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價香煙

  馬局長在傢裡的浴室泡澡。正搓著大肚子的泡泡肉玩兒,忽然聽到老婆在外面直嚷嚷。雖說在浴室裡聽不清老婆嚷嚷的具體內容,聽那可以劃破玻璃的尖厲聲音,也能判斷出是發生什麼可怕的大事瞭。
  
  馬局長的手僵在瞭肚子上,仍然處事不驚地躺著,用自己精密得像電腦的腦子推想瞭一下。失火瞭?死人瞭?這都不可怕,老婆是見過世面的人,不會為這點事嚷嚷。丟官瞭?這才是最可怕的,每次自己官運不佳時,老婆的臉就嚇得刷白刷白,激動時就像這麼嚷。想到這裡,馬局長從浴池裡跳起來,身子沒擦幹凈,就去抓睡衣。
  
  丟官?好像不可能。馬局長在財政局工作近20年,當預算科長三年,當副局長五年,當局長四年,官場人緣好,上面靠山硬。每次風吹草動。都沒有吹動他一根汗毛。近幾年來,局裡倒瞭七八個科局級幹部,因為腐敗,撤的撤,抓的抓,隻有他成瞭“不倒翁”。經驗嘛,有三點:一,把靠山當親爹。二,不張狂。三,不沾女人。這三條又分解成若幹小條,他時刻牢牢記在腦子裡,從沒出過錯,
  
  走出浴室,他已經很鎮靜瞭,笑著對老婆說:“我好好的,你嚷什麼嚷?”
  
  “你完瞭。”老婆跳起來說,臉比紙還白。
  
  他瞧明白老婆的表情,馬上也嚇傻瞭,說話直打結巴:“什麼完……完瞭?你別嚇我……我啊?”
  
  “我剛從張副市長傢回來,他老婆告訴我,說你出事瞭,說這事跟網絡有關。”老婆將自己探聽到的消息,亂七八糟說瞭一堆,也沒什麼核心內容,但有一點是明白的,馬局長最近成瞭網上名人,有人在網上舉報瞭他的問題。
  
  馬局長笑瞭。心想,網上的事也當真?但涉及到自己的官帽,他還是進瞭書房。他平日太忙瞭,基本不上網。於是,喊來老婆,讓她幫自己上網查查。老婆無聊時愛上網,在網上查查購物信息之類的,操作比老公熟練。她也不知老公在網上的哪個角落出瞭問題,隻好啟動百度人肉搜索。這一搜熱鬧瞭。有關馬天德的消息有一百多條。其中有條最火,帖名叫《天價香煙的背後》。
  
  打開帖子,有一幅照片。馬局長正在某次會議上講話,揮著一隻手,嘴裡念念有詞的樣子。面前的桌子上,放著一個茶杯,還有一盒香煙。香煙被網民放亮,重點標出來,煙盒上“真龍”兩字非常醒目,內行的網民一眼就能看出,這種品牌煙。售價2000元一條。網民議論的焦點,就是這盒天價香煙。一個國傢公務員。抽如此昂貴的香煙,是公費,還是自己掏腰包?無論是哪種情況,都是不正常的,有關部門都應該查一查。
  
  看完帖子,馬局長身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冒出來瞭。照片不是網民杜撰的,是他在局裡開會時記者給拍的。那次會議很重要,局裡希望媒體關註一下,在地方報發個報道。照片和新聞都在地方報發瞭,反響很好。但是,自己的照片怎麼到瞭網上,還節外生枝,把自己的私人用品給曝光瞭?
  
  馬局長氣沖沖拿起電話,打到瞭地方報社,找到那天現場報道的記者白丁。
  
  “小白,我平時待你和你們報社不薄吧?宣傳費贊助款隻要你們開口……你每次來,哪次不是從頭到腳把你搞舒服?你要講良心啊,我問你一…,”
  
  白丁聽明白,嚇得在電話裡將馬局長叫爺。“照片拍出來,當時讓您馬局長親自審查過,記得您當時還誇瞭一句,拍得不錯,就用這張。現在的報紙都有電子版,新聞圖片都上網的,這不是針對某個人,是報社的正常業務。至於那盒煙,當時誰也沒註意,誰知道哪個眼毒的傢夥,不看新聞不看局長的光輝形象,卻去看這盒煙呢?”
  
  白丁說得合情在理,馬局長無話可說,默默放下電話。一下癱在沙發上。
  
  憑自己多年的官場經驗,網上炒的這事絕不是小事。自己一時大意,這盒“真龍”牌香煙的確惹禍瞭。說是招待用煙,那肯定說不通。別說是一個縣級市局,就是國傢部委,招待用煙也不敢到這個檔次。說是自己掏腰包買的,那更要命。一個縣局級國傢公務員月薪多少?抽200塊錢一包的香煙?局裡人人知道自己是個煙鬼,每天兩包的量。如此一算,每月煙錢也得一萬二。
  
  那天真是見鬼瞭,出門時,順手從書桌抽屜裡拿瞭一包煙,看都沒看,就帶到瞭會場。一般情況,他抽煙從不亮牌子,也極少給別人敬煙。所以,他馬某人平日抽什麼牌子的煙,極少有人知道。那天講話狀態太好瞭,講得忘形瞭,煙癮一發,順手一掏,就忘瞭將煙裝回口袋裡……
  
  老婆見老公急成這樣,出主意說:“你要在網上回個帖,堵一下這些人的嘴,說煙是大舅子生日送你的……我弟弟不是做生意嗎?有錢。”
  
  馬局長一聽大舅子,就頭痛欲裂。八年前找一傢銀行貸的20萬生意本錢。到現在還隻還瞭一半,用他這個擔保人頂著。他躲都來不及,還提這傢夥。
  
  “再想。想想誰送的最合適。記住,這人既不能是親戚,也不能是朋友和陌生人。”
  
  老婆的眼瞪得銅鈴大:“你急傻瞭啊?除瞭這三種人,就是神仙送你的瞭!”
  
  那夜,馬局長兩口子坐在電腦前商量來商量去,一夜沒睡,也沒商量出個堵網民嘴的好辦法。
  
  第二天剛上班,市紀委就來人瞭。這次隻是“談話”,談瞭一個多小時,馬局長從局紀委辦公室出來,頭發就白瞭一把。
  
  晚上下班後,馬局長飯也沒吃,又一屁股坐在瞭電腦前。上網一看,事態更加嚴重。網民又在市政府論壇開瞭帖,有關帖子還被轉到省黨報論壇。市政府論壇那個帖子,有不少市民真名實姓站出來,讓馬局長將香煙事件說個明白。
  
  馬局長嚇得在傢裡團團轉,六神無主的當口,想到瞭自己的靠山。他拿起電話,接通瞭張副市長。沒說上兩句,就在電話裡哭瞭。
  
  “您說,這算哪回事啊?少數幾個想整我的人在網上胡鬧,市紀委就當真瞭,今天還找我正式談話,讓我爭取主動。您得站出來幫我說句話,幫我渡過這一關啊……”
  
  張副市長什麼也沒說,嘆瞭口長氣,掛瞭電話。
  
  半夜。馬局長正坐在傢裡的電腦前翻看波濤洶湧的帖子,市監察局和檢察院來瞭個突然襲擊,首先搜查瞭馬局長辦公室。共搜出“真龍”、“紅河”等天價香煙七條,現金13萬,存折兩本,金銀等貴重物品,價值近20萬。
  
  緊接著,又從馬局長傢裡搜出來源不明財物四百多萬,經調查,一個大蛀蟲浮出瞭水面。
  
  事後,馬局長懊喪地說:“我被網上的炮火震昏瞭,成天就想著怎樣救火,而忘瞭轉移贓物……我這輩子小。又小心,做夢也沒想到會栽在網民手裡,栽在一盒香煙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