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多出一張選票

  下瞭課,剛從班裡出來的高玲老師就被學校辦公室叫瞭去。辦公室陶主任很客氣地向高玲道瞭聲辛苦,然後開門見山地說道:“高老師。這次省級三好生的名額,經學校研究,分給你們班一個。你作為實驗班的班主任,可要把好評選關喲。”
  
  高玲聽瞭這話。開始揣摩起陶主任話語中的潛臺詞來。在這所重點中學,一旦拿到瞭省級三好生的榮譽,就等於一腳跨進瞭重點高校。因為省級三好生一向都是作為保送生。不需要參加高考就能上大學的,所以學校一般都把這個榮譽分到高三年級。而現在,高玲所帶的班級是高二(5)班,這件好事突然降臨。會不會是與鄭校長的兒子鄭濤有關?鄭濤就在高玲的班裡,成績平平,要是把這個榮譽給瞭鄭濤,學生即使不知情,學校老師的口水也會把高玲淹沒的。大傢一準會說她年紀輕輕就會拍馬屁瞭。還有,另一個老師陳敏的女兒林小昭也在自己班,林小昭真正算得上是品學兼優,把省級三好生給瞭鄭濤,陳敏老師那裡又怎麼交待?陳敏號稱鐵嘴。吵架水平可是頂呱呱的。
  
  高玲沉默瞭半天。這才小心翼翼地問道:“陶主任,你見得多,就指點指點我,這個關可不好把呢。”
  
  陶主任微微一笑:“高老師不愧是高老師啊,一腳就把這球給踢回來瞭。說實在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不過鄭校長的意思要公平公正,讓班裡學生都享有知情權,最好是選舉產生。你具體考慮一下,拿出具有操作性的評選辦法,初步篩選出候選人來,然後我們再商量下一步怎麼辦。”
  
  高玲回到辦公室,斟酌瞭一會兒,乘著課間還有幾分鐘時間走到瞭班裡,先把這個消息傳達給學生,讓學生將手中所有的各種獲獎證書盡快交上來,作為評選的依據。高玲最後說:“學校很重視我們班,把這個通常是發給高三學生的獎給瞭我們。所以,大傢一定要好好學習,不辜負學校對我們的期望。”
  
  高玲以為學生們會熱烈鼓掌,誰知,學生們先是將目光集中在瞭林小昭身上,然後低下頭來竊竊私語。高玲看瞭這情形,心裡也說不上是高興還是擔憂。說實話,這哪用得上評選啊!林小昭成績在全年級排名第一,平時對班級的事也挺熱心,還經常幫助成績差的學生輔導功課。要是有兩個名額,那該有多好啊!
  
  第二天下午,班裡凡是成績不錯的學生都將獲獎證書交來瞭,隻有林小昭和鄭濤不見動靜。高玲心裡越發沉重,她有意地走到高一年級組聊天,順便想看看陳敏老師的反應,然而,陳敏看到她來隻是笑瞭笑打瞭個招呼,然後就悶頭在那裡批改作業。
  
  高玲忍不住瞭,主動說道:“陳老師,我們班有一個省級三好生的名額,學校要求評選,可你傢小昭到現在還沒有把她的獲獎證書交上來,你回去催催她。”
  
  陳敏又向高玲笑瞭笑,說瞭聲“好的”,然後又低下頭去改作業。高玲分明聽到瞭陳敏輕輕地嘆瞭口氣。
  
  林小昭的材料傍晚就交瞭來。厚厚的一沓獲獎證書,讓高玲也忍不住贊嘆瞭一聲。細心的高玲看到林小昭眼睛紅紅的,正想問句什麼,可林小昭背著書包快步跑開瞭。
  
  就在這個時候,鄭濤也來交材料,他手裡捏著幾張薄薄的紙遞瞭過來。高玲翻看瞭一下,有校級三好生,還有說不出名稱的征文獎,也不知道是哪裡辦的。
  
  鄭濤不好意思地撓撓頭,說:“高老師,含金量不夠,您多包涵啊。反正重在參與嘛。”
  
  高玲被他逗樂瞭,笑著說:“嗯,是的。奧運會的很多選手未必就能拿到獎牌,他們不也來參加比賽?這也是個動力,以後繼續努力啊。”鄭濤一個勁兒地點頭。
  
  根據學生上交的材料,高玲花瞭一個晚上,初步擬出瞭評選方案,列出瞭候選人。鄭濤肯定不夠格,不過,依據他那個征文獎,高玲加上一條“具有其他特長”。這樣就把鄭濤給弄進去瞭。總共有4名候選人,其中包括林小昭。
  
  辦公室陶主任看到候選人名單後,皺瞭皺眉:“這林小昭是你們班裡最好的學生吧?她其實不要這個三好生,也能考進重點大學的。”
  
  高玲立即想到陳敏那輕微的嘆息,想到林小昭紅紅的眼睛。寸步不讓地說道:“陶主任,如果排除瞭林小昭,別說老師有意見,就是學生也不會服氣的。”
  
  陶主任肯定也想到瞭陳敏,點瞭點頭道:“你說的也有道理,不過,這件事事關公平公正,我想不能全部由你們班學生投票選舉,56個學生推選15名代表,加上你們班的任課老師和學校領導班子,這樣的話。我認為公平性才能體現出來。”
  
  高玲聽瞭這話,立即就知道林小昭肯定沒戲瞭。任課老師有9人,加上學校行政班子15人,24對15,就算學生個個投林小昭的票,她也當選不瞭。高玲其實早就知道所謂的投票就是個形式,最後當選的一準是鄭濤,可陶主任把這事做得如此赤裸裸的。高玲反倒覺得不如幹脆讓林小昭別參加瞭,因為這顯然對林小昭是一種莫大的傷害。
  
  投票安排在學校階梯教室,林小昭和鄭濤都是代表。投票前,鄭校長專門來講瞭話,他動情地說:“這次投票,是學校推行依法治校、民主治校的重要進程,這不僅僅是推選三好生這樣簡單,而是讓大傢充分發揚民主,把真正的好學生給選出來。因為我的孩子鄭濤也在候選人之中,我就回避瞭。”高玲聽瞭鄭校長的話感到好笑,可心裡酸酸的根本笑不出來。這哪裡是什麼回避,分明就是為鄭濤吶喊助威啊!
  
  投票之後,陶主任當場找瞭兩名老師唱票。戲劇性的場面出現瞭,前面每張票上都寫著兩個人的名字:林小昭和鄭濤,隻有一張票寫瞭鄭濤的名字,最後兩張票則全寫著林小昭的名字,這樣一來,林小昭以39對38勝出瞭。
  
  高玲愣瞭,她萬萬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她投票的時候,出於公心和良知,她必須投林小昭一票;出於個人利益的考慮,她不能不投鄭濤。於是,她的選票上寫瞭兩個人。誰曾想到,不但學校領導和老師都和自己想的一樣,就連學生也采用瞭這種滑稽的手段。高玲看瞭看陶主任。想聽聽他下一步怎麼辦。可陶主任也是呆呆的,顯然這個結果他也沒想到。
  
  就在這個時候,階梯教室門外走進來一個人,她快步走到林小昭面前,伸手就給瞭林小昭一個耳光:“我早告訴你瞭,憑你的成績,隻要不滑坡,自然會考上重點大學的,為什麼要爭這個榮譽!”這一掌猶如打在所有在場人的心裡。高玲看到,那是林小昭的媽媽陳敏。
  
  林小昭捂著臉哭起來,她一邊哭一邊說:“我是投瞭鄭濤的票,其他的,我不知道。”正在亂哄哄的時候,陶主任對著話筒說道:“大傢靜一靜,這次參加投票的人數是39人。卻收到瞭40張選票,我宣佈——”他正要說下去,鄭濤沖瞭上去,搶著話筒說:“選舉有效。多出的那張票是我替我爸爸投的。我投瞭林小昭一票,我爸爸作為校長,他更應該把票投給林小昭。所以,我偷偷拿瞭一張選票。如果一定要說這次投票無效的話,我自動放棄這個榮譽。高老師,各位老師,我今後保證好好讀書,請大傢為我見證。下面,讓我們為林小昭的當選鼓掌吧!”說著,鄭濤帶頭鼓起掌來,臺下響起瞭參差不齊的掌聲,一些學校領導和老師紛紛離開瞭階梯教室。
  
  高玲看瞭看呆呆的陳敏,一把拉過還在抽泣的林小昭,將她擁在懷裡。而她自己心裡也像灌瞭鉛一般,無比的沉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