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千萬支票

  萊溫斯是一傢面包店的夥計。每天的工作就是烤出各式各樣香甜誘人的面包。萊溫斯總是一邊烤著面包,一邊哼著小曲。他是一個快樂的人,隻是快樂的背後,他也有自己的煩惱:他先後處過好幾個女朋友。結果就因為他窮。工作也沒什麼前途,她們一個個棄他而去。
  
  前不久,萊溫斯新交瞭一個女朋友——溫柔美麗的瓊玲,交往越深。萊溫斯就越愛她,如果能夠娶到瓊玲,萊溫斯真的別無所求瞭。但他知道,如果瓊玲知道瞭他的情況,很有可能也會離他而去。為瞭能夠維系他和瓊玲之間的關系,萊溫斯不敢告訴她自己是一個窮面包師。
  
  萊溫斯特別渴望忽然之間變成一個有錢人。這天,萊溫斯在報紙上看到一則尋人啟事,內容大致是這樣的:有一個叫羅欣格的富翁,身患重病,羅欣格聲稱曾有過一個私生子,希望在有生之年,找到這個兒子,陪伴他度過晚年時光。他會把所有的財產留給兒子。同時這則啟事裡也註明瞭一點:羅欣格的私生子有一處特別的胎記,至於胎記在什麼地方。有什麼特點,卻是半句沒提。
  
  萊溫斯心裡一動,他的肩背處不是有一個火焰狀的胎記嗎?萊溫斯是個孤兒,從小在孤兒院長大,不知道父母是誰。很小的時候他就經常做這樣一個夢。夢見他的父親是一個有錢人,有一天忽然來接他回傢。但一直到萊溫斯長大成人,他的父親也沒有來接他。
  
  天天想著發財的萊溫斯思來想去,決定去碰碰運氣,管他是不是自己的父親,這畢竟是一次機會。萊溫斯當即就按啟事上面的地址找瞭過去。
  
  那是一間豪華別墅,萊溫斯心懷忐忑地按響瞭門鈴,一個中年人打開防盜門,把他請進客廳。中年人請他稍候,說是進去通報一聲。
  
  萊溫斯坐在沙發上,抬眼四顧。這間客廳真大啊,富麗堂皇,裝潢精美,看來這個羅欣格是個大富翁。不一會兒,羅欣格坐在輪椅上,被那個中年人推瞭出來。萊溫斯連忙站起來,羅欣格沖他擺擺手,示意他坐下,說:“自從啟事登出來以後,每天都有不少人上門,自稱是我的兒子。他們個個都有胎記,但直到現在,還沒有出現我要找的人。更有一些荒唐者,偽造出一些奇怪的胎記,目的恐怕是為瞭得到我的財產吧。”羅欣格說到這裡。停下來喘瞭幾口粗氣,看來他的身體狀況很不好。那個中年人對萊溫斯說:“你知道,承認自己有私生子,是一件顏面掃地的事情,更是會遭到社會輿論的譴責。羅欣格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他實在放不下心裡的那個疙瘩,也割舍不下那份親情啊!”
  
  聽瞭他們的話,萊溫斯為今天的冒昧之舉倍感不安,好像他是個詐騙犯似的。他把自己的身世講瞭一遍,他想如果與羅欣格要找的私生子不符的話,他立刻離開這裡。羅欣格連連點頭,說:“那麼你的胎記又在什麼地方呢?能給我看看嗎?”萊溫斯的肩背處有一塊鮮紅的胎記,他脫掉上農,露出肩胛,轉過身子給羅欣格看。羅欣格輕輕地撫摸瞭一下這個胎記,連連點頭:“像,太像瞭。難道你真的是我兒子?”羅欣格面色發紅,情緒十分激動,對身邊的中年人說:“斯蒂文,你馬上帶我們到醫院做個親子鑒定。”
  
  在醫院抽完血之後,醫生讓他們兩天後來拿結果。在回來的路上,羅欣格問:“萊溫斯,有女朋友瞭嗎?”萊溫斯點瞭點頭:“有倒是有,就是不知道最後能不能談成功。”羅欣格問:“為什麼?”萊溫斯就把他以前處的女朋友因為嫌棄他窮。一個個離他而去的事情說瞭一遍。羅欣格皺瞭皺眉:“那是她們沒福氣,這樣吧,你把瓊玲帶到傢裡來一趟,我倒是真想看看未來的兒媳婦長什麼樣兒。”斯蒂文一邊開車一邊說:“羅欣格,看來你已經把萊溫斯當成自己的兒子瞭。”羅欣格說:“鑒定結果雖然沒有出來,但我相信自己的眼力,一準錯不瞭!”
  
  萊溫斯帶著瓊玲到羅欣格傢裡做客。羅欣格對這位溫柔美麗的女孩非常滿意。瓊玲嬌嗔地向羅欣格告狀:“以前我問萊溫斯的情況,他總是保密,沒想到他竟然是大富翁的兒子。”羅欣格大笑起來:“這可不能怪他,他也是剛剛才知道我是他的父親的,他是怕失去你才不敢說出他是個窮光蛋的。”瓊玲還是很生氣:“就算他是個窮光蛋,我也不會嫌棄的,隻要他真心愛我,我便什麼也不在乎。”萊溫斯感動極瞭,說:“是嗎?現在誰也不能證明我是羅欣格的兒子,鑒定結果還沒出來呢。”
  
  第二天,萊溫斯、斯蒂文和瓊玲一起到醫院拿鑒定結果,羅欣格本來也要同來,被斯蒂文阻止瞭。斯蒂文的理由是萬一萊溫斯不是羅欣格的兒子,擔心羅欣格虛弱的心臟會經受不瞭這個打擊。羅欣格說:“斯蒂文,萊溫斯怎麼可能不是我的兒子呢?”但不管羅欣格怎麼說,斯蒂文堅持不讓羅欣格一同前來,臨行前斯蒂文說:“放心吧,我會在第一時間內打電話告訴你的。”
  
  鑒定結果已經出來瞭。萊溫斯並不是羅欣格的兒子。萊溫斯一聳肩,看瞭一眼瓊玲。瓊玲有些遺憾,但並沒有什麼失意。安慰萊溫斯說:“沒什麼,別把這些看得太重,我依然愛你!”有瞭瓊玲這句話,萊溫斯就什麼也不在乎瞭,對斯蒂文說:“請您轉告羅欣格先生,我不是他的兒子,我和瓊玲就不和您一道回去瞭。”
  
  斯蒂文說:“不,你是羅欣格的兒子!”慕溫斯吃驚地望著斯蒂文。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斯蒂文說:“這幾天我看得出來,羅欣格非常喜歡你和瓊玲,把你們完全當成瞭自己的親人。我跟隨羅欣格已經三十多年瞭,從來沒有看到他這麼開心過。羅欣格患瞭嚴重的心臟病,他經受不瞭任何打擊,所以,請你充當一下他的兒子吧。這張DNA鑒定書,我會向醫院說明情況,請醫院改動一下。”萊溫斯一下子怔住瞭,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才好。斯蒂文又對瓊玲說:“萊溫斯那麼愛你。他一定會聽你的話,你勸勸他吧,難道你們忍心看著羅欣格悲慘地死去嗎?”聽他這麼說,瓊玲的眼淚差點下來瞭。斯蒂文又說:“萊溫斯,羅欣格最多隻有兩個月活著的時間瞭,在這段時間內,你們就讓他開開心心地活著,有什麼願望就滿足他。好嗎?”萊溫斯點瞭點頭,說:“斯蒂文,羅欣格有你這麼好的助手,他真是幸運。”斯蒂文告訴萊溫斯,羅欣格是個善良的人,曾經在他最危難的時候伸出援助之手,斯蒂文一輩子也不敢忘記這一點。
  
  羅欣格看過斯蒂文帶回來的DNA鑒定書,一連看瞭十多遍,得意地說:“斯蒂文,怎麼樣,我沒看走眼吧?萊溫斯就是我的兒子。”接著他拉著萊溫斯和瓊玲的手說:“我最大的心願。就是看到你們結婚,你們把婚事辦瞭吧。”萊溫斯臉上充滿瞭笑意說:“爸爸的話我們怎麼能不聽呢?”瓊玲羞紅瞭臉,把頭別向一邊。
  
  幾天以後,萊溫斯和瓊玲結瞭婚。羅欣格開瞭一張1000萬的支票,作為新婚禮物送給他們。萊溫斯和瓊玲捏著那張支票,興奮得一夜都沒有睡著。瓊玲說:“我不是在做夢吧?1000萬啊!”萊溫斯忍不住高呼:“我們有錢瞭!我們發財瞭!”瓊玲說:“這麼多錢,你準備怎麼用啊?”萊溫斯說:“我要開傢自己的面包店,這可是我的夢想啊,還要買房子,買轎車,買……”
  
  第二天清早,萊溫斯和瓊玲拿著支票,到銀行兌換現金,但工作人員告訴他們,羅欣格的資金已經被全部凍結瞭,也就是說這張支票是一張毫無用處的廢紙。萊溫斯和瓊玲仿佛從雲端重重地摔到地上,萊溫斯說:“沒想到羅欣格在耍我們,我們找他問問去。”瓊玲說:“羅欣格有心臟病,我們不能刺激他。還是先找斯蒂文問問情況再說吧。”
  
  斯蒂文一見隱瞞不住,才告訴萊溫斯和瓊玲實情,其實羅欣格已於前不久破產瞭,銀行的資金被凍結,就連那幢豪華別墅也已經被抵瞭債,他已經一文不名瞭。但這個消息他無論如何也不敢告訴羅欣格,怕他受不瞭這個打擊。斯蒂文說:“不過,對於羅欣格來說,他送你們的1000萬,那是貨真價實的,是發自內心的。知道瞭這些,你們還願意扮演你們的角色,充當羅欣格的兒子、兒媳嗎?”萊溫斯和瓊玲不約而同地點瞭點頭。
  
  一個多月後,羅欣格在病床上閉上瞭眼睛,他的嘴角滯留著最溫馨的微笑。斯蒂文、萊溫斯和瓊玲為他舉行瞭葬禮。
  
  一切都過去瞭,萊溫斯又回到瞭面包店,瓊玲也開始在花店裡賣花。這天,斯蒂文帶著一位先生來找他們,斯蒂文介紹說這位先生是羅欣格的律師。律師告訴萊溫斯,有一筆巨額保險金需要他簽收。原來羅欣格早年為自己買下瞭幾筆巨額保險,依照法律,萊溫斯是這筆保險金的唯一合法繼承人。
  
  一夜之間,萊溫斯終於實現瞭他的富人夢,不過他並沒有覺得異常興奮,而是決定把這筆保險金捐給孤兒院,瓊玲很支持他這樣做。萊溫斯忽然明白瞭一個道理:唯有真愛和善良才是這世間最珍貴的東西!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