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將軍魂

  一
  
  毓秀是個千年古鎮。鎮上住著一位叫呂平川的離休少將,大夥尊稱他“呂將軍”。呂將軍離休後,享受副軍職待遇,本來可以住在大軍區幹休所頤養天年,但他不願在城裡生活,而是領著老伴玉琴回到瞭傢鄉。
  
  這天,毓秀中學舉行新團員宣誓儀式,邀請呂將軍到會作革命傳統報告。他講述完解放戰爭、抗美援朝中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跡後,對著話筒說:“同學們,最後我給大夥唱個歌吧!”說著,驀地站起來,攥緊拳頭揮動著,激昂地唱起《中國人民解放軍進行曲》:“向前向前向前!我們的隊伍向太陽,腳踏著祖國的大地,背負著民族的希望,我們是一支不可戰勝的力量……”伴隨著鏗鏘的旋律,全場響起陣陣有節拍的掌聲,很多同學心潮澎湃,淚光閃閃。報告結束時,面對熱烈的場面,呂將軍雙腳並攏,一個立正姿勢,行瞭一個標準的軍禮。
  
  在返回傢的路上,呂將軍突然聞聽街上有人在喊:“不得瞭啊!鎮政府被人包圍瞭……”他被這駭人聽聞的事件震驚瞭,馬上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傢也不回,拔腿就急匆匆地趕往鎮政府。
  
  鎮政府大院內聚集瞭二百多鄉民,一個個情緒激憤,有幾個年輕人還手持磚塊,大有一番準備鬧事的架勢。鎮政府的幹部們生怕挨打,都嚇得躲在各自的辦公室內,將門關得嚴嚴實實。
  
  一夥鄉民徑直沖到二樓的鎮長辦公室,把枯禾、殘葉、死魚等扔到鎮長田青的辦公桌上。一名領頭的鄉民言辭懇切地申訴著,強烈要求東亞化工公司停產。
  
  事情的緣由是這樣的——
  
  去年3月,田青帶人從沿海某省引進一傢準備內遷的大型臺資企業。這傢化工公司規模大,光第一期投資就達上億元,產品遠銷歐、美、日等地,國內也有廣闊的市場。引進如此大的外資項目,舉行開工奠基慶典時,不僅縣裡領導都來瞭,連市裡也來瞭一位副市長。呂將軍也應邀出席瞭剪彩儀式。一年後這傢化工公司建成投產,產品供不應求,稅利也相當可觀。隻是排放的污水使河溝裡的魚全被毒死,排出的廢氣使附近的樹木、禾苗、蔬菜慢慢枯萎,連住在附近的人也開始得些稀奇古怪的病……化工公司的生產嚴重污染瞭周邊環境,鄉民們意見紛紛。盡管經常有人到鎮政府反映,但東亞化工公司生產一直未停,據說臺商還要擴大規模追加第二期投資,由此引發瞭這次鄉民們集體上訪事件。
  
  此時,田青被堵在辦公室內,揩著滿頭的汗水,耐心地說服解釋:“鄉親們啊!請大夥理解鎮裡的難處!上面三天兩頭強調要加大招商引資力度,尋找新的經濟增長點,增強鄉鎮的經濟實力,現在好不容易引進這麼大一個項目,已經同人傢簽訂瞭5年的合同,怎麼能說停產就停產呢?這豈不是兒戲嗎?說到污染問題,這也是難免的,要上馬化工項目,哪項不會有污染,大夥還是回去吧!”
  
  “你田鎮長不能為瞭政績,不顧老百姓死活!”“不讓化工公司停產,我們不走!”鄉民們氣憤地七嘴八舌嚷叫。
  
  田青見眼前憤怒的鄉民根本不聽他的,眉頭一皺,允諾道:“鎮政府會督促臺商添置環保設備,進行廢水、廢氣的凈化處理。”領頭的鄉民要求田青當場寫下承諾書,確保今後周邊的環境不會受到污染。田青不敢輕易打包票,鄉民這回卻是不達目的絕不罷休,雙方僵持著。田青無可奈何,陰沉著臉不緊不慢啜著茶,心中盤算著如何溜之大吉。
  
  過瞭一會兒,田青起身要去小便,可辦公室的門卻被幾個壯實漢子死死堵住,說是今天你田鎮長不答應群眾的要求,就休想脫身。又過瞭一會兒,田青真的是被一泡尿憋得實在受不瞭,正焦急萬分的時候,透過窗戶玻璃遠遠望見呂將軍正在向圍墻邊的鄉民詢問著什麼。他像遇見瞭救星一般,顧不得面子大聲呼喊:“呂將軍!呂將軍!快來幫我解圍啊!”
  
  呂將軍大步來到鎮長辦公室。鄉民們見德高望重的呂將軍來瞭,不得不讓出一條道來。田青松瞭一口氣,尷尬地同呂將軍打瞭個招呼,就紅著臉急不可耐奔向衛生間。
  
  呂將軍臉色嚴肅地對激動的鄉民說:“大夥冷靜些,千萬不要鬧事,有意見應好好向政府反映!”
  
  一位年紀稍大的鄉民向呂將軍訴說著鬱積多時的苦衷,說著說著流淚瞭,“撲通”一聲跪下,懇求道:“呂將軍,求求你,一定要替咱老百姓說話啊!”
  
  見此情景,呂將軍心頭一熱,趕緊扶起老人,動情地說:“請大夥放心,我一定反映你們的要求,做好鎮領導的工作,讓他們要求東亞化工公司盡快解決污染問題。”
  
  鄉民有些狐疑地望著無職無權的呂將軍,還是不願離開,並揚言要去縣裡上訪。呂將軍急瞭,向大夥行瞭一個標準的軍禮,懇切地說:“請你們相信一個老兵的諾言,快散去吧!”
  
  鄉民們見呂將軍竟然莊重地向自己行軍禮,都面面相覷誠惶誠恐,一個個聽話地轉身離去。在大院內等待消息的人們聽說呂將軍會出面替大夥說話,一齊滿意地歡呼起來。走出鎮政府大門時,有人還買瞭封長長的爆竹點燃,以表達喜悅的心情。
  
  二
  
  鎮政府大院終於安靜下來。田青不知從何處狼狽地溜出來,回到辦公室。呂將軍正等著他。
  
  田青面有慍色,忿忿地往老板椅上一坐,罵罵咧咧道:“媽的!刁民,一夥刁民!逼得老子一泡尿差點拉在褲襠裡!”
  
  呂將軍苦笑著搖搖頭,意味深長地說:“田鎮長,水能載舟,亦能覆舟啊!”
  
  田青也不評說什麼,隻是不以為然地重重“哼”瞭一聲。
  
  東亞化工公司污染環境的問題是不爭的事實,呂將軍不想再重復,隻是要求鎮政府認真考慮人民的利益,作出決定限期東亞化工公司治理好污染問題,否則,責令其停產並遷出毓秀鎮。
  
  “停產?搬遷?”田青激動地站起來,雙手一攤,“呂將軍啊,你又不是不清楚,鎮裡找信息托朋友花九牛二虎之力才引進這麼個大項目,剪彩時不僅縣領導來瞭,連副市長也來瞭,再說你當時也參加瞭剪彩嘛。現在要停產搬遷,叫我如何向縣市領導交代?東亞化工公司是鎮裡財政收入的支柱,假如停瞭產,一年幾百萬元的稅收到哪裡去要?鎮裡幹部、教師的工資如何按時發放?還有,鎮上已同臺商簽訂瞭5年的招商引資合同,現在中止合同,可要負法律責任賠償對方的經濟損失……”
  
  “當時鎮裡引進這個污染環境的項目,就是個錯誤的決定!”呂將軍毫不留情地說。
  
  田青臉上通紅,趕緊申辯:“考察項目時,我們也考慮瞭污染問題,可想不到污染有這麼嚴重。當時臺商承諾會對廢水、廢氣進行凈化處理,可是投產後又訴苦購置環保設備要投入巨額資金,生產根本沒有利潤空間,除非免5年的稅,這怎麼行?因此,這事就一直拖著。唉,現在是騎虎難下,隻能等5年合同期滿再叫他們搬遷吧!”
  
  “不行!臺商假如不肯投資解決污染問題,就必須立即停產!”呂將軍態度很堅決。
  
  田青還要強調原因,呂將軍不禁生瞭氣,正色道:“你不以人為本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上,假如鄉民第二次集體上訪,看你怎麼辦?”
  
  田青大言不慚地說:“他們膽敢再鬧事,我就要求鎮公安分局派警察來抓人!”
  
  呂將軍眼睛一瞪,勃然大怒:“荒唐!用專政工具對付人民,虧你想得出!”
  
  在老將軍面前,田青不敢再頤指氣使,隻得低著頭唉聲嘆氣,顯得挺為難的樣子。呂將軍見田青根本沒有讓東亞化工公司治理污染的意思,站起身幾乎是咆哮著說:“鎮裡不行,我明天就去縣裡找書記、縣長!我絕不讓坑害鄉親們的項目在傢鄉落地生根!”
  
  田青望著憤然離去的呂將軍的背影,心中不由一陣冷笑,暗想:這回就看看你這離休的老兵到底有多大的能耐!其實,當初這傢臺資企業就是因為嚴重污染環境而被迫內遷的,這個情況田青是清楚的。但為瞭完成招商引資任務,增加鎮財政收入,凸顯自己的政績,還是簽瞭合同。更關鍵的是,在商談具體條款時,臺商已暗中允諾給有關領導年終分紅。像這樣年年有油水可撈的項目,田青怎敢輕易表態讓它下馬關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