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遭遇美男子

  出瞭這場變故以後,蘭蘭的生活變得非常忙碌。自己一個人要帶孩子,還要照顧久病臥床的丈夫。本來,她傢的日子過得還可以,丈夫開著的士,每月幾千塊錢的收入,日子過得有滋有味。可俗話說得好啊: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丈夫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出瞭車禍傷勢嚴重,於是傢裡經濟狀況大不如前。蘭蘭也想到外面找一份工作,可傢裡孩子還小,丈夫又沒人照顧,蘭蘭為此愁得茶飯不思。
  
  每天,蘭蘭都要帶兩周歲的兒子到附近的公園玩,公園裡有許多活潑可愛的孩子像一隻隻蝴蝶在那兒飛來飛去,他們的爺爺奶奶或外公外婆的臉上都流露出瞭滿足的天倫之樂。
  
  時間長瞭,在這堆帶孩子的大人裡,有一位年輕的父親引起瞭蘭蘭的註意。這男子一米七多的個子,身材魁梧,面貌英俊,堪稱美男子。畢竟,孩子大部分是由老人或者媽媽帶著,看到一個大男人整天帶著孩子在這竄來竄去,蘭蘭覺得很不可思議。
  
  因為經常在這碰面,大傢一回生二回熟,蘭蘭也便知道瞭男子叫徐軍,傢裡開瞭間藥店,還雇瞭幾個醫師幫忙。自己在傢裡也沒事做,就出來遛遛孩子。徐軍談吐很幽默,蘭蘭聽著聽著,常忍不住咯咯笑瞭出來。
  
  蘭蘭感覺徐軍是個豁達的男人。他的兒子跟蘭蘭兒子年齡相仿,兩個小孩經常在一起玩,徐軍給他兒子買玩具時也買同樣的玩具給蘭蘭的兒子;要有什麼吃的,也都有蘭蘭兒子的一份。蘭蘭感到很不好意思,也回贈瞭一些禮物給徐軍。
  
  這天,蘭蘭仍在老地方碰到瞭徐軍,徐軍笑瞇瞇地對蘭蘭說:“你想不想開店,我有個朋友開瞭個大排檔,生意還不錯。他另外還有傢餐館,經營不過來,你要的話我叫他轉給你。他是我好朋友,肯定會答應的。”
  
  蘭蘭心裡一動,但想到自己的狀況,隻得遺憾地說:“我正找賺錢的門路呢!隻是我抽不開身,傢裡忙,又要照顧孩子,唉……”徐軍聽瞭,出主意說:“孩子可以放幼兒園啊!你開店以後,有很多自由時間可以支配的,店裡可以請幾個工人幫忙,你有時間過來看看就可以瞭,就像我這樣,整天都可以自由自在的。”蘭蘭聽瞭,就有所動心。為瞭安全起見,她回去跟自己的好姐妹阿鳳商量瞭一下,阿鳳也是做生意的,自己開一傢超市,多瞭很多社會經驗。她聽瞭蘭蘭的訴說以後,對蘭蘭說:“防人之心不可無!會不會因為這店賺不到錢人傢才要轉讓?你有時間可以去暗訪一下生意怎麼樣,別著瞭人傢的道。”蘭蘭聽瞭,心裡也隱隱不安,她抽瞭個時間,偷偷跑到徐軍說的那傢大排檔去看瞭,隻見裡面吃飯的客人密密麻麻的,店裡的員工手忙腳亂地忙著,其中還有個服務員因為趕時間不小心把碗摔瞭一地。這樣的生意還怕虧損?蘭蘭不禁怪阿鳳的多心。
  
  蘭蘭在徐軍的陪同下去見瞭餐館的老板林立,林立當著蘭蘭的面說徐軍:“你看徐軍這重色輕友的傢夥,我雖然忙瞭點,可那麼好的生意還真舍不得轉出去。沒辦法,徐軍天天在這磨著舌頭,說已經對你承諾瞭,不給你的話就掃瞭他的面子。都是朋友,我就把這賺錢的機會讓給你吧。”蘭蘭聽林立這樣說,臉不自然地紅瞭起來。
  
  蘭蘭跟林立簽瞭轉讓合同以後,把兒子送進幼兒園,然後把全部精力投入到生意中。蘭蘭先在店門口貼瞭個招聘啟事:“招一名廚師和兩名服務員。”這城市每天都有人在東奔西跑找工作,一下子就來瞭十幾個應聘面試的。蘭蘭經過反復挑選,終於招到瞭滿意的人手。
  
  從此,蘭蘭早起晚睡,一心要把這傢餐館的生意搞起來。為瞭方便照顧,蘭蘭把丈夫移到餐館樓上的一個小房間,沒事的時候就上去陪陪丈夫,跟他說說話,幫他移動一下身子。她感覺有事做,自己精力也充沛,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勁似的。
  
  都到下午兩點瞭,蘭蘭才開始吃午飯。每天她都要等到客人都走瞭才開始吃飯。晚飯也是要等到九點多才吃,蘭蘭明顯瘦瞭下來。自己吃點苦沒關系,可已經三個月過去瞭,蘭蘭這三個月都是做保本生意,這樣下去如何是好?蘭蘭的眉頭蹙瞭起來,她想起自己原來到這試探行情的那天,明明有那麼多人在這吃飯,難道是自己不懂經營?剛好阿鳳走瞭過來,蘭蘭跟阿鳳談瞭自己的看法,阿鳳生氣地說:“這事情不是明擺著嗎?你被那個徐軍騙瞭,這店根本就賺不瞭錢。”蘭蘭雖然不贊成阿鳳的觀點,可事情明擺著,她也無話可說。
  
  這天,蘭蘭趁著空兒,想到徐軍的傢看看,跟徐軍商量點對策。她在水果攤前買瞭一些水果,就往二樓走去。徐軍傢蘭蘭來過一次,她熟門熟路地走瞭過去,見房門敞開著,她剛要邁進去,聽到徐軍的聲音從裡面傳來:“是啊!要不是那天我們請瞭那麼多人吃飯造成生意好的假象,蘭蘭也不會盤下那店的……”蘭蘭在外面聽瞭,隻覺天旋地轉,原來自己的一切都在徐軍的掌控之中,她氣急敗壞地奪路而去。
  
  蘭蘭心裡憋著一股氣,她更用心經營自己的飯店,生意漸漸有瞭起色。一個星期以後,蘭蘭飯店門口機器聲隆隆,原來在這裡要蓋一座廠房。一下子,工地上多瞭很多勞作的人,因為附近就蘭蘭一傢飯店,每到吃飯時間,蘭蘭的飯店被擠得水泄不通,生意非常火爆。工廠蓋起來以後,又招瞭很多工人,蘭蘭的火爆生意一直持續不斷,蘭蘭也就有能力給丈夫請瞭最好的醫生治療,眼看丈夫身體一天天好轉起來,她的心情舒暢瞭許多。每次客人都走完的時候,蘭蘭靜下心來想起瞭自己的經歷,總在感嘆老天有眼,讓她因禍得福,讓徐軍的詭計沒有得逞。
  
  這天,蘭蘭正在店裡忙活,一抬眼看徐軍走瞭進來。蘭蘭是個開明的女人,雖說徐軍如此算計她,可事情既然過去瞭,再說自己現在過得很好,說起來還要感謝徐軍的幫忙呢!蘭蘭熱情地招呼徐軍坐下,倒瞭杯水給徐軍。徐軍笑瞇瞇地說:“最近怎樣?還可以吧?”蘭蘭謙虛地說:“比以前,我這日子是好過多瞭。從心底要感謝你呢!”蘭蘭本來就是心直口快之人,現在心裡憋著一股氣,總是感覺怪怪的。明人不做暗事,她覺得有必要把事情說清楚。她看瞭看徐軍,說:“徐軍,有件事我覺得有必要跟你談一下,那天我上你傢的時候,聽到你說那次我去看店的事。原來那天那麼多人吃飯,是你從中做瞭手腳。徐軍,我跟你無冤無仇,你何苦如此待我?”徐軍聽瞭,從口袋裡掏出一根煙點瞭起來,煙霧繚繞中,他誠懇地說:“蘭蘭,馬鋼的身體好多瞭吧?”馬鋼是蘭蘭丈夫的名字,他們以前從沒來往過,蘭蘭疑惑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我丈夫的名字?”徐軍並不說話,深深地吸瞭口煙,意味深長地說:“事情還得從三年前說起。三年前,我懷揣著5萬塊錢要去進貨,這可是我千辛萬苦從親戚朋友那借來的錢。那天,我攔瞭輛的士就往批發城趕去。下車的時候,我才發現裝著錢的包忘記拿瞭,肯定是落在出租車裡瞭。我心急如焚,因為下車的時候沒跟司機要車票,又沒留意車牌號碼,根本無從找起。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團團轉,就在我束手無策的時候,一輛的士停在瞭我身邊,司機探出瞭頭,我一看,這不是我剛才搭的車嗎?我欣喜若狂,這時,隻聽司機跟我說:師傅,這包是您的,您忘記拿瞭,我怕您急,趕緊給您送過來。我這心激動啊,咚咚跳個不停!我接過包,從裡面拿出兩千塊錢要酬謝司機,可司機執意不收,說這是他應該做的。說完,他轉身就要走,我一眼瞥見瞭他的服務證,才知道原來是‘海峽出租公司’的馬鋼師傅,也就是你丈夫。從那以後,我一直記著他的名字,而我的生意也越做越大。那天,我從報上看到海峽出租公司一位姓馬的師傅出瞭車禍,一打聽,果然是你丈夫。我又托人打聽瞭你們傢的狀況,知道你們陷入瞭困境,有心要幫你們。這時,我的好友林立來瞭,他因為沒時間管理要把飯店盤出去,還誠懇地對我說,那店商機無限,雖然現在生意不大好,但對面馬上要蓋工廠瞭,勢必會帶來好的效益。他要我接手,我一想,正是你需要幫助的時候,應該把這賺錢的門路讓給你,所以就想辦法與你接觸。那飯店原來的生意是不大好,為瞭讓你能有信心接手做下去,那天,我請瞭很多朋友去捧場,也就是你當時看到的場面。事實證明,林立說的是實話……”徐軍一口氣說瞭很多,蘭蘭隻覺得自己的臉上火辣辣的,她從心裡怪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歉意地說:“對不起!徐軍,我誤會你瞭。”徐軍爽朗地笑道:“沒事沒事,人在做事天在看,盡自己的能力幫助別人,在你需要的時候,我相信也會得到別人的幫助的。感謝你傢先生啊,給我上瞭很好的一課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