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重磅新聞的背後

  寒門學子張盛去年考上大學新聞系,寒假他不想回傢,希望到報社去實習,爭取盡快進入記者的角色,早一點為傢裡分擔經濟壓力。
  
  實習已經一個星期瞭,他一直是跟在老師後面整理資料,寫出來的東西也是很普通的“本報訊”,張盛渴望寫出一條重磅新聞,卻苦於沒有線索,這讓他很苦惱。昨天母親給他打電話,告訴他父親張大民住院的消息,他以為這是一次親情的探視,沒想到卻發現瞭一個重大的新聞線索:父親在一個包工頭手下做事,工程完工瞭卻沒有拿到工錢,其他民工都是父親介紹的,拿不到錢,他們找父親評理,父親一急之下就病倒瞭。
  
  氣憤不已的張盛馬上趕回報社,寫出瞭一篇新聞調查稿子。此時正值高考錄取期間,報社為無錢上學的孩子進行募捐,這個消息來得正好,於是稿子經過審核發在瞭頭條,張盛終於圓瞭重磅新聞夢。
  
  第二天張盛下班之後趕到醫院,沒想到一見面父親對他大為發火:“你這不是害我嗎!你趕快到報社去看能不能改一下,算我求你瞭。”張大民急得都要哭出來瞭,張盛從來沒有看見父親這個模樣,一時竟然不知所措,手捂著臉呆呆地站在病床前。
  
  “哪有這麼容易改?你以為報社是你傢的,這才登出來就能收回來啊。”聲音是從門口傳來的,張大民不用看就知道是誰瞭,這真是怕什麼就來什麼,沒想到羅老板竟然看到瞭這份報紙,而且找到醫院來。
  
  張大民羞愧地閉上瞭眼睛,張盛雖然沒見過羅老板,但是經常聽父親提起,因為知道他欠瞭父親他們的工錢沒給,所以就認為羅老板肯定是一個滿嘴粗話的“混混”。沒想到站在門口的羅老板卻斯斯文文的像一個文化人。
  
  如果不是剛才父親的發火,張盛見瞭羅老板肯定沖上去評理瞭。
  
  羅老板走到張大民的病床前,“老張,你來城裡怎麼也不去找我啊,要不是看到報紙,我還不知道你被車撞瞭。還有,欠工錢的事情我有些不明白,我希望你能告訴我。”這下,站在旁邊的張盛更糊塗瞭,父親已經來城市幾天瞭,每天都是早出晚歸要工錢。難道羅老板會不知道?聽羅老板這麼說,好像父親還隱瞞瞭什麼事情。
  
  張大民仍舊是閉著眼睛,不過張盛看到父親的手在微微顫抖,他再也忍不住瞭:“羅老板。做人要有良心,我父親他們給你做瞭工就應該得到工錢,不要以為鄉下人好欺負。既然報紙都曝光瞭,你就等著勞動監察部門找你吧。”一
  
  “呵呵,小夥子氣挺足啊,我聽說你在大學學新聞,就憑著這份責任感,以後當記者肯定行。不過,我和你父親本來就沒有勞資糾紛,看來你要學些法律知識啊,因為我和你父親很可能會在法庭上見。”躺在病床上的張大民再也呆不住瞭,他翻身下床,撲通一聲跪在羅老板面前:“羅老板,都是我不好,我拿瞭工錢之後沒有給大傢分下去,因為我兒子的學費還沒有著落,我想就算我欠大傢的,可是我又不敢說,大傢都等著錢過年,所以就讓您背黑鍋瞭啊。”
  
  張盛是個聰明人,立刻明白瞭這一切,難怪自己要求休學打工父親不同意,並很快湊足瞭學費,原來這是用瞭別人的工錢啊。想到這,張盛也忍不住要跪下,被羅老板一把拉住:“別這樣,我也猜到你有苦衷的,可是你應該早點告訴我,我們做工程的賺錢也不容易,但是還沒有黑心。這樣吧,我就當一次‘黑心包工頭’吧,你們的工錢我再給一次,以前拿的就算我借給你供兒子上大學瞭。”張大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局,尤其是張盛,簡直經歷瞭一場人間悲喜劇,想對羅老板說一些感激的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還是羅老板大度,他說:“你也別謝我,我們做工程也要講究信譽,就算你幫我,你就在報紙上發一個我知錯能改,迅速支付工錢的消息吧。”張盛眼含著淚水連連點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