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假幣變真鈔

  下崗工人於老大正趴在小桌上寫稿子想賺稿費呢,他的老伴興沖沖地跑進來說:“老於,你還罵我,看這是什麼?”於老大抬起頭一看,老伴手裡拿著一大把票子,笑著說:“那張假錢,讓我花出去啦,你還罵我笨不!”於老大一愣:“怎麼回事?”“我越想越窩囊,腦子一轉彎,他們熊我,我就不會熊他們?我上瞭一輛中客,嘿,買1元錢的票,找回來99元。”於老大一聽,頓時黑瞭臉:“你混蛋!咱們已經被人傢坑瞭,怎麼還好再坑別人!”老伴讓他罵得不敢吭聲,心想,我上當你罵我笨;我補救瞭,你又罵我混蛋;這老婆還怎麼當!她退到灶間悄悄地抹眼淚。
  
  事情是這樣的:老於單位裁員,他下瞭崗。老伴早就沒瞭工作,更是無生活來源。為瞭生活,她隻好批點幹菜到市場上賣,多少折騰賺個油鹽錢。可是,老伴沒經驗,在市場上忙活一天,到天黑賣回來一張假幣,氣得於老大連聲罵她不中用。沒想到老伴挨瞭罵,又拿假幣去害瞭別人,於老大能不生氣嗎?
  
  於老大越想越窩火,他這人脾氣爆,一賭氣躺到炕上,晚飯也不吃啦。
  
  老伴左哄右勸,於老大就是不吃飯。她能不心疼嗎?想想也是,窮死也不該再坑別人,她就說:“老頭子,你也別上火啦,這錢能還給人傢:我坐那車時記住車號啦,尾數是3544,跟咱路口電話亭號碼一樣,當時我就覺得一定有好運氣。花出假錢時,我還仔細端詳賣票的小媳婦,心裡說,你要是給車主打工的,這錢可就用錯啦。老實說,我心裡也一直膽怯怯地,我這就領你堵那車去。”
  
  聽瞭這話,老於這才爬起來,飯還是不吃,跟著老伴來到大街上,站瞭兩個小時,到底讓他堵著瞭尾數是3544的那輛中客,車上可不就是那位女售票員。
  
  於老伴紅著臉遞過去一沓子錢,對那女售票員說:“閨女,你看我這老臉沒場放啦,我不小心弄瞭張假錢,我把它花給瞭你,我得還你,雖然錢零碎一點兒,這可是真的。”
  
  一句話把女售票員說愣啦:“大媽,您說啥?我倒是記得仿佛有這麼個老太太拿張百元鈔票坐過這車,可那錢我細看過,沒錯呀。”老太太說:“你看得太多,難免有馬虎的時候,不過我可不能坑你,也絕不讓你再坑別人,那假錢你得還我。”
  
  售票員感動得盯住老兩口看瞭又看:“真是兩位善良的好老人。這車今天不幹活啦,幫您二老查找假錢去。”原來這車是她自己的,開車的是她丈夫,她講瞭當然算。車子掉頭開往江邊。
  
  去江邊做啥?女售票員記得清楚,她總共收瞭八張大票,都交給朋友買皮衣去啦。馬上去討,錢沒出手,也許來得及。她領老兩口很快找到那位賣衣服的朋友,說明情況。那朋友也很感動:“您二老這樣做太對啦,這假幣真害死人,它擾亂市場,把不少人的思想都扭曲瞭。哎,我數錢時認真看過瞭,那些大票裡沒假幣呀!”她把那疊錢找出來:“大媽,您細看,哪張是?”
  
  老太太找瞭半天,確實沒有。她也很奇怪:“莫不是當初看花瞭眼?”
  
  “瞎說。那假錢能認出來的,咱樓下小賣店不是也幫著看來著?”於老大扒拉瞭那些錢後也直瞭眼,“不對呀,閨女,你是不是搞錯啦?那假錢我可絕對認得。”
  
  賣衣服的女子一拍大腿:“糟啦,我可能要丟人丟大瞭,趕緊補救。二老還得跟我跑一趟,做個證,別讓老師誤認為我們做生意的人見錢壞良心。”她不由分說,拉上大傢就走。
  
  原來,那小販接到售票員的錢,剛回傢,兒子在傢撅嘴:“給你傳呼怎麼老是不回?學校號召同學們捐款支援災區,大傢都捐瞭,隻剩下我沒捐,多丟人!”小販連忙哄兒子:“媽事多,沒聽到呼機響。這樣吧,咱捐100元夠不夠?”她就是從這些錢裡抽出一張百元大票。兒子歡天喜地,拿過錢,立馬到老師傢補捐去啦。
  
  “老師若是發現捐的是假幣,那對我們孩子、對我們做生意的會是什麼印象!”小販急得臉通紅。
  
  到瞭老師傢。老師也奇怪:“這張錢我看啦,不是假的!”她把錢遞到老兩口面前:“您二老看,學生還沒走,我傢就這一張錢,白天捐的都送儲蓄所暫存瞭。”
  
  幾雙眼大的瞪小的:這張錢也是真幣!
  
  果然出鬼啦?於老大抓耳撓腮,半天,一拍大腿:“跑不瞭,是他幹的!老師閨女,假幣案子破啦,他即使想賴賬也沒門!”
  
  於老大年紀大不假,可是他搞文學的年頭短,就認瞭位年輕作傢小高為師。這小高老師時常到老於傢輔導他,也覺得老於生活底子很厚,聽他嘮嗑挺有收獲,人傢謙虛道:“切磋,互補。”老伴不在傢,小高可不來過一次嘛,看老於正生氣,問明情況,討過那假幣看瞭看,沒說什麼,又給夾回那本雜志裡瞭。兩人談瞭一會文學,對方突然要喝點酒,老於笨手笨腳去切瞭點咸菜。肯定他是趁這工夫,把假幣換瞭去……“他這是看我們老兩口日子艱難,又擔心我們為此事總吵架,才故意偷換走的……”老於頭不住地晃頭。
  
  女教師聽著,竟然被這故事深深地打動瞭。她說什麼也要陪著老兩口一道去破這個假幣案,說是要把這故事講給她的學生聽,這高尚的品格和高尚的友誼,本身就是一個絕好的教材!
  
  找假錢的人越聚越多,找到那小夥子的“傢”,原來是藝術館的辦公室。人傢剛轉到這單位不久,清水衙門,還沒分到房呢。
  
  老於說:“小高老師這人,他不會承認偷換瞭假錢,我得智取。不信你們瞧。”
  
  見瞭面,老於問:“小高老師,你是不是換走我的假幣啦?”
  
  “那錢,我不是還給您瞭嘛。”小高果然矢口否認。
  
  “不對,你看過後,再沒有別人到過我傢,我有數的。”
  
  “於大叔,我真的還給您啦,您肯定是喝多酒記混瞭。”
  
  “哎呀小高老師,你可坑瞭我啦。我那張假幣非同一般,今天我才知道,它有收藏意義呢,人傢給我2500元要收購……”
  
  “這……”小高臉立刻漲得通紅,他從一本雜志裡找出一張大票,雙手遞到於老大面前,“於大叔,我確實不瞭解這裡面的實情……可是,即使有人要買您的,也一定要搞清楚他是不是真的收藏,我覺得收藏假幣也未必合法。”
  
  於老大接過假幣,看瞭一眼背面,哈哈大笑:“是它。我怕它再害人,特意在背面做瞭個作廢的記號……”
  
  一直躲在後面不語的女教師在身後開口啦:“小高……”她進門時用圍巾遮住臉,這回掀開,露出真面目。
  
  “怎麼是你?”小高也愣瞭。
  
  女教師對大傢說:“這事也不算丟人,我實說瞭吧。今年春天,有熱心同事給我倆介紹做朋友,見瞭幾次面,我嫌他話不多,談著談著老是溜號,當老師的,頂不喜歡思想溜號的人,我覺得他有些呆氣,就提出中斷朋友關系。沒想到,小高有這麼好的心腸……小高,你能原諒我嗎?”
  
  小高瞅瞅這個,看看那個,越看越糊塗:“到底怎麼啦?”
  
  於老大心裡可明白:“怎麼啦?你害我折騰瞭半夜,差點沒餓死老夫!不行,大傢得陪我喝一盅去,還要為兩人的明天慶賀慶賀,一個也不許推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