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幫忙

  靠山村有個賈聰明。心胸十分狹窄,嫉妒心特別強。隻要別人日子好過,他心裡就會難過。
  
  賈聰明的鄰居名叫憨順,為人厚道,是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兩傢雖然隻有一墻之隔。平日卻是雞犬之聲相聞。老死不相往來。這也難怪,由於賈聰明為人刁鉆刻薄,村裡人都對他敬而遠之,憨順就更不用說瞭。除非萬不得已。憨順從不跟賈聰明多來往。真應瞭那句老話:人不要臉鬼都害怕。
  
  可是,隔墻住著,早不見晚見。低頭不見抬頭見,難免會有砍竹子遇到節骨眼的時候,想不打交道都難。
  
  起初,憨順承包瞭村裡的一口魚塘,由於他腳勤手快,加之管理得法,魚塘效益不錯,一年下來有上萬元的收入。賈聰明十分眼紅,經常去找憨順賒魚,賒瞭幾次,憨順就不幹瞭,堅持要賈聰明一手交錢一手提貨。賈聰明哪裡肯吃這一套?就經常半夜三更去魚塘裡偷魚。如果隻是偷幾條魚倒也罷瞭,可惡的是賈聰明竟然往魚塘裡倒魚藤精,將魚苗毒死不少。俗話說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憨順知道自己的魚塘是被賈聰明給惦記上瞭。沒辦法,他隻好主動找村委會出面,把魚塘轉包給賈聰明。
  
  賈聰明如願以償弄到魚塘以後,卻並沒有發財。時隔不久,魚塘裡的積水突然在一夜之間幹涸瞭。原因是村裡的小煤窯采煤巷道掘到瞭魚塘下面,致使魚塘底部形成許多裂縫,水全部漏到礦井裡去瞭。那魚塘再也沒法養魚,隻好改成旱地種糧。賈聰明把腸子都悔青瞭,逢人就說:“我真倒黴,居然替憨順卸下瞭大包袱,幫瞭他的忙!”
  
  再說憨順,魚塘轉包給賈聰明以後,他一時找不到別的致富途徑,隻好學著養羊。俗話說靠山吃山,靠山村山場廣闊牧草豐足,養羊這條路算走對瞭。不到兩年,憨順的羊群就發展到近百隻,走在路上浩浩蕩蕩的很是壯觀。看著憨順膘肥體壯的羊群,賈聰明心裡仿佛針紮一般難受。他挖空心思絞盡腦汁,想把憨順羊群搞垮、卻始終想不出好辦法。到瞭最後,他隻好耍無賴,不許憨順的羊群從他門前經過,理由是羊群經過之處會撒下一地的羊糞蛋,影響瞭環境衛生。憨順的住房周圍盡是別人的莊稼地,出入必須經過賈聰明傢門前。賈聰明使出這一招殺手鐧,等於斷瞭羊群的生路。羊又沒長翅膀,還能從空中飛過去不成?沒辦法,憨順隻好賠著笑臉去找賈聰明,求他高抬貴手網開一面。誰知賈聰明態度十分強硬,絲毫沒有通融餘地。憨順生性軟弱,既吵不過賈聰明,更打不過賈聰明,實在無法,隻好把大大小小近百隻羊全部賣光。
  
  時隔不久,靠山村一帶的傢畜發生瞭一種被稱為“口蹄疫”的烈性傳染痛,搞得人心惶惶草木皆兵。“口蹄疫”也稱“五號病”,形同瘟疫,傳染得非常迅猛,豬牛羊等偶蹄動物一旦得病便會很快死亡,幾乎沒法治愈。為瞭徹底消滅傳染源,鄉政府下達瞭死命令,寧可錯殺一千,絕不漏網一個,凡疑似“五號病”的豬牛羊通通扔進窟坑掩埋。這樣一來。村裡的幾傢養殖大戶損失十分慘重,血本無歸。隻有憨順,由於事發前把羊群賣瞭,得到4萬多元收入,幾乎沒有什麼損失。賈聰明本想找借口整治一下憨順,沒想到反而促使他提前賣羊,躲過瞭這場瘟疫,算是又幫瞭憨順一次忙。
  
  既然不能養羊,憨順就用賣羊得到的4萬多元買瞭臺農用車,利用農閑去煤礦搞運輸。每天都有兩三百元收入。眼看憨順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自己的日子卻過得缺鹽少醋,賈聰明恨得牙根發癢,氣得七竅生煙。他滴溜著小眼睛冥思苦想,終於又想出一個歪主意。
  
  一天傍晚,憨順跑完運輸,開著農用車回到村裡,發現賈聰明在兩傢門前的交界處砌瞭一堵墻,把他回傢的路給封鎖瞭。憨順剎住車,從駕駛室裡跳瞭下來,立即賠著笑臉向賈聰明敬煙。賈聰明一點也不給面子,揮手一擋便把香煙檔落地上。憨順壓住火氣,依然笑嘻嘻地跟賈聰明商量:“聰明兄弟,你看這墻……我的車過不去呀!”
  
  賈聰明耷拉著眼皮,不冷不熱地說:“我的圍墻砌在自傢地皮上,你的車過不過得去與我何幹?”
  
  憨順說:“話不能這麼講,你的圍墻雖說砌在你傢地皮上,可它擋住瞭我傢的路。我的農用車沒法通過!”
  
  賈聰明將白多黑少的兩隻小眼睛一翻,蠻橫無理地說:“要我讓路也行,你的車從我傢地皮上通過,每天得付我20元補償費!”
  
  老實巴交的憨順一聽這話,再也忍不住瞭,撕破臉皮跟賈聰明吵瞭一架。吵著吵著,雙方便推推搡搡地動起手來。憨順身體單薄。哪是賈聰明的對手?這一回自然是憨順吃虧。
  
  憨順沒法把車開到自傢門前,當天夜裡隻好將車子停在村頭的公路邊。第二天早上起來一看,擋風玻璃被人砸爛瞭,發動機的電瓶也不翼而飛。憨順氣得要命,立即跑去找村主任告狀。村主任把賈聰明叫來問瞭一下情況,賈聰明口口聲聲說他沒有犯法,因為他的圍墻砌在自傢的地皮上,又沒招誰惹誰。村主任苦口婆心地勸說賈聰明與鄰為善,共建和諧社會。賈聰明將脖頸一擰,眨巴著綠豆眼說:“我他媽顧全大局,誰顧全我瞭?別人吃香的喝辣的,我吃瞭上頓愁下頓,村裡怎麼不管?哼,要我拆墻讓路也行。補償費一分也不能少!”碰上這麼個胡攪蠻纏的角色,村主任也毫無辦法,隻好苦笑著將兩手一攤,對憨順做瞭個愛莫能助的姿勢。
  
  此後,兩傢為圍墻的事又多次發生爭執,矛盾不斷升級,終於這到白熱化的程度。憨順實在無法忍受。隻好咬咬牙把心一橫。決定搬傢。他找村裡批瞭塊地,又東挪西借湊瞭筆錢。在村頭的公路邊蓋瞭三間新房。緊挨著賈聰明傢的兩間老屋,他本來打算賣掉,但沒人敢要,隻好拆瞭。
  
  憨順的新房緊挨公路,交通十分便利,村民們無論出村進村都要從他傢門前經過。憨順充分利用這一優勢,在傢裡開瞭個小賣部,由他老婆經營,生意竟然紅火得很。加上他跑運輸的收入,不到一年便還清瞭蓋新房欠下的債。要不是賈聰明刁難他,他也不會蓋新房搬傢。沒想到一搬傢就搬到瞭“風水寶地”,賈聰明算是又幫瞭他一次忙。
  
  回過頭來看賈聰明,由於夫妻倆好吃懶做,加上人緣又差。日子好比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賈聰明窮急瞭,就搞歪門邪道,弄些死牛肉躲在傢裡加工“幹巴”和“肉松”,賣給不法商販牟取不義之財。他還經常去城裡的餐館舀取地溝油,挑回傢裡提煉一番,再當成食用油拿到外地出售。
  
  有天深夜,賈聰明夫妻二人躲在傢裡熬制提煉地溝油,不小心失瞭火,把房子燒著瞭。其時正是風高物燥的陽春三月,風助火勢,火借風威,很快便燒得一塌糊塗。村民們被賈聰明聲嘶力竭的呼救聲從夢中驚醒。紛紛趕來救火,可惜為時已晚,三間土木結構的老房子頃刻之間化為一片瓦礫和灰燼。
  
  憨順也義無反顧地加入瞭救火的行列,灰飛煙滅以後,他才感到後怕。要不是自己蓋瞭新房搬瞭傢,肯定在劫難逃,同樣要被燒個精光。如此說來,又是賈聰明幫瞭他的忙。
  
  村民們伸出援手,用廢舊木料和油毛氈搭成簡易窩棚,供賈聰明一傢老小暫時棲身。賈聰明垂頭喪氣,惶惶如喪傢之犬,平時的刁蠻勁兒不知跑到哪裡去瞭。
  
  當天晚上,憨順夫妻倆鉆進賈聰明的窩棚。賈聰明以為憨順肯定會幸災樂禍地將他羞辱一番,沒想到憨順竟然給他送來一袋大米、一床棉被和幾套新舊不一的衣服。賈聰明說瞭幾句“雪中送炭”之類的客氣話,便收下瞭。憨順十分誠懇地安慰賈聰明說:“有政府和鄉親們在,沒有過不去的坎兒。困難是暫時的,咬緊牙關挺一挺就克服過去瞭。生活上缺什麼開個口,不管咋說我們都是鄰裡。打斷骨頭還連著筋哩!”
  
  聽瞭憨順的一番肺腑之言,賈聰明平生第一次感動得熱淚盈眶。他緊緊抓住憨順的手,滿面羞愧地說:“憨順大哥,從前我他媽不是人,我……我對不起你呀!”
  
  憨順寬容地笑著說:“過去的事情就別提啦,要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幫瞭我的忙哩!要不是你,我哪裡會有今天?”
  
  賈聰明怔怔地望著憨順,一時不知說什麼好,心裡像打翻瞭五味瓶,什麼滋味都有。他突然抱住腦袋蹲在地上,孩子般號啕大哭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