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怪僻的遊客

  如果你是做服務行業工作的,遇上瞭一個怪僻的客人怎麼辦?雲南青春旅行社的導遊白文燕就攤上瞭這樣的事兒。
  
  青春旅行社最近和北京某旅行社聯合推出瞭“雲南四飛8日遊”,價錢還不到4000元,真是超值呀!但是有個附加條件:必須是夫婦二人同時報名參加。
  
  這天,當白文燕到昆明機場接北京飛來的團隊時,竟發現有個“單身漢”。他年紀也就二十四五。一米八左右的個頭,人很精神。但剛一見面,他就對白文燕死死地盯著看,眼光中透出一股冷冷的敵意,讓白文燕一哆嗦。北京來的導遊悄悄地對白文燕說:“這是個怪人,他專門挑你們旅行社的檔期來的。註意點啊!”那人聽到瞭,就嚷嚷開瞭:“嘿嘿嘿,說誰呢?好話不背人,背人沒好話,說我什麼呢?”白文燕就笑著迎上前。問他怎麼一人,夫人呢?他撇撇嘴說:“沒來!”
  
  “咦,我們規定是兩個人成行呀!”
  
  那人一梗脖子,說:“她死啦!我交雙份錢,一個人旅遊不行嗎?”
  
  得,熱臉貼上個冷屁股。再說,人已經到瞭雲南瞭,做地接的還說什麼呢?白文燕隻能認瞭。她從名單中知道這個單身漢叫賈武。
  
  啟程後白文燕發現,這個賈武不僅和誰都不說話,而且脾氣特怪特暴。中途吃飯時,他一人要占兩個座位,要雙份飯菜。有的遊客稍微表示不滿,他“啪”的一摔筷子,吼道:“我他媽交瞭雙份錢,你管得著嗎!”晚上入住時,他對白文燕提出要升級。問他為什麼?他說:“我交雙份錢,又不能一人睡兩張床,就應該升級。”白文燕沒轍,隻好找旅店經理好說歹說,才給他調瞭高級商務房間。
  
  旅遊途中安排瞭一些參觀購物項目,每每到瞭這些地方,還沒下車,賈武就高聲大嗓地喊:“大夥別上當啊!這都是導遊小姐吃回扣的黑店!”有的遊客買瞭紀念品或土特產,上車後,賈武就冷嘲熱諷:“哼!瞧你買的東西,在北京也就值20塊錢。挨宰瞭吧?”說得那些買瞭東西的人心裡怪不是滋味的。
  
  一個旅遊團隊插入瞭這樣一個人,多添堵。這賈武就像是明亮屋子裡飛進來的一隻蒼蠅,“嗡嗡嗡”地招人心煩。但白文燕明白,做導遊服務這行的,要視遊客為上帝,而上帝永遠是正確的。於是,為瞭緩和氣氛,她主動對賈武說:“大哥,我們有什麼做得不夠……”
  
  那賈武沒容她說完,就急急地伸手做出個“暫停”的手勢,說:“打住!打住!我可沒有福分,我做不瞭你的哥。你能為我們服務好就阿彌陀佛瞭!”
  
  遊麗江,遊大理,無論在什麼地方,那賈武都是個刺頭兒,對什麼都是一肚子牢騷,一百二十個不滿意。白文燕雖然年輕,但做導遊也已經快一年瞭。一年中,她什麼人沒見過。她相信,憑著自己的耐心和笑臉,遊客心中的任何疙瘩都能解開,都會玩得開心的。
  
  沒想到的是,在大理蝴蝶泉邊,文靜的白文燕和賈武竟直接對抗瞭。那是當白文燕說到白族姑娘對愛情多麼忠貞時,賈武高聲大嗓地嚷道:“別胡扯瞭,白族女孩兒對愛情最沒有信用瞭。今天愛這個,明天愛那個!”
  
  白文燕的臉由白變紅,由紅變青,她氣得顫抖瞭,責問賈武為什麼這樣污蔑白族姑娘?賈武“嘻嘻”一笑,說:“我願意,你管得著嗎?”
  
  白文燕大聲地說:“如果我得罪瞭你,我做得不好,你可以罵我打我,可是我不允許你當眾污蔑我們白族姐妹!”
  
  直到上瞭車,白文燕還不能從氣憤中自拔出來。她不明白,這個賈武為什麼要這樣。可賈武似乎什麼也沒有發生過,哼著小曲,搖晃著腦袋,一副得意的樣子。白文燕心裡想:哼!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的客人的面上,我非痛揍你一頓不可!
  
  最後一天的行程是回昆明。一路上,賈武一會兒就喊要“唱歌”,也就是要解手。司機就停車。讓大傢方便。到後來,這賈武就有點成心找麻煩瞭,每過10分鐘就喊要“唱歌”。司機有點火瞭。說:“你屬什麼的。怎麼沒完沒瞭!”賈武一聽瞪起眼說:“我讓你停,你就老老實實給我停,別那麼多廢話。你敢不停,我就投訴你們!”
  
  司機心中不滿,開車就註意力不太集中。也是合該出事,在一個上坡處,賈武乘的這輛車正常行駛,可對面一輛下坡車沖著他們就撞瞭過來。司機躲閃不及,一下子栽進瞭路邊的溝裡。賈武因為坐在最後一排中間座位,所以隻是擦破點皮。而其他乘客都不同程度地受瞭傷,孩子哭大人叫亂成一團。這個時候,賈武倒是像個男人,他立即打110、120電話,然後就一個個往外背乘客。白文燕坐在副駕駛位,受傷最重,血“汩汩”地往外冒。看著臉色蒼白的白文燕,賈武似動瞭側隱之心。要去救白文燕。但是白文燕不幹,她急切地對賈武說:“快救乘客!快救婦女和老人!”賈武不聽,堅持要先救白文燕。白文燕火瞭,罵道:“你混蛋!先救乘客!”賈武愣瞭一下,轉過身就投入到救入中。
  
  當醫院救護車開來時,白文燕因失血過多已經休克。她是最後一個被救出來的。年輕的導遊在遇到重大災難時的表現讓大傢感動不已,離開昆明前大傢紛紛去看望白文燕,賈武也去瞭。在醫院,大傢聽到一個難以接受的消息:白文燕雙腿骨折,很可能留下殘疾。
  
  當白文燕手術後蘇醒過來時,看到賈武站在她的病床前。賈武深深地給白文燕鞠瞭一個躬,說:“小白姑娘,我對不起你,一路上讓你受委屈瞭!”
  
  白文燕甜甜地一笑,輕聲說:“沒什麼,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隻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對旅行社?我們哪點做得不夠嗎?”賈武顯得局促不安,他不敢正視白文燕,雙眼望著淡藍色的墻,一字一句地說:“因為你傷害過我哥。”
  
  “你哥哥?”白文燕一臉疑惑。“是的,賈文!”,賈武肯定地說。“賈文?我不認識呀!”白文燕還是不明白。
  
  賈武張大嘴巴,扭過頭盯著白文燕,驚訝地問:“你怎麼會不認識?三年前,他也是參加瞭你們社的旅遊團,也是你當導遊。你們一見鐘情,他發瘋似的愛上瞭你。你們倆山盟海誓,都準備結婚瞭,可你卻突然在一夜之間消失瞭。我哥因為生氣,喝完酒出去飆車,結果出瞭車禍,死瞭……”
  
  白文燕默默地聽著,默默地流淚。她搖搖頭,淒然一笑,慢慢地說:“我明白瞭,你說的是我姐姐,她叫白文蓮。我聽我姐姐說過,她是交瞭一個北京男朋友。那些日子,她每天都快樂得像隻小鳥。她是準備結婚的,可是,她突然查出得瞭癌癥。我想,她大概是不願意拖累你哥哥,悄悄放手瞭。我最親愛的姐姐從查出癌癥到去世,僅僅三個月。”
  
  “天啊!是這樣?”賈武痛苦地閉上瞭眼睛。然後,他睜開眼,真誠地對白文燕說:“對不起,是我錯瞭。可是,我這樣傷害你,而你在危急關頭還惦記著別人,你的心真美!’,
  
  白文燕不好意思地笑瞭,說:“你們都是我們旅行社請來的客人呀!”又說,“我為你哥哥的事感到很難過,但我姐姐真的是為瞭他好,大傢都互相理解吧!祝你回北京一路平安!”
  
  第二天清晨,剛剛查完房,賈武又來到白文燕身邊。他拿出一大束鮮紅的玫瑰花,獻給白文燕,然後深情地說:“如果你願意的話,我想做你一輩子的守護神!”
  
  白文燕眼中閃過一絲羞怯,又閃過一絲不安。她搖搖頭,說:“謝謝你!但我很可能成為殘疾……”
  
  賈武說:“我愛的是你的人品!”說完,他俯下身在白文燕的額頭上深情地吻瞭一下。白文燕哭瞭,這是賈武第一次看到她流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