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智鬥負心漢

  一
  
  喬風英敏感地發現丈夫谷志勇最近行為有些反常。經常晚上不回傢,打他的手機也老是關機。那天她問丈夫。你最近怎麼啦?打你的手機要不是關機,就是沒人接。谷志勇說。最近公司很忙。沒辦法。我得去應酬。手機關機瞭?那可能是沒電瞭。你不要多疑。
  
  這天喬風英在傢洗衣服,無意中從谷志勇衣服的口袋中搜出兩張發票,一張是買法國香水的1300元,另一張是買高檔服裝的5800元。喬鳳英拿著兩張發票發愣,這是怎麼回事呢?丈夫並沒有替自己買這些東西呀,莫非是送給瞭別的女人。難道他真的在外面養情人?喬鳳英越想越氣,結婚十多年,她為這個傢可是付出瞭自己的全部心血。不行!晚上谷志勇回來,一定要問個清楚明白。
  
  當天晚上,當她把發票放在谷志勇面前,要丈夫作出解釋時,谷志勇哈哈一笑說:“看把你急的,我還以為是什麼瞭不起的大事呢!告訴你吧,這是送給一個客戶的。你也不是不知道。做生意有時對客戶就是要用點這種小手段。”喬鳳英無話可說。究竟是不是像丈夫所說是送給客戶的,她也沒辦法查證。
  
  第二天,喬鳳英覺得心裡堵得慌,就跑去找她的老同學大海。大海曾經追求過她,沒能做成夫妻。但還是朋友。她流著淚把自己的委屈竹筒倒豆子全對大海說瞭。大海想瞭一下說,這種事你不能鬧。因為你沒有證據。鬧得不好,反而把你丈夫推到瞭別的女人懷裡。喬鳳英說,那我怎麼辦呢?大海說,你要裝作沒事一樣,還是對他好,如果真有瞭證據,再找他算賬也不遲。
  
  喬風英覺得大海說得有道理,回到傢便翻箱倒櫃找出瞭當初他們結婚時簽的《忠誠協議》,協議中有一條:夫妻雙方如果有一方背叛瞭對方,離婚時隻能分得夫妻共有財產的百分之二十。當時谷志勇是那麼地愛她,抱著她說:你這麼漂亮,可不能紅杏出墻啊!她說,等我人老珠黃的時候,你可不能嫌棄我呀。兩個人都有點不放心,於是就簽下瞭這份《忠誠協議》。喬鳳英想,看來是要給他提個醒,這可是我們愛情的見證。她把《忠誠協議》放在床頭櫃上,有意讓谷志勇一眼就能看到。
  
  果然沒錯,谷志勇晚上回來,看到《忠誠協議》的一剎那臉色一變,但隨即又鎮定下來說,鳳英。你怎麼把這個拿出來瞭?喬鳳英說,不好嗎?溫故而知新,這可是你當初親筆寫下的愛情宣言。谷志勇說,我知道,你還是對我不放心,我們都老夫老妻瞭,有什麼不放心的?喬鳳英說,我可沒說對你不放心噢,那是你自己說的。谷志勇笑笑,沒再說什麼。
  
  不過從那天以後,谷志勇對她就好多瞭,晚上也很少在外面應酬,有時還給她買一些小禮物。她高興地想,男人還是要經常給他提個醒,把他花瞭的心收回來。看來這份《忠誠協議》還是有效果的,於是她就復印瞭一份,用鏡框鑲起來,掛在臥室顯眼的地方。
  
  二
  
  喬鳳英那顆波動的心剛剛平靜下來,沒想到因為小保姆蘭花的一句話又掀起瞭波瀾。
  
  那天蘭花收拾好房間,無意中看到瞭鏡框中的《忠誠協議》,便對喬鳳英說,阿姨,我有一句話不知道能不能說?喬鳳英說,你個小丫頭,有什麼話就說,還拐彎抹角幹什麼?蘭花這才說,有一次我看到谷叔叔和一個年輕的小姐走進瞭陽城商場。喬鳳英立即警覺起來問。你說的是真的嗎?蘭花點頭說,當然是真的,我還敢騙你嗎?喬風英氣壞瞭,好啊,原來你谷志勇並沒有收斂,偽裝一個好丈夫來騙我。怎麼辦呢?吵架肯定不是個事,得有證據。她想瞭想就對蘭花說,蘭花,你說阿姨對你可好?蘭花說,當然好囉。她接著拿出2000元錢放到蘭花面前說,蘭花,這2000塊錢先給你,你幫阿姨做個事,做成之後,阿姨再給你8000元。蘭花一見這麼多錢,高興壞瞭,忙問,阿姨,你要我做什麼?喬鳳英把數碼相機拿出來,教會蘭花如何使用,然後告訴她去悄悄地跟蹤谷志勇,想辦法拍到谷志勇和那個年輕小姐親熱的照片。蘭花有點猶豫地說,我行嗎?喬鳳英拍拍她的肩膀說,行,你隻要悄悄地跟在他後面。不讓他發現就行瞭。
  
  小保姆蘭花跟蹤瞭幾天,果然拍到一些照片,但是價值都不大。沒有兩人親密的鏡頭。喬風英不滿意,就說,你一定要拍到他們親密的鏡頭。
  
  這一天。蘭花發現谷志勇又和那個年輕小姐進瞭陽城商場,便悄悄跟瞭進去。谷志勇為那個小姐挑瞭幾套服裝,小姐很高興,抱著谷志勇親瞭起來。蘭花一見機不可失,連忙把數碼相機拿出來,對準鏡頭就開始拍照。她拍得太專心瞭。沒想到有人突然抓住瞭她的手。她抬頭一看,竟然是谷志勇,當即嚇得哭瞭起來。
  
  谷志勇把小保姆帶回傢,把數碼相機放到桌上,板著臉問喬風英,這是怎麼回事?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喬風英一看就知道事情敗露瞭,便用沉默來對抗。
  
  谷志勇瞪著小保姆說,把你的東西收拾好,立刻就給我滾!
  
  小保姆知趣地把自己的衣服、鞋子收進一個大包裡。提著包低著頭匆匆走瞭。
  
  小保姆走後。谷志勇餘怒未消地說,喬風英,希望你以後不要再用這種卑鄙的手段,夫妻走到這樣的地步,還有必要在一起過下去嗎?說罷怒氣沖沖地甩門而去。
  
  三
  
  喬風英心裡很委屈,沒有瞭小保姆,她決定自己跟蹤谷志勇。跟蹤瞭幾天,也沒有什麼收獲,她有點灰心瞭。那一天她來到谷志勇公司樓下,突然看到照片上的那個年輕小姐走出來。便悄悄地尾隨而去。
  
  小姐乘車來到三津園高檔住宅區,下車走進去。喬鳳英悄悄地跟在她身後,隻見她在三單元上瞭樓,然後進瞭302房間。喬鳳英記下瞭那個房間,便來到物業管理處,把丈夫的照片拿出來問保安認不認識這位先生。保安說,認識呀,他經常到這裡來。喬鳳英這下氣壞瞭,你谷志勇在我面前嘴硬,原來還真的養瞭情人。她立即去找大海商量對策。大海說,你不要急,那個物業管理處有我一個朋友,等那個小姐不在傢,我們進去跟我的朋友說你的鑰匙丟瞭,不能進屋,然後請開鎖公司來開鎖。喬鳳英說,這個辦法好,到時不愁拿不到證據。第二天他們按照預定的方案再次來到三津園,等那個小姐出門後,便請來開鎖公司的師傅打開瞭302的房門。進去之後。喬鳳英果然看到瞭丈夫的衣服就擺在房間裡。墻上掛著好幾張丈夫和那個小姐的合影照片。她立即拿出數碼相機,把谷志勇的衣服和合影的照片全拍瞭下來。
  
  有瞭證據。喬風英底氣足瞭,回去就請律師寫瞭離婚訴狀,並把她與谷志勇簽的《忠誠協議》附瞭上去,要求分得百分之八十的共同財產。谷志勇接到法院的傳票時,開始還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等開庭看瞭喬鳳英提供的那些證據後,氣得暴跳如雷,他反訴喬鳳英私闖民宅,那些所謂證據是用非法手段獲得的,是無效的。
  
  法庭經過認真審理之後。判定喬鳳英提供的證據無效,因為用非法手段獲取的證據不能作為本案的證據。他們夫妻之間的關系可以用調解手段來解決。敗訴之後喬鳳英十分懊惱,垂頭喪氣地走出瞭法庭。
  
  四
  
  這天下午,谷志勇接到喬鳳英的電話,要他回傢吃晚飯,並在電話裡告訴他,特地為他燒瞭一桌好菜。谷志勇想,喬鳳英今天是怎麼回事啊,說話的語氣那麼溫柔,是不是太陽從西邊出來瞭?為瞭緩和與妻子的關系,他決定回傢吃飯。
  
  晚餐是豐盛的,喬鳳英還拿出一瓶葡萄酒,為谷志勇斟上一杯,自己也倒瞭一杯,然後端起酒杯說,志勇,我們結婚已有十多年瞭,不管怎麼說,畢竟夫妻一場。前一段時間是我不好,不該和你吵鬧,就是要離婚,我們也應該好和好散,你說是不是?來,我和你幹掉這一杯。說得谷志勇有點感動,一仰頭杯子裡的酒就幹瞭。喬鳳英為他把酒斟滿,又端起杯子說,今天就算是最後的晚餐,我們好好喝個痛快,來,幹掉!幾杯酒下肚之後,谷志勇就有點喝高瞭,他望著喬風英說,其實你什麼都好,就是少瞭點女人味。喬鳳英說,你說得不錯,我知道自己有缺點。谷志勇接著說,當初認識你的時候,你是多麼有女人味呀,現在怎麼就沒有瞭呢?喬風英說,是的,也許是我老瞭吧。來,喝酒。谷志勇喝得高興瞭,就把如何與現在的小姐相識。以及發展為情人關系的經過竹筒倒豆子全說瞭。喬鳳英說,好吧。我成全你們,明天我就搬回娘傢住,等你方便的時候,我們就去辦離婚手續。谷志勇醉眼朦朧地說,好,好,不能給對方以幸福,就給對方以自由。
  
  第二天,喬鳳英把自己的東西收拾收拾,果真搬走瞭。谷志勇下班回到傢,高興地想,走吧,你這個黃臉婆也該挪挪窩瞭。他立即撥打情人的手機,叫她過來共度良宵。小情人等的就是這一天,連忙趕瞭過來,一進房間,兩人就瘋狂地親吻起來,接著就滾到床上。
  
  一個星期後,谷志勇突然接到法院的傳票,還是喬鳳英的離婚訴訟案。開庭的那一天,喬鳳英精神十足,一副穩操勝券的模樣。當法庭向谷志勇出示瞭喬鳳英提供的新證據時,谷志勇傻眼瞭。那天晚上他和喬鳳英喝酒時,所說的話全部被錄瞭音,而且他與情人在房間裡做愛的過程也全部被錄瞭像。他氣急敗壞地說,這是一場騙局,我要抗議!喬鳳英說,谷志勇,讓我告訴你吧,你是狗改不瞭吃屎,我走的那一天,在我們的房間裡裝瞭攝像頭,你要是不把那個小婊子帶回傢,我能抓到你的證據嗎?至於你包養情人的經過。那可是你自己說的。這些證據都是在我自己傢裡獲得的,沒有任何違法行為。我相信法官會作出公正的判決。喬風英的話讓谷志勇懊惱不迭,想不到自己還是栽在瞭這個黃臉婆手裡。
  
  法庭再一次嚴肅地審理瞭此案,認為喬風英提供的新證據合法有效,錯誤在谷志勇一方。法庭判決雙方離婚時,喬鳳英獲得瞭夫妻雙方共有財產的百分之八十,谷志勇隻得到瞭百分之二十。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