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隻想要回我的錢

  近年終瞭,農民工李海終於領到瞭大半年的工資,他非常高興,準備第二天就回鄉。這天,他吃完晚飯後去另一個工地找一個同村的老鄉,想問問他啥時回去。到這位同村老鄉處要經過一座橋,這橋並非交通主線,加上是晚上,所以過往的車輛並不多。李海一上橋,便發覺今晚橋上似乎有些異常。橋的中間,聚集瞭一群看熱鬧的人。一個十六七歲的女孩兒,跪在地上,滿臉哀傷,淚水不時滴落在地上。女孩的前面,掛著一塊牌子,李海一看,才知道女孩兒叫小葉,傢在離市區300公裡外的山區。她自幼喪父,靠寡母含辛茹苦,拉扯她長大,供她上瞭高中三年級。一個月前,母親被檢查出患有心血管腫瘤,送到市第一人民醫院留醫,急需開刀動手術。為給母親治病,已經傢徒四壁,空空如也,連賴以耕田種地的大水牛都賣瞭。眼看死神步步緊逼,母親每天都在死亡線上掙紮,輟學的她無可奈何,隻能向好心人求助瞭。
  
  然而,剛才有一幫小流氓喝酒後經過,把她給纏住瞭。李海到時,正好聽見幾個小混混色瞇瞇地調侃:“嘻,小模樣挺水靈的呢!”“老大,小妞兒是原裝貨,還沒開苞,你救對瞭,英雄救美啊!”被稱做“老大”的是個刀疤臉,隻見他捏著小葉的下巴,扳起她低垂的臉蛋,像審視牲口般打量著她,淫邪的目光落在她已經鼓脹的胸脯上。突然刀疤臉大笑:“小妹妹,我幫你,跟我走吧!”說著,摟起垂柳兒般的腰肢。小葉又羞又怕,卻又掙脫不開身子,隻得大聲地哭喊:“放開我,讓我去死吧。”
  
  李海哪裡還忍得住,他從人群外擠進去,一把掰開刀疤臉的手,說道:“兄弟,大庭廣眾之中,不得無理。”刀疤臉見半路上殺出個程咬金,冷笑道:“唷唷唷,英雄救美也輪不著你,識相的馬上滾開,別多管閑事,否則,別怪老子不客氣!”李海笑瞭笑,說:“對不起,我這個人天生愛管閑事。”刀疤臉一聽,上下打量瞭一下李海,說:“你不會是警察吧?”“如果我是警察早就抓你們瞭。”李海笑笑。刀疤臉搞不清李海身份,又看到李海高大的樣子,底氣不足瞭,嚷道:“好好好,老子今天就成人之美,把這小妞兒讓給你。不過,你記住嘞,總有一天老子讓你知道馬王爺長著三隻眼!”說罷,吹響一聲口哨,招呼一夥混混,罵罵咧咧地離去瞭。
  
  “大哥,真謝謝你瞭!”被救的女孩連聲向李海道謝。
  
  “沒啥。”李海笑笑準備離開去找老鄉,可是,那女孩竟突然拉住他,悲切地哭瞭起來。“你還有啥事?”李海問。“大哥,你幫人可要幫到底啊,我想回鄉下去,但我實在沒路費,我媽又在醫院……”女孩抬頭望著李海,一臉的無助。李海心軟瞭,猶豫瞭一下,拿出300塊錢塞到對方手裡:“妹子,我是打工的,我隻能給你這麼多瞭,應該夠回去瞭吧。”“夠瞭夠瞭。”女孩連聲道謝,收好錢便匆匆地走瞭。
  
  李海看著她的背影,輕輕地搖瞭搖頭,便要趕去找老鄉。突然,背後有人拍瞭他一下,李海回頭一看,見是一年輕人。“有事?”李海奇怪地望著對方。“你真大方。”年輕人笑笑就走開瞭。李海笑笑,輕罵瞭句“莫名其妙”就找老鄉去瞭。
  
  老鄉剛好呆在宿舍,他也想去找李海,一見李海,他便高興地邀李海去逛逛街。李海本不願意的,但想到天還不算晚,逛逛順便想買點年貨回傢讓老婆孩子樂一樂也挺好的。於是,他們一起來到街上,不一會,來到一個十字街口,遠遠的就看見前面圍著一大圈人。李海走近想看看發生啥事,擠進人群一看,不禁吃瞭一驚,人群內圍著的正是自己剛剛救過的並給瞭300塊辛苦錢的女孩,令他更吃驚的是,她又是被剛才那刀疤臉一夥纏住。“怎麼回事?”李海心裡問,“難道她又被盯上?”李海正想出去解圍,忽聽旁邊有人大喊“警察來瞭”。刀疤臉一夥一聽,四處瞧瞧便匆匆逃離瞭。李海正要上前和那女孩說兩句叫她小心點,卻發現她似乎很緊張,趁著人亂的時候偷偷地離開瞭。李海很奇怪,緊緊地跟在她後面。這女孩走得很快,過大街穿小巷,一會來到瞭一間酒吧匆匆地進去瞭。
  
  李海一看更加奇怪瞭,怎麼一落難的女孩也進酒吧這種地方?這時,那女孩已來到瞭一間包房門口,隻見她左右看看,然後敲瞭幾下門。很快,門開瞭,她一閃身就進去瞭。李海越發奇怪,輕手輕腳地來到那間包房前,忽聽裡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你怎麼也回來瞭?賺到錢瞭嗎?”會是誰呢?李海心裡念著。這時裡面傳出那女孩的話:“我看你們都走瞭,我也走瞭,我以為警察真的來瞭。”“警察來瞭不正好嗎?他們一樣會可憐你同情你的,這樣不就有瞭嗎?”那男人的聲音加大瞭些,李海突然想起來瞭,這聲音不就是刀疤臉的嗎?他走近包房,從門縫往裡一看,果然看見刀疤臉正雙手叉腰站在屋裡,旁邊站著幾個他的手下。
  
  “原來他們是一夥的!”李海突然明白瞭,不禁熱血上升,正要推開門走進去,老鄉拉住瞭他。“你想幹嗎?”老鄉一臉疑惑。李海簡單地將事情經過講瞭一遍,最後說:“我一定要要回我的錢。”老鄉靠近門,看瞭看裡面,對李海說:“海哥,這不行啊,他們有很多人,你進去也要不回錢。”“那怎麼辦?”李海急瞭。這時,一服務小姐端著幾瓶啤酒遠遠地走過來瞭。老鄉靈機一動,小聲對李海說:“有瞭。先把他們灌醉。”“開啥玩笑?你知道我喝不瞭多少。”李海說。“昨天,有一個北方佬給瞭我幾片藥,說是什麼‘千杯不醉’,正好試試。”老鄉笑說。李海來不及多想,馬上從老鄉手裡拿過藥片吞下瞭肚,並對老鄉說:“我一個人進去就行瞭,為防萬一,你趕緊去叫人。”說話間那服務小姐已來到瞭。“給我吧,我自己拿進去就行瞭。”李海對小姐說。對方以為他也是在裡面喝酒的,便將啤酒給瞭李海。李海推門進去瞭,老鄉則匆忙離開酒吧找人去瞭。
  
  “是你?”刀疤臉一見有人突然闖進來,大吃一驚,但看到是李海時又笑瞭起來。李海沒理會刀疤臉,走到那女孩跟前,一字一句地說:“真想不到,你在騙我!”“對,就是騙你的,你又能怎麼樣?”刀疤臉冷笑著走過來,他的幾個手下也圍瞭過來。“我不想打架,我很佩服你們,想跟你們交個朋友,這樣吧,今晚的酒我請眾位兄弟。”李海笑說。刀疤臉一聽大笑起來:“好,想不到有人請我喝酒。”笑著笑著,刀疤臉突然停瞭笑,咬開一瓶酒,遞給李海,冷冷地說:“你先幹瞭這瓶再說。”李海笑瞭笑,仰臉就幹瞭。這下,那“千杯不醉”還真有點作用。刀疤臉上下打量瞭幾下李海,笑說:“好,真他媽的豪爽!你這個朋友老子交瞭!”說著,叫手下把杯滿上,大喝起來。
  
  “這藥可不要失靈啊。”李海邊喝邊暗暗地說。但很快,他就發現奇怪的事情發生瞭,他已經喝瞭十來瓶瞭,一點醉意都沒有,而刀疤臉一夥,已有兩個站不穩瞭,刀疤臉也已經開始亂說話瞭。
  
  “來來來,大哥,我再敬你。”李海給刀疤臉滿上酒。
  
  “兄弟啊,咱們可以說是不打不相識啊,你那錢,等下叫阿月還給你。”刀疤臉叫過那女孩,對李海說。
  
  “這沒啥,今晚喝瞭它,幾百塊算個鳥!”李海說,“來,幹瞭!”
  
  刀疤臉笑瞭笑,把李海遞過來的酒幹瞭,並對李海叫:“兄弟,你……真海量……我……我不行瞭……”
  
  這時,刀疤臉手下的幾個人,都已經東倒西歪的瞭。李海心裡發笑:“早知道這樣,就不用叫老鄉去叫人瞭。”想到老鄉,李海有點奇怪瞭,他怎麼還不見回來?不管那麼多瞭,先拿回自己的錢吧。李海知道,他的錢應該在刀疤臉手裡,於是,他的手伸向瞭刀疤臉的口袋。“你想幹……幹什麼?”刀疤臉想抓李海的手,可是他哪裡還有力氣?他剛站起來又跌倒瞭。
  
  “哈哈哈……”包房的門突然被人推開,沖進兩個人,一個是李海的老鄉,一個竟是在橋上笑自己“大方”的年輕人。
  
  “這……”李海剛想問些什麼,門外又沖進幾名全副武裝的警察。
  
  刀疤臉一夥這時早嚇醒瞭酒,正想奪路逃竄,可是他們哪裡還逃得瞭!
  
  “沒事吧?”老鄉走過來,笑問李海。
  
  “沒事,你那‘千杯不醉’還真好使。”李海笑笑,轉身對那年輕人說,“原來你是警察。剛才在橋上你為什麼不抓他們?”
  
  “剛才嘛,我們還沒完全控制這一夥人,所以就先不動手瞭。刀疤臉一夥是近年興起的黑社會團夥,我們早盯上瞭,一直沒機會下手,今天,你幫瞭我們一個大忙!”年輕人笑著說,“你真是機智勇敢的英雄!”“我可沒想那麼多,我隻想要回我的錢!”李海笑說。正說著,李海突然想起瞭什麼,對老鄉說:“你找人怎麼這麼久?如果你的藥不好使,我可慘瞭。”“其實,我們早來瞭。我在門口叫住他的。”年輕人笑說。“那你們幹嗎不進來?”李海問。“我們想看看你能喝多少,哈哈哈……”老鄉大笑著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