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關鍵的證人

  再有一個星期就要做新娘的芊芊做夢也不會想到,那個下午對她來說是一場永遠擺脫不瞭的噩夢!
  
  那天,芊芊請假提前下瞭班,匆匆趕到新皇商場買瞭早就看好的大紅色婚禮服,然後喜滋滋地打車去大友傢。她要把這件最美麗的衣服提前穿給大友欣賞。
  
  但是,芊芊剛剛走進客廳就感到瞭不對頭。屋裡像是遭遇瞭地震,一片狼藉,很顯然,是遭到瞭盜竊。芊芊大聲喊大友,可是沒有回音。二人說好的大友在傢等她呀,怎麼回事兒?芊芊像瘋瞭似的沖進臥室,她看到大友斜靠在床邊,已經沒有瞭氣息。天!芊芊腦袋一片空白,一下子暈倒瞭。
  
  警察很快介入。這是一起很明顯的入室盜竊案,現金存折貴重物品等全都失竊。而大友是在案發現場死去的,盜竊加上命案,這成瞭公安局督辦的重案。沒過兩天,刑警就將盜賊抓到瞭。這是三個剛剛二十出頭的外地年輕人,因為到瞭年關,他們要回傢過年,為瞭多撈點錢,就結夥上門盜竊。
  
  如果僅僅是入室盜竊,那麼隻要根據失竊的物品價值就可以定罪瞭。但是大友死瞭,犯瞭人命官司,這個案件升格瞭。可是在審訊中,這三個盜賊一口咬定他們沒有殺人,他們偷瞭東西後才發現屋裡有人,就匆匆地跑瞭。
  
  3個嫌疑人說的是實話嗎?他們是不是在避重就輕,想逃脫應該受到的懲罰?如果他們說的是實話,那大友究竟是怎麼死的?這關系到三個盜賊所負刑事責任的輕重,如果是入室殺人搶劫,那他們就可能面臨著死刑;如果大友的死和他們沒有關系,那他們隻會被判幾年徒刑。
  
  三個嫌疑犯的父母從外地趕來瞭,跪在芊芊面前,求芊芊高抬貴手,放他們的孩子一馬。芊芊冷冷一笑,說:“讓我放他們,法律是兒戲嗎?再說瞭,誰賠我的丈夫?”那些人異口同聲地說,他們的孩子原本都是很本分的,平時連隻雞都不敢殺,怎麼會殺人呢?芊芊也不跟他們費口舌,說:“法官重的是證據。大友身體倍兒棒,一點毛病也沒有,連傷風感冒都不得的,怎麼一下子就死掉瞭?不是你們的兒子殺的,難道是我?”
  
  檢察官就做芊芊的工作,說為瞭慎重,尋求最直觀的證據,給死去的和活著的人一個說法,應該對大友進行屍檢解剖。芊芊一聽頭搖得像撥浪鼓,說大友死得夠慘的瞭,我怎麼還能讓他在死後再挨一刀?不不不!絕對不行!說到這兒,芊芊情不自禁地痛哭起來。是呀,她和大友談瞭八年戀愛瞭,多少次大友想和她親熱,可是都被芊芊推開瞭,她說,那個最美好的時刻,應該留在結婚那天的洞房之夜。大友依從瞭她,深情地對她說:“那你一定要給我生下一對龍鳳胎啊!”芊芊就刮大友的鼻子,說:“一定的!”現在,別說龍鳳胎瞭,連個呆傻孩子也生不出來瞭呀!大友是祖上三代單傳,他走瞭,也就意味著他傢的“香火”斷瞭。他在外地的父母還不知道這個噩耗,但是紙終究包不住火呀!怎麼辦?怎麼辦?
  
  從檢察院出來,芊芊信步走進一傢咖啡廳,揀瞭個獨座兒,要瞭杯苦咖啡,慢慢地品味著其中的苦味兒,她真想痛痛快快地大哭一場!
  
  突然,芊芊感到一個人坐到瞭她對面的座位上。她抬眼一掃,愣瞭。這人是她的大學同窗劉明久,一個死死纏著她追求她的人。芊芊不止一次堅決明確地告訴他:“我和大友已經談婚論嫁瞭。”可是這個劉明久卻說:“在你和大友正式結婚之前,我都有權利追求你!”在這個時候遇到劉明久,真是倒胃口。芊芊“呼”地站起來,可是劉明久卻做瞭個請她坐下的手勢,說:“我們終歸大學同窗4年,我就那麼招你討厭嗎?”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芊芊心裡難受,口不擇言。
  
  劉明久微微一笑,說:“我已經聽說瞭大友的事兒,沒準兒我能幫助你。”
  
  “你?”芊芊細細地打量劉明久。突然,她想起瞭劉明久的老傢就是那三個殺人犯的傢鄉。天呀!莫不是他們是同夥?或者他知道那三個人的情況?芊芊這麼一想,不由打瞭個冷戰。為瞭穩住他,芊芊擠出一絲笑容,說:“我倒想聽聽你怎麼幫助我?”
  
  “據我的分析,那三個盜竊犯並沒有殺害大友,他們隻是一般的入室盜竊。”劉明久緩緩道來。
  
  芊芊冷冷一笑,心裡說:“你是來當說客的呀!”但是她沒動聲色,問:“你又不是警察,也沒學過法律,怎能得出這樣的結論?”
  
  “這隻是其中的一種可能,要想真相大白,就需要現場目擊證人。而我,可以把這個案件最關鍵的證人請出來!”劉明久自信地說。
  
  “什麼,證人?”當然,如果有瞭現場目擊證人,一切疑問都會迎刃而解。芊芊點點頭,“你開個價吧!”
  
  “分文不取!”劉明久向前探瞭探身子說,“隻有一個條件——案件瞭結之後,答應嫁給我!”
  
  “無恥!卑鄙!”芊芊氣憤地甩下劉明久就走。劉明久追著她說:“你怎麼這樣?聽我說完嘛!”芊芊瞪著他,一字一頓地說:“你給我滾!”
  
  芊芊沒有回傢,冷靜下來後,直接找到瞭檢察官。她說出瞭自己的疑問,那就是劉明久會不會是這起案件的幕後策劃者?
  
  第二天,檢察官約見瞭芊芊,告訴她,他們調查瞭,劉明久和這起案件沒有任何關聯。他是一傢科研所的負責人,正在進行一項很特別的研究。芊芊對劉明久的研究沒興趣,她問大友的冤屈何時能申?檢察官說,現在掌握的證據,還不能證明大友的死是這3個嫌疑犯造成的,因為大友的體表沒有傷痕。芊芊說,那會不會是他們把大友捂死的呢?或者是用暴力威脅,使得大友受到極度驚嚇而心臟承受不瞭死去的呢?檢察官搖搖頭說也不像,除非進行屍檢。“不!不行!我寧願這樣,也不能讓大友挨刀子!”芊芊又緊張地叫起來。
  
  夜晚,芊芊怎麼也睡不著。這時電話響瞭,芊芊嚇得一激靈,她拿起話筒一聽,竟是大友的母親。芊芊傻瞭,不知說什麼好。那邊大友的母親埋怨起來:“你們要辦婚禮瞭,怎麼連我們也不告訴?”芊芊一愣:“我們辦婚禮?什麼時候?”大友母親說:“不是定在12號瞭嗎?這還有幾天呀!我打電話找大友,他怎麼連電話也不接?他是不是在你這兒?”芊芊忙說:“大友沒在這裡,他、他出差瞭。媽,是誰告訴您這件事的?大友母親說:“是你們的同學叫劉什麼久。”
  
  啊,又是他!放下電話,芊芊怒火中燒。劉明久,你個王八蛋!你要幹什麼?你唯恐天下不亂嗎?
  
  說曹操,曹操到。劉明久也不知怎麼探聽到芊芊的電話,大友母親的電話剛剛收線,劉明久的電話就來瞭。芊芊氣得破口大罵,但是劉明久卻不急不惱,等芊芊發完瞭火,他才說:“芊芊,真得感謝暫時放下檢察官沒有對大友進行屍檢呀!你現在不要問我為什麼,到時候你就知道瞭。”
  
  大友遇難的事早在報紙上登出來瞭,廣大市民都想看看最後的結果。開庭這天,旁聽席上坐得滿滿的。法官訊問嫌疑人:是不是在大友發現他們後,他們為殺人滅口殺害瞭大友?三人都矢口否認。公訴人反駁說,何以證明大友的死和他們沒有關系?被告律師微微一笑,說:“我請求法官準許本案的關鍵證人出場!”
  
  在得到法官同意後,旁門開瞭,一個證人緩緩地走入法庭。這無疑像是在太平洋投下瞭一顆原子彈,人們“呼”地全站瞭起來。芊芊也愣瞭,她怎麼也不能相信眼前看到的事是真的,因為這個證人不是別人,竟是大友!大友穿著一身得體的西服,一臉的自信,一步步走向證人席。
  
  難道大友沒死?芊芊掐掐自己的大腿,感到疼痛,說明不是在做夢呀!大友也看到瞭芊芊,對她深情地一笑,還和她來瞭個飛吻。
  
  這時,又有一個人進入法庭,是劉明久。劉明久對全場鞠瞭一躬,說:“我是人體能量研究所所長劉明久。對不起,在事先沒有通報的情況下,今天的審訊中,法庭同意采用我們剛剛研發出來的最新技術,即人體36小時復原術。就是人在自然狀態下死亡後,隻要沒有損傷重要器官,我們就可以采用註射特殊藥物,調動他體內還沒有散盡的能量,讓他再在人世上生活最多36個小時。舉個簡單的例子,人在生命快走到盡頭時,往往有回光返照的現象,這就是人體能量的最後凝聚爆發。我們的研究就是基於這個理論的。我想,這個科研結果對這起案件會有幫助的,特別是對兩個戀愛瞭八年的人,他們可以在這段時間內舉辦婚禮,誕生他們愛情的結晶!”
  
  “嘩——”全場轟動瞭。
  
  大友對法官侃侃道來:“首先感謝我的同學劉明久,讓我這個已經告別人世的人又回到瞭人間。雖然隻有短短的一天多,我已經足矣。其次我要向法庭作證,我還能回憶起事發那天的情景。那天中午,我突然感到心絞痛,我因為平時身體很好,從來不備藥物。當時我想打電話求救,可是力不從心,我在一陣急劇的心痛後就失去瞭知覺,以後發生瞭什麼事我全不知道瞭。所以,我可以負責任地說:盜竊嫌疑人沒有對我進行傷害。”
  
  一切真相大白,三個入室盜竊犯隻是盜竊。當然,他們受到瞭法律的公正處罰。而芊芊在當天晚上如願和戀愛八年的大友舉辦瞭隆重的婚禮。
  
  時間就是生命,這對芊芊和大友來說,真是千真萬確。雖然喜事之後接著就是喪事,但大友對此已經超然瞭。芊芊雖然知道屬於他們的時間短而又短,可是她始終微笑著,她要以最美好的面貌展現給最親愛的人。
  
  婚禮結束,一對新人即將入洞房之際,大友對劉明久說:“老同學,別的話我也不多說瞭。明天之後,請替我好好照顧芊芊。我知道你愛她!”
  
  劉明久也激動地說:“大友,沒想到我的科研成果竟用到瞭你身上。不過這也好,總算咱們同學一場,算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吧!你放心,我會好好關照芊芊的,不管我今後會不會和她結婚。”
  
  芊芊真誠地對劉明久說:“謝謝你,真的謝謝你!讓我瞭卻瞭一樁心願,別介意我對你的粗暴。”
  
  “快入洞房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哪!”劉明久微笑著向這對新人告辭。
  
  (註:本故事純屬虛構,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