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父子情仇

  這是一個朦朧的月夜,父子倆早早地躲進瞭蘆竹叢的黑影中。父子倆嗜賭如命,怎奈手氣太壞,老輸不贏,不但輸光瞭全傢所有的積蓄,而且還欠瞭一屁股債。父子倆還不肯歇手,意欲扳本,但賭本告罄,父子倆一合計,隻有冒險去攔路搶劫。父子倆想隻幹這麼一次,肯定不會被人發覺。父子倆猶如兩隻餓狼,綠瑩瑩的眼光緊緊地盯著塘路上的過往行人。沒多久,塘路上有兩男兩女嬉鬧著走過去瞭,又有幾個小夥子你言我語地過去瞭,一輛自行車緊隨“噠噠”鳴叫聲的“嘉陵”摩托車如飛馳過瞭……父子倆一動未動,顯出少有的耐心,單等獨個客人的到來。月亮被雲遮住瞭,微風中還夾著雨絲,初春的夜晚是寒冷的。父子倆縮著身子,內心似有火在焚燒,緊張地靜待著。夜愈來愈深瞭,靜寂的塘路上好像斷絕瞭行人,隻有風吹蘆竹發出的颯颯聲,陰森森地響著。驀地,父子倆的精神為之一振,眼睛也睜大瞭,這時,遠遠地傳過來一陣腳步聲,隨著腳步聲的靠近,終於從塘路那邊露出個黑影兒來。“是單個的!”兒子輕聲地說。“不要出聲!”父親叮囑說。父子倆靈犀相通,他們要動手瞭。黑影剛靠近蘆竹叢,父子倆立即像脫弓之箭般射瞭出去,父親眼疾手快,來人還未反應過來,他就用手臂鉗住瞭來人的脖頸,又用另一隻手掩住來人的嘴。來人是個小夥子,很強壯,猛力反抗,快要掙脫手臂時,兒子緊密配合,早用尖刀戳進瞭來人的腹腔,來人仍是猛掙,頭撞腳踹。父親幾乎又要滑脫手瞭,兒子不失時機地向來人頭部猛擊一拳,隨即又一刀戳向來人的胸膛,來人終於倒下瞭。父子倆趕緊搜尋衣袋,捏著瞭一大把似錢的紙張,統統塞進衣袋,臨走又剝下來人的一件大衣,父子倆這才如喪傢之犬,慌裡慌張地逃回傢來。
  
  第二天,小外甥來瞭。一到就“舅舅!舅舅!”大聲嚷嚷,父子倆昨晚做瞭虧心事,起床遲瞭,見外甥叫個不停,就罵道:“搜魂呀!嚎喪呀,喊什麼?”
  
  外甥說:“外公,舅舅呢?”父親用手向旁邊的兒子一指,說:“這不是嗎?你眼睛呢!”
  
  外甥卻說:“我是說大舅舅!”
  
  “你大舅舅在部隊,傢裡哪來的人!”
  
  “外公騙我,大舅舅不是回來瞭嗎,昨天還來過我傢的,我媽叫他過夜,大舅舅一定要回來,昨天吃瞭晚飯來的!”外甥說著,用手一指掛著的一件軍大衣,又說,“外公還騙我,大舅舅的軍大衣也掛在這裡瞭,還說沒來哩!”外甥這樣一說,父親這才憶及,前段時間大兒子從部隊來信說,他近日就要回傢探親,隻因自己一頭鉆進賭窩,卻忘記瞭。“難道昨夜那人是……”父親想到這裡,立即心驚肉跳起來。他忙亂地搜尋起“戰利品”,可惜的是,除錢外其餘都弄丟瞭。父親待不住瞭,終於一手拉瞭小兒子的手,兩人慌慌張張地奔出屋沖向塘路。
  
  這是一條內陸塘路,平時很少行人,塘路上一攤血跡猶存。父子倆穿過血跡,一頭紮進蘆竹叢,來到昨晚的棄屍處。棄屍似移動瞭一些地方,但還是倒在一邊。父子倆忙伏下身去,仔細一瞧,來人因大量失血後臉孔煞白,但父子倆還是很快就認出來瞭,確是在部隊服役的大兒子躺在血泊之中,忙伸手去試鼻息,鼻孔中還有一絲氣息似遊絲。再摸胸膛,心也還在跳著,父子倆趕忙把他抬回傢來。左鄰右舍都圍攏來瞧看,問是怎麼一回事兒,父子倆顧自忙著,默無一言。後來,父親終於說道:“我兒子回傢探親,路上碰到歹徒搶劫!”
  
  “那快去公安局報案!”好心人如此說。
  
  “已報啦!”父子倆幾乎是同時說。
  
  “真是,這種世道,唉!”有人深深地嘆息說。由鄰人相幫,把傷者急忙送進瞭醫院。醫院立時搶救、動手術、輸血,醫生說:“幸虧刀偏瞭些,沒傷著要害處;也幸虧血淤住瞭,否則,早完瞭!”經過急救,大兒子終於保住瞭性命。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兒子終於慢慢地康復瞭。大兒子一出院,就問父親:“公安局有否破案?”父親說:“還沒有。”大兒子說:“我要去公安局提供情況,協助破案!”父親卻說:“命保住瞭,就算瞭吧!”大兒子憤憤然地說:“這怎麼能算,壞人不懲治,社會豈能安寧!”父親不言,許久,他這樣說:“你傷剛好,不宜激動,慢慢再說,要相信公安局會破案的。”兒子深思瞭一會兒,這才不說瞭。
  
  又過瞭一段時間。
  
  一天,大兒子終於去瞭公安局。公安局刑偵科人員接待瞭他,但查遍檔案卻並無此案。
  
  “怎麼會沒有瞭!”大兒子不相信地說。刑偵科人員問他:“大概是什麼時間報的案?”
  
  “住院兩個多月,出院後也快半個月瞭,大概是三個月前吧!”大兒子掰著指頭說。刑偵科人員又問其他辦案人員,結果都說不知道。大兒子就把殺人搶劫案又詳詳細細地敘述瞭一次。刑偵人員問得很仔細,既問瞭案發全過程的各種細節,還問瞭最早是誰發現現場的。大兒子說不清楚,最後說:“我好像聽說此案是我父親和弟弟發現的,是鄰居幫著把我送進瞭醫院,當時我昏迷不醒,也弄不清楚。”
  
  沒過多久,此案就偵破瞭。父親和小弟都被公安局銬走瞭。待大兒子明瞭事實真相後,一下子跌坐在椅子上,許久許久,他才斷斷續續地說:“是賭博害瞭人!”社會上也把此事傳得沸沸揚揚,但一致說,這是報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