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鈴聲騷擾

  我是一位青年教師。前不久,我費瞭九牛二虎之力,才湊夠錢在城邊買瞭一套便宜的二手房。好在一切手續齊全,還有電子門。防控措施很好。對此,我心滿意足。
  
  誰知,剛搬進去沒幾天,就時常被樓下電子門鈴聲所騷擾,拿起話筒,對方卻不說話,放下以後,鈴聲又驟然響起,一來二去幾個回合,弄得我心煩意亂。特別是午休時間,我剛瞇上眼,就被這騷擾的鈴聲驚醒,再也睡不好覺瞭。
  
  就這事,我問過鄰居。鄰居說,電子門剛裝好那陣子,是碰到過按錯鈕的事,但像我傢這樣長時間被騷擾,從來就沒有過。
  
  那天。當我再一次聽到門鈴聲後,並沒有立即去接話筒,而是急忙探出頭往窗外看,隻見一個小學生模樣的男孩身影飛快地跑開,一邊跑著還不時地回頭往我傢陽臺上觀望。
  
  原來是這小子在搗蛋,這不純屬捉弄人嗎?我當時很生氣:“一定要逮住這小子!給他點顏色看看。”
  
  在多次守候無果後,有一天中午,我參加完單位同事的婚禮,回來的路上,正好碰見那個男孩從我傢那個單元樓口跑出。
  
  真是天賜良機,我借著酒勁,顧不上老師的斯文,從後面悄悄跟瞭上去,趁他邊跑邊往我傢觀望的工夫,我三下五除二,快速追趕上去,一把揪住他的領子,把他逮個正著。
  
  這男孩被我這突然舉動嚇瞭一大跳,剛要發怒,一看是我,頓時臉嚇得通紅,馬上低下頭,一聲不吭。
  
  這時,我才仔細打量眼前這位男孩,他大約十二三歲,臉色黝黑,長得虎頭虎腦,樣子並不壞,隻是穿著校服的右肩上劃瞭個大口子,迎風飄展,很不雅觀。
  
  我當時正在氣頭上,哪有心思管這些,沖他就是一陣劈頭蓋臉的訓斥。沒想到越訓斥,我的火氣越大。這男孩始終低著頭,沒有半點認錯的表示。依我的脾氣,要是自己的孩子,肯定會當場揍他一頓的。
  
  出於教師職業性質所限,我心裡使勁壓瞭壓火,拿出平時教師的一份耐心和愛心,心平氣和地和他嘮起傢常,循循善誘讓他說出心裡話。如果他肯認錯或是接受批評,我是不會難為他的,可他始終倔強地低著頭,根本就沒聽進去。
  
  “那就找你的父母去。”我終於忍不住瞭,拋出這個殺手鐧。沒想到,我這一舉動,竟然讓他渾身一顫,馬上仰起頭,怯生生地看著我,囁嚅道:“叔叔,不要!不要!”然而,他一邊害怕一邊卻繼續和我對抗。
  
  這時,我已經完全失去瞭耐性,拉起他就走。男孩突然大叫道:“不要!我爸會打死我的!”接下來,男孩又說:“我爸媽離婚後,我爸爸總是打我。”
  
  聽到這話,我蹲下來,問起其中原因,他又隻字不提,甚至連個名字也不透露給我。無奈之下,我隻好放走這位可憐又可氣的男孩。放他走時,我再三告誡他,可不能再騷擾瞭,下不為例。
  
  沒想到,這事情過瞭沒幾天,我傢的電子門鈴又響瞭,一看,還是那小子。這次可把我氣壞瞭。我趕緊穿好外衣,下樓追趕。心裡說,這次逮著可不能輕饒他。
  
  當我追趕到十字路口時,發現那裡聚集瞭一大堆人,說是一個男孩剛才在橫穿馬路時被過往的電動三輪車撞倒在地,現在已經送往醫院瞭。
  
  這時,我聽到路旁一對老年婦女的對話:“這孩子真夠可憐的,他爸是個酒鬼,常耍酒風,把他母親打得遍體鱗傷,男孩母親實在忍受不瞭,才離開丈夫找瞭別人。後來,他母親瘋瞭,前不久在新找的男人傢衛生間裡上吊自殺瞭。這男孩至今還蒙在鼓裡,總想從陽臺上看看他媽,給他媽一點精神安慰……”
  
  聽到這裡,我真為自己冒失舉動感到有些後悔和內疚,一個為人師表的園丁,怎麼能不分青紅皂白,妄自跟一個小學生一般見識呢!我馬上打車趕去醫院打探男孩的傷情。
  
  好在男孩被撞得並不重,他隻是讓疾馳而來的三輪車掛倒,受瞭些皮外傷,沒有傷筋動骨。過幾天就會好的。
  
  聽完醫生的介紹,我的心裡頓時得到一絲安慰。
  
  恰好這時,男孩的班主任劉老師也來瞭。
  
  劉老師告訴我,這男孩叫羅小剛,縣實驗小學六年級的學生。他品學兼優,是名三好生。差就差在他傢的生活條件上,他父親是位下崗工人,才四十多歲,天天喝得爛醉如泥,動不動打老婆出氣。這不,羅小剛被撞成這樣,他現在還在傢裡一醉不醒呢!
  
  後來,羅小剛母親一看這樣下去實在不行,索性跟丈夫離瞭婚。羅小剛母親沒有工作,她後找的丈夫不讓羅小剛過去和他們一同生活,甚至不讓她和羅小剛見面,否則就離婚。這位飽經風霜的母親經不起生活磨難的沉重打擊,再加上長時間見不著兒子羅小剛的面。時間長瞭就得瞭精神分裂癥,鬼使神差地要羅小剛天天按門鈴望陽臺看她。羅小剛是個孝順孩子,為瞭母親的囑托,有時間就過去。這不,他母親前些日子去世,我沒有馬上告訴他,就是為瞭他畢業前安心學習,不要過於悲傷。沒想到適得其反,他今天被撞,我也有責任。剛才,我告訴瞭他實情。
  
  說到這裡,劉老師嘆瞭口氣,說:“這孩子是個好孩子,就是命苦啊!”
  
  劉老師的話深深地打動瞭我,我徑直來到羅小剛的病床上。羅小剛看到我,一邊掙紮著要坐起來。一邊和我解釋說:“叔叔,我實在對不起你,我就是想見媽媽。我一直把你當作我媽後找的男人瞭,我媽不讓告訴你實情。”
  
  不知怎的,我聽後心情異常沉重,趕緊上前扶他躺下,嘴裡安慰道:“叔叔不怪你,你做得對。是叔叔不好,叔叔不該追你。”
  
  從醫院回來。我思前想後,決定為羅小剛辦點實事。不然這孩子可就毀瞭。
  
  通過進一步調查,得知我買的二手房確實是所兇宅時,我很快找到賣主,也就是羅小剛母親後來的丈夫,告他隱瞞實情,采用欺詐手段出售房屋,現在人證、物證俱在。要他必須給我一個說法。否則,我將采取法律手段,解除這筆房屋買賣合同關系。
  
  幾經周折,經過討價還價,對方終於答應退還我2萬元房款,這件事就到此為止。我拿到這2萬元錢,給羅小剛找瞭一所全縣最好的寄宿學校,一次預交瞭三年的所有費用。
  
  這年秋天,羅小剛升入初中,在我的幫助下,順利地進入瞭一所全封閉管理的寄宿學校安心讀書。上學第一天,羅小剛穿著一身嶄新的校服來到我傢。
  
  一進傢門,他就對我深鞠一躬,對我的熱心資助表示誠摯的感謝。羅小剛告訴我,這情濃於血的深情厚誼,將來有機會一定報答。他最大的願望就是初中畢業後考上一所師范學校。回來後也當一名人民教師。
  
  臨走時,羅小剛和我告別,說:“蒲老師,等我考上中師再來看您,這期間我實在不想再來打攪您瞭。”
  
  說到這裡,羅小剛面帶愧色地抱歉道:“前一段時間我對您的騷擾不輕。”
  
  我打斷羅小剛的話。半開玩笑半認真地說:“期待你的再次‘騷擾’,因為‘騷擾’的到來,就是你光明的到來。”
  
  這時,電視機裡傳來瞭女高音婉轉悠揚的電視劇插曲《愛的心動》:“這世界並不大,人人伸出一雙手,讓心和愛一起走……”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