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零號首長

  胖嫂是居民小組長,因愛打抱不平,處理事情毫不含糊,故在居民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她叫什麼名字大傢倒記不清瞭,叫“胖嫂”倒覺得親熱,還有人打趣地叫她“零號首長”,她也欣然答應。
  
  有一對小夫妻剛結婚不久,吵架時男的打瞭女的一個耳光,女的哭哭啼啼告到瞭胖嫂那裡。見她臉上留有清晰的手指印,胖嫂怒不可遏,喝聲:“這還瞭得!沒王法瞭?他以為現在是舊社會?走,跟他評理去!”說完她拉著那女的手“噔噔噔”地去瞭。
  
  那男的見胖嫂來瞭,嚇得陡地變瞭臉色,連連認錯:“是我不好,是我不好,我保證下次不打瞭!”“什麼,你還想有下次?”胖嫂橫眉豎眼,“不行,得打還!”說著擎起女的手,“你打,狠狠地打!”那女的下不瞭手,胖嫂罵道:“你這熊樣,他下次還得欺負你!來,我幫你——”說著擎起她的手使勁打去。
  
  胖嫂人高馬大的,這一掌打瞭他個四腳朝天!這還不算,她又厲聲說:“你馬上給我寫份檢討,貼在路口黑板上。”“這、這……”他面露難色。“寫不寫?不寫我就報派出所,給你按治安條例處理!”那男的一聽怕瞭,忙點頭如雞啄米:“好,我寫,我寫!”
  
  這事處理後人人拍手叫好,從此小區裡再也沒有傢庭暴力事件發生。大傢誇獎胖嫂,說她為構建和諧社會盡瞭力,胖嫂卻十分謙虛:“這是我應該管的事,不然要我這零號首長幹嗎?”
  
  這天,開服裝店的汪姨哭喪著臉找到胖嫂,囁嚅地說:“胖嫂,有、有件事想請你幫忙。”“啥事?”胖嫂爽快地問。“我、我那不爭氣的男、男人,把女、女人帶回傢睡、睡覺。”胖嫂一聽眉頭倏地蹙緊瞭,想這不是要她去捉奸嗎?便馬上拒絕:“這事我不能幫。”“求、求你瞭。”“求也沒用。”胖嫂堅決地說,“這種事情換瞭誰也不好管,再說我又不是你傢裡人,怎麼可以隨隨便便上你傢去捉奸?還有,這純屬個人隱私,受法律保護,我怎麼好去幹涉?”
  
  聽她這麼說,汪姨眼淚汪汪:“照你這麼說,我隻能看著我男人胡搞,卻對他一點沒辦法瞭?”見她可憐巴巴的樣子,胖嫂心軟瞭,想瞭想說:“要麼我想法子嚇唬嚇唬他。”“好,嚇嚇他也好,叫他收斂點。”汪姨感激涕零。
  
  翌日下午,汪姨的男人老宋帶著一個年輕女人進瞭小區,門衛馬上打電話告訴胖嫂。一會兒胖嫂帶著一個小夥子去瞭。
  
  那老宋一進傢門,便摟著那女人要上床。那女人害怕地問:“你老婆會回來嗎?”“不會,她走不開,店裡就她一個人。”說著他把那女人抱到床上,急煞煞地解她衣裳。突然“嘀鈴鈴……”一陣門鈴響,那女的嚇得忙把老宋推開。“沒事,甭理它!”老宋硬要幹。“不行,我怕!”女的嚇得趕緊邊扣衣服邊下床。
  
  攪瞭好事多煞風景!老宋惱怒不已,走到門口從貓眼裡往外瞧,見一位穿著藍色工作服的小夥子站在門口,便惡聲惡氣地問:“幹什麼?”“我是煤氣公司的,檢查用氣安全。”老宋想檢查煤氣時間不會長,便開門讓他進來。
  
  那人一會兒工夫便檢查完瞭,轉身要走。老宋心裡正樂,哪知“嘀鈴鈴……”門鈴又響瞭!他從貓眼裡往外一看,這一看,看得他腳底發涼、頭皮發麻,門口竟站著零號首長胖嫂!“老宋,開門!”胖嫂大聲喊。“幹、幹啥?”他說話嘴唇發抖。“檢查衛生!”老宋一聽,嚇得心裡一哆嗦,這胖嫂進來還不把角角落落搜個夠?那屋裡的女人怎麼辦?見小夥要伸手拉門,他心裡一亮,機警地一把拖住小夥,小聲說:“朋友,請幫個忙,替我把裡面的女人帶走。”說著把200塊錢塞到他手裡。小夥子馬上懂瞭,爽快地說:“行!”
  
  老宋忙把那女人帶出來,教她勾住小夥的胳臂,然後開瞭門,道瞭聲:“走好!”胖嫂瞧也沒瞧他們一眼,大聲跟老宋打招呼:“喲,宋老板,難得見到你在傢,想來生意一定不錯。”老宋滿臉堆笑,討好地說:“托你的福,不錯,不錯。”
  
  胖嫂從客廳走到房間,又看瞭看廚房和衛生間,滿意地點點頭:“嗯,不錯。”說著拿出一張寫著“清潔戶”的紅紙條,貼在他傢外面門上,說聲:“老宋,打擾瞭!”轉身離去。“您慢走!”老宋客氣著。
  
  等她走進電梯門,老宋擦瞭把額上滲出的汗,忙進去打電話,卻隻聽手機鈴聲響,但沒人接!他焦急地跺著腳:“怎麼搞的?她人到哪裡去瞭?”
  
  是啊,那女人去哪裡瞭?難道真跟那小夥子走瞭?非也,她正在居委會呢!裝扮煤氣公司職工的小夥子把那女人帶到居委會,居委會幹部嚴肅地對她教育,老宋打她電話她自然不敢接嘍!
  
  一會兒胖嫂來瞭,對那女人說:“我不想知道你跟老宋是啥關系,但做人要講道德,老宋是有傢室的人,兒子都念大學瞭,你這樣子……”那女人十分尷尬,漲紅瞭臉垂下瞭頭。“以後我不想再在這裡看到你,希望你能夠自尊自重。另外你去打聽打聽,我這零號首長是什麼樣的人?我絕不允許妨礙安定和諧的事在我們這裡發生!”她聲音不大,但十分威嚴。
  
  從此那女人再也不敢來瞭,汪姨對胖嫂千恩萬謝。老宋雖恨胖嫂,但對她也心存感激,因為畢竟沒壞他面子,還給他一個“臺階”下。他心裡不得不誇道:“這零號首長是厲害,但厲害得有水平!”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