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百姓心中有桿秤

  一、保姆難請
  
  長清市副市長林雪蓮是一個為人正直、敢於為老百姓說話的好官,她從縣裡一個普通科員,幹到現在的副市長,不僅是因為她有敢想敢幹、勇於創新的魄力,更因為她有愛民如子的好口碑。然而,就是這樣一位女強人,傢庭的不幸卻讓她一籌莫展。
  
  丈夫幾年前因病去世,唯一的兒子王小強,由於小時候的一場車禍,使他變成瞭一個永遠也長不大的低能兒,都快30歲瞭,他的智力還像七、八歲的孩童,這也是林雪蓮心中永遠的痛。
  
  因為小強的緣故,林雪蓮往往不能全身心投入工作。為瞭能使自己安心辦公,就得請保姆來照顧小強的日常生活。可是,自從她當瞭副市長後,不知為什麼,這保姆就難請瞭。不管年長還是年少,也不管給多少工資,幹不多少日子保姆都會提出辭職,問原因,她們也不肯說。這讓林雪蓮不知如何是好。身為市長,公益活動又多,沒有保姆,一些該參加的活動就不能參加,如果非得參加,她就得找人到傢裡送飯給小強。老這樣下去,終究不是個辦法,因此,尋找一個合適的保姆,是林雪蓮眼前最重要的事情。
  
  就在林雪蓮為保姆的事而心急的時候,這天,她的辦公室裡意外地迎來瞭一位鄉下客人。誰?榆林縣河西鎮上夼村農村婦女趙翠娥。
  
  說起這個趙翠娥,可以說跟林雪蓮有緣。那還是林雪蓮在榆林縣當局長期間,縣裡扶貧工作組要科級幹部跟鄉下貧困戶結成幫扶對子,趙翠娥便有幸成瞭林雪蓮的幫扶人。那時趙翠娥的丈夫已死,留給她的隻有一屁股債和一個未成年的小女兒,母女倆靠著幾畝地,辛辛苦苦熬著日子,是村裡有名的貧困戶。林雪蓮自小在農村長大,對鄉下人有一份特殊的感情,經過幾次接觸,她感到趙翠娥是一個心地善良的農村婦女,很是同情這對孤兒寡母,便盡最大努力從經濟物質上幫助趙翠娥。幫扶對子結束後,林雪蓮還不時地寄些錢給她們母女,趙翠娥也帶著一點土產品到縣城謝過林雪蓮幾次。後來,隨著林雪蓮的職務變動和工作地點的改變,她們之間的交往才停止瞭。幾個月前,趙翠娥到市政府來找過林雪蓮,那是因為她的女兒李小娟在田裡拔草的時候,被村主任趙冬林強奸瞭。母女倆鎮裡、縣裡都去告,可由於趙冬林跟副縣長是親戚,這事便以證據不足為由而不予受理。萬般無奈之際,趙翠娥找到瞭林雪蓮。林雪蓮一氣之下,親自到榆林縣去過問此案,縣公安局不敢怠慢,嚴加審訊,終於使案犯被繩之以法。更令人振奮的是,拔出蘿卜帶出泥,通過這起強奸案,竟查出瞭一個巨大的行賄受賄案。趙冬林因為有副縣長這靠山,為所欲為,同鎮長沆瀣一氣,大肆行賄,在鎮上控股辦瞭一個夜總會,靠不正當手段謀取利益。副縣長不顧黨性原則,為虎作倀,包庇犯罪。最終這幾個貪官污吏都受到瞭法律的制裁。有筆桿子就此事寫瞭一篇《為百姓申冤》的專題,刊登在省、市報刊上,詳細報道瞭這起強奸案的前後經過(文中的受害人李小娟用的是化名),突出瞭林市長立黨為公、執政為民的正義精神,這使林雪蓮不僅臉上有光,而且她在老百姓心目中的位置也更高瞭。
  
  林雪蓮見到趙翠娥,有些驚喜地問:“大妹子,你怎麼來瞭?是不是誰又欺負你瞭?”說著,就給趙翠娥沏茶倒水。
  
  趙翠娥笑笑說:“有你做主,誰還敢欺負我?我今天是來感謝你的。”說著,就從包裡拿出一面繡著“人民幹部人民愛”字樣的錦旗,放到瞭辦公桌上。
  
  見到這面錦旗,林雪蓮心裡高興,嘴上卻說:“大妹子,你這都搞的是啥?區區小事,何足掛齒。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傢賣紅薯,這話說得好呀!共產黨的幹部就是要代表最廣大群眾的利益,為人民服務,這一點,我們做得還遠遠不夠呢!”
  
  趙翠娥說:“共產黨的幹部要是都像你,我們老百姓的日子就好過瞭,可惜總有那麼些敗類給黨抹黑。”
  
  林雪蓮說:“是呀,大妹子,腐敗不除,國無寧日呀!目前,黨中央正加大瞭反腐敗的力度,那些貪官們也沒有幾天蹦達瞭。”
  
  兩個人就像老姐妹一樣說瞭會話,林雪蓮看看表,快11點瞭,便說:“大妹子,我今天也沒事,中午就到我傢吃頓便飯吧!”
  
  趙翠娥一聽,趕緊擺手說:“不,不,林市長,我這就走。”
  
  林雪蓮唬下臉說:“大妹子,你要不去就是瞧不起我,別見外,就這樣定瞭!”
  
  趙翠娥不好再推辭,便坐上市長的專車來到瞭林雪蓮傢裡。
  
  一進門,一個白白胖胖的小夥子迎瞭過來,面無表情地看著這兩個人。林雪蓮就招呼小夥子道:“小強,叫大姨!”
  
  小夥子木木地叫瞭一聲:“大姨好!”說完,便折身走向自己的房間。
  
  趙翠娥看著小夥子的背影說:“林市長,這是你兒子吧,真是一表人才呀!”
  
  林雪蓮嘆瞭口氣說:“是呀,可他也是我的一塊心病呀!”
  
  趙翠娥有些疑惑,問道:“小夥子挺好的,怎麼成瞭心病啦?”
  
  林雪蓮又嘆瞭口氣說:“唉,你沒見他與正常人不一樣嗎?他的腦子有問題。”接著,就把小強小時候遭遇車禍的事說瞭。
  
  趙翠娥聽瞭心裡一沉,想:老天真是不公平,這麼好的幹部,竟也有如此的不幸。唉,真是一傢不知一傢呀!想到此,她便說道:“林市長,這孩子看起來也不是太傻,你也不要太難過瞭。”
  
  林雪蓮說:“都這麼多年瞭,也沒什麼難過的,就是有件事讓我犯愁,想給這孩子找個保姆卻找不到。哎,大妹子,鄉下有沒有那種性格好的女孩,給我找個來照看小強?”
  
  趙翠娥一聽市長有求於自己,連忙說:“行,林市長,這事包在我身上,我回去就給你找!”
  
  “那就謝謝你瞭!大妹子,你告訴人傢,來我這兒,我是不會虧待她的。”
  
  “知道,知道,林市長,你放心,我會給你找個好保姆的。”
  
  二、癥結所在
  
  話是說出去瞭,可要找個能讓林市長感到稱心的保姆,還真不容易。趙翠娥思來想去也沒想出誰傢有合適的丫頭,不是性格不好,就是在外面打工,最後想到瞭她的女兒李小娟。過慣瞭窮日子的小娟,不僅有吃苦耐勞的精神,而且還溫柔賢惠懂事。高中畢業後,小娟沒有參加高考,毅然回傢幫助母親幹活。現在,既然找不到合適的人選,那就隻有委屈小娟瞭。想到這兒,趙翠娥就把小娟叫到眼前,跟她說瞭這事兒。
  
  李小娟聽瞭母親的話語後,尋思瞭一會兒說:“媽,我不去,我走瞭你怎麼辦呢?”
  
  趙翠娥說:“孩子,我你就別擔心瞭。林市長是個好官,她為咱做瞭那麼多的事,咱也該為她做點事。哎,對瞭,你去瞭不能說是我的女兒,到時我跟她介紹你是個孤兒,父母雙亡。否則,她要知道實情,一定不會同意的,明白嗎?”
  
  “可你的身體還有病,你一個人在傢裡怎麼行?”
  
  趙翠娥拍拍小娟的肩膀,笑笑說:“媽苦慣瞭,沒問題,你就放心去吧!去瞭,你一定不能露出不願意的樣子來,懂嗎?”
  
  李小娟點點頭說:“媽,我聽你的。”
  
  趙翠娥領著女兒李小娟,再一次來到林市長傢裡。
  
  林雪蓮看到樸實漂亮的李小娟,第一眼就喜歡上瞭這個孤兒,她笑著說:“小惠呀(這是趙翠娥臨時給小娟起的名字),我兒子的情況大妹子也跟你說瞭吧,你多擔待著點,工資每月1000元,傢務活也沒有多少,你隻管把小強照看好就行瞭。你先幹些日子看看,如果你覺著可以,就繼續幹下去;如果不願意,你也可以離開。我不強求,行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