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感謝你的分手

  李曉明開著一輛嶄新的寶馬轎車來到初戀情人王妮莉工作的華達公司,才知道她早在八年前就已經到另一個世界去瞭。當他看到初戀情人的信後,更是悔恨交加。他這次來找王妮莉,本來是帶著一種玩世不恭的心態,想嘲弄一番自己初戀情人的,想不到她跟他當年的分手卻是另有隱情。
  
  十年前,李曉明大學畢業後,在省城一傢名叫鴻揚的外資企業工作。不久。他在一次朋友聚會上,認識瞭跟自己同齡的王妮莉。王妮莉也是剛大學畢業,在華達公司工作。兩人一見鐘情,相見恨晚,很快便談起戀愛來,而且愛得死去活來。一年後,王妮莉一位在深圳工作的中學女同學張琴來這裡辦事,順便來看望王妮莉。想不到張琴的到來。竟然給王妮莉和李曉明的愛情造成瞭危機。
  
  原來張琴高考落榜後,便到深圳去闖天下。想不到她經過五六年的艱苦奮鬥。竟然有瞭自己的公司,成瞭一名腰纏萬貫的款姐。
  
  王妮莉看著老同學發瞭跡,心裡是既高興又羨慕。就在張琴走後的當天晚上,王妮莉便對李曉明說:“曉明,你看,張琴五六年的時間就發瞭大財,我們也到深圳去闖一下吧!”
  
  李曉明先是一怔,繼而朝她苦笑說:“你以為深圳遍地都是黃金?告訴你,那裡就跟過去的大上海一個樣。有人歡喜有人悲,既是冒險傢的樂園,也是失敗者的墳墓。再說,我們現在的這份工作也很不錯,溫飽根本是不成問題的,又何必去冒這個險呢?”
  
  “你真是沒出息!”王妮莉嗔怪道,“張琴隻不過是一名高中生,她竟然能闖下自己的天下,難道我們大學生還不如她這個高中生嗎?再說,如果我們不趁自己現在還年輕幹出一番事業來的話,將來後悔也就晚瞭。”
  
  李曉明聽瞭王妮莉的話,有些不以為然。他冷笑瞭一下,揶揄說:“要是闖天下都這麼容易,大傢不都成瞭比爾·蓋茨嗎?我真擔心天下沒有闖到,卻闖個頭破血流,那時才真是後悔莫及呢!”
  
  王妮莉怔怔地看瞭李曉明一眼,心裡感到十分失望。一年多來的相處,她覺得李曉明是一個很有才能的人。就因為自己看中瞭他的才能,才同意跟他談戀愛的。可讓她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是這樣一個胸無大志的男人。不過,她雖然心裡這麼想著,但臉上還是笑著說:“好瞭,大道理就不講瞭,現實還總是要講的吧?如果我們將來結婚的話,房子在哪兒?總不能永遠租人傢的房子住吧?現在房價飛漲。如果不想辦法掙點錢,又哪來的錢買房子呢?”
  
  “真是俗不可耐!渾身都充滿瞭銅臭味。”李曉明沒好氣地說,“你如果想去的話,就先去闖一下吧!恕我不能奉陪。”說完。頭也不回地走瞭。
  
  王妮莉見此不禁潸然淚下。李曉明可是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即使不談金錢,就是為瞭自己的事業,他也應該有所作為呀!可他現在所做的工作,跟自己所學的專業根本是風馬牛不相及。這樣下去,不要多久就會將自己的專業荒廢掉。想到這裡,她決定想個辦法讓他醒悟過來,不能就這麼平庸地度過一生。
  
  從這以後,李曉明和王妮莉開始處於冷戰狀態,好久也沒有相互往來,這可是他們從來沒有發生過的事。這讓王妮莉倒有點心慌起來:難道曉明的心裡真的沒有我,所以也就不在乎我們的愛情瞭嗎?想到這裡,她不禁打瞭個寒戰。
  
  一天中午,李曉明到附近的一傢超市去買些食物。想不到他剛進超市的大門。就發現自己的戀人王妮莉也在超市裡買東西,還有一位年輕英俊的小夥子陪著她,心裡不禁倏地一驚。他連忙閃到一個貨架的後面,悄悄地跟著他們。隻見王妮莉跟那個小夥子有說有笑,兩人的關系顯得很不一般。他頓時恨得牙癢癢的:想不到你還真是個水性楊花的女人呢!我們隻是吵瞭一架,你竟然又另找瞭新歡,這樣的女人又有什麼值得我愛的呢?想到這裡,他連忙退出超市,頭也不回地走到一傢飯店,要瞭幾樣菜和一瓶白酒,自斟自酌地喝瞭起來。
  
  其實李曉明雖然跟王妮莉賭氣,但他心裡還是很愛她的。想到剛才她跟那位小夥子親熱的樣子,心裡也就不禁醋意往上翻。由於是一個人喝悶酒,也就不知不覺地把自己灌醉瞭。
  
  當李曉明醒來時,發現躺在自己宿舍的床上。是誰把自己送回來的呢?他想瞭好一會兒,隻知道自己朦朧之中有人把他抱到這兒,後來就什麼都不知道瞭。他想到瞭王妮莉,又覺得有點不太可能,她跟那個新歡顯得那麼親熱,又怎麼會來管他的死活呢?
  
  一晃一個星期過去瞭,王妮莉沒有到李曉明這裡來,李曉明也懶得到她那兒去。兩人似乎都有瞭分手的意思。
  
  星期六上午,李曉明正跟同事小張兩人逛街。小張突然拉瞭他一把說:“李曉明,你看,前面那個女孩子好像是你的女朋友王妮莉呀!”
  
  李曉明抬頭一看,果見王妮莉正手挽著一位中年男人朝一傢商場走去。他心裡不禁怒火中燒:好你個王妮莉。真是不知羞恥啊!又把那小夥子甩瞭,傍大款啦!他氣得真想沖上去狠狠地揍她一頓。可轉念一想,她既然這樣不知羞恥瞭,我跟她還有什麼可說的呢?他忙對小張苦笑一下說:“我們已經分手瞭,沒有什麼可說的瞭。”
  
  這一夜,李曉明在床上翻來覆去根本沒有睡著。想到一年多來跟王妮莉相處。心裡真像是打翻瞭五味瓶似的不是滋味。他覺得她根本就不是一個嫌貧愛富的人呀!怎麼說變就變瞭呢?唉!女人的心,真像是七月天上的雲,變幻莫測。
  
  光陰荏苒,轉眼之間兩個多月過去瞭。李曉明雖然怎麼也忘不瞭王妮莉,可他天生是一個性格好強的人。又怎麼肯低頭服輸呢!
  
  這天下午,李曉明頭有點痛,還有點發熱,知道自己感冒瞭,於是便到市人民醫院去開藥。想不到他剛走進醫院的大門。就跟王妮莉撞瞭個滿懷。幾個月不見,王妮莉變得臉色發黃,一副病態。王妮莉看到曉明後,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李曉明似乎明白瞭什麼,於是揶揄道:“怎麼?是不是跟大款在一起出問題啦?”
  
  王妮莉先是一怔,接著便明白瞭他這話的含意,十分氣憤地說:“我的事不要你來咸吃蘿卜淡操心。你有本事也弄個大款讓我看看!到時候也會有美女圍著你轉的。”說完,頭也不回地走瞭。
  
  李曉明氣得渾身發抖,猛地朝醫院的鋁合金大門踢瞭一腳。想不到大門沒有被他踢壞,倒把自己的腳踢得刺骨地疼痛。他再也沒有心思看病瞭,轉身一拐一拐地離開瞭醫院。
  
  王妮莉的話對李曉明的刺激實在太大瞭。經過一番痛苦的選擇,他決定到深圳去闖一下,即使闖得頭破血流,也要試一試。他要讓王妮莉看一看自己的真才實學!
  
  李曉明來到深圳後,可謂舉目無親。雖然懷揣名牌大學的畢業證書,可很多單位需要的是更高的學歷。在這裡,有大學畢業文憑的人多如牛毛,連碩士生也很難找到好的工作。
  
  一天上午,李曉明漫無目標地走在大街上,心裡苦不堪言。早就知道深圳的工作不好找,為什麼自己又要賭氣辭去工作來到這裡呢?就在他走投無路之際,一位中年婦女朝他走瞭過來:“小夥子,是不是找工作呀?”
  
  “是啊!是啊!”李曉明眼睛突然一亮,連忙說,“我的確是想找一份工作,請問是什麼公司?”中年婦女將李曉明上下打量瞭一番後,自言自語地說:“嗯,不錯!
  
  看樣子是一個精明能幹的小夥子。”
  
  李曉明聽後,心裡倏地一喜,連忙說:“老板娘,我可是名牌大學畢業的,當然不會差瞭。請問是什麼工作?”
  
  “門衛。”中年婦女說著,又笑瞭笑,“這份工作什麼大學畢業的並不重要,主要是要看人精明。”
  
  李曉明聽說是讓他做門衛,真有點哭笑不得。堂堂的名牌大學畢業的高材生,竟然來深圳做門衛,這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瞭嗎?
  
  中年婦女見他一副大失所望的樣子,不禁笑起來:“小夥子。你別以為自己是什麼名牌大學畢業的感到屈才啊!在深圳這個地方,人才實在是太多瞭。再說,每月3000塊錢的工資,還包吃包住,這樣的好事你去哪兒找啊!既然你不願意,那就另謀高就吧!”說著就要走。
  
  “等等!”李曉明連忙說,“我跟你走。”說著,便跟這位中年婦女來到瞭那傢中新公司。中新公司是一傢外資企業,專門生產電子產品。李曉明第一天上班,就感到公司不同凡響,幾乎是清一色的年輕人。看著大傢精神抖擻地朝廠裡走去,他羨慕不已。心想自己也是一名大學畢業生,卻在這裡看大門,實在是埋沒人才。不過,他心裡雖然這麼想,但還是認認真真做好自己的門衛工作。一天上午,李曉明正在值班,一個年輕小夥子沒有掛牌就要往裡面闖。李曉明連忙攔住他,笑著說:“對不起!請問你找誰?”
  
  小夥子先是將李曉明打量瞭一番,而後冷笑著說:“怎麼?連我也攔?告訴你,這公司就是我爸的。”
  
  李曉明見他一副盛氣凌人的樣子,真是氣不打一處來。他認真地說:“對不起!你就是董事長,如果不掛牌,我也不會讓你進去,這是公司的規定。”
  
  “你他媽的真是活得不耐煩瞭!”小夥子罵著,隨手就打瞭李曉明兩個耳光。
  
  李曉明挨瞭兩記耳光後,雖然十分氣憤,但他還是忍住沒有還手。就在他準備給保安部打電話時,一個老頭走瞭過來,十分生氣地對打李曉明的小夥子說:“仲生,你真是太缺乏修養瞭!請你立即向他賠禮道歉。”原來這位老頭就是公司的董事長秦中新。
  
  “爸,他、他……”
  
  “他什麼?他是嚴格執行公司的規章制度,一點也沒有錯!”秦董事長十分嚴肅地說。
  
  秦仲生見狀,不得不向李曉明賠禮道歉。
  
  真是不打不相識,李曉明挨瞭兩記耳光,卻贏得瞭公司秦董事長的信任。不久,他被安排到市場銷售部工作。對於這樣的安排,李曉明起初還有點不太高興。覺得自己應該發揮專業特長,到技術部門工作才專業對口。後來經過一段時間的工作,才真正感到市場銷售工作的重要性。
  
  兩年後,李曉明手中有瞭一些積蓄,就離開中新公司,創辦自己的公司。由於他在中新公司市場銷售部工作瞭近兩年。所以對市場銷售行情十分瞭解,這對他創辦的曉明公司有著很大的幫助。
  
  經過五六年的艱苦奮鬥。李曉明的曉明公司終於取得瞭可喜的業績。他也發瞭,鳥槍換炮瞭。於是他開著寶馬轎車。想來好好地感謝一下自己的初戀情人王妮莉:如果沒有她當年的絕情,自己也就沒有今天這樣的輝煌業績。然而,讓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王妮莉早在八年前就因胰腺癌離開瞭人世。當李曉明捧著王妮莉留給他的信時,止不住淚如泉湧。
  
  曉明:
  
  當你接到這封信時,我已經離開這個世界瞭。或許你一直都在憎恨我,認為我是一個見錢眼開的水性楊花的女人。其實,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瞭自己的心上人,也就是你。
  
  那天在超市裡我跟我哥哥一起買東西。我發現瞭你。後來看到你喝醉瞭酒,是我和哥哥把你送回宿舍的。知道你吃醋,我心裡很高興,說明你心中還有我。
  
  那次我陪父親上街時,也發現瞭你,看著你氣得發抖的樣子,我雖然心裡在流血,但還是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起到瞭一定的效果。所以在醫院裡跟你相遇時,我又說出絕情的話。
  
  其實跟你爭吵的第三天,我就被查出患有晚期胰腺癌瞭,這種痛是根本無法治好的。為瞭你,為瞭自己一生中唯一愛過的男人,我才決定以這種方法來激勵你。
  
  雖然你遠在深圳,可在我有生的日子裡,一直都在關註著你。我通過張琴打探你的消息,並且請她力所能及地幫你的忙。當我快要不行的時候,張琴來看我,我一再囑咐她,千萬不要將我不久於人世的消息告訴你。這主要是讓你心中恨我,才會激勵你去更加勤奮地幹自己的事業。我知道你功成名就時會來找我的,因此給你留下這封信。
  
  好像有這樣的一首歌,歌詞是:沒有我的日子裡,你要更加珍惜自己。希望你多保重!
  
  你的初戀人兒:妮莉絕筆
  
  李曉明讀到這裡不禁羞愧萬分。他止不住地大叫一聲:“妮莉。我對不起你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