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用一座城池緬懷的愛情

  雨綿進電臺的頭一年,便感到生存壓力很大。按規定。她必須完成臺裡分配的廣告任務,才能拿到工資。那是一傢地方級的小型電臺,廣告創收大都靠個人關系或親朋幫忙才得以完成。
  
  那時,雨綿剛談瞭一個男友,便遭到父母的反對,因為男友是一介佈衣,他的傢庭與商界官界從未有過往來。一邊是情,一邊是孝,雨綿夾在中問,感到身心淒苦,彷徨無助。
  
  眼看到瞭年底,雨綿還沒有簽到一分錢的合同,不免發愁。廣告帶給她的壓力、經濟上的緊迫感,讓她l心裡灰暗到瞭極點。
  
  聖誕節前幾天,雨綿發現當地晚報上刊登瞭一傢名為潔美洗化公司的搬遷啟事,抱著試試看的心情,她找到瞭這傢公司的新址。到瞭經理室,兩個男人正在裡面高聲談論。坐在大辦公桌後面的一個近四十歲的男人看見雨綿,停止瞭談話。
  
  “我是廣播電臺的。我想——”雨綿窘迫地說。
  
  那個男人點頭,示意雨綿坐下。兩個男人正在對一種化妝品的價格討價還價。沖雨綿點頭的正是潔蔓洗化公司的經理慕卿。對方是南方一傢化妝品的營銷代表。
  
  談判途中,雨綿發現那個慕卿經理雖其貌不揚,眼睛卻像鷹一樣明亮、犀利,話語咄咄逼人,滴水不漏。這是一種隻有堅強的男性才具備的特質。她的·心不由一動,感到這是一個真正的男人。
  
  等到他們談判結束。雨綿便開始談她的廣告。慕卿始終一言不發,基本是雨綿一個人在說。說著說著,她的心裡就發起怵來,感到一定又沒戲瞭,於是就開始心不在焉,住瞭口,望著窗外蕭瑟的天空想,要下雪瞭吧。
  
  不知沉靜瞭多久,雨綿回過神,發現慕卿正靜靜地看著她。
  
  “如果你認為價格高,還可以降低。如果你不想做,也就算瞭。”雨綿低聲說。
  
  慕卿牽牽嘴角,好像在笑:“你工作幾年瞭?”
  
  雨綿奇怪他問瞭一個毫不相幹的問題,還是如實回答:“我今年剛畢業。”
  
  慕卿點點頭,點燃一支煙:“你很需要這份廣告吧?”
  
  一股熱淚,便突然溢出雨綿的眼眶。幾十次甚至上百次的遭拒,還從未有人這樣問過她。這個隻有一面之緣的陌生人,在他面前,雨綿忽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哀愁和委屈向她襲來,她俯下頭,深深地抽泣起來。
  
  “過幾天你把合同帶來吧。”他說。
  
  雨綿驚訝地抬起頭,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許她的表情和仍然含著淚水的眼睛讓慕卿奇怪。他定定地凝視瞭她幾秒鐘後,笑一笑說:“碰巧我要做廣告,你該慶幸你來得巧。”
  
  聖誕節那天,雨綿如約再次來到潔美洗化公司。慕卿正在經理室等她。幾分鐘便簽完瞭合同,順利得讓雨綿以為在做夢。她從包裡掏出一張精美的聖誕卡,誠心地說:“聖誕快樂!謝謝!”
  
  第二年夏天,炎熱多雨,雨綿同慕卿坐在市裡最高的旋轉餐廳。望著窗外密密的雨幕,慕卿突然問雨綿:“你知道當時我為什麼會同你簽合同嗎?”
  
  雨綿一笑:“你不是說瞭嘛,我運氣好,來得巧。”
  
  “在你之前,有很多人來找我做廣告。他們都很精明,廣告創意也做得很好,可是,沒有一個像你直來直去,什麼都沒準備就傻乎乎地跑來。還沒談幾句,自己就先打起瞭退堂鼓,實話實說,從商傢考慮,你完全不是個好的合作夥伴。”
  
  雨綿笑著問:“那你為什麼選擇我?”
  
  “你以為呢?”
  
  “是可憐我吧?”
  
  慕卿看著她,靜靜的,好一會兒才說:“是憐愛吧。”
  
  雨綿的心猛地一跳,慌忙避開他的目光。
  
  其實,以往,這樣的情景也出現過。自從他成瞭她的廣告客戶後,除瞭正常的業務,他們還經常見面。有一次,雨綿無意中說起她特別欣賞他和別人談判的那種神情,往後,慕卿便總帶她到談判桌旁看他如何擊敗對手,之後又把對手扔在一邊,隻和她找一傢清凈、雅致的餐廳。天南地北地聊上一個下午。有時他會打電話,說她今天的節目怎樣好或怎樣不好,要當面告訴她。那時,她一直以為,自己在他的圈子中,是算比較特殊的一個,他在生意場上拼拼殺殺,很操勞,自已不諳世事,可以讓他完全不設防地和她在一起。放松放松緊張的神經。她一直這樣理解和解釋他的行為,所以一邊同男朋友山盟海誓,一邊做他特殊的小朋友。但在心底裡,她對他還是相當依賴的,他的堅強、成熟和閱歷,就像一塊堅實的巖石,給瞭她無比的安全感。
  
  可此時。慕卿說出瞭“憐愛”這個詞,雨綿再不敏感,也不能不為之所動瞭。她轉過頭,望著玻璃窗外,大雨傾盆,剎那間不知該說些什麼。
  
  “你看外面的雨。這是我。”好半天,她才故作輕松地說。
  
  “你?”
  
  “是的,我的小名叫雨綿,傢裡人一直這麼叫我。我出生時,也正在下大雨。”
  
  慕卿問:“哪兩個字?”雨綿用手蘸著咖啡,在桌上寫下“雨綿”。慕卿看著桌上的字,喃喃地說:“大雨的雨,情深意綿的綿。雨綿!雨綿!雨綿!”雨綿被他叫得不好意思瞭,說:“再叫。人都被你叫老瞭!”但慕卿卻說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話:“也許,我可以在‘雨綿’這兩個字上做些文章。”
  
  接下來,很長一段時間,慕卿沒來找雨綿。這時,她和男友的感情幾經波折,也終於到瞭談婚論嫁的地步。結婚的前一晚,她突然有一種淡淡的惆悵,很想給慕卿打個電話,可是,她又猶豫瞭。交往這麼久瞭,他從來沒有問過她的傢人或者男朋友的情況,她也從不涉及這方面的事情。雨綿以為大傢都心知肚明,沒必要挑破這層紙。
  
  那天夜裡,雨綿睡不著,想得最多的居然是:他的妻子,該是怎樣一個女人呢?
  
  休完婚假,上班的第一天,雨綿便接到慕卿的電話:“好好的休什麼假,你等著,我馬上派車去接你!”
  
  一見面,慕卿便上下打量她:“大老遠的,跑到上海去幹什麼?”雨綿正是跟新婚丈夫去上海度蜜月的。
  
  雨綿的心怦怦跳。她想要告訴他實情,可是,沒等她開口,慕卿已經拉她來到經理室:“來,給你看一樣東西。”
  
  他的大辦公桌上。擺滿瞭五顏六色的瓶子。他遞給她一個,雨綿接過一看,不由得深吸一口氣。抓過所有的瓶子一一看過,眼淚就止不住地流瞭下來:這些瓶子,全是用來盛裝化妝品的瓶子,上面,無一例外地打上瞭“雨綿”兩個字。
  
  “這是我要走的第一步,生產‘雨綿’牌日化產品。這段日子,我一直忙著產品的問世和投放市場……你等著,幾年後。我會送你一座雨綿城。”
  
  慕卿一直神采飛揚地談論他的計劃,突然,他發現她已久未開腔:“怎麼,你不同意?你生我的氣?沒有事先告訴你,是要給你一個驚喜。我以為,你會高興得跳起來的。”
  
  雨綿沒有回答,隻有眼淚靜靜地在心中流淌。有生以來,還從沒有人讓她如此震動和感動。那一刻,她感到自己是如此的重要!她想起瞭不久前看到的一句話:“真正的男人,是保護女人的男人,一切以她為重,全心全意照顧她心靈與生活的需要。”
  
  望著慕卿那雙閃亮生動的黑眼睛,雨綿在心裡問自己:誰能告訴我,將會有一個怎樣的結局等待我?
  
  不久,在雜亂不寧的心境中,雨綿發現自己懷孕瞭。小生命的孕育,讓她彷徨困惑的心靈,一時得到瞭安寧。
  
  春天的一個黃昏,她和慕卿再一次坐進瞭旋轉餐廳。因為趕產品。慕卿顯得很是疲倦。雨綿又開始猶豫瞭,她本想告訴他,自己已經結瞭婚,並有瞭孩子,可是,現在告訴他,合適嗎?
  
  突然間,雨綿有一種大廈將傾的感覺。她預感到從這一天起,她將會永遠失去這一段對她來說如此特殊、如此重要的友情。可是除瞭直言相告,她已別無選擇。
  
  雨綿故作輕描淡寫地說:“今年的廣告費你要先給我,因為,年底——我要休產假瞭。”
  
  夕陽的餘輝照在慕卿的臉上,堅硬的線條變得柔和。他顯然沒有聽懂雨綿的話。依然含笑:“你是最懶的員工,又要休假?”
  
  “是的,”她慢慢說,“年底,我要生孩子瞭。”
  
  他遲疑地看著她,幾秒鐘,讓她感覺像一個世紀。慕卿猛地跳起來,帶翻瞭杯子,扯倒瞭椅子。這個久經沙場的商人,見過各種各樣的場面,可是面對她突如其來的告白,他一時競不知如何應付、如何掩飾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俯視著雨綿。他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目光也變得冷硬。
  
  於是,雨綿聽到瞭平生最殘酷的一句話:“難為你,一直裝得這麼純情!我走南闖北這麼多年,沒想到會栽在一個女人的手裡!你真厲害!”
  
  然後,他揚長而去。望著慕卿的背影,再也忍不住,雨綿伏在桌上,淚如采湧。
  
  接下來,是一段長得讓人絕望的日子。
  
  終於,慕卿又派人來找雨綿瞭,送來瞭當年的廣告費,並說要續簽來年的廣告合同。雨綿收瞭廣告費,但拒簽廣告合同。她想,她已無力改變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隻能用這種方式,來維持自己的自尊和清高瞭。盡管她也清楚,失去瞭慕卿這座靠山,她的廣告創收將會重歸於零。
  
  不久,女兒出生瞭,越長越大,會走路,會說話,並會跟著爸爸喊雨綿的名字,學會瞭在紙上寫“雨綿”兩個字瞭。
  
  有一天,女兒突然指著電視大叫:“媽媽,你的名字!”
  
  電視裡,正播放一個新聞專題,介紹新落成的一個集娛樂、購物、休閑於一體的休閑場所。突然,一個畫面跳入雨綿眼簾,她看到瞭“雨綿城”三個大字!呆呆地看著,她的腦海中就閃現出五年前。有一個人曾經對她說:“你等著,我會送你一座雨綿城。”
  
  兩天後,雨綿收到一封信:
  
  “雨綿:你好嗎?雨綿城已建好,隨時歡迎你前來。可是,我想,你多半不會來,就像我自己,再也不能面對你——因為你是別人的妻子,一個孩子的母親。雨綿城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也是我生命裡最浪漫的夢。除瞭你,也沒人相信這座休閑城背後的故事。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經歷過人世間太多的欺詐和不公,當我不再相信感情,你卻給瞭我生命中最甜美、最幹凈的一段回憶,我怎能不牽掛、不感激、不憐愛你?我一直在心底要求你純潔再純潔,完美再完美,可是,我已經不能給你一個完整的世界,一旦想到這點,我就不敢再面對你。我們的緣,雖隻有那麼兩年,但我會用一座城池來緬懷它一生。雨綿,祝你幸福,一個曾經愛過你的人。”
  
  看著信,雨綿的眼淚滑下臉龐。她想,這段如雨般綿綿的情,也許,該有一個最好的結局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