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小蔫搶錢記

  李小剛比較膽小怕事,這在廠裡是出瞭名的。廠裡一些壞小子欺負他,他隻是笑笑,並不與人計較。那些人見他怎麼鬧都不生氣,就常常占他的便宜,還為他起瞭個外號叫“李小蔫”。
  
  這晚,李小蔫的廠裡加夜班,晚上十點左右才下班。他和幾個同事急匆匆地趕上最後一班車。由於這裡是公交總站,汽車停在那裡要等足規定的時間才能開走。
  
  正在坐等的時候,寂靜的街道上突然傳來一聲驚天動地的喊叫:“救命啊!有人搶包,快來人啊!”隻見街對面一前一後奔出兩個人:前面是一個矮小的男子,正摟著一個女式挎包沒命地狂奔;後面是一個中年婦女,一邊跑一邊大喊:“抓賊啊,他搶瞭我的包,快抓住他!”
  
  這裡是廠區,現在夜深人靜的,街上沒什麼行人。這時,車站上的電鈴響起來瞭,汽車要開出站瞭。司機遲疑地發動起汽車,汽車緩緩地駛出。
  
  “我們就這樣走瞭嗎?”車上一個青年男子說。他身邊一個女的,看樣子是他的妻子,警惕地說:“別亂動!”
  
  車窗外那兩個人繼續在奔跑。男子可能因為腿短,竟然被那個婦女趕上瞭。婦女抓住瞭挎包,男子當然不松手,兩人你拉我扯地一陣爭奪。那個男子發起狠來,空出一隻手狠命地揍瞭那個婦女一拳。婦女的鼻子流血瞭,可就是不撒手。男子惱羞成怒,一隻手從懷裡掏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刀子,就要行兇。
  
  李小蔫和車上的其他乘客都驚呼起來。車上剛才說話的男子說:“不行,我不能袖手旁觀!”他年輕的妻子一把將他拉住,大聲喝道:“你不要命瞭,那人是亡命之徒,他手上有刀。你不要命,我還不想守寡呢!”
  
  大傢的心又是一顫,是啊,這年頭,保命要緊啊!
  
  大傢又把視線投向窗外,緊張地關註著事態的發展:正當歹徒舉刀欲刺向女事主的時候,那個挎包突然裂開,從裡面骨碌碌滾出一大紮鈔票,看樣子有好幾萬。
  
  正在這時,李小蔫突然站起來,用力拍打車門,大聲說:“司機開門,讓我出去!”他的幾位同事都目瞪口呆地看著李小蔫,覺得難以置信,這是平時膽小如鼠的李小蔫嗎?
  
  一個平時和李小蔫要好的同事趕緊過去拉住李小蔫,說:“小蔫,我已經用手機打電話報警瞭,警察馬上就到瞭,你千萬別出去!”
  
  李小蔫說:“來不及瞭!”司機隻好打開瞭車門。
  
  李小蔫幾個箭步就沖到瞭街對面,直沖到歹徒和中年婦女面前。大傢屏息靜氣,正等著看李小蔫大顯神威把歹徒打跑,但令人難以置信的一幕發生瞭:隻見李小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把拾起地上那一大紮鈔票,往懷裡一塞,飛也似的狂奔而去,不消一會兒,就隱入黑暗之中。
  
  這是誰也意想不到的突變,就連那個持刀歹徒,可能太過專註於防備李小蔫的攻擊,根本想不到李小蔫會突然間搶走地上的那些鈔票。歹徒呆瞭那麼一會兒,李小蔫已經跑得無影無蹤瞭。歹徒一跺腳,往地上吐瞭一口唾沫,大聲罵瞭一句:“倒黴,竟然碰到比我還狠的!”歹徒一邊作勢揮舞著刀,一邊撤退,轉眼之間也消失在夜色之中。
  
  大傢見歹徒跑瞭,這才敢走過去,七嘴八舌地問那個婦女發生瞭什麼事。那個婦女蹲在地上放聲大哭,說:“我愛人今晚突然間得瞭急病,急需3萬元做手術。我剛借來錢,趕著送去醫院,誰知走到這裡,就碰到瞭歹徒……天啊,還有那個比歹徒更猖獗的人,竟然搶走瞭我的錢,那可是我愛人救命的錢啊!”
  
  李小蔫的幾個同事都慚愧地低下頭,不敢作聲,隻怕事情會牽扯到自己身上。
  
  正吵鬧著,警察來瞭,向婦女詳細地瞭解案情。婦女向警察比劃著她被搶的位置。這時,一個眼尖的人發現瞭前面不遠處昏暗的路燈下,一個人探頭探腦地向這邊張望,正是剛才搶走鈔票的李小蔫!於是這人大喊起來:“警察同志,那個搶鈔票的人在那裡,快抓住他!”
  
  這時,警察也看到瞭李小蔫,迅速沖上去扭住李小蔫的雙手,大喝道:“不許動!”
  
  李小蔫老老實實地說:“我沒準備動。”警察問他搶瞭鈔票為什麼不走。李小蔫憨笑著說:“我根本沒走,我就在前面不遠處躲著,專等你們警察來瞭,我才出來的。”
  
  警察問他是怎麼一回事。李小蔫不好意思地說:“我膽小,但我又不想看到這位婦女有什麼三長兩短。我知道我打不過歹徒,因為他有刀,又急紅瞭眼。但是我發現他跑不快,我想如果我把鈔票搶走瞭,他肯定跑不過我。他拼瞭命要搶的,不是這位大嫂的命,而是錢。如果沒錢可搶,他就不會拼命瞭,也不會傷人瞭。所以我冒險搶走鈔票,想不到他真的走瞭,你們也及時趕到瞭!”
  
  大傢一聽,都鼓起掌來。幾個工友對他更是崇拜得五體投地,捶著他的肩膀說:“好你個李小蔫,看來你不是李小蔫,你是李英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