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看病奇遇

  倪傢莊的倪老漢坐車到城裡看病,山裡離城裡遠,等到瞭醫院,已近中午。今天看病的人挺多,掛號處、交費處、取藥處到處都排著長長的隊伍。倪老漢著急呀,回鄉下的最後一班客車下午三點就要發車,稍一耽誤,可就趕不上瞭。可著急也沒用,沒辦法,排隊吧。他就排在瞭掛號隊伍的末尾。
  
  剛往前挪瞭兩步,忽聽後面有人喊他大號:“嘿,模范。”
  
  倪老漢回頭一看,竟是本村在城裡法院給人看大門的劉先進老漢。人傢在城裡工作就是不一樣,穿得跟幹部似的,第一眼差點沒認出來。也算是他鄉遇故交吧,倪老漢歡喜地叫:“呀,是先進啊。”
  
  兩個老漢就熱烈地拉起呱來,倪老漢問:“先進,你還在法院啊?”
  
  劉老漢高聲大嗓地說:“是,還在法院幹。模范,你今天來是……”
  
  倪老漢用手指瞭指胃部:“來檢查一下,你也來檢查啊?”
  
  劉老漢說:“是呀,我跟你一樣,也來檢查檢查。”
  
  倪老漢看看前面的隊伍,距離掛號的窗口還遠著呢,他看看表,不滿地說:“這速度也太慢瞭,多耽誤時間啊,醫院也真是,也不想想辦法。”
  
  劉老漢說:“就是,這麼多病人,應該多開幾個窗口才對。”
  
  旁邊的幾個病人也有同感,七嘴八舌跟著批評起醫院的服務來。
  
  就在此時,一個戴眼鏡的小夥擠到倪老漢身前,神態恭敬地沖著倪老漢輕聲問:“您……戴表……”
  
  人聲嘈雜,倪老漢隱約聽見這幾個字,就點點頭,正想看看手表,告訴小夥子幾點瞭,小夥子又接著問:“您是來檢查的?”
  
  倪老漢心說,廢話,不來查病誰還沒事跑到醫院來玩?他平素愛開玩笑,就裝作吃驚的樣子:“呀,你挺有眼力啊,這個你都知道?”
  
  小夥子更加恭敬瞭,喜滋滋地道:“你們剛才先進、模范地叫,我一猜就是來檢查的。兩位領導,來,這邊請,我們先到辦公室。”
  
  倪老漢奇怪道:“去辦公室幹什麼?我還要掛號呢。”腦中一閃,明白瞭:“小夥子,你一定是認錯人瞭,我們可不是什麼領導。你看,就我這形象,像是領導嗎?”
  
  小夥子看瞭看兩個老漢,微微一笑,道:“凡是來指導我們工作的都是領導,歡迎二位給我們醫院的工作多提意見。”
  
  倪老漢一聽,原來是讓自己提意見啊,就說:“那沒問題,辦公室就不必去瞭,這意見嘛,肯定要提。我說,小夥子,你看看這大廳亂的,病人這麼多,你們就不能多開幾個窗口?”
  
  小夥子點頭如雞啄米,連連表示:“您說得對,我們以後一定改進。”
  
  倪老漢還想再說,劉老漢在旁邊看出瞭端倪,看來這小夥子是醫院的幹部,就在旁邊偷偷捅瞭捅倪老漢,開口問:“小夥子,你是?”
  
  小夥子道:“我是醫院辦公室的孫秘書。”
  
  劉老漢低聲商議道:“孫秘書,你看今天人這麼多,你能不能幫我們掛個號?”
  
  小夥子一怔,眼珠轉瞭轉:“你們……我明白瞭,你們還要看病是吧?沒問題,不用掛號瞭,我陪著你們去看就是瞭,兩位請。”
  
  還有這等好事?兩個老漢大喜,對看一眼,樂顛顛地跟在孫秘書屁股後面走瞭。旁邊的病人見狀,紛紛向兩人投來艷羨的目光,有的罵道:“呸,又是走後門的!”
  
  孫秘書領著兩人先來到外科診室。診室門外也有病號在排隊。孫秘書先進去,在一位白頭發的醫生耳邊說瞭一句什麼,那醫生點點頭,迅速處理完手頭的病人,讓兩位老漢進去,態度和藹地詢問起來。
  
  倪老漢先上。他詳細地說瞭自己胃部的感覺,那醫生邊聽邊開檢查單:B超、胃鏡、驗血驗尿、CT……倪老漢頭都大瞭,脊梁上虛汗直冒,暗暗叫苦:這麼多檢查,得花多少錢啊?早聽說醫院黑,看來還是真黑。他忍不住,不滿地問:“大夫,咋讓我做這麼多檢查,用得著做cT嗎?”
  
  大夫笑笑:“你們好不容易來一次,不能白來,還是全面做一下檢查吧,你們也可以順便為我們各科室的工作提一下意見嘛。”他看瞭一眼倪老漢,表態說:“您放心,對其他病人,我們是不會亂開檢查單的。”
  
  倪老漢擔心的是錢,他眼珠一轉,說:“我下午三點還要趕回傢的汽車,這麼多項目,怕檢查不完啊。”
  
  孫秘書插話說:“您放心,為瞭給你們檢查,我中午安排有關醫生加班。”
  
  看來還非檢查不可瞭,倪老漢心中不由罵:真是黑啊,為瞭賺我的錢,都不惜加班瞭。
  
  他使出瞭殺手鐧,面帶窘色地說:“跟你們實說吧。我是……我是沒帶那麼多錢。”心中得意:嘿嘿,我沒錢,你們總不能免費給我檢查吧?
  
  沒想到,孫秘書卻說:“不用花錢的,我們免費檢查。”
  
  “啊?”倪老漢差點咬瞭舌頭,驚詫萬分,難道醫院什麼時候改成福利醫院瞭,對窮人免費?好事來得太突然,他怕上當受騙,問道:“真的免費?那你們圖個啥?”
  
  孫秘書道:“當然,您能親自來給我們指導工作是我們的榮幸,我們醫院求之不得。”
  
  倪老漢心中不得要領:去體檢是指導工作?這種說法倒是新鮮。他腦中靈光一閃:難道是自己這把骨頭有什麼醫學價值。值得他們研究?
  
  但無論如何,不要錢總是好事,人傢這麼熱情,盛情難卻啊,倪老漢就不再客氣,說:“好吧,那就檢查吧。先說定瞭,要錢我可沒有。”
  
  接下來,醫生對劉老漢也是如法炮制。
  
  開完單子,下班時間也到瞭,倪老漢怕耽誤醫生們吃午飯,一拉劉先進,說:“孫秘書,你們先忙吧,我跟先進到外面隨便吃個飯。”
  
  孫秘書伸手一攔,說:“您老別著急。飯我們已經為你們準備好瞭,不過,因為有些項目需要空腹檢查,咱們還是先檢查,等檢查完,我再陪你們吃個便飯。請,咱們還是抓緊時間吧。”
  
  兩位老漢對看一眼。感動異常:飯也要管。這也太客氣瞭!
  
  接下來,一切順利,一路綠燈,下午兩點。所有檢查做完。不少檢查項目兩人當場就知道結果瞭,還好,兩人的身體都沒有什麼大病,隻是略有小恙。用孫秘書的話說,不耽誤為革命事業繼續作貢獻。
  
  最後一項檢查做完後,三人從檢查室出來,孫秘書問:“兩位領導,對我們的工作還滿意吧?請多提寶貴意見。”
  
  兩位老漢異口同聲:“滿意,很滿意,非常滿意!沒有意見!”
  
  孫秘書高興地說:“謝謝,那咱們現在一起去吃個便飯吧。”
  
  此時,倪老漢已然明白,對方肯定是認錯瞭人。病已查完,他怕夜長夢多,要是人傢發現認錯人瞭,說不定就要逼自己掏檢查費,他哪裡還敢逗留?就說:“來不及瞭,我還要趕時間,再耽誤就趕不上班車瞭。”
  
  孫秘書:“不吃飯怎麼行呢?你們代表……”
  
  倪老漢一聽,忙抬腕看表,說:“我戴表瞭,現在都兩點多瞭呢,真的來不及吃飯瞭。”
  
  孫秘書見他態度堅決,也就不好再挽留:“那好吧,我安排車,這就送你們去車站。”
  
  片刻後,一輛小車停在門診大樓門口。
  
  孫秘書請二人上車後,拱手道:“歡迎兩位領導以及其他代表以後再來醫院指導工作。”
  
  倪老漢隻求趕快離開,點頭客氣道:“好啊,沒問題。”心中卻說,你小子會不會說話?哪有讓人常到醫院來的,那不是咒人得病嗎?呸、呸、呸,我以後再也不來瞭。
  
  小車駛出醫院。車上的兩位老漢可是憋瞭一肚子疑問,倪老漢忍不住說:“先進,你說,這小夥子把咱們當成幹啥的瞭?對瞭,他老說我‘戴表’是啥意思?”
  
  沒等劉老漢回答,司機接茬瞭:“你們二位不是人大代表嗎?都到現在瞭,就別再保密瞭。”
  
  這回倪老漢聽清瞭,是“代表”,不是“戴表”,他失聲問:“什麼代表?”
  
  司機道:“前幾天我們醫院就接到上面通知瞭,說人代會馬上要召開瞭,人大代表們可能會微服私訪,到我們衛生系統檢查工作。”他從後視鏡裡掃瞭兩位神色不安的老漢一眼,笑道:“我說,你們倆這次的微服私訪可不成功啊,我聽人說,你們倆在大廳裡就‘模范’、‘先進’地叫,我們孫秘書一聽,立馬就知道你們的身份瞭。”
  
  他沖著倪老漢道:“你肯定是農民代表,老模范。”又沖著劉老漢說:“你在法院工作,是先進,一定是司法系統的代表吧?”
  
  兩個老漢面面相覷,嘴巴大張開,半天都沒合攏,不知是該點頭還是搖頭。
  
  倪老漢回憶起當時的情景,突然明白,自己跟老劉拉呱的時候,人傢孫秘書過來,第一句話肯定是在問:“你是代表吧?”自己竟給聽成瞭:“你戴表瞭?”糊裡糊塗就點頭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