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賺點錢真難

  阿皮的傢在一個小胡同裡,胡同口有一傢銀行。這天,阿皮在胡同口轉悠,看到一個梳著油光頭發的胖男子趴在銀行門口的一輛轎車上,一邊鬼鬼祟祟地東張西望。一邊在下面猛掏。這人莫非想偷車?阿皮平時愛管閑事。對小偷更是嫉惡如仇,便悄悄地來到那人身後,吼瞭一聲:“幹什麼呢?”那人臉一紅,說:“對不起!我有糖尿病,尿急忍不住瞭,可銀行又沒公廁……”
  
  原來是想偷撒尿的!這人肥頭大耳像個有錢人,沒想到為瞭一泡尿急成這樣!阿皮哭笑不得,想瞭想說:“活人不能被尿憋死,我傢就在裡面,要不你去我傢吧!”胖子打量瞭一下阿皮,說聲“好”,就跟著他來瞭。阿皮這套房在一樓。有兩個衛生間。胖子爽完又是握手又是敬煙,千恩萬謝,好像阿皮做瞭天大的好事似的。還掏出10塊錢硬塞進阿皮手裡,這才走瞭。
  
  阿皮也在這傢銀行存錢,知道這銀行地處繁華地段,又開設瞭外幣兌換等種種其他銀行沒有的業務,每天來辦事的人多得很,偏偏銀行為減少開支,開的服務窗口很少。讓排隊的人有時得等上一兩個鐘頭。可銀行裡的廁所不對顧客開放,銀行附近又沒有公廁,酒樓飯店雖有廁所,但若不是吃飯的客人,人傢也不一定讓你進去。這麼一來。來銀行辦事的人萬一想拉尿什麼的。還真是個大麻煩!
  
  阿皮突然靈機一動:假如讓他們來傢裡上廁所。每人收5塊錢。這個時候他們肯定不嫌貴的!這麼一來就算一天來10個人。也有50塊瞭!這樣的生意去哪找啊?阿皮為自己的這個奇思妙想樂得直拍大腿,可怎麼付諸行動呢?阿皮想瞭想。就找來一塊木板,貼上大紅紙。在上面寫道:“千萬別在銀行‘掏槍’!想‘掏槍’的給我5塊錢,讓你隨便掏!”
  
  阿皮之所以這樣寫。主要是覺得這樣既幽默又能吸引眼球。這年頭黃色短信滿天飛,不管男人女人,看見帶引號的“掏槍”兩字,肯定都會明白什麼意思。沒想到阿皮舉著牌子。剛來到銀行門口。就聽背後一聲大喝:“站住!再動我開槍瞭!”
  
  阿皮嚇瞭一跳。回頭一看。卻是銀行的保安小毛。因為住得近,阿皮認得他。小毛笑瞭笑:“皮哥!想發財瞭是吧?這招還真絕,虧你想得出來!可你知道銀行是啥地方。能隨便讓你提‘掏槍’這樣的字眼?這叫擾亂治安!就算我讓你這樣做,警察也會來找你的!”
  
  小毛說著拿過阿皮手裡的木牌,一把扯掉紅紙,說:“這年頭賺點錢不容易!我可以讓你來這裡拉客人,不過你得重新寫個牌子,不要寫‘掏槍’什麼的!,,
  
  看起來吊兒郎當的。沒想到竟這樣善解人意,阿皮心裡一陣溫暖,趕緊回來重新貼上瞭紅紙。可是不能寫“掏槍”,又該寫什麼呢?阿皮想瞭半天,一拍大腿,心說不就是叫人來拉尿嗎?直接寫明白不就行瞭!於是提筆寫道:“你想撒尿嗎?給我5塊錢,讓你隨便撒!”
  
  沒想到當他扛著牌子回到銀行門口,小毛又把紅紙扯瞭,板著臉說:“皮哥,別怪我粗魯!你不能把這事寫得高雅一點嗎?你想想。你這麼寫。把顧客們都當成啥瞭?知道的說是你阿皮想賺錢。不知道的以為我們銀行罵顧客呢!”
  
  “是啊!來這銀行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我這麼一寫。不是把顧客都當成隨地撒尿的狗瞭嗎?”阿皮這麼一想,不由得打瞭自己一嘴巴,忙問小毛那該怎麼寫?小毛臉一板,說:“我要知道怎麼寫。還當什麼保安?”說完轉過頭不理他瞭。
  
  本以為找到個發財的路子瞭,沒想到實施起來這麼難!該怎麼辦呢?阿皮邊想邊往回走。當眼光落到他傢門對面的墻角時,兩眼一亮,心說:“有瞭!”原來那墻角有個乞丐,這乞丐與眾不同:平時沒錢才去討,討到錢就睡覺。等用完錢再去討。出去討錢時把頭發弄得亂蓬蓬的,可一回來立即就把頭發梳得一絲不亂。那乞丐曾對阿皮說他是個作傢,名叫陳茫,寫瞭好幾本小說,可是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版他的書,他心有不甘,就拿瞭原本想攢下來買戒指,作為結婚10周年禮物送給老婆的1萬塊錢。自費出版瞭他的小說《臘月花開》。沒想到惹得老婆紅顏大怒。跟他離瞭婚,他萬念俱灰,這才出來做瞭乞丐。那乞丐曾送給阿皮一本《臘月花開》,扉頁上龍飛鳳舞的簽名,讓你不得不相信他真是個作傢。
  
  這傢夥連書都出瞭,寫幾句高雅的話肯定沒問題!阿皮立即走過去,把還在呼呼大睡的乞丐作傢拍醒,又把事情對他說瞭。乞丐聽瞭,拍拍胸脯說:“幫你寫沒問題,不過。這得算我入的技術股,四六分成,每個人收5塊,得給我2塊!”
  
  寫幾個字就四六分成,這傢夥也太強瞭!可事到如今也沒辦法,要怪隻能怪自己沒文化,連一句讓人撒尿的話都想不好。阿皮又一想反正這錢采得容易,就當扶貧給他吧,就同意瞭。那乞丐怕他反悔。又拿來紙張。寫瞭一份合作協議書。讓阿皮簽瞭字按瞭手印,這才大筆一揮,龍飛鳳舞地寫起來。完瞭把筆一丟,問阿皮這句話怎樣?阿皮看瞭不由得連聲喊:“高,實在是高!”
  
  原來乞丐寫的是:“給我5塊錢。我為你打開方便之門!”這話不僅含蓄又幽默,要是讓阿皮自己想,估計十天半個月也想不出來啊!
  
  阿皮扛著牌子又來到銀行門前。這下小毛看瞭二話沒說就搶過去瞭,在門邊一放,笑道:“想不到你皮哥還有這文采,行,就這樣瞭!不過。你這廁所沒有收費許可證,你扛著牌子在這裡轉悠,萬一讓工商局的看到瞭不好辦。你先回去吧,有人尿急瞭我就叫他去你傢,你等著收錢就是瞭!”
  
  阿皮一想小毛這話說得沒錯,就屁顛屁顛地回傢等。果然不到10分鐘,就來瞭三個人。三五一十五,除去給乞丐6塊,自己還有9塊錢,10分鐘賺9塊,簡直就是印鈔票啊!阿皮聽著衛生間裡“嘩嘩”的沖水聲,樂得差點笑出聲來!沒想那三個人,每人隻給他2塊錢。阿皮問:“那牌子上不是寫5塊嗎?怎麼才給2塊?”那三個人說,另外3塊給保安瞭。
  
  阿皮一聽嘴巴差點沒氣歪,趕快去找小毛理論。說他就算介紹費也不能拿這麼多啊!小毛皮笑肉不笑地說:“皮哥,你別不服氣,要不是我對顧客說去你那裡小便放心。別說你收人傢5塊,就是你倒貼人傢5塊也不見得有人去,你知道為啥嗎?”
  
  阿皮想瞭想說:“不知道。”小毛拍瞭拍他的肩膀,說:“這年頭要別人相信你,你以為那麼容易?告訴你,就憑你這副模樣,要人傢去你傢撒尿,十個有九個以為你想設陷阱搶錢呢!”
  
  阿皮一聽心裡涼瞭半截。小毛這話說得沒錯。要是小毛不是保安。就憑自己這相貌,鬼才會來他傢撒尿!可是這麼一來,自己那2塊還得給乞丐8毛,扣去水費什麼的,一天也賺不瞭幾塊錢啊!這可怎麼辦呢?
  
  阿皮垂頭喪氣地回瞭傢,正想這生意要不要再做下去,突然一個滿臉皺紋的老頭提著一隻鼓鼓囊囊的蛇皮袋走瞭進來。問他這裡是不是讓人上廁所的地方?阿皮說是,老頭就進瞭衛生間。方便完瞭。卻遞給阿皮5塊錢。阿皮問為什麼給他5塊。這樣一來,加上給保安的3塊,他這一泡尿豈不是要8塊錢瞭?阿皮雖然缺錢。但也懂得做生意要講誠信,不會多要人錢的!
  
  老頭聽瞭,憨憨地笑道:“你錯瞭,我沒給那保安錢!其實剛才你第一次扛著牌子去的時候我就相信你瞭!可是當時沒尿急,所以就沒找你。俺是從鄉下來,在菜市裡賣紅薯,一天賺不瞭幾個錢。還總得交這費那費的,所以最不喜歡保安這樣的人。他不過就是說幾句話嘛,憑啥要你這麼多錢?所以我就沒問他,自己摸索著找來瞭!”
  
  老頭說著又把蛇皮袋往地上一放。說:“多虧有你這個廁所,要不我非得尿褲子不可!這袋紅薯就送給你吧,反正地裡生地裡長的東西。不值什麼錢,你別嫌棄!”老頭說完頭也不回地走瞭。
  
  這老頭。明知道賺錢不易。可除瞭給自己5塊錢。還額外搭上一袋紅薯。阿皮看著足有20斤的這袋紅薯。半天沒回過神來……
  
  卻說阿皮走後,保安小毛正慶幸自己找到瞭一條發財路,沒想到才過半個鐘頭。阿皮又回來瞭,二話沒說把牌子拿瞭就走。小毛問他這是幹啥,阿皮朝銀行門角一指,說:“你自己看吧,這生意我不做瞭!”
  
  小毛一看兩眼直翻白。原來那裡有一塊木牌。顯然是阿皮剛插上去的。木牌上寫道:“往前右拐20米有廁所,農民免費,其他人面議。”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