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憤怒的木匠

  張木匠35歲的時候,終於討到瞭老婆。不過這個老婆是花瞭3萬塊錢買來的。那是一天上午,張木匠的媽媽在村口遇到朱古力和他的表妹桑梅花,聽他們說要討口茶喝。就把他們帶到瞭傢中。喝茶的時候,朱古力把張木匠傢中打量瞭一下說:“伯母,你傢還有什麼人?”張母說:“就一個兒子,在外面做木匠,都三十多歲的人,還沒有討著媳婦。”說話時便向桑梅花掃瞭一眼。朱古力眼珠轉瞭一下說:“伯母,不瞞你說,我這個表妹也真是命苦,父親得瞭重病躺在,醫院裡,還有一個弟弟在讀書,她跟我到這邊來,想找一個男人作依靠,隻要能拿出錢來讓她父親看病就行瞭。”張母怦然心動,就問:“那得要多少錢呢?”朱古力說:“也就幾萬塊錢吧。”最後雙方,以3萬元成交。
  
  晚上張木匠回來後,忽然見到一個年輕漂亮的女人在傢中。很是驚訝。張母就把花錢為他買媳婦的事告訴瞭他。張木匠皺皺眉,沒有吱聲。張木匠為人憨厚老實,再加上一條腿有點瘸,所以一直拖到三十多歲還沒有娶親。睡覺的時候,張木匠讓桑梅花睡床上,自己則睡在堂屋的沙發上。張母見他這樣就說:“兒子啊。你昨就這麼老實呢?”張木匠說:“等明天領瞭結婚證再睡一起吧。”張母嘆口氣。就拿瞭一把永固牌的大鎖把房門鎖上瞭。她怕3萬塊錢買來的女人飛掉瞭,村上老胡傢曾有過這樣的教訓。張木匠對媽媽的做法很反感,就說:“媽媽,你這樣做也太不相信人瞭吧!”張母說:“你不懂。”
  
  第二天,張木匠帶著桑梅花到鎮上領瞭結婚證,順便給桑梅花買瞭一套新衣服。晚上,張木匠就和桑梅花睡在瞭一起,他媽媽又鎖瞭房門。桑梅花對張木匠很溫柔,讓他有生以來第一次享受到瞭有女人的幸福。早上起來。張木匠見門又被媽媽鎖上瞭,就說:“媽媽,你這是何苦呢,我們都領瞭結婚證瞭。”媽媽一邊開鎖一邊說:“兒子,你太老實,不知道社會上的事有多復雜。李村的李大海買瞭一個媳婦,結婚半年後不是跑掉瞭嗎?”張木匠還想說什麼,桑梅花拉瞭拉他的袖子說:“就讓媽媽鎖吧,省得她不放心。”
  
  三天後的早晨,桑梅花的手機嘀嘀響瞭幾下,她看過朱古力發來的信息後緊皺眉頭。張木匠連忙問是什麼事?桑梅花說:“我表哥回去後,把錢交到醫院,醫生說要做手術還差5000塊。”張木匠想瞭想說:“你不要著急,我和媽媽商量一下,再給你5000塊錢。”桑梅花說:“就怕媽媽不放心我,不同意你拿錢。”張木匠說:“我們都成一傢人瞭,你傢的事就是我的事,我怎麼能不管呢?”於是張木匠乘桑梅花下河洗衣服時,就和媽媽商量再拿5000塊錢給她。媽媽開始不同意,但是經不住張木匠好說歹說,反正她就這一個兒子,拿就拿吧,平時把媳婦看緊就行瞭。
  
  桑梅花洗衣服回來後,張木匠就把5000塊錢交給她說:“你趕緊到鎮上去把錢寄回傢。我今天要到李村去做事。就不能陪你瞭。”桑梅花接過錢激動地說:“我一個人到鎮上去,你放心嗎?”張木匠說:“這有什麼不放心的,你都是我的人瞭。”桑梅花便騎著傢中僅有的一輛舊自行車上路瞭。桑梅花前腳剛走,張母就從菜地回來瞭。她問兒子:“你媳婦呢?”張木匠正準備去李村,隨口應道:“到鎮上寄錢去瞭。”張母焦急地說:“兒子啊,你怎麼能讓她一個人去呢?她要是跑瞭怎麼辦?”張木匠說:“媽媽,你不要疑神疑鬼的,都成瞭一傢人,還有什麼不放心的。”說完就匆匆走瞭。張母實在不放心,就鎖瞭門,慌慌張張地往鎮上趕。
  
  桑梅花來到鎮上,並沒有去郵局,而是來到一個小旅館,把5000塊錢交給瞭朱古力。朱古力把錢收好後,抱著她就想做那事。桑梅花推開他說:“別別,我今天沒興趣。”朱古力盯著她的眼睛說:“你是不是假戲真做瞭?我可要告訴你,像你這樣的人。對任何男人都不要動真感情,否則是沒有好下場的!”桑梅花沒好氣地頂瞭他一句說:“那麼對你呢?”朱古力說:“對我當然不一樣,我們是什麼關系?”桑梅花輕輕地嘆瞭一口氣說:“我得走瞭。否則他媽媽會找來的。”
  
  張母趕到鎮上,轉瞭半天也沒見著媳婦的影子,心裡想,這媳婦準是跑瞭,怎麼辦呢?趕緊回傢和兒子商量,讓他到派出所去報警吧!可是等她趕回傢一看,桑梅花正在傢中做飯呢,懸在嗓子眼裡的心這才落下去。
  
  此後,桑梅花用同樣的方法,又在張木匠那裡拿瞭2萬塊錢。當然那2萬塊錢也都轉到瞭朱古力手上。當桑梅花最後一次把3000塊錢交到朱古力手上時。朱古力不高興地說:“不是說好5000嗎,怎麼隻有3000呢?”桑梅花說:“他們傢實在拿不出更多的錢瞭,我也不忍心再要下去。”朱古力“啪”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臉上說:“臭婊子,你是不是對那個瘸子動瞭真情?”桑梅花眼裡含著淚水說:“不許你侮辱他!”朱古力愣瞭一下說:“你回去後再要3000塊錢。三天後的晚上,我在村邊的柳樹林裡等你,你把換洗的衣服帶上,不要再回去瞭,我們換地方。”
  
  這天傍晚,張木匠從李村收工回來,肩上挑著做木匠的工具,懷裡揣著為桑梅花借的3000塊錢。當他走到村邊柳林旁時,忽然聽到有人在裡面爭吵。再仔細一聽,那個帶著哭聲的女人分明就是自己的媳婦。這是什麼人在欺侮自己的媳婦?張木匠把擔子放下,順手拿瞭一把斧頭別在身後。他走進柳林一看,扯著自己媳婦的人卻是她表哥朱古力。張木匠說:“你們這是幹什麼,有話為何不到傢裡去說?”朱古力一見張木匠,吃瞭一驚,但很快鎮定下來說:“她父親都快要死瞭,叫她借錢她說沒有。我是昨天從傢裡趕過來的。”張木匠連忙把懷裡的3000塊錢掏出來說:“我隻能借到這麼多,你先拿回去救急。”桑梅花一見張木匠又要把錢給朱古力,情急之下一步。跨上前去擋住張木匠說:“錢不能給他!”張木匠一愣,還沒反應過來,朱古力一把把錢抓過去,瞪著桑梅花說:“你不想讓你父親活命啦!”然後他又對張木匠說:“她父親想見她一面,我今天晚上就帶她回去。”張木匠說:“可惜我走不開,不然我要陪你們一道去。”朱古力說:“你傢裡忙,就不用費心瞭,過幾天我就讓桑梅花回來。”說完他就拉著桑梅花說:“我們抓緊時間走吧。”桑梅花一動不動,眼裡噙滿淚水。張木匠安慰她說:“你不用傷心,回去見父親一面,要是還需要錢,你就打電話來,我再想辦法。”朱古力說:“快走啊,你還愣著幹什麼?”桑梅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她猛地跪到張木匠面前說:“張大哥,你是好人,我再也不能騙你瞭!他不是我表哥,是帶我到這裡來放鷹的,把你傢裡的錢騙光後,就要帶我遠走高飛。”張木匠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把桑梅花扶起來說:“你說的是真的?”桑梅花含淚點頭說:“到瞭這個時候,我還敢騙你嗎?”張木匠此刻如夢初醒,他走到朱古力面前,鄙視地對他說:“你還有什麼話說?”朱古力滿不在乎地說:“是又怎麼樣,她和你做瞭一個月夫妻,你也不吃虧。”張木匠再也忍不住,怒喝道:“放屁!把騙去的錢還給我!”朱古力哈哈一笑說:“還錢?你做夢吧!”然後一拳打在張木匠胸口。張木匠站立不穩,“撲通”一聲倒在地上。朱古力拉著桑梅花說:“跟我走,讓這個瘸子去啃泥巴吧。”
  
  張木匠慢慢從地上爬起來,心中積滿仇恨。他把別在身後的斧頭抽出來,高高舉起,猛地向朱古力砍去。一抹鮮血濺過後,朱古力倒在地上。要不是女人死死抱住瞭張木匠,朱古力恐怕就一命嗚呼瞭。他受瞭重傷。但撿回瞭一條命。
  
  一個星期後,在寧川縣監獄探監室,桑梅花流著淚對張木匠說:“張大哥,是我害瞭你。”張木匠說:“這不怪你。隻怪那個朱古力欺人太甚。”桑梅花說:“張大哥,隻要你不嫌棄我,我等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