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收留乞丐

  田小麗心眼好,看見誰困難就想幫一把。結婚三年瞭,田小麗掙的錢幾乎全都捐給瞭別人,自己卻是省吃儉用。為這事兒,丈夫張東沒少跟她吵。可她就是那個脾氣,想改都改不瞭。
  
  這天傍晚,田小麗下班回傢。剛到小區門口,見一個老漢滿身塵土蜷縮在墻角,身前放著一個罐子。一看就是個要飯的。當時北風呼嘯,老漢穿得很單薄,上身穿一件破褂子,外面套著個黑手乎的坎肩,下身穿著單褲,凍得渾身直發抖。見老漢被凍成那樣,田小麗心裡一陣難受:老漢都這麼大歲數瞭,還出來討飯,一定是沒兒沒女,我得幫幫他。她走到老漢跟前:“大爺,天這麼冷,到我傢去吧。您跟我說說您的情況,我給您想想辦法。”老漢看看她沒說話。田小麗想,老漢大概凍得說不出話瞭。就使勁把老漢拉起來,扶著老漢往傢走。
  
  進瞭傢門,田小麗給老漢弄瞭一碗熱面湯,老漢吃瞭以後,身子不哆嗦瞭。田小麗又給老漢找瞭一些衣服讓他換上,老漢搖瞭搖頭:“不用瞭,這身衣服我穿慣瞭。”說完轉身想走。田小麗一看,把老漢攔住:“大爺,您幹什麼去?”老漢說:“討飯啊!我是要飯的,不討飯吃啥?”田小麗一笑:“大爺。您遇到我就不用討飯瞭,我管您飯吃。您跟我說說,您為什麼要出來討飯?”老漢苦笑道:“我跟你說這個幹什麼?我還是走吧。”田小麗一看,這大爺怎麼這麼擰啊?天都快黑瞭。外面又這麼冷,他在外面怎麼受得瞭?田小麗就拉住老漢。說:“大爺,今天我說什麼也不能讓您走,您要真想走,明天再走,今天就在我傢裡住一夜。”老漢看看外面,又看看田小麗,說:“行,你非讓我住下,我就住下。”說完,就在客廳一角躺下瞭。田小麗讓他洗洗澡,換身衣服,然後去臥室睡,可老漢死活不同意。她隻好給老漢抱來被子褥子,讓老漢睡客廳裡瞭。
  
  晚上10點多,張東下班回來瞭,見客廳裡睡著一個臟兮兮的老頭,就問田小麗:“這老頭誰呀?你親戚?”田小麗說:“不是,是一個討飯的,我見他可憐,就把他帶傢來瞭。”張東一聽就急瞭:“你可真有兩下子!平時四處撒錢你還嫌不過癮,這回還把人帶傢來瞭!你知道他的底細嗎?他要是個賊怎麼辦?”田小麗搖頭:“不可能。他那麼大歲數瞭,又那麼可憐,不可能是賊。”張東懶得跟她理論,一生氣躺下就睡瞭。
  
  第二天一早,田小麗起來做飯,到客廳一看,老漢走瞭,房門還大開著。再一看,客廳裡的電視機不見瞭。田小麗心裡“咯噔”一下,沒想到還真讓丈夫說中瞭,這老漢還真是個賊。就算他是個賊,我對他這麼好,他也不該偷我呀!田小麗追出門四處看,哪裡還有老漢的影子。田小麗搖著頭回屋,張東正在那瞪著眼睛喘粗氣:“怎麼樣?引狼入室瞭吧?我看你這回怎麼說。”田小麗嘆口氣:“算瞭,那老漢也挺可憐的,就當捐給他瞭。”張東一聽氣得直翻白眼,甩著手就上班去瞭。
  
  田小麗吃完早點也去上班,經過小區門口的時候,發現一個人躺在墻根底下。田小麗下車一看,躺在地上的正是昨晚那個老漢。田小麗上去一摸,老漢腦門發燙,呼吸微弱。田小麗心說壞瞭,老漢這是病瞭,得趕緊上醫院。她打電話向單位請瞭假。打輛車就把老漢送去瞭醫院。
  
  經過醫生緊急救治。老漢醒瞭過來。一見站在病床邊的田小麗,老漢問:“是你把我送醫院來的?”田小麗說:“是啊,您在我傢睡得好好的,為什麼要跑出來呀?”老漢一聽,眼淚流瞭下來:“大侄女,你真是個好人,我對不起你,我把你傢的電視偷出來賣瞭10塊錢,買東西吃瞭,你把我送派出所吧。”田小麗一聽忙說:“大爺,快別提那事兒瞭,您這麼大歲數瞭,我把您送派出所幹什麼?您跟我回傢吧,在我傢好好養幾天,跟我說說您的情況,我看怎麼能幫您。”老漢一聽,哭得更兇瞭:“大侄女,你別可憐我瞭,還是把我送派出所吧!”田小麗死活不同意,叫輛車把老漢拉回瞭傢。
  
  到瞭傢裡,老漢跟田小麗說瞭實話,說他叫吳有福,沒兒沒女,十幾年前就開始討飯,跑遍瞭大半個中國,還是第一次見到田小麗這麼好的人。他現在歲數大瞭,討飯也討不瞭瞭,就想找個地方踏踏實實地死嘍。他讓田小麗幫忙,給他弄點毒藥吃,等他死瞭,找個地方把他一埋,他這輩子就算完瞭。吳有福這麼一說,田小麗心裡甭提多難受瞭。她勸吳有福說,他沒兒沒女不要緊,還有政府呢,還有這麼多好人呢。她讓吳有福好好活著,以後也別要飯瞭,先在她傢住著,回頭她跟救助站聯系一下,給他找個能養老的地方。吳有福一聽,激動得熱淚盈眶,連說:“好人哪,好人哪,我吳有福臨死有福瞭!”
  
  第二天,田小麗就跟救助站取得瞭聯系。救助站說,像吳有福這種情況可以救助,但不是長久之計,最好是把他送回老傢去,讓他老傢政府解決他的生活問題。田小麗回傢跟吳有福一商量,吳有福搖瞭搖頭,說:“我不回傢,我沒有傢。你也別麻煩瞭,我還是去要飯吧,什麼時候你要是看見我死在街上瞭。麻煩你把我埋瞭就行。”田小麗說:“大爺,您別這麼說,您要真不想回去,就住在我傢,有我吃的,就有您吃的,我說什麼也不會再讓您去要飯瞭。”吳有福見田小麗說得誠懇,就含著眼淚點瞭點頭。
  
  吳有福住在瞭田小麗傢,張東可不幹瞭。好好一個傢,弄來一個要飯的,還天天當爺似的供著,什麼時候是個頭啊?再說瞭,吳有福上次把電視機偷走賣瞭。以後還指不定偷什麼東西賣呢,平白無故傢裡弄個老賊養著,這日子怎麼過?張東讓田小麗趕緊把吳有福弄走,田小麗說吳有福太可憐,不能那樣對他。張東一看扭不過田小麗,一氣之下搬單位住去瞭,眼不見心不煩。
  
  這天中午,田小麗正收拾房間,吳有福突然拿著菜刀從廚房沖出來,把刀在田小麗眼前一晃:“快坐沙發上,讓我把你綁起來!”田小麗一見嚇得夠嗆:“大爺。您這是幹什麼?”吳有福一瞪眼:“幹什麼?你甭管,你老實聽話就行。”一邊說,一邊用繩子綁田小麗。田小麗嘆瞭一口氣,心說,這吳有福是要搶劫呀,看來丈夫說得還真是沒錯,做好人也得長心眼,要不然就有可能成為東郭先生,這吳有福不就是嗎?我對他那麼好。他先偷我,後又搶我,早知道這樣我就不幫他瞭。田小麗這麼想著,吳有福已經把她捆瞭個結結實實,往她嘴裡塞條毛巾,提著菜刀就走瞭。田小麗一看,吳有福怎麼拿著刀走瞭?難道他要去搶別人?那可不成。想著,田小麗就拼命掙紮,折騰瞭老半天,總算把繩子弄開瞭,正要追出去找吳有福,電話響瞭,拿起來一聽,是警察打來的,問她認不認識一個叫吳有福的?田小麗說認識。警察告訴她,吳有福受瞭重傷,正在醫院裡搶救,讓她馬上到醫院去。田小麗一聽,放下電話就趕去醫院。
  
  到瞭醫院急救室,吳有福滿身是血,已經奄奄一息瞭。警察告訴她,剛才有個歹徒持刀搶劫,吳有福拿著菜刀跟歹徒搏鬥,結果被歹徒紮到瞭大腿動脈,因為失血太多,已經無法搶救瞭。警察問吳有福有什麼親人,吳有福說有個侄女叫田小麗,他臨死之前要跟田小麗說幾句話。田小麗走到吳有福跟前,含著眼淚說:“大爺。您有什麼話,就對我說吧。”吳有福讓田小麗把他身上的坎肩脫下來,然後一字一句地說:他不是討飯的,也不是沒兒沒女,他有一個養子,叫吳天德,是他從垃圾堆上揀到的,他見孩子可憐,就自己養著,為瞭供吳天德上大學,吳有福把傢裡的房子都賣瞭。吳天德大學畢業之後留在瞭這座城市裡,還成瞭傢,就住在田小麗的小區裡。吳有福千裡迢迢從鄉下趕來,想跟吳天德一起過,讓吳天德為他養老送終,可他找到吳天德時,吳天德卻不認他。吳有福沒辦法,隻好在小區門口討飯,想讓吳天德回心轉意,沒想到吳天德鐵瞭心,天天從門口經過,就是不理他。吳有福本想一死瞭之,沒想到遇到瞭田小麗。田小麗的好心讓他感動。他不想連累田小麗,才從田小麗傢偷瞭電視機賣掉,想讓田小麗報警,把他送進監獄,那樣。他也就能在監獄裡養老瞭。可田小麗不但沒報警,又把他接回傢照顧他。他再次受到感動,想這樣拖累田小麗不合適,就想拿刀出去砍個壞人,然後去蹲監獄。怕田小麗不讓他去,才把田小麗綁起來。吳有福拿著菜刀出去,可巧遇到一個持刀搶劫的,便和歹徒打在一塊,因為歲數太大,沒打過歹徒,反被歹徒紮瞭好幾刀。吳有福最後說,田小麗是好人,應該有好報,他讓田小麗把那件坎肩拿回去好好洗洗,說那是他爺爺留下來的,送給田小麗瞭,就算是對她的報答。說完這些,吳有福就閉上瞭眼睛。
  
  看著吳有福安詳的面容,田小麗流下瞭眼淚。吳有福是個好人,收養一個棄嬰。最後卻被拋棄,他的命運不該是這樣,他也應該有好報啊!田小麗好好安葬瞭昊有福。然後把那件坎肩洗瞭起來。洗完之後,田小麗愣瞭:那件坎肩掐金邊走金線,上繡兩條龍。她找人一鑒定,那件坎肩原來是當年乾隆賞給手下大臣的黃馬褂,價值百萬元!田小麗不禁感嘆,吳有福身藏寶物,裝成要飯的來找養子,就是想把這件寶物送給養子。沒想到養子卻不知他的一片苦心,這也算是老天對他那個沒良心的養子的懲罰吧!
  
  後來,田小麗把黃馬褂捐給瞭國傢,並以吳有福的名義將所得獎金存到銀行,作為被遺棄老人救助基金,專門救助那些有兒有女卻生活貧困的老人。她想,她這麼做,吳有福的在天之靈應該得到安慰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