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恩怨情仇

  餘生和他老婆紅利從農村出來打工,奮鬥瞭幾年,餘生終於成瞭老板。他讓紅利在傢當全職太太,穿有衣,花有錢,坐有車,兩口子感情一直很好。紅利雖然是從山溝溝裡飛出來的,但高山出俊鳥,她長得白白胖胖,一張娃娃臉,很討人喜歡。餘生和她也算是青梅竹馬的夫妻。
  
  可是,眼下有一句流行的話,叫“男人有錢就學壞,女人學壞就有錢”。餘生有錢瞭,他就也學壞瞭,他把目光集中在他的秘書肖雲身上。
  
  肖雲是去年應聘來的大學生,苗條秀美,面容姣好,體態婀娜,雙眸含情,一顰一笑皆韻味無窮。
  
  餘生剛過34歲,西裝革履,風流倜儻,舉手投足都透著成熟男人的氣質。成天有一個美女圍著自己轉,總是讓餘生想入非非。
  
  俗話說,不吃腥的貓,肯定是隻病貓。餘生就是隻貓,還愛吃腥。他已經把肖雲看作是一條魚瞭,他想:肖雲這條美人魚,遲早會鉆進他這隻色貓的嘴裡。
  
  餘生開始釣肖雲這條美人魚瞭。他先是不斷請肖雲吃飯、喝茶,還給她發紅包、買衣服、買首飾。這讓肖雲很不安,她說:“餘總,無功不受祿,你這樣待我,我很感激,可是,那錢、那衣服,還有那首飾,我實在不敢接受。”
  
  餘生說:“肖雲啊,你工作一直幹得很出色,早就應該給你加薪瞭,那錢是你應該得到的。至於衣服和首飾嘛,我作為經理,不能送你點什麼嗎?”
  
  肖雲問:“餘總,是不是每個人都加薪?”
  
  餘生說:“不是,我就給你一個人加。”
  
  肖雲就笑瞭,說:“如果每人都有,我收下;如果就給我一個,我不能收。”
  
  餘生便開瞭句玩笑:“你呀,真是個傻姑娘!”
  
  人心都是肉長的,肖雲也不例外。餘生的種種做法,讓肖雲不得不想得更多一些。其實,肖雲對這位英俊瀟灑的老板很有好感,但僅僅是好感而已。因為她知道老板有一個漂亮的妻子,他們還很恩愛。所以,她對老板的一些曖昧的眼神,一些露骨的言談話語,都裝作渾然不知。
  
  一天晚上,餘生請她喝茶,在她茶裡悄悄放瞭一點春藥。過瞭一會兒,春藥發作,肖雲滿臉緋紅,幾乎有些自持不住,餘生趕緊開車把她送回她租住的房間裡。趁肖雲仍在興奮之中,餘生便動手動腳。肖雲沉著臉說:“餘總,你是有傢室的人,要註意檢點!”
  
  餘生壓抑不住自己的激情,就強行抱住肖雲吻瞭一下。
  
  肖雲說:“你這樣做,如果讓你夫人曉得,會貽害無窮。”
  
  餘生說:“肖雲,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歡你!”
  
  肖雲說:“你有妻子、孩子,我肯定不會接受的。”
  
  餘生說:“隻要你喜歡我,我就和妻子離婚,和你結婚。”
  
  肖雲堅決地請餘生出去。
  
  餘生悻悻地從肖雲住處走出來。他沒有想到肖雲這姑娘是個很嚴肅的人,他的陰謀居然沒有得逞!正走著,他突然看到瞭霓虹燈下貼的小廣告,上面寫著“辦證”兩個字,還有聯系電話。他馬上來瞭靈感,用手機撥打瞭上面的號碼……
  
  這天下午,肖雲正在做文案,餘生笑瞇瞇地到她的辦公室,從皮包裡掏出個綠色小本本,對她說:“看看,這是什麼?”
  
  肖雲接過一看,是一本離婚證,上面清清楚楚地寫著餘生和紅利的名字,離婚的日子就是昨天。
  
  肖雲心頭一顫,她沒有料到餘生會為瞭她真和妻子離婚,這個突然的消息讓她有些不知所措。眼前這個男人雖然比自己大瞭5歲,但事業有成,經營著上千萬資產的企業,而且風度翩翩。以前,餘生向她挑逗的時候,她從未認真過,她覺得餘生隻不過是花心,根本是逗她玩呢,她也就逢場作戲,和餘生玩貓和老鼠的遊戲。這回,餘生認真瞭,她倒要好好考慮考慮這個問題瞭。
  
  終於,肖雲把自己最珍貴的東西都讓餘生一覽無餘,她偎在餘生的懷裡,嬌嗔地說:“餘生啊,我的愛情,我今後的一切,就都托付給你瞭,你能擔待得起嗎?”
  
  餘生微笑著反問:“你說呢?難道我還擔待不起嗎?”
  
  肖雲撅起小嘴說:“男人大多都壞,但我相信你不是那種壞男人。”停瞭停又說,“你準備什麼時候把我領上聖潔的結婚殿堂?”
  
  餘生愣瞭一下。隨即說:“莫急,莫急,面包會有的,牛奶也會有的,那個美好的時刻是會到來的。”肖雲聽瞭這話小鳥依人般地顯得格外嫵媚。
  
  餘生對肖雲說:“以後,我會經常來和你親熱的,但我們在單位還要保持一定的距離,別讓人傢看出什麼來。”
  
  肖雲仰著粉紅的瓜子臉問:“為什麼呀?我都是你的人瞭,還怕啥?”
  
  餘生在肖雲的嫩臉上輕薄地擰瞭一下,說:“我的傻姑娘,人言可畏啊!”
  
  肖雲疑惑地問:“難道你心裡還怕什麼不成?”
  
  餘生笑起來,說:“我什麼都不怕!”
  
  可是,時間不長,讓肖雲疑惑的問題終於真相大白。
  
  那天下午,餘生在肖雲的住處正纏綿難舍,突然門外響起瞭急促的敲門聲。餘生慌忙穿好衣服,聲音顫抖地說:“不好!是我媳婦來啦,你快躲起來!”肖雲也驚慌失措,穿好衣服,問餘生:“這屋裡往哪躲啊?”
  
  正說著,門“咚”的一聲被踢開瞭。沖進來一男一女兩個人,那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餘生的妻子紅利,那男人是餘生的小舅子紅心。隻見紅利柳葉眉倒豎,對紅心說:“打,打死這個小婊子!”紅心便拽住肖雲的頭發,大巴掌掄起來,把肖雲打得遍體鱗傷,連衣服都撕破瞭。
  
  紅利對準餘生的臉伸手就撓,嚇得餘生連連求饒:“紅利,不是我的錯,是她勾引我的!”紅利大聲罵道:“公狗不上身,母狗怎會翹尾巴?你肯定也不是好東西!”紅利還要動手時,餘生已經竄出屋子,一溜煙似的逃之夭夭。
  
  可憐肖雲被紅心打得站立不起來,身上、頭上都是血,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多虧對面鄰居老兩口,把肖雲送進醫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