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不能跟商人開玩笑

  上午8點半,龍華成衣商場正點開門營業。這時來瞭三個顧客,走在前頭的是一個四十左右的男人,高高的個子,留著馬尾辮兒,西裝革履,還戴著一副墨鏡,頗具紳士風度。隻見他目不斜視,直接來到高檔服裝區,對著那裡的廣告牌打量瞭起來。
  
  雇員小麗趕緊迎上來,客氣地問:“先生,您選購服裝嗎?”
  
  “墨鏡”說:“你們這裡的廣告做得不錯呀,不知道你們銷售的服裝是不是真的名副其實呀?”
  
  小麗莞爾一笑說:“先生,我們這裡的服裝絕對沒有問題,我們的售後服務在這條商業街也是第一流的。”
  
  “是嗎?”男人詭異地笑瞭笑,“那麼,我先見證一下,可以嗎?”
  
  小麗說:“我們這裡服裝的面料和做工絕對是上乘的,先生如果不相信,可以親自試一試。”
  
  “墨鏡”來到一件西服跟前,用手摸瞭一下,迅即掏出一根雪茄點燃,將燃著的煙卷兒朝著衣服上戳去。這動作快如閃電,站在一旁的小麗甚至還沒反應過來,煙卷已經把那件西裝灼瞭一個洞。
  
  小麗頓時變瞭臉色,沖上前,大聲質問:“先生,你這是幹什麼?”她湊到那件價值千元的西服跟前,見上面明顯出現瞭一個燒灼的洞孔,眼淚頓時流瞭下來,說:“你這個人怎麼能這樣呀?弄壞瞭服裝是要照價賠償的,請你不要走!”小麗一把拉住瞭“墨鏡”。
  
  “我根本就沒想走呀!”“墨鏡”冷笑一聲,他輕輕推開瞭小麗的手,“你們這裡的廣告牌上明明寫著‘新進高檔納米服裝,不怕燙,耐酸堿’,再說你不是還親口叫我先試一試來著?”男人面帶戲謔,一臉的玩世不恭。
  
  小麗氣呼呼地說:“那你先買單吧,我是雇員,有話請跟俺們老板說。”
  
  “墨鏡”說:“1000元一件,我看10元還差不多。你們的商品名不副實,欺騙顧客,我買什麼單呀?”
  
  小麗叫其他店員看好“墨鏡”,一路小跑著來到瞭總經理辦公室。
  
  商場總經理胡剛聽到小麗的哭訴,“騰”地從老板臺後面站起來,大聲道:“簡直反瞭他!我倒要看看是個什麼角色,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這胡剛是個見過世面的人,龍華商場在他的經營之下,風風雨雨二十多年,不知擠垮瞭這條商業街上多少同行,憑著他多年的打拼經歷,還沒有人敢小瞧他胡剛的道行。
  
  胡剛急匆匆地趕來,遠遠看見幾個店員正跟一個戴墨鏡的陌生男人爭執。他一看那男人的打扮,覺得不是一個好惹的主兒,於是分開圍攏的人群,換上瞭一副笑臉道:“對不起!先生,您對俺們的商品有不滿意之處,盡管提出來,俺們虛心改進。”
  
  “墨鏡”調侃地說:“呶,你們廣告牌上寫著這衣服不怕燙、耐酸堿,可是一個煙頭就能燙出一個洞來,這不是明顯的欺詐行為嗎?”
  
  胡剛心疼地看見那件高檔西服上果然留下瞭一個小洞,正想發作,但還是強壓住瞭心中的怒火,笑著說:“對不起!先生,這廣告是廠傢所為,假如您覺得產品質量不合格,可以買別的廠傢的,我們這裡的商品還是很有保障的。”
  
  “不,”那男人生硬地說,“今天我就是想要弄清楚這個問題,維護消費者的權益。首先,你要跟大傢說明,這樣的偽劣產品在你這裡明碼標價是1000元,這其中你們獲得的利潤不止是對半吧?”
  
  胡剛聽瞭,臉色一陣紅一陣白,狡辯說:“先生,這是我們的商業機密,也是為瞭維護廠傢的利益,所以我無可奉告。”
  
  “那好,今兒個咱就給你們曝一下光,叫全城的百姓看看你們龍華商場是怎樣欺詐顧客的!”說著,男人一擺手,跟隨來的兩個人馬上從提包裡掏出瞭一架攝像機。
  
  胡剛此時已是怒不可遏,他說:“我們龍華根本沒有欺騙顧客的行為,你、你們這簡直是無理取鬧!來人!”一聲令下,數名保安馬上聚集瞭過來。
  
  “墨鏡”又是一聲冷笑說:“怎麼,光天化日之下你們還敢打人不成?”這時,攝像機的鏡頭對準瞭那幾個保安和胡剛。
  
  胡剛的汗下來瞭,看來“墨鏡”是有備而來的。他靈機一動,掏出瞭手機,接連打瞭幾個電話。與此同時,“墨鏡”似乎更加放肆瞭,在鏡頭下,他又將煙頭兒向另一件西服上戳瞭一下,那件西服同樣又灼出瞭一個洞。
  
  胡剛心裡暗罵:“燒吧,等一會兒,我就叫你吃不瞭兜著走!”
  
  過瞭不一會兒,龍華商場就湧進來一群人,領頭的是一個三十多歲流裡流氣的小夥子。胡剛一看見他,就像看見瞭救星,用手指著“墨鏡”說:“黑哥,就是他!”
  
  那個叫“黑哥”的打量瞭一眼“墨鏡”,說:“是誰敢在老子的地盤上撒野?”
  
  誰都知道,這個叫作“黑哥”的是龍華街的混混兒,當初胡剛起步的時候,沒少受他的刁難。後來,胡剛想方設法把他拉攏過來,成瞭自己的保護傘,有個大事小情的,胡剛就去找這個比他小十幾歲的“黑哥”來解決。
  
  誰知“墨鏡”絲毫不為所動,蔑視地在服裝前踱來踱去。“黑哥”見“墨鏡”一副不理不睬的樣子,一拍桌子,指著他厲聲說:“說你呢!識相點兒,想卸下點物件兒不成?”
  
  “怎麼?還想動武呀?告訴你,我也不是吃素的!”說著,“墨鏡”脫下瞭上衣,露出瞭一身的腱子肉來,震驚瞭在場的所有人。
  
  “誰敢在這裡撒野?”這時,一個洪亮的聲音在人們背後響起,人們馬上讓開一道縫,走進來一個手拿電棍、身穿警服的人。隻見胡剛擦瞭一把臉上的汗,松瞭一口氣說:“表哥,你可來瞭!”
  
  這“表哥”是龍華街派出所的所長,其實和胡剛根本沒有親戚關系可言,胡剛卻和他走動得很近乎,連他自己的親表哥都羨慕不已。
  
  “黑哥”見到“表哥”,也連連點頭哈腰。“表哥”說:“黑子,你沒幹什麼壞事吧?”
  
  “黑哥”忙說:“看您說的,最近兄弟們可老實啦!”
  
  “表哥”向胡剛問瞭事情的原委,拿出瞭所長的派頭,指著“墨鏡”說:“這可是你的不對瞭!損壞東西要照價賠償,擾亂商場秩序,理應拘留你。我看你也是個人物,今兒個你隻要交上賠款,關於拘留的事可以放你一馬。”
  
  這時“墨鏡”“呵呵”一笑,說:“胡剛,你還有哪些社會關系,趕緊都找來吧!”說著,他摘下瞭墨鏡。
  
  “郭強!是你呀!”隻見胡剛一下子撲瞭上去,兩個人頓時擁抱拍打瞭起來。在場的人們一下子都愣住瞭。
  
  原來,胡剛和郭強是大學時期的同班同學,兩人已經有二十多年沒見面瞭。二人說鬧瞭一陣,隻見那個叫郭強的人走到剛才被他用煙燒壞的服裝前,伸手一摸,兩個被燙出的煙洞馬上不見瞭。一旁的錄像者對圍觀的人解釋說:“郭強大師是有名的魔術師,來到咱們市進行巡回演出,今天特意來龍華商場,給大傢現場表演一個小戲法兒。”在場的人們都鼓起掌來。
  
  “對不起,驚擾大傢瞭,在這裡我向大傢道歉!”郭強朝著大傢鞠瞭一躬,道,“不過,胡老板的服裝確實是名副其實的高檔服裝,今天我特意來給大傢做一下宣傳,希望大傢不要訛傳!”
  
  胡剛連忙擺手,說:“看在我的老同學郭強的面子上,從今天開始,龍華所有的服裝一律打折!”說完,他趕緊命人去做宣傳。
  
  中午,胡剛在一傢飯店盛情款待郭強,他們一邊暢飲,一邊各自訴說著別後的經歷。
  
  他們當年都是中文系的學生,並且在同一個宿舍,畢業以前都是躊躇滿志、蓄勢待發。胡剛的志向是成為一名政界要員,而郭強的理想是成為一名專業作傢。可是,胡剛畢業後好不容易進瞭一傢單位,不久就因裁員下崗瞭,開起瞭服裝店,一步步苦心經營才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而郭強走進社會以後,也因為各種原因不得不放棄自己的理想,跟一位魔術大師學起瞭魔術。
  
  郭強說:“生活就是魔術呀,誰也不能預測自己的將來。”
  
  胡剛說:“是呀!在生意場上,我什麼樣的事、什麼樣的人都見識到瞭,我也變得越來越世俗、越來越勢利瞭!”
  
  郭強說:“通過今天的‘實地偵察’,我也略知一二瞭。從今以後,我絕對不會跟生意人開玩笑瞭……”
  
  兩個人哈哈大笑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