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財迷紀小良

  紀小良同學最近爆出一條熱門新聞,讓許多教過他的老師、認識他的同學都大跌眼鏡,難以置信。紀小良一直是班裡的好學生,上高一以後,他的作業一直是班級裡的范本,最近有同學借他作業的參考答案,他竟然要收版稅,一次0。50元!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為此有的同學指責他是財迷,他不屑一顧地回應:我不過是尊重自己的勞動而已,有本事你們別借啊!不僅如此,甚至誰借瞭他的參考資料,他也一律明碼實價地收費。他的行為讓班裡的一個女生冷小西看不順眼,背地裡找他談過幾次,紀小良愛搭不理地說:“冷小西同學,我警告你少管閑事,看我掙得多,你眼紅瞭是不是?”冷小西氣得嘴唇發抖:“你可真是不識好人心,我原本想著你可能是遇到什麼困難瞭,我可以發動同學,大傢一起幫助你渡過難關,你不領情就算瞭,竟然出口傷人。”紀小良撇撇嘴說:“我的事情我自己能搞定,不用你狗拿耗子。”
  
  冷小西是個熱心的女生,學校裡的文藝骨幹,她並沒有被紀小良的冷言冷語嚇回去,相反放學後跟蹤紀小良,想看看他的傢庭狀況如何,如果紀小良的經濟上有困難,必要時大傢也可以幫他一把。誰知道出瞭校門,拐到山坡下,紀小良竟上瞭一輛等在路邊的寶馬,絕塵而去。車子開走老遠,她才回過神來,天,紀小良傢裡這麼有錢,幹嗎還要貪圖掙同學們的幾個小錢啊?
  
  有一次,趁同學們都不在教室,冷小西拉住紀小良問:“你說人活在世上,是朋友重要些,還是錢財重要些?”紀小良不耐煩地說:“什麼都不重要,唯有證明自己存在的價值才重要。”說著,他甩開冷小西,一溜煙地跑到操場去瞭。
  
  紀小良並沒有因為冷小西的話而放棄自己的原則,他依然故我,借他的筆記,收版稅;借他的復習資料也要收費。漸漸地,他和同學們的關系形成瞭典型的買賣關系,他猶不自知。紀小良過生日時,他的父母請同學們去他傢裡玩兒,結果全班同學隻有冷小西一個人去瞭,紀小良守著滿滿的一桌子菜,滿不在乎地說:“這些傻子,請他們白吃,他們居然不來,看來隻有你是聰明人。”冷小西嗖地一下蹦起來,怒目相向!紀小良笑瞭:“氣什麼氣,我說錯瞭?”冷小西冷冷地說:“你是說錯瞭,同學們都不敢來吃你的鴻門宴,誰知道這頓飯要收多少錢啊?”
  
  紀小良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做錯過什麼事,可是這一次,他竟然呆怔在那裡,憂傷地問冷小西:“他們這樣待我,我究竟做錯瞭什麼?他們自己懶得做作業,抄我的筆記,我收費有什麼錯?他們讓我給講題,占用我的時間,我收費有什麼錯?”
  
  冷小西說:“在你眼裡,什麼同學友愛,什麼溫暖情誼,都抵不過那幾張紙幣,是嗎?有時候我都有些可憐你,你窮得眼睛裡隻剩下錢瞭。你的身邊沒有朋友,沒有要好的同學,你這樣的人走到哪裡都不會有溫暖。經濟上,我是沒有你富有,但是我卻有比你多得多的好朋友和好同學。”冷小西不知是因為激動還是氣憤,竟然哭瞭。
  
  那幾天,紀小良無精打采的,想起冷小西說的話,覺得好像有那麼點道理,但瞬間又被自己推翻瞭。父親就是自己的人生模板,父親之所以有今天,之所以成功,他的資產還不是一點一滴積累起來的嗎?我是靠自己的智慧積累原始資產,這有什麼錯?他怎麼想都想不通。
  
  菊花黃的季節,學校組織秋遊,去郊外爬山。同學們都歡呼雀躍,一路上有說有笑,爬到半山腰開始午餐休息,這個時候最熱鬧,大傢三三兩兩聚在一起,你吃我的薯條,我吃你的漢堡,你喝我的飲料,我喝你的礦泉水。紀小良躲在樹陰下,也招呼大傢:“誰吃比薩?我帶瞭必勝客的比薩。”大傢面面相覷,沒有一個人靠到他跟前,讓他賺瞭一個大紅臉。
  
  下午,大傢繼續往山頂進發,眼瞅著勝利在望,不承想,紀小良居然一腳踏空,摔瞭下去,順著坡度往下滾,滾瞭有四五米的樣子,幸好被一棵老松樹攔住,才幸免於難!但他傷得嚴重,腿也瘸瞭,胳膊上的皮也掉瞭一大塊。同學們都回頭觀望,並沒有人伸出手來拉他一把,班主任老師呵斥男生:“快把紀小良同學背下山,送到醫院去!”可是同學們並不動,有的同學小聲嘟囔:“那種人,平常都錢、錢的,這會兒怎麼不拿錢擺平啊?”紀小良聽瞭,心中不是滋味。
  
  正在這時,冷小西說:“你們都看著不管是嗎?那麼好吧,我來背。”說著,她跑過來,把紀小良扶起來,有男生們看不過去,忙過來把紀小良背到山下。紀小良緊閉的雙目濕潤瞭,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這麼失敗,關鍵時刻,同學們沒有一個主動對他伸出溫暖的友誼之手。
  
  在醫院裡住瞭整整一個星期,出院的時候,沒想到高一(3)班的全體同學都來接他出院,冷小西還帶來瞭一大束象征友誼的白色鬱金香,歡迎他歸隊。紀小良第一次萬分慚愧地說:“我錯瞭,以後不再亂收費瞭,希望大傢監督,爭取早些摘掉財迷的帽子。我現在懂瞭,這個世界上還有比錢更重要的東西,那就是友誼的溫暖!”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