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偷車賊領獎

  張三、李四、王五均是盜賊,專門偷盜摩托車,幾年下來他們不知偷瞭多少輛。
  
  這天上午,張三、李四來到瞭四季廣場。發現有一部嶄新的摩托車居然沒有鎖。兩人見沒人註意,便騎上摩托車,迅速離開四季廣場,直奔王五的傢。王五的傢就住在西門口,他傢有個秘密地下室。他們把偷來的摩托車全都藏在地下室裡。張三、李四剛把車停下,後面就追來瞭兩輛摩托車。還沒等兩人有所反應,車上的四條大漢就把他倆給圍住瞭。張三意識到是兇多吉少瞭,便強作鎮靜地問道:“你們想幹什麼?”那個長得膀大腰圓、滿臉絡腮胡子的大漢“哈哈”一笑道:“我們想幹什麼,難道你不比我們還清楚嗎?這摩托車是誰的啊?”張三把眼睛一瞪,理直氣壯地說道:“這摩托車是我的啊!”大漢也把眼睛一瞪道:“那你把購車發票拿給我看看。”張三道:“你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要拿給你看?”讓張三沒有想到的是,大漢竟“啪啪”給瞭他兩記耳光,打得他兩眼直冒金星。“這車是老子的,你瞪大狗眼看看這是不是我的購車發票?”張三一下子傻眼瞭。大漢陰陽怪氣地問道:“你說吧,是公瞭還是私瞭?”張三這才明白過來,他是被他們給“釣”著瞭。眼下又有瞭一種新的行當,叫“釣賊”,就是故意給你留空子,讓你偷。然後把你給逮住,以此敲詐你的錢財。張三無奈地看著大漢,可憐巴巴地問道:“你想要多少錢?”大漢很幹脆地回答:“1萬元,不打折!”張三見大漢說得如此幹脆,知道討價還價已經沒有任何必要瞭,就讓李四領著大漢一夥去不遠處的那傢儲蓄所等候,他回傢拿銀行卡。李四領著大漢一夥來到這傢儲蓄所不久,張三就返回來瞭,他從卡裡取出瞭1萬塊錢交給瞭大漢,大漢洋洋得意地揣著1萬塊錢揚長而去瞭。
  
  張三看著大漢遠去的背影,冷冷一笑道:“壞我張三的人,我會讓他們統統死掉!用不瞭五天,我就會把他送進監獄!”李四不由得一怔:“咱們能把他送進監獄?”張三用力地點點頭:“我已經讓王五在背地裡跟蹤他們瞭,我會百分之百地讓他蹲監獄!”兩個多小時後,王五回來瞭,他告訴張三:他已經搞清楚大漢的住址瞭。
  
  三天後的早上,王五騎著一部嶄新的摩托車,等侯在離大漢傢不遠的地方。等瞭不長時間。大漢就騎著那天沒有上鎖的摩托車朝王五這邊駛來。王五朝大漢招招手,大漢停下摩托車,不耐煩地問道:“你想幹什麼?”王五眼睛一紅,一下子就流出眼淚來:“大哥,我妻子剛剛被車撞瞭,肇事司機還逃逸瞭,我身上揣的這點錢壓根就不夠上醫院,我想問問大哥:你們這裡有沒有想買摩托車的?”大漢下瞭車,仔仔細細瞧瞭一會兒後,便問王五:“你想要多少錢?”王五說:“我這車花瞭8500塊錢買的,騎瞭還不到一個月,大哥說能值多少錢?”大漢眨瞭下眼,說道:“你如果要3000塊錢,我可以幫你賣賣。”王五用哀求的目光看著大漢:“大哥,能不能再稍微多一點?”大漢不耐煩地瞪瞭王五一眼:“我說3000元就3000元,你賣不賣吧?”王五深深地嘆瞭一口氣,極不情願地說道:“3000元就3000元吧。”
  
  王五跟著大漢來到他傢,大漢給瞭王五3000塊錢,王五便把車鑰匙給瞭大漢。大漢把眼睛一瞪:“購車發票呢?”王五趕忙說道:“購車發票在傢裡,我瞅時間給你送來行嗎?”大漢冷冷一笑道:“你以為老子是三歲的孩子啊?這車要是你偷來的怎麼辦呢?你趕緊回傢拿購車發票去!”王五很是為難地說道:“我傢在農村,來回要三、四天的時間啊!”大漢眨瞭下眼說道:“那我就先給你1000塊錢,這車就放在我這裡,你什麼時候把購車發票拿來,我就什麼時候再給你2000塊錢。”王五想瞭想後,便同意瞭。
  
  王五離開大漢傢後,張三立馬就報瞭警,說大漢剛剛偷回傢一輛摩托車。警察很快就趕來瞭,過瞭不長時間,大漢就被警察帶走瞭。
  
  這天上午,張三、李四來到昌德小區,很快就發現瞭一部嶄新的摩托車,跟過去行動一樣,張三負責望風,李四負責偷竊,因為李四長得十分瘦小,一旦被發現,跑起來比誰都快。就在李四開始動手時,有個人走瞭過來,李四趕忙住瞭手。可這個人並不是來騎摩托車的,鬧瞭半天他也是個偷車賊。讓李四沒有想到的是。偷車賊見他在撬鎖,竟然高聲喊道:“快來人啊,有人偷摩托車啦!”李四見大事不妙,隻好拔腿就跑。跑瞭一會兒,張三猛然醒悟到:是不是偷車賊也想偷這部摩托車?等張三、李四壯著膽子返回來,偷車賊不見瞭,那部摩托車自然也沒有瞭蹤影。張三、李四這才知道他們上瞭偷車賊的當。
  
  第二天上午,張三、李四便來到三江小區,讓兩人沒有想到的是,偷車賊竟然也在這裡。張三便立馬給王五打電話,讓他馬上過來,跟蹤可惡的偷車賊,搞清楚偷車賊的住址。
  
  隔天上午,長得人高馬大的王五便騎著前不久被他們偷來的那部嶄新的摩托車,等候在離偷車賊傢不遠的地方。等瞭不長時間,偷車賊就從傢裡走瞭出來,王五便朝偷車賊招瞭招手,偷車賊便問道:“你有什麼事嗎?”王五的眼睛一紅,流出瞭眼淚:“大哥,我的妻子剛剛被車撞瞭,肇事司機還逃逸瞭,我身上揣的這點錢壓根就不夠上醫院,我想問問大哥:你們這裡有沒有想買摩托車的?”偷車賊仔仔細細看瞭一會兒車後,又仔仔細細打量瞭一番人高馬大的王五,這才問道:“你想要多少錢?”王五說:“我這車花瞭8500塊錢買的,騎瞭不長時間,大哥說能值多少錢?”偷車賊說道:“你要是1000塊錢,我就買下瞭。”王五有些生氣地說道:“大哥,你不是在開玩笑吧?”偷車賊說道:“你要是有購車發票,我可以給你6000塊錢。你有購車發票嗎?”聰明的王五沒跟偷車賊討價還價,他跟著偷車賊來到他傢,偷車賊給瞭王五1000塊錢,王五便把車鑰匙給瞭偷車賊。
  
  王五離開偷車賊傢不久,張三就打電話報警,說偷車賊剛剛偷回傢一部摩托車。警察很快就來到瞭偷車賊的傢,躲藏在偷車賊傢附近的張三一夥看得很清楚,沒過多長時間,偷車賊就被警察帶走瞭。
  
  當天下午,張三便接到瞭警察打來的電話,警察告訴他說:“最近我們出臺瞭一項新政策,對舉報有功的舉報者給予獎勵,你們所舉報的這個人是個偷車大盜,被他偷去的摩托車無數,你們屬於重獎的范疇,最高可獲獎勵5000塊錢。你們打算什麼時候來領取獎金啊?”張三回答說:“我們一騰出時間馬上就來。張三把剛才警察打來電話的內容告訴瞭李四和王五,李四急瞭:“那你還猶豫什麼啊,咱們馬上就去領啊!”狡猾的張三“哈哈”一笑道:“你以為我會像你這麼傻啊,要是那個賊一口咬定這車不是他偷的,他是花錢買的,我們去瞭,那不是自投羅網嗎?”李四可不這麼認為,他反駁道:“被偷的車明明在他傢裡,警察憑什麼要相信他說的話?憑什麼要抓舉報他的人?你要是警察,你能這麼做嗎?”張三雖然覺得李四說的有道理,但他絕不貿然行事,他對李四說道:“我們再等些天,要是警察真相信盜車賊的話,就肯定還會給我們打電話,要是警察不再給我們打電話,那或許才是真的!”
  
  一個月的時間過去瞭,警察竟然一次電話都沒打,李四沉不住氣瞭,便沖張三說道:“你要是害怕,那我自己去領好瞭。”張三哈哈一笑道:“你急什麼啊,咱們這兩天就去偷車賊傢附近轉轉,看看偷車賊在不在傢,要是見不到偷車賊,他就是被抓起來瞭,到那時咱們再去領也不晚啊!,,
  
  一連三天,張三一夥一直守候在偷車賊傢附近,壓根就沒有發現偷車賊,李四便沖張三說道:“你現在可以放心瞭吧,咱們馬上去領獎啊!”狡猾的張三並沒立馬行動,他競徑直去瞭偷車賊的傢,對偷車賊的妻子說道:“我是你老公的朋友,我想找他辦點事。”偷車賊的妻子深深地嘆瞭口氣道:“那你就去監獄裡找他吧。”張三一怔:“你說什麼?他蹲監獄瞭?”偷車賊的妻子不耐煩地白瞭張三一眼道:“他偷別人的摩托車,被人給舉報瞭。被警察給抓起來瞭!”
  
  張三再沒猶豫,領著李四、王五就去瞭公安局,110的劉隊長沖他們說道:“你們可真行啊,是不是嫌5000塊錢少啊?都一個多月瞭,才想起來領啊!小高,去領獎辦,把那5000塊錢的獎金拿過來。”
  
  不大一會兒,小高就提著皮包走瞭進來,他把皮包交給瞭張三:“你打開皮包,清點一下,看看是不是5000塊錢?”張三立馬打開皮包,跟著竟像傻子似的愣在瞭那裡。原來,皮包裡居然裝著三副手銬。經過短暫的思考後,張三便問劉隊長:“你們憑什麼要抓我們啊?就因為我們舉報瞭偷車賊嗎?”劉隊長哈哈一笑道:“到底誰是偷車賊啊?你聽說過有自己偷自己東西的小偷嗎?”劉隊長便把實情說瞭出來。
  
  原來,被張三舉報的這個人叫楊大青,他的摩托車被人偷走瞭,他就整天出去找他的摩托車。那天他發現李四在偷摩托車,見李四長得十分瘦小,不會對他的生命構成威脅,就高喊瞭那一嗓子。那天,王五賣車給他,他一眼就認出瞭這摩托車是他的,可王五長得人高馬大,他實在不想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就自認倒黴,寧願多拿出1000塊錢,把自己的摩托車買回來。為瞭抓到他們,劉隊長就給他們打瞭電話,誘騙他們,見他們沒有上鉤,就沒有讓楊大青回傢,而是給他找瞭一份工作幹。並告訴他妻子,要是有陌生人找他,就說他因為偷瞭人傢的摩托車而蹲瞭監獄。
  
  張三、李四、王五聽到這裡,全都傻眼瞭:獎沒領到,反倒領到瞭手銬。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