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破產”的日子

  那年初,下崗工人高海洋帶著老婆孩子到武漢市漢南區開瞭一傢小小的建材、板材門市部。當時剛好趕上武漢市經濟開發區啟動工程,建材和板材一下成為熱銷貨,他的門市部剛開張,生意就好得不得瞭,特別是紅木地板更是供不應求。於是。他成立瞭建材公司,擴大瞭經營規模,聘請瞭兩個營業員賣貨。自己利用雙休日到市區和周邊縣市進貨,讓妻子管理店面的業務。
  
  由於他的門市部是經濟開發區第一傢,也是唯一做建材、板材生意的,說發他就發瞭,在不到三年時間裡,他就賺瞭二百多萬元。有錢後,他在武漢購置瞭房產,買瞭小車,一傢人過上瞭令人羨慕的大都市的幸福生活。高海洋不知疲倦地賺錢,也激勵瞭懂事的兒子發奮讀書。兒子高強讀初中二年級時,門門功課都是第一,老師見瞭高海洋都說兒子是上名牌大學的料。兒子成瞭高海洋夫婦心中的驕傲。從此,高海洋總是以金錢來獎勵兒子,高強也漸漸發現瞭父親的軟肋,隻要自己成績好,父親對自己物質上的要求幾乎是有求必應。
  
  高強初來武漢時,一口“土話”總是讓班上同學笑話。班上幾個調皮同學經常欺負他。一天。一個同樣是外地來的同學告訴高強說:“要學著說武漢話,穿著要超過他們,口袋裡的錢不能比他們少,這樣你身邊就有人;隻要有人跟著你,你就威風瞭,誰都不敢欺負你瞭。”回到傢裡,高強把自己的衣服和鞋子全部扔到地上,對父親說:“同學都瞧不起我,我再也不穿這些破爛貨瞭。我要穿名牌!”高海洋深知被大城市人瞧不起的滋味,於是對妻子劉錦說:“你明天去給他買新農服,買最貴的。”
  
  一段時間後,練出滿口武漢話,口袋裡總有幾張百元大鈔的高強周圍有瞭好幾個“鐵哥們”,再也沒有同學敢欺負他瞭。連過去欺負過他的一些武漢本地的同學也跟在他的屁股後面聽他的使喚,高強體驗到瞭“金錢的力量”。
  
  一天,幾個調皮的同學說,誰要是課堂上把張老師捉弄瞭,就請誰吃大雪糕。高強倒不稀罕什麼大雪糕,但他想在同學中抖抖自已的威風。他把老師講臺上的一盒粉筆拿到廁所,全都抹上屎後放到講臺上的桌子上。上課時間到瞭,張老師伸手打開粉筆盒取粉筆,她摸到瞭一手屎,尖叫著跳瞭起來。下面幾個知情的同學哄堂大笑起來。高強覺得自己計謀得逞,非常得意。事後學校把高海洋傳去瞭,高海洋狠狠罵瞭高強一頓,還讓高強給老師寫瞭檢討書,但是,高強心裡一點也不後悔,他在班上那群小霸王同學中的“威信”也一天天增長。
  
  由於三天兩頭請同學下館子、跳蹦迪,高強的學習成績時好時壞,好的時候能在班裡排前三名,差的時候排到倒數幾名。這年高強參加中考,6門功課總分750分,他隻得瞭335分。這讓高海洋幾乎絕望瞭。高海洋做夢都沒有想到,有自己的血汗錢撐腰,兒子變成瞭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紈絝子弟。面對父母痛心疾首的責罵。高強不以為然地說:“我們同學說瞭,成績不好沒關系,反正將來可以到爸爸的公司當老板。”
  
  正當高海洋責罵兒子時,班主任張老師怒氣沖沖地找到高海洋的門市部,沒好臉色地告訴他,上午上課的時候,高強搞惡作劇影響瞭整個課堂,張老師批評他,他不服氣。在課堂上頂撞老師。下課後,張老師把他叫到辦公室再次對他的行為提出瞭嚴厲的批評。誰知道,中午放學的時候,高強帶著幾個“小兄弟”把張老師讀小學的兒子給打瞭一頓,鼻子都打出血瞭。“你得好好管教一下高強,不要以為你有幾個臭錢,兒子就可以為所欲為!”張老師說完憤然離去。
  
  高海洋把兒子狠狠訓斥瞭一頓。兒子一副滿不在乎的表情,不但不認錯,反而朝他喊叫:“學校老師就她敢批評我,我早就想對她來狠的。”高海洋一聽,極為惱火。盛怒之下,揚手給瞭他~耳光。兒子哭鬧起來,從地上爬起來摔門跑出去瞭。
  
  為兒子的不成器而深感困擾的高海洋找到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老李,傾訴自己心中的苦悶。老李問他:“如果財富和兒子不能兩全,你選擇兒子還是財富?”高海洋想都不想脫口回答:“當然是兒子。賺錢也是為瞭他今後有個好前途啊!”老李說:“現在有些有錢人為瞭教育孩子,把財富藏起來。你不妨試試!’’
  
  朋友的提醒讓高海洋苦苦思索瞭好多天。就在他難以抉擇時,高強又犯事瞭,他居然和幾個調皮的同學曠課去黃鶴樓玩,還帶著別班的兩個女生。從學校揪高強回傢的路上,高海洋懷著一肚子恨鐵不成鋼的怨憤,終於橫下瞭心:偷偷把公司賣瞭,把所有財產隱瞞起來,然後打工過苦難生活,拼老命也要把兒子從邪路上拉回來!他本想和妻子一起來演這場戲,但他擔心妻子心腸太軟誤瞭大事,幹脆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們娘兒倆一起騙瞭。高海洋知道,將正在良性運轉的公司關閉,經濟上的損失是無法估量的。但是,如果兒子成瞭個廢人。賺再多的錢又有什麼意義呢?為瞭兒子的前途,他豁出去瞭!
  
  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公司的兩個項目經理驚慌失措地來到傢裡對他說:“高總,我們被騙瞭。宜昌那個工程是個騙局,那兩個人拿瞭我們300萬元後就無影無蹤瞭。”高海洋一聽,大發雷霆,質問手下:“早就叫俐門考察清楚,你們是怎麼做的?!”
  
  在房間裡的妻子和兒子聽到客廳的吵鬧後,趕緊跑出來。妻子驚詫地問:“怎麼瞭?”高海洋怒氣沖沖地說:“我們被騙瞭300萬元啊!”,妻子聽說過在宜昌接工程的事情,著急地說:“那快想辦法呀!”高海洋指著兩個手下說:“明天一早我們趕到宜昌,挖地三尺也要把那兩個人找到!”
  
  第二天一早,高海洋和兩個項目經理趕去宜昌。三天後,高海洋疲憊不堪地回到傢裡,絕望痛苦的表情讓妻子和兒子一下就猜到他們在宜昌一無所獲。高海洋拉過一旁一聲不吭的高強,心情沉重地說:“兒子,爸爸可能要破產瞭。”高強一臉茫然地問:“那會怎麼樣?”“這次破產,所有傢底全沒瞭。爸爸也不會有機會東山再起瞭。但是,不管怎麼樣,爸爸都會想辦法讓你受最好的教育。爸爸隻希望你好好讀書,這個傢以後就全看你瞭,你知道嗎?”傢裡突遭大難,高強被擊蒙瞭,他不知所措地點著頭。淚水在眼眶裡閃動。
  
  十幾天後的一個晚上,公司的財務科長來到高海洋傢,告訴他說:“銀行貸款到期瞭,銀行在催著還;水泥廠和鋼材供應商催要貨款,不還貨款下次就不給我們供貨瞭。現在賬面上已經沒有錢瞭,怎麼辦?”高海洋把妻子和兒子叫到面前。嚴肅地說:“我準備把公司和房子賣瞭還銀行的錢。”妻子的眼淚當場就流瞭下來。
  
  高海洋把傢裡的鑰匙交給前來買房子的一個姓劉的男人,當著妻子和兒子的面對他說:“明天上午我們搬傢,下午你就可以進來打掃瞭。”姓劉的男人走瞭之後,高海洋拿出兩沓百元鈔票對妻子和兒子說:“我們就剩這兩萬塊錢瞭,這錢是高強下個學期的學費。明天我們就租房子住,今後,我們就要過窮人的日子瞭。”妻子和高強都哭瞭。
  
  隨後,高海洋把門市部“抵給”那個朋友,自己在門市部做業務員,由老板變成瞭打工仔。高海洋依然忙著門市部的業務,三天兩頭外出進貨。在外人眼裡,他依然是小老板,但在兒子的眼裡,他已是落泊的打工仔瞭。
  
  妻子劉錦見丈夫一天到晚勤扒苦做,便每天到菜市場批來菜到街道上賣。高海洋不許她多給兒子錢,每天隻準給2元錢吃早餐。高強總是嫌少和母親頂嘴。
  
  一次,兒子找到建材門市部找父親,碰上爸爸往貨架上放貨物,見兒子出現在門口,他放下手中的活兒跟他打招呼。門市部主管故意唬著臉說:“有話回傢說,趕快幹活!”高海洋馬上賠笑臉連聲說“好好好”。
  
  接著發生的一件事,更讓兒子內心受到強烈震撼。一天中午,兒子去門市部喊他父親回傢吃飯,在離門市部200米遠的地方,他看見父親和一群搬運工人一起卸一大車板材,臉上的汗水如同雨點般往下掉。高強看到爸爸喘著粗氣吃力地搬一塊刨花板,不知是腳下踩滑瞭,還是體力不支,父親一晃倒瞭下去,那塊木板重重壓在他身上。當幾個工人急忙搬開木板扶他起來時,他的臉已被板子壓得紅一塊紫一塊,鼻子鮮血直流……看見這一情景,高強鼻頭一酸,“哇”的一聲哭著撲過來:“爸,你這都是為瞭我呀!要不,你哪用得著遭這份罪!爸,我對不起你……”
  
  不久,高海洋開始逼著兒子放學後幫媽媽到街上賣青菜。剛開始高強死活不願意,但在爸爸的高壓下答應瞭。此後高強就隔三岔五地幫媽媽賣菜。
  
  這天是星期天,高強沒上課,他就去幫媽媽賣菜,突然媽媽說肚子疼,要去醫院,臨走時她叮囑高強,一定要把菜賣完瞭才能回傢。高強何曾做過這種事,面對兩筐菜他一時手足無措。這時,有人來問菜價,迫於無奈,他隻好硬著頭皮開始賣菜。到中午,菜賣完瞭,高強決定買一根好的冰棒好好犒勞自己。一數身上的錢,他發現,兩筐菜一共才賣十幾元,而一根好的冰棒竟然要兩元,他猶豫瞭半天也沒舍得買。他這才知道。原來生活真不容易啊!
  
  因為沒有瞭錢“騷擾”,過去跟在他屁股後面的那些調皮學生不聽使喚瞭,高強的心思用在瞭學習上,成績也一天天好起來。
  
  但是,過瞭一段時間,高強見成績上去瞭,就放松瞭自己,開始跟著班上的同學去上網吧。他把媽媽給他的吃早飯的錢全用來上網吧瞭。
  
  一天,張老師打來電話告訴高海洋,據高強班上的兩個任課老師反映,高強好幾次曠課和同學上網吧。晚上回到傢裡,高強看到一年之間蒼老瞭許多的父親好像遭瞭霜打一樣,滿臉都是頹喪,高強十分後悔。還沒等父母開口責罵,他就流下瞭悔恨的淚,說:“爸,我知道錯瞭,以後我不會再去網吧瞭。”
  
  擔心高強管不住自己,高海洋一有空就在學校門前晃悠。每天晚上。工作瞭一天的高海洋準時蹲在校門口等高強下晚自習一起回傢。在父親的嚴管之下高強的學習成績直線上升。
  
  高海洋參加瞭學校的傢長會,坐在兒子的課桌前,翻看兒子各科的作業和本學期期中考試成績排名表,他感受到無限的快慰。兒子的作業都是優秀,老師的批語也滿是贊美鼓勵之詞。最讓他感受到滿足的是兒子期中考試成績在班上排列前三名。班上,班主任老師表揚高強學習勤奮,品學兼優,成績突出。
  
  這一年,高強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取得瞭全省第二的好成績:次年他再次參加奧林匹克數學競賽,取得瞭與班上另外一名同學並列全省第一的好成績,因他是文科生,更加難得,當即被確定為保送全國重點高校——武漢大學。高海洋高興得差點跳起來,兒子終於成功瞭!自己的心血總算沒有白費。
  
  想不到的是高考前,為瞭檢查自己的實力,高強主動放棄保送名額參加高考。當時母親及親朋好友都反對他這麼做,因為他這樣做太危險,萬一考砸瞭怎麼辦?高海洋卻說:“他已經是大人瞭,自己的事應該讓他自己做主,我們不能給他當一輩子傢。我相信兒子的實力。”結果。高強以高分考入清華大學。
  
  當高強把錄取通知書交給爸爸、媽媽時,高海洋比自己考上還高興,逢人就說:“我兒子考上清華瞭!我兒子考上清華瞭!’’
  
  自己的裝窮教子計劃成功瞭,高海洋想對妻子、兒子揭開自己裝窮的真相,回歸富足的生活,但是,他又有更多的擔憂:這個謊撒得太大瞭,如果兒子和妻子知道這些年他們吃的苦完全是他一手造成的,會不會怨恨自己?更重要的是,大學裡照樣有不少有錢人傢的孩子成瞭紈絝子弟,無心讀書、忙著玩樂;改變傢庭命運、讓父母過上好日子一直是兒子學習奮鬥的目標,高強一旦知道傢裡並不需要依靠他,而且傢裡有的是錢,他會不會失去學習的動力、自暴自棄?這麼一想,高海洋就沒有勇氣向妻子揭開埋在心底的秘密瞭,他不知道如何結束這種“破產”的日子。
  
  日子依舊艱苦地過著,高海洋仍在建材門市部打工。高強很爭氣,在清華學習十分勤奮,每次跟父母通電話,他說:“我在北京很好,錢夠用。爸爸媽媽一定要吃好,保重身體,將來就等著享兒子的福吧!”放下電話,夫妻倆總是心滿意足地談論兒子半天,這時,高海洋就會在心裡暗暗地想:也許,這樣平靜樸素的日子才是最好的。可什麼時候告訴兒子真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