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民工給你上一課

  阿邊十分喜愛鉆研法律,並且經常運用到生活當中,所以經他親手辦的事,從來就沒有吃虧的。可是有時一件雞毛蒜皮的小事兒,他也要一板一眼地上綱上線,這法那法的囉嗦一大堆。就為這,老婆孩子以及鄰居都挺煩他。
  
  一次,傢裡的衛生間要重新裝修,老婆到街上挑瞭三個民工,到傢看瞭看,說好瞭工錢300塊,活幹完就給錢。這邊一說好,阿邊那邊就忙開瞭,嘀嘀答答敲瞭一份合同,打印出來,遞給幾個民工說:“請你們看看合同,如沒有異議,就在上面簽個字。”三個民工一下就愣瞭,在城裡接瞭這麼多活,還沒見過要簽合同的哩!當頭一個年紀五十來歲的叫老山,呵呵一笑把合同還給阿邊:“老板,也就兩天的活兒,還簽什麼喲?再說瞭,我們也認不瞭幾個字。”
  
  阿邊一本正經地說:“不不不,還是簽的好,這叫有備無患。現在這社會。辦什麼事離瞭法律哪還行?你們不認字不打緊,我讀給你們聽。”他捧著合同,大聲朗讀瞭一遍。完瞭問他們:“聽清楚瞭嗎?有哪條不同意,可以提出來商量。”
  
  老山他們聽得一愣一愣的,點點頭又搖搖頭。阿邊把合同放桌上:“那,請你們乙方派個代表來簽一下字!”說罷,首先龍飛鳳舞地簽瞭自己的大名,又說:“或者摁手印也行啊。”
  
  老山看來是他們的頭,猶豫地走過去,拿起合同瞧瞭又瞧,撓撓腦袋,半天拿不定主意。這也難怪,他半輩子就沒正兒八經地簽過合同,隻怕這手印一摁下去就中瞭人傢的套瞭。最後。他把合同一放,大聲說道:“老板,我看還是不要搞什麼合同瞭,咱們農村人出來幹活,憑的就是一顆良心。我把活幹好瞭,你給我錢,這就兩清瞭,簽什麼合同呀?這不是脫褲子放屁嘛!”
  
  阿邊一聽笑瞭,典型的法盲呀!他耐著性子準備給他們補一課,沒想到那邊幾個民工已經拿起錘子瓦刀叮叮當當幹開瞭。阿邊一下來瞭氣,可他想瞭想又忍住瞭。他想,農民就是農民,法律意識太淡薄瞭,不讓他們吃點虧,他們的觀念是變不過來的。想到這,他心裡冒出瞭個主意,不禁得意地笑瞭。
  
  幾個民工幹起活來很利索,阿邊沒有再堅持要他們簽合同,隻是背著手看著他們幹活,偶爾臉上浮起一絲笑意。兩天時間活幹完瞭,老山恭恭敬敬地對他說:“老板,請您看看,還滿意不?”
  
  阿邊看瞭看。這幾個人的活兒還真不錯,就點點頭表示滿意。老山他們的眼睛就盯著他的口袋,等著他結賬呢。阿邊微微一笑,摸出錢包,取瞭250元遞給老山:“喏,給你工錢,250塊,收好瞭!”三個民工當場就瞪大瞭眼,老山忙說:“老板,是300呀,當初說好瞭的!”阿邊裝作奇怪的樣子問:“300?不是吧?”老山急瞭:“沒錯啊。說好的300塊!”阿邊一笑,向老山伸手問:“有合同嗎?”這一下,三個民工都傻瞭眼。阿邊洋洋得意:“空口無憑,你憑什麼說是3007沒有合同,你有什麼證據說是3007對不起,我隻能給你們這麼多!”
  
  老山他們瞠目結舌,啞口無言。阿邊樂瞭,哈哈大笑:“我當初叫你們簽合同,你們說什麼來著……”
  
  老山突然一跺腳,氣呼呼地說瞭句:“算我們倒黴!”接過他手中的錢扭頭就走。看著他們憤憤不平的樣子,阿邊捂著肚子笑瞭半天,法律意識這麼差的人。就該給他們一點教訓。
  
  過瞭兩天。阿邊覺得捉弄他們也夠瞭。他知道50塊錢對他們來說可不是小錢,這兩天他們一定後悔透瞭,這個教訓他們也應該記住瞭。於是下班回傢途中,他特意拐到當初招那幾個民工的街道,可是怎麼找也沒見到他們。阿邊想他們可能接到活瞭吧,隻好明天再來。
  
  可第二天他走到那條街,仍然找不到那三個民工,接下來幾天也一樣。阿邊開始有點後悔瞭,自己本來隻是想給他們上一課,50塊錢是一定要還給他們的,現在人傢一定恨死他瞭,以為他是存心想賴他們50塊呢!一晃就過瞭半個月,那還不出去的50塊成瞭阿邊的一塊心病。
  
  這天,阿邊又從那條街上經過,仍然沒發現那三個民工。正當他失望地回到自傢樓下時,突然眼前一亮,前面走著一個人,不正是自己苦苦尋找的三個民工之一的老山嘛!
  
  阿邊又驚又喜,追上去一把抓住老山:“可見到你瞭,還認得我吧?”
  
  老山一看是他,點點頭:“咋不認得,我們沒簽合同,吃瞭你的虧嘛!”阿邊哈哈一笑:“那是我跟你們開的玩笑,這點錢我怎麼會賴你們的呢?我看你們法律意識太淡薄,不懂得保護自己的利益,所以才故意給你們一個教訓的!”說著,他摸出50塊錢塞在瞭老山手裡。
  
  老山有些哭笑不得,把錢緊緊地捏在手裡。阿邊又大笑著說道:“記住我給你們上的這一課!”拍拍他的肩膀,上樓去瞭。
  
  老山也跟在他屁股後走上樓來,阿邊回頭奇怪地問:“我的工錢已經付清瞭,你還上來幹啥?”老山說:“我本來就是要上你傢的呀。”
  
  阿邊愣瞭愣,還沒說話,老山就接著說:“這幾天我們要回去收稻子瞭。”“那又咋的?”老山說:“我想來想去,還是得到你傢一趟,倒不是為瞭討這50塊錢,而是得把你傢廁所最後那塊磚補上。”阿邊一怔,瞪大眼望著他。老山笑瞭笑說:“廁所最後那塊磚還沒抹水泥呢,雖然也可以用,但過瞭一個月,肯定會漏水。”
  
  阿邊驚訝地張著嘴巴:“你、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老山“嘿嘿”笑道:“一般我們都會留一手的,工錢拿到手,然後才把最後一塊磚抹上,拿不到錢,就不管瞭。呵呵,這就是我們的合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