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奪槍的女人

  陳中傑是南街儲蓄所的主任。手下管著三個兵,都是女士。讓他最看不上眼的是賈艷麗,業務不熟又不虛心學習,既嬌氣又任性,綜合素質還很差。都說她長得漂亮,但漂亮有什麼用呢?
  
  這天上午剛上班,陳中傑他們正在儲蓄所營業。突然。三名蒙面歹徒持槍闖瞭進來,把槍口對準瞭他們,櫃臺外邊的顧客頓時一片慌亂,倉皇逃奔。他們是第一次遭遇搶劫,連身為主任的陳中傑都感到恐懼,但讓他想不到的是,平時最讓他看不上眼的賈艷麗卻顯得異常鎮靜,而另外兩名工作人員卻嚇得抱頭尖叫起來。
  
  歹徒厲聲喝道:“別叫,再叫打死你們,快把錢拿出來,統統拿出來!”陳中傑雖也害怕,但他是領導。此時連他都敗下陣來,後果不堪設想。他用胸膛堵住窗口,對持槍歹徒說:“我是主任,要打就打死我!”
  
  歹徒沒有開槍,而是把門給砸開瞭。陳中傑又跑過去堵在瞭門口,歹徒一擁而進把他撞倒在地,那兩名女工作人員仍然抱頭尖叫,沒有作出任何抵抗。危急關頭賈艷麗先是以極快的速度鎖上瞭保險櫃,又迅速地將鑰匙扔到瞭櫃子底下。就在她準備按下報警器的按鈕時,歹徒沖上來把她推到瞭一邊。
  
  從地上爬起采的陳中傑和兩名歹徒在搏鬥中,另一名歹徒則用槍逼著賈艷麗讓她打開保險櫃。賈艷麗不僅沒有聽他的,而且還撲上去奪歹徒手中的槍,在奪槍過程中她還朝歹徒的手脖上狠狠地咬瞭一口,歹徒一聲慘叫,手脖上頓時鮮血直流。
  
  這時,外邊一輛警車呼嘯而至,直到警察沖進來時,賈艷麗仍和那名歹徒扭打在一起……
  
  三名歹徒全部被擒。當警察揭開他們戴的面罩時,陳中傑一下子傻掉瞭,三名“歹徒”他全認識,是公安局治安大隊的警察!陳中傑這時才知道是一場演習,他們剛才經歷的不過是一場虛驚。而這場演習事前上級並沒有透露一絲風聲,演習完全是在保密的情況下進行的!
  
  第二天,行裡召開演習總結會,參加會議的是行機關幹部和各儲蓄所和營業部的主任,賈艷麗作為英雄被破例邀請參加會議。行長董萬昌首先通報瞭這次全市演習的情況,對表現差的儲蓄所、營業部進行瞭批評,對表現好的儲蓄所、營業部進行瞭表揚。在具體到對個人的表揚時,董行長對陳中傑的表揚隻是一筆帶過,卻著重表揚瞭賈艷麗,而且是懷著激動的心情,表揚她不懼危險,不怕犧牲,敢於同歹徒搏鬥,真是巾幗不讓須眉,不僅不讓須眉,而且還勝過須眉。說得與會的人都笑瞭,董行長卻唬著臉說:“你們笑什麼笑?昨天的演習行裡隻有我一個人事先知道,請治安大隊的同志來扮演‘歹徒’事先也沒有告訴他們,他們是昨天早晨上班後才清楚任務的,所以沒有人知道那是演習,因而賈艷麗也不可能知道,她是把假歹徒當成真歹徒同他們搏鬥的,那是需要多麼大的勇氣啊!一個柔弱的女子敢於跟歹徒奪槍,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作人員,甘願冒著生命危險來保衛國傢財產,這是什麼精神啊!誰是英雄,誰是狗熊?隻有在關鍵時刻,隻有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才看得出來!這樣的人才是我們行裡要提拔、重用的人!”
  
  半個月後,賈艷麗被調到另一傢儲蓄所當主任。一年後,賈艷麗被調到行裡當科長。又過瞭一年,賈艷麗被提升為副行長。不到三年,她官升三級。
  
  這天晚上,陳中傑在街上散步,忽見一輛摩托車迎面飛駛過來,車上有兩個青年,後邊一位披頭散發的女人追著摩托車尖聲叫喊:“搶包打劫啊,快截住他們啊!”
  
  陳中傑定睛一看,被搶包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他以前的下屬、現在的上司、在那場演習中和“歹徒”搏鬥——奮力奪搶的賈艷麗!陳中傑一個箭步沖上去,撞倒瞭飛車賊的摩托車,二歹徒從地上爬起來正要棄車逃跑,陳中傑撲上去抓住瞭一個歹徒,厲聲道:“把包交出來!”那歹徒卻惡狠狠地說:“快放開,不放開一刀捅死你!”而剛跑出幾步遠的另一名歹徒這時也返身回來,掏出匕首威脅道:“你他媽活膩瞭!”
  
  就在此時。陳中傑看到賈艷麗追到瞭跟前,有瞭她的到來,他的膽子就更大瞭!在那次演習中她既然敢奪“歹徒”的槍,這會兒就一定敢撲上來奪歹徒的刀,於是陳中傑就和二歹徒搏鬥瞭起來。可是,讓陳中傑萬萬想不到的是,賈艷麗並沒有上來幫他,更不敢撲上來奪歹徒的刀,簡直被嚇傻瞭。當歹徒的匕首捅進陳中傑的胸膛時,賈艷麗嚇得蹲在地上抱頭尖叫起來。陳中傑向她大聲喊道:“賈艷麗。快上來奪刀啊!”當歹徒的匕首第二次、第三次捅進陳中傑的胸膛時。他想喊卻喊不出聲瞭,倒在地上昏死瞭過去,血流瞭一地。
  
  幾天後陳中傑從昏死中醒來,醒來後才知道自己已經成瞭萬眾矚目的英雄,報紙、電視臺連續報道他的英雄事跡和他在醫院的救治情況,市委書記、市長和社會各界人士紛紛來看他。來看他的公安局局長還告訴陳中傑,兩名歹徒已經被抓到瞭,可陳中傑的臉上並沒有露出欣慰的笑容,讓他始終困惑不解的是在三年前演習中。連“歹徒”的槍都敢奪的賈艷麗,怎麼就不敢奪歹徒的刀呢?
  
  陳中傑出院後,銀行系統召開瞭表彰會。當陳中傑走進會議室,賈艷麗趕緊上來扶住瞭他。把他扶到自己相鄰的座位上。會議開始瞭,行長董萬昌先是懷著激動的心情表揚瞭陳中傑舍身鬥歹徒的英雄壯舉,然後又對賈艷麗當時的見死不救進行瞭嚴厲的批評。他說:“三年前的那次演習總結會,我在這兒對賈艷麗同志的英雄壯舉進行瞭表揚,可是三年後,還是在這裡,我卻要對該同志進行嚴厲的批評!這些天大傢都在議論紛紛,同是一個人,同是面對歹徒,三年前敢於奪歹徒手中的槍,而在三年後卻不敢奪歹徒手中的刀。三年前是英雄,三年後是狗熊,這其中的嬗變不是偶然的。三年前敢於奪槍,是因為她是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員,所以才敢於獻身:三年後連刀都不敢奪,是因為她是行長瞭,身份高瞭。把自己的命看得金責瞭!”
  
  董行長還沒說完。賈艷麗再也受不瞭啦,哭著跑瞭出去。直到散會時,賈艷麗還沒有回來。而陳中傑發現,剛才賈艷麗哭著離開時把手機遺失在座位上瞭,就順手拿起瞭她的手機。散會後陳中傑走出會議室,他要先去賈艷麗傢,把手機給她送去。可是走在半路上。賈艷麗的手機響瞭。他沒有接。可是不一會兒,賈艷麗的手機又響瞭。他一看來電顯示。兩次都是董行長打來的,猶豫著按下瞭接聽鍵,想聽聽董行長到底跟賈艷麗說些什麼。接通後陳中傑卻不敢吭聲,而董行長的聲音和稱謂卻顯得曖昧和肉麻:“麗麗,我的麗麗,為什麼不接電話,接通後又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啊?麗麗你聽我說,我在會上批評你用的可是苦肉計啊!你想想,我要是不這樣批評你,不給你找個不敢奪刀的理由。別人肯定會猜想到在上次的演習中,你之所以敢於從‘歹徒’手中奪槍,肯定是我事前給你透風瞭,這樣咱倆的事就再也捂不住瞭,尤其是在你當上副行長後,咱倆的秘密萬萬不能讓任何人窺出破綻啊……”
  
  聽到這兒。陳中傑這才如夢方醒。原來賈艷麗早成瞭董行長的情人,賈艷麗的“英雄事跡”,也是董行長一手安排的!當陳中傑弄明白這一切後,突然有一種被捉弄、被人當猴耍的感覺,於是恨得咬牙切齒。當他走到市委門口,賈艷麗的手機又響瞭,一看還是董行長打來的。恰在此時,紀委吳書記從裡邊走瞭出來,他就按下接聽鍵,把手機交到瞭吳書記的手中,悄聲對吳書記說:“有一位領導幹部向你坦白違法亂紀行為,你別吭聲,隻管聽就是瞭……”
  
  幾天後,行長董萬昌、副行長賈艷麗被雙規瞭。接下來,檢察機關查出瞭他們貪污受賄、挪用公款等違法亂紀的大量罪證……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