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真假骨灰盒

  疑團重重小弟奔省城
  
  2008年春節前夕。在警察學院讀書的劉斌放瞭寒假,急忙忙地從大學往河北老傢趕。可到瞭傢裡,迎接他的不是父母的歡喜,而是大哥和父親的靈堂。原來大哥在前天出車禍去世瞭。
  
  他大哥劉文在省城做房地產開發生意,小有成就,一直是父母的驕傲。可誰想到飛來橫禍,劉文駕車去工地,與一輛大卡車相撞,車毀人亡。昨天他的秘書王純將劉文的骨灰盒送回老傢,父親受不瞭突來的刺激,心臟病復發,也撒手人寰。劉斌看著肝腸寸斷的母親和兩眼紅腫的嫂子,再也忍不住,跪在靈堂裡父親與大哥的遺像前,放聲痛哭。
  
  一陣痛哭後,劉斌突然像想起瞭什麼,回頭問母親:“大哥的秘書王純呢?”母親看著自己現在唯一的兒子,抽泣著說:“她放下骨灰盒就走瞭,你大哥沒瞭,人傢將骨灰送回來,也算做到仁至義盡瞭。”“怎麼也不問問當時的具體情況呢?”“人已經沒瞭,還問那麼細幹嗎?咱傢還不夠倒黴的嗎?”嫂子插話說。
  
  劉斌不再說話。準刑警的身份讓他陷入瞭深深的沉思:大哥做事向來謹慎,沒有把握的事絕對不做,還經常告誡自己要處處小心,小心駛得萬年船;而且大哥除非生意上沒辦法從來不喝酒。怎麼會發生車禍呢?他有些懷疑,懷疑有人加害自己的大哥。要想瞭解真相,除非找到大哥的秘書王純。
  
  第二天,父親和大哥下葬後,他騙母親、嫂子說要到省城看看大哥的公司,便隻身來到省城。可到瞭大哥的公司。早已經換瞭招牌。這更加引起劉斌的懷疑。大哥的屍骨未寒,公司卻已經易主,而且,自己的傢人卻渾然不知,這難道合理嗎?我一定要查出事情的真相。以告慰大哥的在天之靈。
  
  劉斌來到大哥的好朋友,也是自己的老鄉張君的公司。張君和劉文年輕時一起來省城闖世界,從練攤開始,經過十幾年的積累,終於闖出瞭一番天地。劉文做房地產,張君做建材,兩人互相幫助,一起發財。當張君聽到劉文去世的消息時,大吃一驚,尤其聽到劉斌告訴他公司已經易主時,一下子癱坐在老板椅子上,直冒冷汗。劉斌對張君不知道自己大哥的事感到非常遺憾,而且也非常奇怪,兩個人既是老鄉又是朋友,還是生意上的夥伴,怎麼大哥出車禍,張君卻絲毫不知道呢?
  
  沒等劉斌開口問,張君便擰開瞭話匣子:一個月前,劉文來到張君的公司,說要50噸鋼筋急用。張君說,現在沒有這麼多的現貨,得等幾個月,可劉文說要急用,張君二話沒說,到鄰近建材公司拆借瞭幾十噸,湊齊瞭貨物,劉文連欠條也沒打,便急急忙忙地將鋼筋拉走瞭。張君也沒太往心裡去,因為以前也曾有過急用貨品,不打欠條先把貨物拉走的情況,但不出幾天,劉文便將貨款打入張君的賬號,因為他們倆的關系不一般,完全相信對方的人品。可這一次,半個月瞭張君也沒有收到錢,打電話總是關機,去公司隻看見秘書王純,王純總是告訴他劉總在工地。他還是不太在意,可能是劉文太忙瞭。可現在劉文死瞭,公司沒瞭,拆借別的公司的鋼筋貨款就足以讓張君元氣大傷,他怎能不著急呀!
  
  “肯定是王純幹的!”張君狠狠地說。王純早就和劉文勾搭成奸,王純不甘心隻做情人,一心想要讓劉文明媒正娶,可劉文不答應,因為老傢的妻子孝敬父母,照顧孩子,是個賢妻良母,劉文絕不會離婚。肯定是王純懷恨在心,動瞭殺心,還霸占瞭劉文的財產。
  
  聽張君這麼一分析,正好與劉斌的懷疑不謀而合。他說:“張哥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這個狐貍精,替大哥還上你的貨款。”
  
  大海撈針劉斌枉費心
  
  走出張君的辦公室,劉斌的心冷靜下來。可人海茫茫,到哪裡去找王純呢?如果真像張君分析的,王純肯定早已攜巨款遠走高飛瞭;假如報案,又沒有任何證據,隻是自己的猜疑。劉斌的手用力撕扯著自己的頭發,想從千頭萬緒中找出一條線索。這時,一輛警車呼嘯而過,劉斌一下子清醒瞭:對,發生瞭車禍,交警大隊肯定有記錄,我去交警大隊,找到記錄,先瞭解事故的真相,說不定還能發現王純行蹤的蛛絲馬跡呢?
  
  劉斌風風火火地趕到交警大隊,向值班民警說明瞭自己的來意。民警很熱心地幫他查找那幾天全市發生車禍的所有記錄,可找來找去,竟然沒有劉文的記錄,更不要說王純的名字瞭。難道王純根本就沒有報案?不會呀,即使王純不報案,那卡車司機也會報案的,現在所有機動車都上瞭強制保險,如果肇事逃逸,會坐牢的,卡車司機不會不知道。那唯一的解釋就是大哥根本沒發生車禍,死亡另有原因。
  
  一條線索斷瞭,必須盡快再找到一條線索,不然時間拖得越長,王純就會跑得越遠。
  
  準警察的身份再次幫助瞭劉斌:去火葬場!那裡肯定有大哥的死亡記錄,不然,如何開具死亡證明呢?劉斌馬不停蹄地來到火葬場,可奇怪的是,這幾天的火葬記錄裡同樣沒有大哥劉文的名字。劉斌豁然開朗,大哥肯定是非正常死亡的,那張死亡證明也是偽造的。
  
  劉斌立刻趕回老傢,他沒有向母親和嫂子說實話,害怕給她們更深的傷害,隻是告訴她們公司現在已經委托公證處盤點,等數據出來,就可以拍賣瞭。
  
  他找到大哥的死亡證明,偷偷地來到縣城火葬場,請工作人員鑒定。果然不出所料,死亡證明是偽造的。
  
  在回傢的路上,劉斌又陷入瞭沉思:單憑這張假死亡證明怎麼能斷定大哥的死亡原因呢?又如何找到王純呢?死亡證明是假的,說明大哥沒有火化,那麼骨灰盒又怎麼解釋呢?難道骨灰盒裡根本沒有大哥的骨灰,隻是個空盒子?劉斌越想越覺得自己分析得有道理,可要想證明自己的分析,隻有開盒驗骨灰瞭,如何向自己母親和嫂子解釋呢?
  
  當劉斌推開自傢的門時,他終於想到瞭既不傷害親人。又能查出真相的辦法。他告訴母親和大嫂,大哥其實沒有死,他把自己到交警大隊和火葬場查看記錄的經過向親人全盤托出。隻是隱瞞瞭公司易主和自己對真相的分析。他母親和嫂子愣瞭:沒死為什麼要撒謊說自己死瞭?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劉斌說估計是大哥欠瞭很多的債務,為瞭躲債才出此下策吧!母親仍然不信有這等荒唐事,劉斌便說出瞭要開盒驗骨灰,證明給她們看。母親不同意,可大嫂還是抱著一絲幻想,吞吞吐吐地答應瞭開盒驗骨灰。母親隻得讓傢裡唯一的男人做主瞭。第二天,劉斌和鄉親們用鐵鍬扒開瞭新土還未褪色的墳墓。劉斌顫巍巍地掀開大哥的骨灰盒,在場的所有人都睜圓瞭眼睛。正如劉斌所料。骨灰盒裡空空如也。甚至連一點灰塵也沒有。
  
  大嫂高興地流著淚對劉斌說:“你大哥還沒死,你趕快把你大哥找回來。欠多少錢,我們砸鍋賣鐵替他還上。”母親也催促劉斌趕緊去找大哥。
  
  劉斌嘴裡答應著,心裡卻在流淚:可憐的大哥,你的屍首到底在何處呀?
  
  千裡尋兇雪災顯真情
  
  劉斌來到網吧,在網上向自己的所有同學發瞭一封雞毛電子信,將在省城從張君那裡找來的王純的相片傳到電子信箱裡,告訴自己各地的同學尋找這個女人,說是進行一次提前實習,誰找到瞭,同學們就選他當學生會主席。
  
  同學們紛紛響應,他們運用人海戰術,發動瞭他們所有的網友共同尋找。功夫不負有心人,隻一天時間,劉斌就接到湖南一個同學的電話,告訴他,據可靠消息和嚴密對比,湖南省某縣發現疑似此女子的人。同學說已經拜托好友監視此人,讓他馬上來驗證。
  
  劉斌聽到後,興奮異常,立刻買瞭去湖南的火車票。他一定要揭開大哥死亡的神秘面紗。
  
  經過一夜半天的旅途,在大雪連綿的下午,劉斌來到瞭目的地,同學在車站迎接他。一見面,他便著急地問:“人在哪裡?”同學說:“昨天這個女子和一個男人上瞭衡山,我的朋友在途中跟丟瞭,咱們就在她住的旅館守株待兔吧。”“不,我們也去衡山,馬上!”同學看他著急的樣子,笑著說:“她是誰呀?這50年不遇的大雪天,我們至於要冒險嗎?”
  
  “路上我再給你細講,馬上找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