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意外抓瞭個賊

  我住在602室,這片小區有十多年的歷史,沒圍墻,也沒請物業公司,在衛生和治安方面可以說是比較亂的。
  
  這天晚上,我跟朋友到歌廳去吼瞭幾嗓子,到十一點多鐘才往傢趕。我剛到單元門口。突然。頭上被什麼東西重重地砸瞭一下,接著“砰”的一聲,有件東西從我頭上彈到瞭地上。好痛啊!我伸手往頭上一摸,竟有粘粘的液體滲到手上,放到鼻子底下一嗅,有一股子腥味,“不好,肯定出血瞭!”我心裡暗叫一聲。同時,我怒氣沖沖地大喊瞭一句:“誰啊!誰往樓下扔東西的,想殺人啊!’’
  
  這時,我看到原本亮著燈的502室一下就黑瞭。我也顧不瞭那麼多,趕緊打瞭110報警,然後又打電話把老婆叫下樓來。不少鄰居也聽到動靜,一個接一個走出來。單元門口的那盞聲控燈也亮瞭起來,老婆猛一見我,嚇瞭一跳,她急得直掉眼淚,心痛地扶著我:“誰把你打成這樣的!痛不?走,趕緊去醫院!”
  
  “你先在這等著,不就是淋濕瞭他們傢的被子,用得著想這種陰招害人嗎?你等著警察來瞭再去502室找他,我到附近醫院去包一下頭。”老婆不放心,要陪我一塊去,被我一口拒絕瞭。
  
  好在離小區數十米就有一傢大醫院,走幾分鐘就到瞭。我在醫院急診室清洗傷口、縫針、打消炎針,足足半個小時才出來。
  
  回到小區時,一輛閃著警燈的警車正停在樓下。除瞭兩名警察外。還圍滿瞭左鄰右舍,特別顯眼的是,警車旁蹲著一名雙手抱頭的男子,旁邊還放著一隻蛇皮袋,袋子裡裝得鼓鼓的。妻子從人群中走出來:“老公,趕快過來認一下,是不是他把你打傷的,你仔細看一下,打完瞭還偷東西!’,
  
  “什麼,偷東西的!他是個賊嗎?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砸傷我的。按理說不會吧!我還以為是502室的房主記仇來著。”我說。警察一聽。感覺這話裡有話,就讓我和老婆一起上車到瞭派出所。
  
  在派出所裡,我把受傷的經過一說,警察就聽明白瞭:“哦!原來是被樓上飛下來的不明物砸傷的!”說完,他忍不住笑瞭。這時,502室的房主興沖沖跑進瞭派出所,他一把握住我的手,連聲稱謝:“兄弟啊!真是謝謝你瞭。要不是你及時報警,我傢裡那點值錢的東西可就被小偷掃光瞭。”
  
  聽完他這番沒頭沒腦的話,我才想起來,警察從小區還帶回來一個小偷呢!原來,我走之後沒幾分鐘,警察就趕到瞭,妻子帶著哭腔向警察報瞭案,把警察帶到瞭502室,她聽瞭我臨走時的交待,以為那人把我打傷之後跑進502室躲起來瞭。
  
  警察叫瞭幾聲,沒人應,更沒見人來開門。
  
  妻子情急之下,打電話叫來附近相識的一個鎖王,給瞭他100塊錢,叫他強行開鎖,鎖王見有警察在旁邊見證,就開瞭鎖。他們進去之後。卻發現裡面沒人,正當眾人不解之時,靠窗的一個房間電話鈴響瞭,燈也隨之亮瞭,沖動的妻子竟抓起瞭人傢的電話,一聽,卻是房主打回來的,房主也是一愣,沒跟妻子說幾句就掛瞭電話,從酒吧裡往傢趕。
  
  還是一位警察精明,他發現房間裡的東西有點異常,似乎被人翻動過,從衣櫃裡揪出瞭正躲在裡頭嚇得發抖的賊。
  
  從派出所出來,原本有點矛盾的兩傢人竟一下子親熱不少。有一次,502室的房主到我傢來喝酒,一時說得興起,我們又聊起瞭那件事。我問他:“那天晚上,你在酒吧裡混,傢裡的燈是咋回事呢?”“這還不簡單,我裝瞭個聲控開關嘛!為瞭防小偷,我特意隔個把小時打個電話回傢,電話鈴一響,燈就亮瞭,小偷就不敢進傢門瞭。沒想到現在的小偷也聰明,早摸清楚瞭我的去向。兄弟,我也有一點不明白,那天你老婆咋就知道帶警察撬我傢的門呢?”
  
  “唉!這事說起來就不好意思瞭,那天我被砸傷以後,以為是你幹的。原先我在樓上曬衣服,沒擰幹水,常把你曬出雨棚外的被子、衣服淋濕。我們不是為這事吵過幾次嗎?你怪我曬衣服不擰幹,我怪你幹嗎非得把衣服、被子挑出來曬。受傷後,我看你傢的燈一下子黑瞭,還以為你記仇報復我呢!也怪我當時沒跟老婆說清楚就跑醫院去瞭,沒想到我老婆也鬧錯瞭。”
  
  “好啊!鬧得好啊!這一鬧幫我抓瞭個賊,那個笨賊,足足偷瞭我幾萬塊錢東西,全是好東西啊!什麼項鏈、筆記本電腦,全裝進去瞭。來,喝!”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