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遲到的懺悔

  一
  
  清晨,一陣急促的大喇叭聲在清水村上空響起來:“各位村民請註意。今天上午有重要客人來我們村觀光旅遊。大傢要趕緊打掃衛生。傢裡傢外、大街小道都要弄得幹幹凈凈,不要叫客人笑話我們。10點鐘,大傢都去老槐樹下迎接客人!”
  
  自從山清水秀的清水村被縣裡開辟為農傢樂旅遊村以後,村民們也沒少接待過遊客,遊客們對各傢的衛生情況反映都不錯,村裡根本不用過問此事。今天究竟是什麼樣的客人這麼重要?值得全村人興師動眾?
  
  上午10點多,一溜小轎車開進村來。村民們見那些車一輛比一輛小,一輛比一輛高級。就都尋思:看來這客人還真是很高貴啊!
  
  從車上下來的人很多,有鄉長、書記,有縣長,還有市裡的領導。他們簇擁著一位白發蒼蒼的老者,緩慢地朝村頭那棵老槐樹走去,村民都在那裡等著迎接呢。
  
  到瞭老槐樹下,那老者突然面對大傢“撲通”一聲跪下。然後放聲大哭,邊哭邊說:“我回來晚瞭,我是回來給鄉親們賠罪的,我對不起鄉親們!”
  
  全村人一下子都呆住瞭。
  
  村裡年齡最大的老人李大龍,人稱龍爺,在他老伴徐慧娟的攙扶下,慢慢走到老者面前。愣瞭片刻後,老太太指著那個老者哆哆嗦嗦地哽咽說:“你是徐成祖嗎?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你還有臉回來?你就撞死在大傢面前吧!”
  
  老者仔細看著站在前面的龍爺和他的老伴兒。猛然就抱住瞭老態龍鐘的老太太,撕心裂肺地喊道:“姐姐呀。你還活著?我這不是做夢吧?”
  
  龍爺伸手去攙老者。老太太厲聲說:“甭讓他起來,就讓他給鄉親們永遠跪著,他不配做我的弟弟。”
  
  站在旁邊的鄉長和縣長急瞭。連忙來扶老者。老者哭泣著說:“就讓我多跪一會吧!這樣我的心才會好受點。”
  
  村裡人這會兒都知道瞭,這個老人叫徐成祖,是剛從臺灣回來的。
  
  關於徐成祖,關於他們徐傢的許多恩恩怨怨,村裡人知道的卻沒有幾個。可龍爺和他的老伴永遠也不會忘記。
  
  二
  
  六十多年前,清水村這個僻靜的小村子隻有百十戶人傢。村裡大多數的田地都是徐傢的,徐傢主人徐金膝下有一兒一女。女兒徐慧娟聰明伶俐,兒子徐成祖天資聰穎,在上海學習紡織。那個年代到處兵荒馬亂,但清水村卻似世外桃源般平靜得很。
  
  村民們租種徐傢的土地,按時交租,好在徐傢的地租很低,村裡人倒也能養傢糊口。徐金和他女兒,還有長工李大龍三個人住在深宅大院裡,過著與世無爭的日子。
  
  這個長工李大龍來徐傢已經十多年瞭。比徐慧娟大1歲。他來時。徐慧娟還是個十多歲的小孩子,現在已經成瞭大姑娘。這李大龍的名字還是徐金給起的。
  
  那年春天,李大龍討飯來到清水村。饑餓難挨,昏倒在徐傢大門口,正趕上慧娟和弟弟成祖出門放風箏,姐弟倆一起把他拖到院裡,救瞭他。後來,徐金看他人憨厚誠實又勤快,便把他留下來。他說不清自己的傢在什麼地方。也沒有名字,隻知道自己姓李。徐金就給他起瞭“大龍”的名字,留在傢裡當長工。說是長工,其實也就是管吃管住管幹活,沒有別的報酬。徐金待他不錯,吃的喝的都同他的女兒一樣,跟一傢人差不多。
  
  小時候,徐慧娟和李大龍不分大小貴賤,徐慧娟管大龍叫哥哥,大龍管慧娟叫妹妹。隨著年齡的增長。李大龍知道自己的身份後,便和慧娟逐漸疏遠瞭。但慧娟還和原來一樣,哥長哥短的,有時讓李大龍很不好意思,尤其是當著徐金的面。
  
  徐金私下裡對慧娟說:“娟啊,你老大不小的瞭,說話做事要講究。你是大傢閨秀。幹啥都要規規矩矩的。”
  
  慧娟的臉就紅瞭,問:“爸爸,我有啥事做錯啦?”
  
  徐金說:“以後和大龍不要太隨便。他畢竟是我們傢的下人。”
  
  慧娟就生氣地撅起瞭嘴:“爸爸。大龍哥和我不是一樣嗎?我可沒把他當下人啊!”
  
  徐金說:“他是他,你是你,以後身份一定要弄清楚。”
  
  這慧娟從小就沒瞭娘。徐金為瞭不讓兩個孩子受氣,也就一直沒續弦。他把女兒視作掌上明珠,啥事都依著女兒。他看女兒一天天長大瞭,還和李大龍走得很近,心裡很不是滋味,就想給她找個合適的主兒,把她嫁出去。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嘛,給女兒瞭卻瞭終身大事,他也就省瞭一份心。
  
  有一天,徐金傢來瞭一個小夥子,見到徐金後高興地說:“大舅,我叫路飛呀,就是寧城老路傢的,我媽想你呢。讓我來看看。”
  
  徐金想瞭好半天,終於想起來瞭。這小夥子是他一個遠房表姐的兒子。知道是遠方親戚的孩子,徐金就熱情地把他留在傢中住瞭幾天。
  
  不料幾天後,女兒生氣瞭,說:“爸,趕緊把這人弄走,你要不攆,我可就叫他滾蛋瞭!”
  
  徐金驚問:“為什麼呀?他還是你表哥呢。”
  
  慧娟漲紅瞭臉,氣憤地說:“他不是人,偷看我解手!不要臉!”
  
  徐金昕女兒這樣一說,也來瞭氣,就找個借口,把路飛打發走瞭。
  
  可過瞭沒幾天,路飛又來到徐傢。還領著一個十多歲的小男孩。這個小男孩撲閃著一雙大眼睛,整個大院他都跑遍瞭,就連慧娟住的地方也進去溜達過瞭。
  
  這回路飛沒空手來。給徐傢帶瞭不少好東西,有珍貴的珠寶。還有100塊大洋。徐金驚訝地問:“路飛。這些東西都是你傢的?”路飛得意地說:“是啊。我爸在外做生意賺的,我媽說讓我拿來孝敬您。”
  
  路飛這次沒住,當天就走瞭,有瞭上次的事兒。徐金也沒留他。但那個小男孩卻和李大龍混熟瞭。小男孩告訴李大龍,他叫金小龍,從小就沒爹沒媽。後來遇見瞭他師傅。他師傅很能耐。他就跟著他師傅學功夫。
  
  李大龍問:“你師傅住在什麼地方?”
  
  金小龍說:“這個保密。師傅不讓說的。”
  
  李大龍又問:“你師傅都會什麼功夫?”
  
  金小龍笑著說:“這個師傅說也保密,反正沒有人知道的。”
  
  金小龍臨走時,李大龍偷偷塞給他一塊燒紅薯。金小龍說:“大哥。我會報答你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