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社員選我當隊長

  那年,我16歲,便從高中畢業回傢勞動。
  
  老隊長輕輕地拍拍我的腦袋,說:“娃,虧待不著你。”老隊長又說:“娃,從明天起,你當記分員。”我不好意思地低著頭對老隊長說:“我怕記不好,會誤事。”老隊長這時在我的腦袋上使勁地扒拉一下說:“把頭抬起來,挺直腰桿,跟你爸學!”
  
  我爸其實沒什麼瞭不起,當初也隻是一個生產隊長。我爸之所以出名,是因為他用一條腿,換瞭又傻又聾又啞的二傻的一條命。冬天開山劈石修大壩,二傻正在山根底下收拾鋼釬鐵錘,突然山上滾下一塊大石頭。別人看見瞭,都迅速跑開,但二傻卻什麼也不知道。眼見那石頭就朝二傻砸下來,我爸沖過去,推開瞭二傻,二傻安然無恙,我爸卻為此瘸瞭一條腿。我爸躺在炕上養腿時,我媽嘮叨開瞭:“你缺心眼呀?為二傻,你也不值呀!要是一個好人,你救救也不虧!偏偏是他!”我媽嘮叨時間長瞭,我爸頂撞一句:“二傻也是人啊!”我媽便不再言語,否則,我爸會罵人的。
  
  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因為救一個傻子而成瞭殘疾,我爸很受社員們的尊敬。在社員們的眼裡,我爸是一個堂堂正正的男人。
  
  我爸不能當生產隊長瞭,新上任的隊長就是我現在叫的老隊長,派他最輕的活,讓他當瞭牛倌。牛群走得慢,我爸腿瘸也能跟上趟。
  
  我知道,老隊長讓我當生產隊的記分員,並不是因為我有什麼本事,而是沾瞭我爸的光,實際是對我傢的照顧。因為,記分員每天要比別人多記一分工,一年就是365天啊!那時可是憑工分分糧食,來填飽肚皮的!
  
  當然,對這個差事我不敢有半點疏忽,每天晚上我和老隊長兩個人坐在老隊長傢熱熱的炕頭上,把全小隊出工的人認認真真地數一遍,不能多記,更不能把誰落下。看我記得清清楚楚,老隊長就樂瞭,依舊拍拍我的腦袋說:“娃,不錯,記得真不錯,不愧是高中生!”老隊長誇獎我,我心裡也是喜滋滋的。
  
  轉眼之間,就到過年瞭。我把每一傢的工分算好,交給生產隊會計。同時,我自己也記在日記本裡,誰傢每月多少,年終多少,一清二楚。誰要問起,我好說清楚。
  
  那天晚上,天上的月亮很圓。生產隊召開社員大會,公佈每戶的收支情況,也就是告訴大傢,誰傢是餘糧戶,誰傢是缺糧戶。首先由會計念各傢的工分總賬,可是,念到我傢的工分時,卻比我記的多瞭800分。是我記錯瞭?不會的,我怕把我傢的記多瞭,社員們說我有私心,因此特意算瞭五六遍。我這時不知是哪來的膽,就噌地站起來,大聲說:“老隊長,不對啦,我傢的不對。”老隊長說:“娃啊,咋不對?”我說:“算多啦!”會計接過茬對我說:“沒錯!是我和隊長一起算的賬,哪能錯呢?”我一急就往屋外跑,邊跑邊大聲說:“我有記錄,我這就回傢拿給你們看!”
  
  跑到傢裡,我從破抽屜裡找出那個日記本,正要往小隊部走,我媽喊住瞭我:“水泉,你忙活啥呢?”我說:“咱傢工分搞錯瞭。”媽問:“多瞭,還是少啦?”我說:“多瞭800分呢!”媽一拍大腿:“傻小子,多瞭你找啥?隻要不少算就行!”躺在炕上的爸突然咳瞭一聲,悶聲悶氣地說:“占便宜的事咱不能幹。水泉剛16歲,以後路長著呢。去,跟社員們交代清楚。”媽嘆瞭一口氣,嘟囔一句:“一對冒傻氣的東西!”
  
  我在返回生產隊隊部的路上,一個黑影把我擋住瞭,是老隊長。
  
  老隊長說:“娃啊,甭解釋啦,我知道錯在哪裡。”他接著告訴我,因為我爸為救人成瞭殘疾,一年少掙不少工分,他就和會計合計,為我傢多算瞭800分。我一時不知說什麼好瞭。老隊長又拍拍我的頭,說:“你是一個好孩子,實誠得像你爸!”
  
  我說:“老隊長,我第一年記工分,如果出瞭錯,我沒法向社員們交代。我得讓大傢知道我沒有記錯。”
  
  老隊長也嘆瞭一口氣,說:“行,你跟社員們去說吧,我告訴會計一聲,以你記的為準。”
  
  我回到小隊部,當著全小隊四十多戶人的面,把我傢的工分賬念得細細致致。
  
  我念完後,老隊長說話瞭:“水泉這娃兒說得一點也沒錯,他傢的賬多出瞭800分,是咱大隊黨支書親自獎勵的。支書說,水泉他爸的行動是舍己為人,應該表彰。以後,誰能做出這樣的好事,咱們都獎給800分!”
  
  院裡院外黑壓壓的人,誰也沒說一句話。
  
  後來才知道,老隊長臨時編瞭這麼一個理由,才算把這個尷尬的場面應付過去瞭。
  
  當然,老隊長是一個很守原則的人,事後,他到大隊黨支書那裡討得政策,真給我傢添瞭800分!
  
  第二年,選生產隊隊長時,社員們卻把我給選上瞭!
  
  我才17歲呀!還什麼都不懂,就連莊稼活還幹不全呢!
  
  大隊黨支書對我說:“幹吧!你是全縣最年輕的生產隊長,有老隊長幫著呢,有啥拿不定主意的,就找他。”
  
  老隊長也拍拍我的腦袋說:“娃啊,放心幹吧!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種地的事,有大叔呢。”
  
  就這樣,我就當上瞭全縣最年輕的生產隊隊長。在以後的日子裡,老隊長全力當好我的參謀,我雖然本事不大,但我為社員們盡心盡力,也是我的運氣好,當年就弄瞭個大豐收!
  
  又過一年,恢復高考,我考上大學走時,爸對我說瞭實話。
  
  爸說:“水泉啊,你不知道哇,為讓你當隊長,你大叔偷偷挨傢做工作,還找大隊黨支書,他說你沒私心,將來定是個好當傢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