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感謝“綁匪”

  高三女生於麗娜是班裡的一枝花,一米七的個頭,長發披肩,舉手投足就跟時裝模特似的。她常憧憬自己的未來,一定要成為一個影視歌三棲明星。或者是電視臺節目主持人。萬一成不瞭明星,起碼也要嫁個明星。
  
  於麗娜之所以有這樣的“遠大理想”,並不是一時心血來潮,因為她很早就暗戀上瞭市電視臺“心靈有約”欄目的主持人林一雄。於麗娜給他寫去求愛信,沒想到他回信說,他三年前就結婚瞭。希望她好好學習。不要盲目追星。於麗娜不甘心,仍然繼續給林一雄寫情書,但林一雄再也沒有給她回信。這令於麗娜大為失望,但她並未絕望,認為林一雄之所以不給她回信,是因為他有愛人;如果能讓他和愛人離婚,他就會愛上自己。於是,她找到林一雄的愛人,直言不諱地說:“我是林一雄的粉絲加情人。常言說,江山輪流做。現在林一雄已經不愛你瞭,他現在已經愛上我瞭,請你還是主動讓位吧!”
  
  林太太憤怒地說:“你一個大姑娘,充當第三者,破壞他人傢庭,臉都不紅,你知道世界上有‘羞恥’二字嗎?!”
  
  於麗娜毫不示弱地說:“我不認為我愛他是羞恥,我認為這很正常。每個人都有愛與被愛的權力和自由。如果你懂得羞恥,就趁早和林一雄離婚!”
  
  林太太氣得渾身發抖,拿起茶杯朝她砸去,於麗娜落荒而逃……
  
  “五一”節到瞭,父母讓於麗娜回農村老傢陪年邁的爺爺和奶奶住幾天,兩位老人想她都想病瞭。同時讓她好好復習功課,迎接高考。
  
  於麗娜從小生活在農村,上小學時,父母雙雙進城打工,是爺爺和奶奶把她帶大的。上高中時,父母掙瞭錢,在城裡買瞭房,安瞭傢,這才把她接進城裡。爺爺奶奶對她有撫養之恩,如果不到鄉下看望爺爺奶奶,從情感上說不過去。於是,她不情願地回到瞭農村老傢。爺爺說:“農村清靜,你在這裡好好復習功課,爭取考上大學,為咱老於傢爭光。”然而。於麗娜一心想著如何征服林一雄,實現她的追星夢想,因此,她隻在爺爺奶奶傢吃瞭一頓午飯,不顧爺爺奶奶的熱情挽留,狠著心回到城裡……
  
  於麗娜想來想去,決定要使出殺手鐧——以自殺相要挾,迫使林一雄就范。於是,她又給林一雄寄去一封信:“林一雄,我對你一片真情,而你卻如此絕情,老天爺太不公平瞭!我感到再活在這個世上也沒什麼意思瞭。今晚6點半,我最後一次約你在市郊北大河橋頭相見。如果你不來,我就投河自盡,讓你一輩子不得安寧……”
  
  傍晚,於麗娜懷著最後一線希望來到市郊北大河橋頭,耐心等待。6點半已過,仍不見林一雄的身影。她感到有些絕望瞭。但她並沒有自殺的勇氣,她隻是用這種方式來威脅林一雄,沒想到林一雄根本不吃她這一套。正當她失望地要離去時,忽見遠處駛來一輛轎車,和林一雄平時開的那輛黑色奧迪轎車一模一樣,一霎時,她激動得心都要跳出來瞭。轎車駛到她跟前停下,車門打開。走下來的不是林一雄,而是一高一矮兩個陌生男子。兩人一言不發,便兇狠地將她推進轎車,她剛要喊,高個男子便用膠帶封住瞭她的嘴。這時她才意識到遇上綁匪瞭。
  
  不知過瞭多久,轎車停在荒野一座廢棄的小屋前。兩個綁匪將她押下車,把她推進小屋裡,把門關上。
  
  夜幕降臨,荒野一片寂靜,小屋裡黑洞洞的,令於麗娜毛骨悚然。
  
  這時,高個綁匪掏出打火機,點上一根蠟燭,矮個綁匪給她揭去膠帶,讓她坐到土炕上。
  
  於麗娜從驚恐中鎮定下來,說:“我爸爸是生意人,你們要多少錢,我給我爸爸打電話,讓他給你們送來。”
  
  高個綁匪說:“我們已經拿到錢瞭。我們要把你賣到遼西一個最偏僻的窮山溝裡,給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光棍當老婆。”說罷。從衣袋裡掏出一沓百元大鈔往一張破方桌上一拍說:“看到瞭吧,這是1萬元訂金,等我們把你交給老光棍時,老板答應再給我們2萬元。怎麼樣,你的身價夠高瞭吧?”
  
  此刻,於麗娜真是追悔莫及,腸子都悔青瞭。如果不約林一雄到橋頭,怎會遭此劫難?然而。後悔藥歷來是不好吃的,她隻有面對現實,那就是如何從綁匪手裡逃脫。
  
  這時。高個綁匪從一個大塑料袋裡拿出三個方便盒,裡面有菜有米飯。小個綁匪從包裡拿出兩瓶啤酒和一瓶二鍋頭白酒。
  
  高個綁匪色瞇瞇地瞅著她豐滿的胸脯說:“開飯嘍,吃完飯,我們好好玩玩,玩完瞭還要繼續趕路呢。我估計,那個老光棍在傢已經等不及瞭吧?”
  
  小個子綁匪奸笑道:“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瞭牛糞上,這老光棍艷福不淺哪!”
  
  高個綁匪將一盒飯送到炕上說:“小姐,趕快吃吧。你要餓壞瞭,老板可要扣我們錢哪!”
  
  於麗娜口氣強硬地說:“你們趕快放瞭我,不然我就報警。”說罷掏出瞭手機。
  
  高個綁匪一把奪過手機說:“我先替你保管著。想報警,沒門兒!”
  
  這時,於麗娜見硬的不行,便靈機一動,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說:“兩位大哥,我求求你們瞭,你們放瞭我吧,我是個高三學生,我還要考大學呢。”
  
  高個綁匪說:“你不是想自殺嗎?還考什麼大學?!”
  
  於麗娜說:“隻要你們放瞭我,我讓我爸給你們雙倍的錢。”
  
  小個子綁匪說:“晚瞭!既然我們收瞭人傢的錢,就應當講信用。”
  
  於麗娜氣哼哼地說:“你們兩個賊。還講什麼信用!不就是為瞭錢嗎?如果你們放瞭我,我讓我爸給你們6萬元;如果你們不放我,我就死在這裡,你們的陰謀也休想得逞!”
  
  高個綁匪狡黠地笑道:“要放你,那不可能!你要死,這我們可以答應你,我們要看看你有沒有自殺的勇氣。”
  
  兩個綁匪一邊說笑著,一邊大口吃菜喝酒。不一會兒,酒瓶也倒瞭,飯菜也光瞭,兩個綁匪喝得面紅耳赤,東倒西歪。
  
  這時,大個綁匪的手機響瞭。綁匪接完電話後,對小個子綁匪說:“我爺爺病瞭,我得馬上回傢看看。”
  
  ·
  
  這時,於麗娜緊跟著說:“二位大哥,不瞞你們說,我爺爺也病瞭,你們就發發慈悲,讓我也回傢看看爺爺吧?”
  
  大個子綁匪說:“你爺爺病瞭,你為什麼不在傢陪著?到郊外幹什麼?你要不到郊外,我們能綁架你嗎?你自認倒黴吧。”
  
  於麗娜熱淚盈眶地說:“我求求你們瞭,我爺爺真的病瞭。如果我不是為瞭約電視臺的男主播,我怎麼會不在傢陪爺爺呢?”
  
  小個子綁匪氣呼呼地說:“這麼說你是追星族?實話告訴你,我最痛恨追星族!追星有何用?追星能當飯吃?你要不是追星族,我們也許會放你;可你偏偏是個追星族,我們絕對不會放過你。你這叫咎由自取,罪有應得!”
  
  高個子綁匪駕車離去後,天便下起瞭蒙蒙細雨。於麗娜一心焦急地考慮著如何脫身,忽然,她聽到瞭鼾聲,昏暗的燭光下,隻見矮個子綁匪趴在桌子上睡著瞭。她躡手躡腳地來到窗前,驚喜地發現玻璃窗半開著,於是她輕輕地推開窗,翻身跳出窗外,朝著亮著燈光的村子跑去。當她跑到村頭,卻驚喜地發現竟是自己的老傢沙河村……
  
  夜深瞭,於麗娜躺在爺爺傢溫暖的土炕上,久久不能入睡。回想今晚的遭遇,她感到疑竇叢生。忽然她想起高個子綁匪說的話:“你不是想自殺嗎?還考什麼大學?”他怎麼知道自己想自殺。莫不是兩個綁匪是林一雄雇的?此刻,她方如夢初醒,林一雄不但沒赴約,而且還把她給出賣瞭!真是畫虎畫皮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哪!這個林一雄也太惡毒瞭。就算自己做得不對,那也不該雇兇綁架我呀?還要把我賣給一個60歲的老光棍,你這不是把我往火坑裡推嗎?!此刻,她對林一雄那個恨呀,恨不能親手掐死他!她也曾想過報警,但又覺不妥。第一,沒有證據能證明兩個綁匪是林一雄所雇;第二,即使林一雄就是主謀,遭到法辦,她這個第三者臉上也不光彩。她暗下決心,忘掉過去,在老傢一邊陪爺爺奶奶,一邊加緊復習功課,迎接高考。
  
  功夫不負有心人,於麗娜終於考上瞭東北財經大學。接到通知書那天,她激動地流下瞭眼淚。她在心裡說:“感謝綁匪,要不是你們綁架瞭我,讓我大夢初醒,我還會在愚蠢的追星路上走下去,又怎麼能考上大學?”每當她在電視上看到林一雄時,她的內心就憤恨不平……
  
  令於麗娜沒有想到的是,大學開學第一天,她就收到一封林一雄的來信:
  
  於麗娜同學,首先祝賀你考上瞭東北財經大學。我知道你一直在恨我,現在我可以告訴你,你遭“綁架”是我和你父親在你執迷不悟的情況下采取的非常措施。在此請你原諒。
  
  看到你因追星而荒廢學業,你父母看在眼裡,急在心裡,他們多次找到我,讓我想辦法拯救你。我實在想不出高招,隻好出此下策,讓你來恨我。你終於走上正道,考上瞭大學,我打心眼裡為你高興。你正處在花季的年齡,好幻想,好沖動,好追星,這本無可厚非。但你隻顧自己,不考慮他人的感受,甚至把不切實際的意願強加給他人,這就不對瞭。既然愛他人,就應當尊重他人,更不能以傷害他人為代價來達到自己的目的。那樣做也許會得到所謂的幸福,但絕不會長久。愛情是兩人心心相印,是心靈的交融。正如常言所說,強扭的瓜不甜。你現在是大學生瞭,我相信你有自制能力,希望你好好學習,將來成為對社會有用的人才。願我們共勉。
  
  林一雄×月×日
  
  於麗娜看罷林一雄的來信,不禁百感交集,熱淚盈眶。父母和林一雄為挽救自己,真是費盡心機呀!她暗下決心,在以後的歲月裡,一定要努力學習,把握好人生的航向……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