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千裡謀生

  龍城有個孩子叫李冬,今年13歲瞭。這陣子學校放瞭暑假,李冬天天纏著要讓爸爸帶他出遠門去玩玩。李冬的爸爸是私營企業老板,正巧最近要跑東臨市的一傢業務單位,那裡離傢有一千多公裡。爸爸想瞭好一陣,最後點頭答應瞭,說:“好吧,是該讓你出去走一趟瞭。”
  
  爸爸和李冬坐瞭一天一夜的火車,才到達瞭東臨市。然後,他們又擠上瞭一輛市內公交車。可是,李冬從這輛不再往前開的公交車上下來時,卻忽然不見瞭爸爸。他拼命地喊爸爸,但喊聲全被街上的喧鬧聲所淹沒;他睜大兩眼四下尋找,但眼前人潮如水哪有爸爸的影子!李冬一陣發慌,本能地將手伸進衣袋一摸,糟糕,錢夾子和手表一起放在爸爸的那隻手提包裡,自己竟身無分文!
  
  畢竟已是13歲的孩子瞭,不一會李冬就慢慢地冷靜瞭下來,決定在剛才下車的地方等候,因為他想到爸爸這時不見瞭他,一定也很著急,也在千方百計找他。隻要自己不離開這裡,見多識廣的爸爸也許很快就會沿路找來。他在那裡等啊等啊,腿站酸瞭,眼望疼瞭,不知道等瞭多少個鐘頭,也還是沒見著爸爸。忽然,李冬嗨地伸手一拍腦袋:爸爸有手機的,怎麼就沒想到給爸爸打個電話呢?隻要電話一通,問題馬上就解決啦!他急忙向附近一個掛著公用電話牌兒的小店走去,鼓起勇氣對店主說:“我想打個電話,可我現在身上沒錢,能欠一會賬嗎?”那店主聽他操著外地口音,將他上下打量一遍,白著眼道:“打電話還欠個什麼賬,沒錢別打!”說罷不耐煩地朝他揮瞭揮手。
  
  看來眼下最需要的,是自己起碼得有一兩元錢!可是這裡舉目無親,怎麼辦呢?李冬無可奈何地在街上走著,望著,恨不能從地上突然冒出幾元錢來。不知走瞭多少時候,也不知走瞭多遠,他忽然發現自己已走到瞭街外一個偏僻的垃圾場旁邊。李冬正要轉身回頭,忽然兩眼一亮,隻見前面的垃圾堆上,稀稀落落扔著許多拆開的馬糞紙舊包裝箱。這些馬糞紙不是可以賣錢嗎?李冬再也顧不得臟臭,上前將那些破爛馬糞紙一片一片撿起來,疊到一塊壓平整,拿繩子捆好,用力一提,嘿,足有二十多斤重。接著,他就去找廢品收購站,向過路人一打聽,收廢品的離這有三站路,得走半個鐘頭。李冬二話沒說,扛起馬糞紙就往前走,直累得李冬口幹舌燥,渾身冒汗,廢品收購站總算找到瞭,過磅一稱,他拿到瞭2塊3毛錢!
  
  李冬飛也似的奔到一個公用電話亭前,抄起電話就撥爸爸手機的號碼。誰知一連撥瞭幾遍,爸爸的手機都是關機!李冬隻得又撥傢裡的電話號碼,他知道隻要能跟媽媽通上話也就會有辦法。傢裡的電話倒是很快通瞭,可李冬對著話筒剛開口說瞭半句話,電話卻莫明地斷瞭。李冬接著再撳,裡面傳來的卻始終是嘟嘟嘟的忙音!頓時,一種不祥的預感襲上瞭李冬心頭:在自己被丟瞭之後,爸爸和媽媽這時應該是非常著急的,並且會千方百計地聯系尋找自己,可是他們卻把電話和手機都擱斷瞭,這是為什麼呢?他忽然又聯想起曾聽人說過,自己並不是爸爸、媽媽親生的,而是從小在馬路上被撿來養大的。難道他們嫌自己不是親骨肉,就故意把自己遺棄在這裡瞭?想到此,李冬升起瞭一種從未有過的恐懼感,眼下孤身一人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千裡之外,怎麼辦呢?
  
  離開電話亭,夜色已經降臨瞭。李冬覺得肚裡一陣饑餓,這才想起自己一整天都沒吃過東西。他想去買點吃的,可身上剩下的1塊4毛錢連買一碗面條也不夠。饑餓使李冬的嗅覺特別靈敏,他順著陣陣襲人的飯菜香味,不由自主地走進瞭一扇大門。那是一傢食客眾多的餐館,餐桌上杯盤狼藉,一對男女剛丟下幾碟沒吃完的飯菜揚長而去。李冬兩眼盯著那幾碟剩飯菜,使勁地咽著口水,想端起來吃卻沒有勇氣,然而他畢竟抗不住饑餓的誘惑,趁著沒人註意,終於顧不得許多,上去將那幾碟剩飯菜端起來,三下五除二就扒瞭個精光。從餐館出來,李冬在街上漫無方向地流浪瞭一會。夜深瞭,他走到一座大橋下,用撿來的一塊舊塑料薄膜做席子,在橋洞裡熬過瞭平生最漫長的一夜。
  
  天亮瞭,李冬又來到瞭火車站。他現在最強烈的願望,是要坐上開往龍城的火車。不管怎麼樣,他也要回傢,要繼續上學讀書!盡管他記得跟爸爸坐火車來的時候,那車票價是198元錢,而自己身上僅有1塊4毛錢,但他還是急不可耐地擠進瞭人頭攢動的候車大廳。這時,大廳裡的廣播喇叭響瞭起來:去龍城的242次列車還有30分鐘就要發車……旅客們嘩地站起來準備檢票上車。李冬心裡一急,頓時眼淚就忍不住嘩地流瞭下來。他這一哭,倒是馬上引起瞭周圍人的註意,紛紛打聽原委。其中有個幹部模樣的人大著嗓門說:“這孩子迷路沒錢回傢瞭,我們大傢獻獻愛心幫點忙,給他湊張車票錢吧!”說罷自己先掏出50元塞到瞭李冬手裡。看樣子周圍好些人是一個團體的,那幹部領瞭頭,其他的人也5元、10元地紛紛掏出錢來,不一會李冬的手裡就有瞭200元錢。李冬高興極瞭,含著淚向大傢鞠瞭一躬,拿著錢趕緊就向售票處奔去。
  
  可是萬沒想到,當他使勁擠過人群快要來到售票窗口時,忽然覺得胳膊被什麼頂瞭一下,手裡拿的那疊錢不見瞭!李冬一下子懵瞭!他急得六神無主,隻好在人群裡徒勞地尋找張望。偏偏禍不單行,剛才給李冬捐車票錢的旅客中,有幾個心裡本就不太踏實,望見李冬並沒買票上車卻還在那兒轉悠,以為他是個小騙子,上前就拎過他狠狠地斥罵瞭起來。一時間,李冬渾身是嘴也沒法說清,倒引得許多人圍著七嘴八舌道:“現在的騙子花招可多啦,什麼沒錢買票,全是假的!”“哼,小小年紀就出來幹這種行騙的事兒,真不要臉!”
  
  李冬昏昏沉沉兩眼發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樣離開火車站的。他獨自來到一個僻靜處,坐在地上好一陣才漸漸地醒過神來。現在,一種強烈的自尊心反倒使他回傢的急迫心情平穩瞭下來。他先用1元錢在小吃攤上買瞭兩個茶葉蛋填肚子,然後就走到前面的天橋旁,這裡是個自發的勞務市場,許多打工的外地人拿著木工、瓦工、裝修之類的牌兒正招攬活兒。他知道,眼下靠施舍是不行的,還是得自己想辦法掙錢才行。
  
  隻要自己想法兒掙上198元錢能買張火車票,不就能回傢瞭嗎?可是,當他和那些手拿牌牌兒招攬活的人站一起時,他又忽然想到,自己什麼本領也沒有,能幹什麼呢?
  
  這時,不遠處有個黑黑的陌生大漢,悄悄地將李冬打量瞭一番,然後過來問他道:“你是外地來的吧?想不想掙錢?”李冬一聽趕緊說:“想,隻要能掙錢什麼活都願意幹。”黑大漢領著李冬走進一片圍墻圈,原來那裡是個建築工地,又指指不遠處的一塊空場:“你用小推車把這堆石子全部拖到那空場上去,給你兩個小時,幹好瞭就讓你留下,管吃喝還每天給30元錢,怎麼樣?”看著那小山似的一堆石頭,李冬心裡涼瞭半截,長這麼大,自己可從沒幹過這種苦活兒呀!可是,眼前的機會如果放過,自己又怎麼能有錢回傢呢?於是他壯著膽子道:“我幹。”
  
  這時,正是烈日當空的午後,毒辣辣的太陽曬得地上熱浪灼人。李冬用小翻鬥車將石子一車車裝好,一趟趟送往前面的空場上,如此十多個來回,已累得汗流浹背瞭,速度漸漸慢瞭下來。那黑大漢朝他擺擺手笑道:“喂,我看你幹不瞭的,算瞭吧!”李冬一愣,咬咬牙到自來水龍頭上咕咚咕咚喝瞭個飽,然後又接著幹瞭起來。待那堆石頭終於搬運完,黑大漢抬手一看表,正好兩小時。他慢慢地走上前打量著李冬說:“行,有種,留下吧。”
  
  那工地上幹活的人好像都在拼命似的,盡管黑大漢後來動瞭惻隱之心,給李冬換瞭個稍微輕點的活兒,可那種日子對李冬來說也是夠苦累難耐的。有好幾次,他都想悄悄離開不幹瞭,但馬上又想到:如果不幹,自己說不定就要被困死在這千裡之外瞭,隻有掙夠瞭路費回到傢,才能有活路,才能繼續上學讀書。想到這些,他隻好咬咬牙堅持瞭下來。就這樣,李冬在那裡硬是幹滿瞭一個星期,黑大漢果然說話算數,付給瞭他200元工錢。
  
  李冬揣好錢,一口氣奔到火車站,終於買好票登上瞭開往龍城的火車。上車後,他用撿來的可樂瓶灌滿瞭自來水,又用剩下的2元錢買瞭兩個面包,然後他把兩個面包分成四份,作為一天一夜路程中四頓的飯食。就這樣,火車載著流浪瞭8天的李冬,終於緩緩地駛進瞭龍城站。這時候,想到自己莫明其妙地被爸爸丟棄在千裡之外,心中頓時湧起瞭一股強烈的怨恨和委屈。他決定回到傢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好好地向爸爸和媽媽問幾個為什麼。可意外的是,當李冬剛剛出瞭站口,竟看見爸爸和媽媽正滿面笑容地迎接著他。媽媽手裡拿著一束鮮花,爸爸的手裡舉著一塊牌子,上面寫著:祝賀李冬千裡謀生回到傢。媽媽上前拉起變黑變瘦瞭的李冬仔細端詳著,又是心疼又是欣慰,爸爸卻笑著說:“冬冬,這些日子受苦瞭,你一定怨恨我瞭吧?可你也許還不知道,這是爸爸媽媽下瞭好幾次狠心,才對你采取的一次謀生行動啊!”
  
  原來,由於他們的傢庭比較富有,李冬又是獨生子,所以從小就嬌生慣養,一直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這些年,爸爸媽媽漸漸發現李冬身上太嬌氣,這對孩子的成長和未來的生活都是一種危機,於是他們橫下心,給李冬設置瞭一個在千裡之外獨自謀生的難題,目的是讓他初嘗一下人生的甘苦,領略一下生活的艱辛。其實,就在李冬流浪謀生的那些天,爸爸並沒有離開他多遠,而是一直就在周圍,就連那個黑大漢,也還是他業務單位的一個朋友呢。
  
  聽完這一切,李冬頓時恍然大悟,不由感到一陣從未有過的自豪與驕傲,說:“爸爸、媽媽,經過瞭這些日子,我已經一下子長大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