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愛我的女人

  公司新來瞭一個打工的小夥子,叫陳鳴,人帥,大學本科學歷,做事沉穩,頗有氣質。他話兒不多,隻知道埋頭苦幹。時間長瞭,李紅、王潔和謝冰冰三個漂亮女孩都喜歡上瞭他。他心知肚明,可他不敢把“愛”字說出口,總是漫不經心的樣子,讓三個妙齡少女猜不透他的心思,這個傻傻的陳鳴有女朋友嗎?他的心裡到底喜歡誰呀?
  
  一天下午,李紅主動出擊,請陳鳴到橋頭飯館吃飯,因為今天是她的生日。陳鳴當即答應瞭她。下班後,陳鳴來到橋頭飯館,李紅早已等候在那裡。陳鳴坐下來問她:“還有人呢?”李紅嫣然一笑,說:“你來瞭,人就全部到齊瞭。”這時,菜和啤酒送上瞭桌。酒杯倒滿,陳鳴舉杯:“李紅,借花獻佛,祝你生日快樂!”李紅很開心,喝瞭一大口啤酒。
  
  兩人邊喝邊聊,李紅忽然問他有沒有女朋友?陳鳴說沒有。李紅不信:“你這麼帥怎麼會沒有女友呢?”陳鳴隻是笑瞭笑,沒有回答。李紅的臉紅瞭,說:“要是你沒有女朋友,那你喜歡我們三人中的哪一個?”陳鳴搖搖頭。李紅問他搖什麼頭,陳鳴嘆瞭一口氣,把自己的傢庭情況告訴瞭她。三年前,陳鳴的爸爸患病去世,欠債3萬多元。今年年初,媽媽雙眼突然瞎瞭,雪上加霜,苦不堪言。為瞭照顧媽媽,陳鳴到哪,就把媽媽帶到哪。為瞭減少房租,他和媽媽住在低矮潮濕的舊民房裡。
  
  李紅聽著聽著就哭瞭:“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陳鳴淺淺一笑,反倒安慰起李紅瞭:“沒事,人活著慢慢就學會瞭堅強,生活壓不垮我的!”李紅連連點頭。吃完飯,陳鳴送她回傢。分別時,陳鳴反復叮囑她一定要為他保密,不要將他的傢庭情況告訴任何人,連王潔和謝冰冰也不能說。
  
  從此以後,李紅見瞭陳鳴,沒有瞭原來的夢想和激情,也沒有瞭原來的心跳。看得出來,李紅從內心放棄瞭對陳鳴的愛。陳鳴的心很痛,雖然他不敢言愛,但沒來得及發芽的愛情就枯萎瞭,還是讓人悵然若失隱隱作痛。
  
  很快,母親節到瞭,公司通知這天下午全體員工休息。中午下班時,王潔和謝冰冰提著幾袋老年人飲用的補品,要去看望陳鳴的媽媽,要陳鳴帶路。陳鳴攔著她們不讓去,可兩個漂亮美眉堅持要去,沒辦法啦,要去就去。
  
  七彎八拐,陳鳴帶著王潔和謝冰冰走進出租屋。這房子又黑又矮,又潮又濕,簡直不是人住的地方。媽媽在房間裡坐著,問是不是陳鳴回來瞭?陳鳴說是。媽媽又問:“是不是還有兩個姑娘?”三人聽瞭相視而笑。王潔和謝冰冰立即走進房間,甜甜地說:“陳媽媽,我們是陳鳴的同事,特地來看望您的。”樂得陳媽媽呵呵直笑,誇她倆嘴甜心眼好,人肯定長得跟花似的,可惜自己雙眼瞎瞭看不見。說完,她吩咐陳鳴做飯,留兩個女同事吃飯。這時王潔卻突然說她有事,要先走。謝冰冰見她要走,也說要走。陳鳴見留不住,就送她們走瞭。
  
  陳鳴回到傢,黯然神傷。媽媽問她們是不是走瞭,陳鳴苦笑瞭一下,說:“肯定走瞭啊,你眼睛瞎瞭,又住這個破房子,誰願意留下來?”媽媽說:“都怪我,讓你心愛的女人一個個都跑瞭。”陳鳴卻滿不在乎地說:“別傷心,是我的女人跑不瞭,總有一個我愛的女人會走到我的身邊的。別急,再等等嘛。”媽媽說:“那就等吧,等吧,看你等到什麼時候?”
  
  話音剛落,奇跡發生瞭。謝冰冰輕盈地走瞭進來,嬌羞地笑瞭:“陳媽媽,我沒走呢。”陳媽媽高興地說:“兒子你說的對呀,愛你的女人會回來的。”說得謝冰冰臉紅紅的。原來謝冰冰見王潔執意要走,就假裝也要走,與王潔分手後,就立即馬不停蹄地返瞭回來。
  
  陳鳴和謝冰冰一起做飯。飯做好瞭,三個人吃得開開心心。媽媽誇謝冰冰是個好女孩,要是能做兒媳就好瞭。陳鳴叫媽莫亂說,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謝冰冰甜甜地笑瞭。從此以後,謝冰冰和陳鳴談朋友的消息不脛而走,公司上上下下無人不曉。有人說謝冰冰傻,也有人說她美麗、善良,愛上的是那個人本身而不是他的傢庭或金錢。
  
  沒想到這一天,謝冰冰去陳鳴傢找陳鳴的時候,驚奇地發現人去樓空。謝冰冰心一慌,趕緊打陳鳴手機,手機卻關機瞭。一問才知道,陳鳴昨天已辭職走人瞭。謝冰冰一聽懵瞭,仿佛掉進瞭冰窟窿。她想不到陳鳴會不辭而別,想不到愛情的發展怎麼會發生這樣的逆轉?王潔把陳鳴留下的一封信交給謝冰冰,她讀著讀著明白瞭一切。原來是陳鳴怕貧窮的傢境和瞎眼的媽媽拖累瞭謝冰冰,怕謝冰冰受不瞭婚後過苦日子而故意逃避的。氣得謝冰冰大罵陳鳴小瞧她,世上沒有什麼能叫她放棄對他的愛!你就是鉆到地縫裡去瞭,我也要把你陳鳴拽出來!她天天打聽陳鳴的下落,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個月後的午夜兩點,她居然打通瞭陳鳴的手機。陳鳴告訴她,明天他去她傢見她。謝冰冰喜出望外:這個陳鳴,就像突然從地下冒出來似的。
  
  第二天一睡醒,謝冰冰就眼巴巴地在傢等著。不一會兒,一輛小轎車在她的傢門口停下,從駕駛室走出來的一個帥哥,哇!那不是陳鳴嗎?兩人相擁在一起,久久不願分開。
  
  陳鳴說:“走,上車,我帶你去個地方。”謝冰冰如夢如幻地坐在車上,疑惑地問他怎麼會開車?陳鳴神采飛揚:“這車是我的呀!”謝冰冰不信,還笑話他什麼時候學會瞭吹牛。接著她又問陳媽媽的身體好不好?陳鳴說到時你就知道瞭。小車風馳電掣,很快開到一棟三層小洋樓的大門前停下。陳鳴連忙下車跑過來,打開另一側車門,請謝冰冰下車。謝冰冰滿臉不解:“這是什麼地方?”陳鳴笑著說:“這就是我的傢啊!”
  
  走進小洋樓,陳媽媽正在廚房忙碌,見謝冰冰來瞭,陳媽媽笑得合不攏嘴,歡天喜地地沏茶給她喝。望著陳媽媽眼睛明亮,手腳靈活,做事麻利,她大惑不解地問:“媽媽,你的眼睛不是瞎瞭嗎?真的好啦?”陳媽媽聽瞭哈哈大笑:“冰冰啊,我的眼睛從來就沒瞎過。聽說你和鳴鳴確定瞭戀愛關系,我的眼睛就沒有必要再瞎瞭。”
  
  再後來,謝冰冰什麼都明白瞭。原來陳鳴開瞭一傢公司,是身傢百萬的老板,為瞭得到真愛才去打工的,還故意說母親的雙眼瞎瞭,其實就是想在打工過程中,找到能相互真愛攜手一生一世的女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