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網上找來的男友

  雪嫣是個標準的網蟲,一天不吃飯她可以忍受,要是一天不上網,她心裡就沒著沒落的。
  
  這天,雪嫣在BBS上發現瞭一個有獎征文帖,就苦思冥想瞭好幾天,終於寫成一篇美文。自以為這篇文章肯定能得大獎,沒想到隻得瞭個鼓勵獎。雪嫣起初心裡不服氣,可看瞭人傢的獲獎作品後,才知道強中更有強中手。特別是一等獎獲得者葉楓的征文《一句話改變人生》,更是讓她感動得流下瞭眼淚。
  
  雪嫣想方設法搞到瞭葉楓的QQ號,向他發出瞭加為好友的請求。為瞭通過驗證,她還特意加上瞭吸引男人眼球的字眼:“標準的美女喲,請加我!”想不到這個屢試不爽的“問路石”這回不靈瞭,這葉楓竟是個榆木疙瘩,不解風情,就是不肯加她。雪嫣連著發瞭5次信息,都如泥牛入海一般。
  
  正當雪嫣心灰意冷時,葉楓突然出現在她的QQ好友裡,不知何時,他已經把她加為好友瞭。雪嫣急忙和他搭話:“帥哥,把關好嚴呀!美女問候你幾次都不理。”葉楓發瞭個尷尬的表情說:“我才稱不上帥哥呢!最近因工作較忙,很少上QQ,所以回應遲瞭,請您原諒。”話題就這樣打開瞭,雪嫣很自然地問起瞭他的工作和年齡,問他近段時間都在忙什麼?葉楓回答說,他今年25歲,是一傢小刊物的編輯,現在正忙著寫一部長篇小說。
  
  聽說對方正在寫書,雪嫣心中贊嘆不已。這樣年輕有為的大才子可不能輕易放過,她決定更多地瞭解他,要是合適的話就把他“俘虜”過來。雪嫣心中打好瞭小九九,正準備向他發射甜蜜的“炮彈”,他卻匆匆忙忙地說:“要工作瞭,以後聊,886。”雪嫣隻好強按住心中的好奇,看著他的QQ頭像逐漸暗淡下去。
  
  這以後,雪嫣隻要一有空就上網找他,像著瞭魔一樣。可葉楓卻像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俠,一星期難得見幾回面。他越是這樣,雪嫣的心裡越是想他,到最後連做夢都在想他長得是啥樣子?在啥地方工作?雪嫣不堪忍受這樣的折磨,決定和他見見面。
  
  好不容易又在網上見到他,雪嫣就向他發出瞭見面的請求。葉楓沉思片刻,才答應和她見面。於是,他們相約周六下午在市中心的文化廣場見面,不見不散。為瞭好認,葉楓讓雪嫣打個花傘,他自己則戴個破草帽。雪嫣很欣賞他這個創意,覺得又新穎又浪漫。
  
  雪嫣拿著花傘來到文化廣場,左等右等,就是不見有戴破草帽的人。她這才想起自己竟然傻得志問約會的時間瞭。可又一想,這有什麼呢,為瞭表示誠意,就多等會兒吧。於是,她就打開花傘直直地站在廣場中心。可她一直等到天黑也沒見到葉楓的身影。這該死的葉楓,竟然敢耍人!雪嫣心中又羞又氣。眼淚不爭氣地流瞭下來。惹得路人對她指指點點,說她不是弱智就是神經有問題。
  
  雪嫣把傘一收,氣鼓鼓地回到傢。上網一看,葉楓正在網上得意地笑呢。雪嫣氣惱地問:“你為什麼不去見面?害得我腰酸腿疼地傻站瞭半天。”葉楓驚訝地問:“你真去瞭?”雪嫣流著眼淚說:“當然真去瞭,我可是認真的。”葉楓發個狂笑的圖片說:“今天是4月1日,我還以為你在逗我玩呢!”雪嫣這才想起今天竟是西方的“愚人節”,見鬼,自己怎麼挑這個日子表達愛情呢!
  
  雪嫣破涕為笑,非要見葉楓的面不可。葉楓說今天晚瞭,就視頻一下吧,隨即向雪嫣發出瞭視頻請求。雪嫣接受瞭,過瞭一會兒,顯示屏上果真出現瞭一個光頭小夥子,長得很帥。雪嫣毫不猶豫地向他射出“丘比特”之箭。說自己真的很愛他,這個周末一定要見他一面。葉楓吞吞吐吐地說:“我是個不祥之人,誰跟瞭我就會受苦受難,你還是另覓知音吧!”被愛情燒昏瞭頭腦的雪嫣才不相信他的鬼話,一個勁地問他的工作單位。葉楓猶豫瞭半天,最後給她出瞭個謎:“關公”(打一地點),說他的工作單位在謎裡含著呢,要是猜中的話,就證明他們有緣分,就可以找到他。
  
  關公?這是什麼地方,雪嫣冥思苦想瞭半天也沒猜出來。正煩惱時,門鈴響瞭,原來是她的好朋友王素華來瞭。王素華以前是學校裡的謎語專傢,現在在市文聯工作。猜謎對她來說,是張飛吃豆芽——小菜一碟。雪嫣就把這個惱人的問題拋給瞭她。果然,素華僅用瞭半分鐘就揭開瞭謎底。她在室內踱著碎步自言自語地分析說:“關者,囚也;公者,男人也。合到一起就是男囚。”她拍著手笑道:“我知道瞭,你的網友在市西郊的男子監獄當警官!”知道瞭葉楓的工作單位,雪嫣高興壞瞭,拉著素華請她到飯館裡吃飯。
  
  星期六,雪嫣精心梳洗打扮瞭一番,就乘車來到瞭市西郊的男子監獄。守門的警察不讓她進去,雪嫣說自己是葉楓的女友。那個警察用奇怪的目光看瞭她一眼。才把她領到瞭一個房間,讓她稍等一會兒,他去接葉楓。
  
  過瞭5分鐘。雪嫣心中的白馬王子終於出現瞭。一見他的面,雪嫣差點氣暈過去。原來他竟是個囚犯,剃著光頭。穿著囚服。被警察押著過來瞭。雪嫣舉起巴掌。狠狠地摑瞭他一耳光:“你這個騙子!你不是說你是編輯嗎?怎麼成犯人瞭?”葉楓捂著臉痛苦地說:“我是編輯不假。自從上次征文獲獎後,組織上就給我減瞭刑,並讓我當瞭監獄內部刊物的編輯,所以,我才有機會上網,時間卻不能長。”雪嫣這才明白瞭他經常不在線的原因。
  
  押解葉楓過來的警官主動向雪嫣介紹瞭葉楓的犯罪經歷。原來葉楓犯罪前是某名牌大學的高材生。他的父親很早就跟母親離異瞭,他和母親相依為命。就在他上大四那年,母親得瞭癌癥,為瞭給母親治病,葉楓才走上瞭偷盜的犯罪之路。
  
  葉楓面無表情地看著雪嫣說:“我原來不打算和你見面,可我看你是個癡情的女孩,為瞭讓你死心,為瞭你今後的幸福,我才和你見面。網友有句名言,叫見光死。我們這場網戀也算是走到瞭盡頭。”
  
  葉楓的話讓雪嫣很感動。他雖然是個犯人,可他卻有一顆金子般的心,處處為別人著想。這樣的男人難道不值得珍惜嗎?
  
  雪嫣擦瞭擦腮邊的眼淚,脈脈含情地看著葉楓說:“不!我們的事沒完。不管你要在這裡呆幾年,我都會一直等你的!”
  
  葉楓的眼裡突然放射出異樣的光芒,他抱住雪嫣激動地大喊:“我葉知秋終於找到瞭一位真正愛我的人,我的愛情終於來電瞭!”
  
  什麼?葉知秋?葉知秋可是全國知名的青年作傢,先後發表瞭5部長篇小說,在網上紅得發紫,光是女粉絲就有上萬名之多,不會就是眼前這個剃著光頭的犯人吧?
  
  見雪嫣一臉的疑惑,那個警官笑著說:“葉作傢是來我們這裡體驗生活的,葉楓是他的網名,他要在這裡寫一本書,書名就叫《獄中的網戀》。”
  
  葉楓也對雪嫣說,他來這裡除瞭體驗生活外,還有一個目的,就是尋找真正的愛情。因為他有點小名氣,追他的女孩特別多,可她們大多是沖著他的名和利來的。為瞭檢驗她們對自己的感情,他就假扮成囚犯,此舉果然奏效,已經嚇跑瞭近百個女孩,隻有雪嫣是個例外。
  
  雪嫣還是有點半信半疑,葉楓急瞭,從身上掏出瞭身份證和作協會員證讓她看。
  
  雪嫣看瞭看那些證件,又看看葉知秋,二話沒說,扭頭就走。葉楓愣住瞭,追上去不解地問:“你咋還不信呢?我發誓……”雪嫣“撲哧”一聲笑起來,燦爛的陽光灑滿一臉:“誰不信瞭?我要趕快回去上網發帖,就說你這堆牛糞已經找到鮮花瞭,徹底斷瞭那些女粉絲的念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