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同根的血

  引子
  
  五月的成都,人們正同仇敵愾,與災難搏鬥,和死神賽跑。
  
  一時間,傳來血漿告急的消息。此刻,在特護病房裡,一個重傷員生命垂危,正等待著實施手術,而他的血型恰恰是一種極為少見的RHAB型。20年前,有一個日本電視劇叫《血疑》,人們正是通過它才有瞭這方面的知識。但現在,這個故事又一次發生在瞭我們身邊。各種血型中,以AB型為最少見。而Rh陰性血型就更為少見瞭。
  
  在踴躍獻血的人群中,一個漂亮姑娘急沖沖地走到采血處。堅毅地說:“我是RHAB型。需要多少你們隻管采。”不一會兒,800毫升鮮血從她那纖弱的身體裡源源流出,這已經是正常人一次獻血的極限瞭。
  
  傷員及時進行瞭手術。而姑娘卻因為失血過多,身體極度虛弱而昏倒在休息室裡。事後人們得知,這個獻血者是個臺灣同胞,巧合的是,那個被救的大陸傷員竟然同她同姓一個古老的姓氏——虢。其實並不是巧合,他們原來就認識。而且還曾是一對戀人。
  
  一、奇異面試
  
  一年前,28歲的大學生虢繼中在一個大型工程局工作兩年後,因為工作不順心,想換一個工作環境。有一天,他從報紙上看到臺資企業金鼎集團招工的消息後,就抱著試一試的念頭報瞭名。他知道,這是一傢規模很大、待遇很高的企業,也沒抱多大希望。誰知簡歷遞上去沒幾天,就得到瞭面試通知。虢繼中來到公司後,人事部門通知他董事長要親自面試,這使他感到很意外。
  
  董事長是個60歲左右的老者,高高的個子,清瘦清瘦的。見到對方的一瞬間,虢繼中突然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這個人,感到很親切,一點也不拘束。令他驚訝的是對方也對他很熱情,一見面就站瞭起來,和他握手後,又問他是否喝點什麼,那神情好像不是面試一個初來的員工,倒像會見一個親屬。坐定以後,董事長既不問他所學專業以及哪個學校畢業,也不問他曾在什麼企業就過業,有無工作經驗,而是從他的姓氏開始。他說:“你的姓氏似乎很少見。”虢繼中回答:“是的,我從小學、中學到大學,很少遇見同姓的。許多人都不會念這個字。往往把它念成‘虎’字。”說完兩人一同笑瞭起來。董事長又問:“知道不知道這個姓氏的來歷?”虢繼中說:“據老人說,祖先殷時是西昌侯的後代,本姓姬,周武王取得天下後,把他封到瞭一個叫‘虢’的地方,就是這個姓氏的來源。有個‘假途滅虢’的成語,講瞭這個小國的滅亡。”董事長聽瞭滿意地點點頭。又問到祖籍、現在的傢庭狀況以及宗族的傳承,虢繼中一一作瞭介紹,並說按照傢譜記載,名字要按“元勛永紹忠孝繼啟道學昌明”12個字排列。董事長臉上的肌肉不覺一動,專心談話的虢繼中並沒有註意到。
  
  他們的談話持續瞭兩個多小時,直到快吃午飯時才結束。董事長請他一塊用餐,他禮貌地謝絕瞭。臨出門時,他有些遲疑地問:“董事長,我工作的事……”董事長說:“工作沒有問題,如果你不需要做什麼準備的話,明天就可以到人事部報到瞭。”
  
  這使虢繼中感到很意外,他想象的復雜面試過程竟然這麼簡單。直到虢繼中上班後才知道,自己被錄取竟然是因為和董事長同姓。董事長名叫虢孝曾,如果按傢譜的排列,正是自己父輩。
  
  二、真愛從容
  
  虢繼中上班後被分到企劃部,他的上司是一個叫虢小霞的女孩。在這裡遇見一個同姓的女孩並不奇怪,因為她是董事長的女兒。奇特的是兩個年輕人一見面就互相有瞭感覺。歷來被部下暗中叫做冷美人的虢小霞,面對這個長得酷似劉翔的高個男孩竟平生第一次臉紅瞭,而虢繼中也有一種像賈寶玉見到林妹妹時那種似曾相識的感覺。為瞭掩飾自己的窘態,虢小霞故意刺激虢繼中:“聽我父親說,你不但和我們同姓,而且還是同宗。不過,在我們這個企業工作,憑的是實力,你不要指望我照顧你。”
  
  虢繼中不卑不亢地說:“我也希望如此,我不需要照顧。”
  
  金鼎集團是一個主營房地產、兼營道路施工的企業,虢繼中的工作是負責工程預算和投標。已經有過兩年工作經驗的虢繼中如魚得水遊刃有餘,不到半年就成瞭集團的業務骨幹。這不僅是他對工程標底有著超人的感應,更因為他本身是科班出身。同學遍及各個施工招標單位。在征得董事長同意後,他與幾個友好單位結成瞭投標夥伴,確保每個單位能輪流中標。半年下來,就拿到瞭兩個超億元工程,讓集團上下對他刮目相看。
  
  對於虢小霞,因為知道她是董事長的女兒,他對她的態度總是不即不離,不溫不火。除瞭請示工作,平常並不過多地接觸。這一天,他為瞭做一個工程標書加班,虢小霞也因為工作耽誤瞭下班。她看見他還在電腦旁工作,於是進去故意很誇張地說:“不錯,如果每個員工都能像你這麼勤奮工作,我們集團的業務肯定會突飛猛進。為瞭獎勵你的工作態度,本主管決定邀請你共進晚餐。”虢繼中客氣地謝絕說:“請客就免瞭,我還要工作。”沒想到小霞聽到後一下生瞭氣:“沒聽說過還有這樣拒絕女士的!如果是這樣,我就不請瞭。但飯還是要吃的,而且是你請,你不請本小姐就不走。”說完就坐在瞭旁邊的座位上,和她平常不茍言笑的作風大相徑庭。這個小女生的形象一時讓虢繼中感到很親切也很感動。就在那天的餐桌瞭,他們互相敞開瞭心扉。
  
  三、驚天巨變
  
  這年的清明節,增加瞭一天法定假,加上雙休日,公司放瞭三天假,虢繼中興致勃勃地帶上虢小霞往老傢趕。一來是為故去多年的爺爺奶奶掃墓,二來是帶自己的女朋友拜見未來的公婆,然後準備結婚。小霞這是第一次到中國北方山區,看著滿眼的翠綠,想到今後就要和自己心愛的人結成眷屬,心裡非常興奮,而虢繼中也有一種青春作伴、衣錦還鄉的自豪。
  
  父母看到兒子領著這麼一個俊媳婦回來,都樂得合不攏嘴,特別是媽媽,一見面就拉著小霞的手問長問短。在掃墓時,小霞作為未來的孫媳婦,一樣的下跪禮拜,母親一個勁地誇小霞懂事。吃飯的時候,大傢順便拉起瞭傢常,小霞介紹起瞭自己的傢世。聽著聽著,老虢的臉色開始沉重起來,但在興頭上的小霞卻一點也沒有覺察。吃完飯,小霞說要到處走走,虢繼中正要陪她去,父親讓他留下,要母親帶小霞四處轉轉。等母親和小霞出去後,父親用嚴肅的口氣說:“孩子,你們兩人不能結婚。”
  
  虢繼中問:“為什麼?”
  
  父親說:“剛才我聽瞭小霞的話,才知道我們不僅是同姓,而且是同族。當然,你們早就不在五代之內,這不是你們不能結婚的主要因素,關鍵是我們兩傢有著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父親說,他們的祖先本是一對親兄弟,祖籍山西太原,洪武年間經由洪桐縣大槐樹遷到瞭現在的住處。經過幾百年的繁衍,成瞭一個上千戶人傢的村落。人有窮富。漸漸就有瞭階級,漫長的歲月裡也就難免恩怨不斷。他們和小霞傢就分別是這兩兄弟傢族的後代。
  
  1937年盧溝橋事變,全國進入瞭抗戰階段。這一年,共產黨、八路軍在這裡建立瞭根據地,為瞭發動廣大群眾抗日,根據地政府實行瞭積極依靠貧下中農和減租減息的政策,這就不可避免地觸犯到地主富農的利益,因而引起他們的頑固抵制。正在這時,發生瞭一起地主逼死佃農的事件,工作組決定利用這個時機打擊反動地主的囂張氣焰,鞏固抗日政權。那個逼死佃農的地主就是虢小霞的曾祖父,而虢繼中的祖父則是貧下中農協會的積極分子。但是,鬥爭中出現瞭過火行為。在訴苦活動中,多少年的積怨像火山一樣進發出來,憤怒的群眾一哄而上。競把老地主當場打死瞭。再以後,隨著虢小霞的祖父虢忠琪帶領全傢出逃,他們傢的土地和浮財也全部被貧苦農民分掉瞭。
  
  到瞭1946年,隨著抗日戰爭勝利,國共合作破裂,國民黨軍隊對解放區發起瞭全面進攻。這時,虢忠琪組織瞭一個還鄉團跟著“國軍”回來瞭,瘋狂地對佃農進行清算報復,把虢繼中的祖父活活用刺刀戳死。那時,虢繼中的父親還在襁褓中,不到1歲。
  
  1949年,隨著大陸解放,國民黨敗退臺灣,虢忠琪也不知所終。沒想到他也跑到瞭臺灣,而60年後,他的兒子竟成瞭來大陸投資的臺商。
  
  父親說完這個故事,停瞭停又說:“繼中,咱們兩傢這樣的血仇,如果你們結為夫妻。九泉之下的老人能安心嗎?”
  
  四、勞燕分飛
  
  精神沮喪的小霞回到傢裡,問父親這一切是不是真的?父親回答說:“你伯父說的都是真的,在我們虢氏傢族內確實發生過這麼悲慘的一幕。你祖父為這件罪惡整個後半生都在懺悔,以致晚年遁入空門。他臨終時一再囑咐我,一定要落葉歸根回到大陸,造福鄉梓,以贖前罪。一旦遇到虢氏子孫,要鼎力幫助,悉心照顧。這就是我們投資大陸的初衷和招聘繼中的用心。當然。繼中是個不可多得的優秀青年。他的能力無愧於我們這個企業。至於你和繼中相愛,我是從心裡高興的,雖然我也有些擔心,但還是有僥幸心理,盼望他們不計前嫌。也是應瞭‘不是冤傢不聚頭’這句古語。這都是前世造孽,讓你們後代受過啊!”
  
  傷心絕望的虢小霞無法面對這個現實,黯然離開大陸返回瞭臺灣,之後又隻身一人去歐洲旅遊。虢繼中隨即也向董事長提出瞭辭職。虢孝曾說:“男子漢大丈夫要拿得起放得下。不能把個人情感和神聖的工作混為一談。你在工作上沒有過錯,我不能因為這件事再失去一個好臂膀。再說,你和公司是有合約的,也不能這樣草率地離開。”他不但沒有同意虢繼中離開,還把他提升為企劃部主管,頂替虢小霞的空缺。當然,促使虢繼中留下來的不僅是對工作的責任心。他還有一個心願,就是期盼事情會出現轉機。
  
  五、峰回路轉
  
  讓所有人沒有想到的是,轉機竟然和一場災難連在一起。
  
  5月12日這天,虢繼中跟隨董事長去都江堰考察一個項目,中午開車返回。下午兩點多,他們正行駛在環山的高速公路上,突然間天崩地裂,一場震驚世界的大地震突如其來地降臨瞭。劇烈的晃動中,失去控制的轎車一頭撞向路邊的護欄。隨即鋪天蓋地的落石掩埋瞭半個車身。司機當場死亡,董事長盡管有氣囊和安全帶的保護免於一死,但被緊緊擠在車廂之中。坐在後排的虢繼中清醒後,第一個念頭就是搶救董事長。他迅速砸開車門,連拉帶拽地把董事長拖出車外。這時,又一次餘震襲來,滾石如蝗蟲般傾瀉而下。虢繼中上前護住董事長,自己卻被一塊飛石擊倒,當場昏迷過去。
  
  在空中搜尋的解放軍直升機發現瞭他們,他們被緊急送到成都的一傢醫院。經檢查,虢繼中肋骨骨折並造成脾臟破裂,需要馬上手術。但他的血型卻是極為罕見的RHAB型,這就發生瞭開頭描述的那一幕。
  
  虢小霞是在巴黎接到父親電話的。幾個小時前,她已經知道祖國四川發生瞭特大地震。正要趕回去參加抗震救災,已經買好瞭回國的機票。聽到虢繼中受傷的消息後,她立刻改簽成都,著陸後立即又馬不停蹄地直奔獻血現場。
  
  六、雲消霧散
  
  一個陽光明媚的日子,虢繼中傷愈出院瞭。陪伴瞭他整整一個月的小霞更是喜形於色。這時,虢繼中的父親也從千裡之外的傢鄉趕來看兒子。見到老人,小霞有些拘束地說:“伯父,您也來瞭?”虢繼中的父親慈祥地看著小霞,突然冒出一句話:“小霞啊,我仗著老臉說句冒昧的話,你能不能叫我一聲爸爸?”小霞驚喜地問:“這麼說,您同意我們的婚事瞭?”
  
  老人動情地說:“你們的血都流在一塊瞭,我還能反對嗎?”
  
  小霞含著淚水向老人鞠瞭一躬:“謝謝爸爸!”
  
  老人沉思後說:“是你們的行為,使我明白瞭一個道理:不管是一個傢族還是國傢,內部有時也會有矛盾,甚至有過你死我活的對抗,但是永遠阻隔不瞭我們的親情,改變不瞭我們的血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