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飛來橫財

  錢笑君愛占小便宜,是個無利不起早、有利盼雞啼的角色。雖說在街上也開瞭傢雜貨店,但都是與人做一次性生意,顧客回頭率甚少。他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瞧,就這麼一副德性!
  
  這天午間,有位40餘歲的鄉下人騎著一輛破自行車匆匆忙忙地從錢笑君的店鋪前路過,突然從車上掉下一個舊書包。也許這騎車人趕路心切,也許這破自行車傳出的“吱嘎吱嘎”的聲音太大,他壓根兒沒聽到車後的動靜,仍然埋頭踩車朝前趕路。
  
  錢笑君此刻正好站在店門口望街,一見這舊書包落地,頓時兩眼生光。不管裡面裝的是啥,拾進店來總有點用場。他奔出店門,像做賊似的迅速將這舊書包抓在手中返回店內,打開一瞧,不由驚得雙眼發呆,心口劇跳,天哪,想不到這舊書包裡竟有一疊百元大鈔!這可真是天上掉餡餅啊!錢笑君略作思忖後,便急忙將這舊書包藏妥,他知道那鄉下人丟瞭巨款,肯定會返回來尋找。
  
  果然,幾分鐘以後,隻見這鄉下人推著那輛破自行車,滿頭大汗地一路詢問過往行人瞧見過一個舊書包沒有。行人全都搖頭,他便愈加焦急。不一會,便問到瞭錢笑君的店鋪前,錢笑君冷冷一笑:“誰要你的破書包幹啥?扯淡!”
  
  鄉下人快哭瞭:“老板,這舊書包裡裝的5000元錢,是我東湊西借給兒子籌集的學費啊!他剛剛考上大學。”
  
  錢笑君裝作毫不在意地回應道:“我沒瞧見你什麼包,你上別處問問!”
  
  鄉下人悲傷道:“要是尋不回這幾千塊錢,我也不想活瞭!”
  
  錢笑君聞言,立即沉下臉來喝斥道:“你小子想來敲詐我這店鋪嗎?給我滾出去!”
  
  鄉下人隻好含著兩泡眼淚,痛苦萬狀地走瞭。錢笑君的嘴角浮上瞭一絲得意的笑容。
  
  挨至黃昏,錢笑君不見鄉下人回轉來,估計自認倒黴瞭,便放心地從舊書包內取出這5000元錢,小心翼翼地裝進纏在腰間的那個錢包裡,然後關瞭店門,背著雙手,得意洋洋地朝附近的銀行儲蓄所踱去,他準備將這筆飛來的巨款存瞭。
  
  錢笑君好不開心,一路悠然自得地哼著小調,路過市醫院的門口時,冷不防一輛小轎車停在他身邊,從駕駛室的窗口探出司機的腦袋:“老兄,幫個忙,替我將老太太背進醫院門診室,呶,這是100元報酬,我取瞭錢馬上趕回來。”
  
  錢笑君一見這張嶄新的百元大鈔,雙眼又大放光芒,肚裡樂開瞭:“他娘的,財運來瞭門板都擋不住,上午拾瞭個5000元,這會人傢又送上100元!背個病人進醫院,不就是舉手之勞嗎?這錢太容易賺瞭,值!”他毫不猶豫地接過這張百元大鈔裝進口袋裡,轉身背起車內那位昏昏沉沉的老太太進瞭醫院。
  
  老太太在門診室裡落座以後便醒過來瞭,錢笑君便告辭道:“老太太,你兒子回傢取錢替你看病,我這就先走瞭。”
  
  老太太卻一把抓住他不放,大聲嚷道:“什麼?你小子開車撞瞭我這老太婆,還想趁機脫身,沒門!”
  
  錢笑君大吃一驚,隨即意識到中瞭人傢的“金蟬脫殼”之計,自己當瞭替罪羊,便急忙作瞭解釋。
  
  誰想老太太還是不依不饒,說你既然攬瞭這閑事就得管到底,要不,必須找回這肇事的司機來討還個公道。否則,沒油脫不瞭鍋!就在這時,老太太的傢人聞訊都趕來瞭,聽完這情況當即將錢笑君扣下來做人質。
  
  老太太在醫院裡經過檢查後,診斷出傷勢不輕,得住院,要交住院費2000元。
  
  老太太的兩個兒子便對錢笑君道:“這錢你先墊著,找回那個肇事司機你再向他討還!”
  
  錢笑君一瞧這兩小子氣勢洶洶的樣子,便被鎮住瞭,隻得沮喪地嘆瞭口氣:“算我倒黴!”然後乖乖地從自己的錢袋裡掏出2000元錢,買瞭個教訓,垂頭喪氣地走瞭。
  
  錢笑君一路走一路惱,肚裡直罵娘,恨不能一刀宰瞭那個嫁禍於他的司機。隻怪自己當時太得意忘形瞭,竟連對方的車號都沒留意,這會兒上哪兒找他去?
  
  一摸錢袋,裡面還是鼓鼓囊囊的,錢笑君便又自己安慰自己,反正這也不是自己的血汗錢,被敲去2000元(其中100元是那司機的),還剩3100元,這財運怎麼說也還不錯,這樣一想,他便又振作起來。
  
  錢笑君這麼一高興,竟又昏瞭頭腦,由於步子邁得急,路過一傢瓷器店時,竟將人傢擺在門口的一隻半人高的大花瓶撞翻在地,砸得粉碎。店主“嘿嘿”冷笑著攔住他:“這花瓶當屬你的瞭!”
  
  錢笑君驚得臉色發白,連連點頭:“我賠!我賠!”
  
  店主道:“一對花瓶,已經碎瞭一隻,另一隻也得歸你。這是江西景德鎮的上等瓷器,價值3000元,分文不得少!”
  
  錢笑君張大瞭嘴巴,半晌發聲不得。
  
  店主將手一伸,厲聲喝道:“交錢來吧!”
  
  錢笑君稍作鎮定,又是打恭作揖,又是低聲下氣求情,最後還是經圍觀的路人竭力相勸,店主才賣瞭個面子,打碎的這隻花瓶就賠2000元算瞭。
  
  到瞭這地步,錢笑君別無他法,隻好乖乖地又從自己腰間的錢袋中掏出2000元拱手送上,連個屁都不敢放瞭。
  
  錢笑君連著碰上兩樁這樣倒黴的事,便不住地唉聲嘆氣。都說倒黴時連喝涼水都塞牙,販鹽賣都要生蛆,真個如此嗎?
  
  可當他的手碰到自己腰間的那個錢袋時,竟又像紮瞭一針嗎啡似的興奮起來。誰說自己倒黴,錢袋裡不是還有1100元嗎?這可是白白撿來的啊!不過,此刻他才記起來,聽人說撿來的錢不能存起來,隻能吃喝揮霍掉。看來這話有點道理,要不,怎麼會連著出現這兩樁怪事?於是,錢笑君便打消瞭上儲蓄所存款的念頭,背著雙手踱進瞭一傢酒店,點瞭幾盤可口的美味佳肴,在雅座裡自斟自飲起來。這時進來兩位濃妝艷抹的小姐,一左一右地坐在錢笑君身邊,嗲聲嗲氣地打情罵俏道:“瞧你這位老板,一個人喝悶酒多憋氣啊,讓我們姐妹倆陪你開開心!”說罷,不等錢笑君開口,便招呼店傢添酒加菜。錢笑君見狀也便順水推舟,此刻面對的是兩個絕色尤物,最難消受美人恩啊!就這樣折騰瞭近兩個小時,錢笑君被這兩個小妞灌得酩酊大醉,雙眼蒙矓。店傢前來結賬,嚇瞭錢笑君一大跳,我的乖乖,連酒帶菜帶陪,竟要880元。換瞭平常他可要跳起腳來罵人,宰人竟宰到老子頭上來瞭!可此刻他卻沒有發作,挺大度地取出880元遞給瞭老板,然後邁出瞭酒店。他已經想通瞭,血汗錢,萬萬年;不義財,一縷煙。花瞭也就花瞭,不用像割肉挖肝似的心痛。要藏在身邊,說不定還是個禍患。現在身上隻剩下220元瞭,4880元打瞭水漂,看來這筆巨款硬是與自己無緣啊!
  
  想到這裡,錢笑君便苦笑著嘆瞭口氣,隻覺得一陣頭重足輕,腳步開始像跳搖擺舞似的扭起來,猛然覺得身後像刮瞭一股巨風,將他卷瞭起來朝前拋去,接著眼前一黑,便失去瞭知覺。
  
  等錢笑君醒過來時,才發現自己躺在醫院裡瞭。醫生告訴他,他被摩托撞瞭,肇事者已逃逸,是路人將他送進醫院的。
  
  他受的傷可不輕,兩條腿都被撞斷瞭,在醫院裡躺瞭一個月才出院,吃夠瞭苦頭不說,還花費瞭8000元錢。錢笑君叫苦不迭,原以為白撿瞭5000元,誰知因福得禍,竟倒貼進去7780元!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