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和情敵做朋友

  快下班時,趙小雅正低頭忙著手上的工作,同事胡子楓過來拿A4紙,看看左右無人,蹭到趙小雅身邊說:“趙姐,我想跟你說個事。”趙小雅沒有抬頭,問他:“什麼事兒?你說吧!”胡子楓猶猶豫豫地說:“趙姐。你要答應我,聽瞭之後不許生氣。”趙小雅放下手裡的鼠標,有些生氣地說:“你這人怎麼這麼磨蹭啊?我保證不生氣就是。”說著,舉起右手,做宣誓狀。
  
  胡子楓一聽樂瞭,說:“把耳朵豎過來!”趙小雅狠狠地道:“怕人聽準沒好事。”但還是忍不住把耳朵豎過去。
  
  胡子楓吊足瞭她的胃口,才不緊不慢地說:“昨天下班時,我和哥們幾個去勝利廣場的上島咖啡屋玩兒,知道我碰到誰瞭?你們傢的那位。和一個年輕漂亮的女孩在一起。”
  
  趙小雅不禁莞爾一笑:“我們傢那位和一個女的在一起怎麼瞭?很正常啊,誰沒有幾個異性朋友啊!”
  
  胡子楓故作神秘地說:“關鍵是他們的關系看起來不一般。你老公含情脈脈地看著人傢,那女孩眼淚汪汪地註視著你老公。兩個人的手像情人扣一樣扣在一起。趙姐,你知道我那時心裡怎麼想?我真想上去一拳把他打翻在地!他憑什麼吃著碗裡、看著鍋裡的?有你這麼好的女人還不知足!如果不是他捷足先登。說不定這會兒我早把你追到手瞭。”
  
  趙小雅皺著眉說:“去去去!喂,你先別輕舉妄動,等我把前因後果弄清楚瞭,再作計議。你再發現什麼蛛絲馬跡,趕緊告訴我,這件事情看來隻可智取,不能硬來。”
  
  胡子楓笑瞭笑。說:“我就知道,趙姐是智慧女性,一定能搞得定的。不過搞不定也沒關系,這樣我就有機會瞭。”說著,拿瞭A4紙,吹著口哨,一溜煙沒影瞭。
  
  趙小雅看著胡子楓的背影發瞭半天呆。胡子楓比她小四五歲的樣子,見瞭面就說些情呀愛呀的瘋話,沾點嘴上的便宜,趙小雅也不當真。不過這幾年,隻見他偶爾乖哪個談談戀愛,但從不見他真的要和誰結婚。
  
  下班後,路過超市,趙小雅進去買瞭幾樣菜帶回傢,親自下廚,做瞭玉脂豆腐拌皮蛋、素炒荷蘭豆、清蒸魚,還有蛋花紫菜湯,每一道菜都是老公李大林愛吃的,活色生香地擺在桌子上。可是左等不見老公回來,右等還不見老公回來,她忍不住打老公的手機,鈴聲響瞭半天,居然沒人接聽。趙小雅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看來胡子楓所言非虛。
  
  第二天是星期天,起床後,趙小雅纏著老公李大林陪她一起回娘傢。大林面有難色,說:“小雅乖,自己回傢吧,我還要加班呢!”如果是往常,大林的借口趙小雅一定會深信不疑,可是今天,現在,此時,趙小雅已經不那麼相信他瞭。
  
  老公前腳剛走,她後腳也收拾好東西下樓,看見老公開車走瞭,她招手叫瞭輛出租車跟在後面。如果以為趙小雅去捉奸,那就錯瞭。趙小雅是個聰明、優雅的女子,她並不想玩那些一哭二鬧三上吊的老套招式,她隻是想看看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女子。那麼輕易就把老公的魂招走,即便是輸,也要輸得明白。
  
  李大林把車拐進瞭電影院,泊好車,又去售票處買瞭兩張電影票握在手裡,然後站在入口處張望。
  
  趙小雅躲在人群裡偷偷地看著老公,心中很不是滋味。想不到老公三十幾歲的人瞭,竟然還有閑心看電影。自己天天忙啊忙,誰讓自己是公司辦公室主任,官不大,事情不少,天天陪著公司的領導和客戶,忽略瞭老公,老公才會伺機出軌。趙小雅正在檢討和反思婚姻生活中的缺失,忽然看到老公眉飛色舞地和一個女孩子說著什麼,因為離得遠,加上怕暴露身份,所以聽不清他們說什麼。那女孩果然很漂亮,高挑骨感,長發如瀑,趙小雅不由得在心中贊瞭一句:“李大林這傢夥,果然好眼光!”
  
  看著兩個人有說有笑地進瞭放映廳,趙小雅才從角落裡出來,抬頭看瞭一眼電影海報。片名是《如果·愛》。巨幅的海報上有四個俊男靚女,品位還不錯,是歌舞大片。
  
  人都進瞭電影院瞭,趙小雅去鄰街的茶吧裡喝瞭一杯綠茶。正巧碰到同事胡子楓。這個傢夥一個人獨斟獨飲喝悶茶,趙小雅在他的肩膀拍瞭一巴掌。嚇瞭他一跳。趙小雅問他:“怎麼不進去看電影?在這裡發什麼呆?”胡子楓聳聳肩說:“朋友爽約,被曬幹瞭。”兩個人各懷l心事,都不肯說破,喝瞭一杯茶,就此別過。
  
  趙小雅自此把生活的重心放在老公李大林的身上。老公對她很好,她知道。大林是厚道人,本性純善,覺得虧欠她的,所以傢裡的活搶著幹。好吃的東西留給她,也不提離婚的事。趙小雅也就裝糊塗,並不點破。
  
  公司裡的同事胡子楓經常給趙小雅爆料,他好像對李大林和那個女的行蹤瞭如指掌,一會兒向小雅打小報告說他們去海水遊泳館遊泳去瞭,一會兒說他們一起去爬山瞭。小雅疑惑地問他:“你莫不是長瞭第三隻眼,怎麼什麼都知道”胡子楓痞勁又上來瞭:“我是關心你嘛!連這個都不懂,真笨。”
  
  趙小雅暗地裡跟蹤過幾回老公,決定從那個女孩身上下手。
  
  女孩名叫林可辛,是一傢外資公司的德語翻譯,經常去城市會所做瑜伽。不愛運動的趙小雅也報瞭名,穿著黑色小背心,白色寬松褲,跟著舒緩的音樂做動作。可是她心不在此,經常偷眼看林可辛,被瑜伽老師點名批評過好幾次,說她再靜不下心來,就別來浪費錢瞭。
  
  瑜伽老師罵人罵得狠。趙小雅隻好專心練瑜伽,漸漸地覺出瞭其中的妙處,真的愛上瞭瑜伽操。可是。她和林可辛的關系卻沒有半點改善,林可辛是那種冷傲的女孩,輕易不容易接近。
  
  有一天,終於被趙小雅逮著機會。林可辛練瑜伽的時候,不小心扭瞭腳,腳脖子腫得老高,不能走路,趙小雅自告奮勇送林可辛回傢。原本嬌小的趙小雅把修長的林可辛背在背上,很吃力。林可辛說:“不然打電話叫我男朋友來接我吧?”趙小雅問她:“你男朋友是做什麼工作的?不忙嗎?影響他工作不好,還是我送你回傢吧!”
  
  趙小雅把林可辛背到街邊,打的送她回傢,然後又把她速上樓,安頓好瞭才回傢。她累得腰酸背疼,比上一天班還累。
  
  自此,兩個人的關系便進瞭一步,林可辛有什麼話都愛跟趙小雅講,趙小雅有什麼事也愛找林可辛商量,兩人處得比親姐妹還親。
  
  有一天半夜,趙小雅和老公李大林睡得正香,手機忽然響瞭起來。深夜的電話聲,顯得格外刺耳,小雅擔心是老傢出瞭什麼事,所以猶豫瞭很久才接聽。電話裡響起的聲音,竟然是林可辛,聲音柔弱得像一隻有氣無力的小貓。她說:“小雅姐姐,我食物中毒,不能動,你方不方便送我去醫院?”趙小雅沒有絲毫猶豫,說:“可辛妹妹,謝謝你給我打電話,我馬上就到。”
  
  小雅放下電話,急忙穿上外套,對睡意朦朧的老公說:“我有一個朋友,得瞭急性腸炎。我過去看看。你睡吧,別等我。”李大林說:“路上當心點。”
  
  聽瞭大林的話,趙小雅心頭一熱。其實可辛也好,大林也好,對自己都挺好的。趙小雅改變瞭初衷,感情的事由不得人,等這次可辛渡過瞭難關,自己就放手,成全他們。
  
  趙小雅趕到林可辛傢,把她送到醫院。林可辛已經開始昏迷,趙小雅馬不停蹄地忙著給她掛號、交費、急診、輸液,衣不解帶地守在林可辛身邊。等林可辛醒來時,趙小雅已經伏在床邊睡著瞭。
  
  林可辛伸手撫摸趙小雅的頭發,眼淚不知不覺滴落到枕頭上。
  
  兩天之後,趙小雅對老公李大林說:“下班後,別亂跑,我帶你去醫院看個朋友,記得買玫瑰花。”李大林笑:“什麼朋友啊?還買玫瑰,買康乃馨吧!”趙小雅笑笑說:“隨便你。”
  
  推開病房的門,趙小雅笑對林可辛說:“看我帶誰來看你瞭?我老公,李大林。”又轉頭對大林說:“老公,這是我的朋友林可辛。”兩個人像初次見面那樣寒暄著。不大會工夫,李大林就借口有事溜掉瞭。
  
  後來,趙小雅再去看林可辛時,可辛已經出院瞭。去她傢。可辛竟然搬瞭傢,趙小雅久覓無蹤,不由得埋怨自己太性急。
  
  有一天,趙小雅正在發愣,胡子楓來她們辦公室送喜糖,說:“趙姐,恭喜我吧!我結婚瞭!”趙小雅醒悟過來,笑嘻嘻地說:“是誰這麼厲害,治服瞭我們的花心浪子?”胡子楓不好意思地說:“這個人你也認識,是林可辛,我們是大學同學,談瞭整整八年的戀愛,盡管中間有點小插曲,但我們還是挺幸福的。”
  
  趙小雅朝胡子楓的胸前擂瞭一拳:“你這個混小子!怪不得老是來找我通風報信,我還以為你是為瞭我好呢,原來你是為自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