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秒殺來的愛情

  王詩燕今年剛剛二十出頭,是個青春靚麗的女孩。她最大的愛好就是上網秒殺購物,也就是上網搶購東西,當然那上架的東西必須是非常稀少或者特便宜的,人們才會去瘋搶。據說交易的時間特短,短到得用秒來計算,所以稱為秒殺。秒殺那一會兒玩的就是心跳,王詩燕有一句經典名言,就是用鼠標去搶錢!
  
  這天,王詩燕在網上看到有個公司要銷售一個研制出來的水晶發卡,那發卡小巧玲瓏,超漂亮的藍、紫水晶鑲嵌,金屬底托,漂亮得沒話說!王詩燕心想這發卡要是佩戴到自己頭上,襯著自己瀑佈似的黑發,再上街保準能讓帥哥的眼珠發直。再一看那價格,也不算貴,才50元錢,可就是少,隻有一件。王詩燕下決心要得到這個發卡,從消息發佈之日起,她就一動不動地呆在電腦旁邊,渴瞭喝口茶,餓瞭啃包方便面,右手則不停地按著鼠標刷新著頁面,生怕錯過秒殺的機會。
  
  關鍵的時刻終於到瞭,那個水晶發卡剛在網上露個頭,立馬就被一個叫飛飛蟲子的人買走瞭,交易的時間僅僅用瞭0。8秒。王詩燕那個氣啊,雖然她也在拼命地點擊著鼠標,可到底還是慢瞭一步。
  
  飛飛蟲子得意極瞭,在網上留言說:不好意思,發卡被我秒殺到手瞭,如果有人不甘心失敗,請加入我的QQ,咱們私聊。王詩燕一看對方的資料,竟然是本地的帥哥,就毫不猶豫地加瞭他的QQ,想問問他是否願意轉讓,價格可以翻一倍。可飛飛蟲子卻不願意轉讓,他說自己這個發卡是送給未來女友的,為瞭得到這個發卡,他已經連續一個星期沒睡覺瞭。王詩燕就用起瞭激將法,說他這次能秒殺得手,是瞎貓撞到瞭死老鼠,要是再比一次,保準能讓他輸個屁滾尿流。
  
  飛飛蟲子聞言大怒,當場就要和王詩燕比劃比劃。還說自己若是輸瞭,情願將發卡贈送,但若是贏瞭呢?“你要是贏瞭,本小姐就讓你見識見識本城第一美女的真容。”王詩燕肯定地答。飛飛蟲子猶豫瞭一下說,可以,但到時候他要和美女握握手,再照張相,隻要答應這些,他可以把那個漂亮的水晶發卡免費贈送。王詩燕爽快地答應瞭。兩人上網查看瞭一下,明天晚上八點整,有人將要出售一個由球星簽名的足球,就商定好:八點整,準時上網秒殺。
  
  第二天晚上,王詩燕早早地就坐在電腦前,瞪大雙眼,集中全部的精氣神,因為緊張,雙手都有點顫抖。八點整,那件寶貝剛一上架,就被人搶走瞭。王詩燕仔細一看,又是飛飛蟲子!飛飛蟲子得手後立即在QQ上給王詩燕發來瞭消息:我不是吹牛,你聽過臺上一分鐘、臺下十年功的老話吧,我為瞭能秒殺對手,平常可沒少練習,手都磨出瞭老繭,你想跟我比,沒門!王詩燕發瞭個認輸的表情,說明天就讓你見識一下本城的超級美女。
  
  飛飛蟲子顯得非常開心,說他明天上午在市中心廣場的女媧像前等她,為瞭好認,他手裡就拿著那個秒殺來的水晶發卡。
  
  次日,王詩燕起瞭個大早,精心打扮一番後就出發瞭。等她來到那個女媧像前,發現有個手拿水晶發卡的人早已等在那裡瞭。王詩燕大喊瞭一聲:“飛飛蟲子!”等那個人一轉身,王詩燕心裡就像寒冬臘月吃冰棍,涼透瞭。那個飛飛蟲子竟然是個畸形的侏儒,看到美麗的王詩燕,他的嘴角竟然流出瞭口水。
  
  王詩燕轉身就想走,可想到先前的約定,她隻得克制著自己心中的不滿,強擠出一臉笑容伸出瞭玉手。飛飛蟲子看著那隻伸到身前的纖纖玉手,把自己的右手在衣服上使勁地擦瞭幾下,然後才輕輕地和王詩燕握瞭一下。握過手後,飛飛蟲子把那個水晶發卡往王詩燕的手中一塞,轉身就跑,連像也不照瞭。王詩燕看見從他身上掉下瞭一張紙,她揀起來想還給他,可人早跑得沒影瞭。
  
  回到傢,王詩燕就上網找飛飛蟲子,問他為什麼不照像就跑瞭?飛飛蟲子激動地說:“我長這麼大,從沒有一個女人肯正眼看我,沒想到你這麼美的女人真的肯和我握手,我太激動瞭。我急忙跑回傢的目的,就是找塊佈把右手纏起來,我要讓你手上的餘香長留在我身上。”王詩燕聽得又好氣又好笑,她問飛飛蟲子還想不想見到自己,想的話,就再來比賽秒殺購物,每贏一次,我就去陪你一天。飛飛蟲子一連發來七八個好字,說為瞭見到美人,願舍命陪君子。
  
  從那以後,王詩燕就和飛飛蟲子展開瞭秒殺購物大戰,王詩燕是輸得多,贏得少。她就經常出去陪那個侏儒般的飛飛蟲子郊遊、野餐、逛公園,通過接觸,王詩燕知道瞭飛飛蟲子的淒慘身世,他從小就患瞭骨骼系統疾病,得瞭佝僂癥,父母一狠心,竟然把他給拋棄瞭!飛飛蟲子長大後,和一幫朋友一起開瞭一間網吧,艱難地度日。得知這些情況後,王詩燕很是同情,對飛飛蟲子照顧得更周到瞭,常常把飛飛蟲子感動得痛哭流涕。
  
  這天晚上,天下起瞭小雨,王詩燕又想上網跟飛飛蟲子聊天,可飛飛蟲子卻不在線。王詩燕等瞭一陣,見沒有動靜,突然心血來潮,想去飛飛蟲子的網吧看一下,就拿著雨傘出瞭門,在鬧市的一個拐角處,王詩燕果然找到瞭一個小蟲子網吧。她進去一看,見到飛飛蟲子正躺在網吧邊上的一張床上呻吟,有個帥氣的年輕人正跑前跑後地給他端茶遞藥,他的眼角還掛著一絲淚水。王詩燕急忙跑過去問:“飛飛蟲子,你怎麼瞭?”
  
  見到王詩燕,飛飛蟲子的雙眼一下子亮瞭起來,他艱難地咽瞭一口唾沫,嚅動著嘴角說:“詩燕,你能吻我一下嗎?”王詩燕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她偷偷地瞧瞭瞧飛飛蟲子身邊那個帥哥,那個帥哥大方地遞過手說:“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蕭叢,飛飛蟲子是我大哥,我們都是從小在孤兒院一起長大的。如果可以的話,請姐姐答應我大哥的要求。”說完,蕭叢一招手,網吧的那些管理員都跑來瞭,撲通給王詩燕跪瞭一地,都哽咽著說:“請姐姐答應大哥的要求吧!”“你們這是幹什麼?快起來啊!”王詩燕的臉更紅瞭,慌得不知所措。那個叫蕭叢的帥哥說:“姐姐你就吻一下大哥吧,我們弟兄一輩子感激你!”王詩燕一橫心,把眼一閉,紅著臉在飛飛蟲子的嘴角上輕輕地吻瞭一下,然後飛快地逃走瞭。
  
  飛飛蟲子死瞭,是患瞭骨癌。飛飛蟲子死後,王詩燕像丟瞭魂似的,整天魂不守舍。再也見不到飛飛蟲子的笑臉瞭,再也不能和他一起享受秒殺購物的樂趣瞭。王詩燕覺得很失落,每到晚上,她就下意識地在網上跟飛飛蟲子聊天:“飛飛蟲子,你上哪去瞭?”可飛飛蟲子的頭像卻始終是灰暗的。王詩燕再也等不下去瞭,她鼓起勇氣跑到那個網吧,沖著忙碌著的蕭叢大吼瞭一聲:“飛飛蟲子,你為什麼不理我?”
  
  蕭叢大吃一驚,他回過身說:“你怎麼知道我才是真正的飛飛蟲子?”
  
  王詩燕紅著臉說:“本姑娘又不是傻瓜,你叫蕭叢,不正是小蟲的諧音嗎?再說瞭,我早就觀察仔細瞭,侏儒大哥的右手少瞭四個指頭,根本不可能上網,就是上網,那也不可能玩得瞭秒殺。所以,真正的飛飛蟲子肯定是你!”
  
  蕭叢點瞭點頭說:“不錯,我才是真正的飛飛蟲子,可你既然知道,為什麼還心甘情願地陪我大哥?”
  
  王詩燕從身上掏出一張病歷說:“第一次見面時,從他身上掉出瞭這張病例,我一看,竟然是骨癌,就知道他的時日不多瞭,我見他很喜歡我,不忍心讓他失望……”
  
  蕭叢聽瞭,緊緊地握著王詩燕的手說:“謝謝你,我大哥這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跟女人握過手,也沒有跟女人親過嘴。為瞭彌補他的遺憾,我就參與瞭秒殺購物活動,想用搶購來的寶貝,誘使那些女孩跟我大哥握握手,聊聊天,說說話,可沒有一個女孩能做到,她們一見我大哥,就像見瞭瘟神一樣掉頭就走,隻有你是個例外,我太感謝你瞭。”
  
  王詩燕紅著臉說:“別說這些客氣話瞭,我這次來,就是要和你再比比秒殺購物的功夫的。”
  
  蕭叢意味深長地看瞭王詩燕一眼說:“還比什麼?自從你親吻我大哥的那一刻起,我就被你秒殺瞭,這輩子我心甘情願地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去你的!”王詩燕舉起粉拳輕輕地捶瞭蕭叢一下。蕭叢的那幫小弟兄一見此情景,都羨慕極瞭,一人找一臺電腦坐瞭下來,他們也要上網搶購,去秒殺那屬於自己的愛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