亮風韻十足。顯然她還不知道她的離婚和張力軍有直接關系,也忘瞭兩傢曾經有過的不快,熱情地稱呼張力軍為大哥,並跑前跑後的為張力軍張羅。盡管覺得有些於心不忍,但仇恨的慣性還是使他失去瞭理智和本性。當結賬時,他硬是昧著良心投訴說丟瞭一個包,裡面裝有一千多塊錢。俊娜被老板當場宣佈開除。當他們要離開時,俊娜抓住他的胳膊哭喊著說:“軍哥哥,我沒有拿你的錢,我不是那種人!”盡管淚水已經湧上瞭眼眶,張力軍還是硬著心腸狠狠地把胳膊甩開瞭。
  
  何俊麗說:“你知道小三兒最後這幾年都幹什麼瞭?”張力軍說:“我怎麼會知道?”何俊麗說:“她沒瞭傢,也沒有收入,為瞭生活去外地當瞭一個賣身的小姐。因為歲數大瞭,隻能去一些路邊店謀生,接待的都是那些粗俗的民工和過路司機。長期酗酒、抽煙,還有不潔的性生活導致瞭她多種疾病的纏身。你不認為,所有這一切,你有一定的責任嗎?”張力軍理虧地坐在那兒,無言以對。
  
  何俊麗話鋒一轉:“但是,小三兒從來就不恨你,她曾經長期地關註你,知道你每一階段的情況,以致當她生命的最後一刻,她最想見的人竟然是你。”張力軍問:“為什麼?”何俊麗有些不情願地說:“因為、因為你是她的親哥哥!”
  
  簡直就如五雷轟頂和天方夜譚,張力軍沖動地喊道:“這根本就不可能!”何俊麗沒有理會,接著說:“你知道四十年前,咱們的父母突然翻臉的原因嗎?這種事說起來很丟人,現在他們這些當事人都已經長眠於地下,我們做兒女的也沒有必要再去指責他們,但有一個改變不瞭的事實是當年我們兩傢在密切交往中,你的爸爸和我的媽媽好上瞭,他們之間發生瞭不該發生的事情,結果就有瞭小三兒。後來,你媽和我爸都先後發現瞭他們之間的事情,結果兩傢就鬧翻瞭。但是,三兒是你爸爸的骨肉這件事,你媽始終不知道。那年,你媽媽病危,我媽覺得應該讓你媽知道這個情況,就到醫院說瞭這件事,沒想你媽至死也沒有和你們兄妹幾個說破。”多少年復仇的快意竟一下子變成瞭同胞相煎,張力軍感到瞭一種讓命運玩弄瞭的懊惱和憤怒。
  
  在醫院裡,張力軍見到瞭又是闊別八年的何俊娜。她明顯的老瞭,滿臉憔悴,瘦得皮包骨頭,看上去就像一個能動的木乃伊,但眼睛仍舊那樣優美明亮。見到張力軍,她蒼白的面頰露出瞭桃花般的紅潤,激動地說:“哥,你終於來看我瞭,我就知道你會來的。”說著,兩行清淚順著眼角流瞭下來。張力軍上前一把握住俊娜的手,動情地說:“妹妹,你受瞭這麼多的苦,都是我這個混蛋的哥造成的,我不知道怎樣才能彌補我的過錯。你一定恨死我瞭吧?”俊娜支開瞭所有的人,有些羞澀地說:“我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從很小的時候就愛上你瞭,我曾經夢想有朝一日能成為你的妻子。自從發生瞭學校的那件事後,我在你面前總覺得自卑,後來我們兩傢關系惡化以後,我更加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但我愛你的心卻一刻也沒有改變。那次在市郊的飯店遇見你,我是那麼的興奮,以為是老天爺把你送到瞭我的身邊,沒想到卻是那樣一個結局。但我理解你,你是一個血性男兒,你必須這樣做。我從來就沒有恨過你,尤其是我知道我的身世以後,更覺得這是命運的安排,因為我的出生就是一個不祥的開始,註定是一個悲劇的下場。我高興的是在我將走完人生旅途的時候,終於能夠和你兄妹相認,而且是你送我最後一程。”張力軍悲痛萬分,任由自己的眼淚毫無遮飾的流淌。
  
  幾天後,俊娜死去瞭。她是在張力軍的守護和愛撫下去世的,表現出瞭極大的滿足和欣慰,走得很安詳。而張力軍的心情卻是說不出的悔恨和沮喪,幾十年的仇恨,真正遭到報復和報應的原來是他自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