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怕你受委屈

  顧佳萍離異後和兒子小軍相依為命。小軍是個啞巴,他兩歲時得瞭一場大病,持續一周高燒不退。病好瞭後就說不得話瞭。顧佳萍也曾想再找個男人,但她和兒子一提這事。小軍就咿咿呀呀搖頭。顧佳萍怕兒子受委屈,於是打消瞭再婚的念頭。
  
  小軍該上幼兒園瞭,卻沒有幼兒園肯收留他,顧佳萍沒有辦法,就自己在傢裡教小軍。小軍雖然不會說話,卻非常聰明,不久就認識瞭許多日常用字,並能用筆和媽媽交流瞭。顧佳萍很高興,兒子終於能和她“說話”瞭。
  
  一個女人帶著孩子過日子總歸不是個事。這不,同事又給她介紹瞭一個男人。男人叫李澗,在一傢酒廠上班,各方面條件都不錯,但顧佳萍就是猶豫不決。李澗問她還有什麼顧慮?顧佳萍說,她找男人一不挑長相,二不管收入,但有一點他必須做到,那就是不能嫌棄小軍。李澗說:“我怎麼會嫌棄小軍呢?這樣吧,明天我去你傢和小軍見個面,看他能不能接受我。”顧佳萍說:“這事我得和小軍商量,你聽我回話吧。”
  
  顧佳萍回到傢,小軍正坐在地板上堆積木。他剛搭好瞭一座“房子”,見媽媽回來瞭,用手指蘸著水在地板上寫瞭一句話!“這是我們的傢,你看漂亮嗎?”顧佳萍說:“漂亮是漂亮,但這個傢不完整哩。有媽媽,有小軍,還少誰呢?”小軍歪著頭想瞭想,寫道:“少爸爸,但我不想要。”顧佳萍問:“為什麼?”小軍遲疑地寫道:“我怕——”
  
  顧佳萍沒讓小軍寫下去,她不願看到“我怕”後面的字。那一定是觸目驚心的。她把小軍從地板上拉起來。動情地說:“不用怕,孩子,不管誰來做你的爸爸,都不會讓你受一點委屈。對瞭,明天媽媽請一個叔叔來傢裡吃飯,你看看讓他做爸爸行不行?如果不行,咱就把他趕出去。”顧佳萍做瞭個往外推的手勢,小軍被逗笑瞭。點瞭點頭。
  
  第二天,顧佳萍給李澗打瞭個電話,邀請他中午來傢裡吃頓飯。並囑咐他穿隨便一點,因為小軍不喜歡油光水滑的男人。李澗很高興,下瞭班連工作服也沒換,就直接去瞭顧佳萍傢。
  
  見到小軍,李澗先拿出一包蝦條遞給他,小軍卻皺著眉頭躲開瞭。李澗又拿出一個變形金剛來,但小軍還是不要。李澗很尷尬,去廚房裡幫顧佳萍做飯。顧佳萍說:“我這裡沒事,你還是想法過小軍那關吧。”李澗隻好又回到客廳,但小軍卻出去瞭。
  
  顧佳萍炒瞭幾個菜,李澗第一次登門,她想讓他喝點酒。顧佳萍想起櫥櫃裡還有半瓶白酒,那還是上次她爸來時喝剩下的。可她打開櫥櫃一看,那半瓶白酒卻早已不知去向。顧佳萍隻好去外面買。她一出門,正碰上小軍回來。顧佳萍問他去哪裡瞭。小軍沖她做瞭個倒垃圾的手勢。
  
  小區門口有個商店,店主是個姓徐的老頭。徐大爺很會做生意,懂得和氣生財的道理,但今天他卻一反常態,當顧佳萍說要買瓶酒時,徐大爺卻一口回絕:“不賣。”
  
  顧佳萍一下愣住瞭:“為什麼不賣?”徐大爺說:“不為什麼,今天你買別的東西可以,但就是不能賣給你酒。”顧佳萍說:“別的我什麼也不要,就是想買瓶酒。”徐大爺為難地說:“我真的不能賣給你,要不你買瓶可樂吧,比酒好喝。”顧佳萍說:“沒見過你這樣做買賣的,可樂能代替酒嗎?不賣拉倒,我去超市買!”說完就要走。徐大爺卻一把拉住她:“你別去超市瞭,今天這個酒,你無論如何不能買。”顧佳萍生氣地說:“你不賣給我酒,還不讓我去別處買,你到底想幹什麼?”
  
  “你看看這個就明白瞭。”徐大爺從抽屜裡拿出一張紙條遞給她。顧佳萍接過紙條一看,上面歪歪扭扭的字跡她太熟悉瞭,是兒子小軍寫的:“爺爺,請不要賣酒給媽媽。那個要做我爸爸的人也是個酒鬼,他喝醉瞭會打媽媽的!”
  
  顧佳萍心裡一顫,想到瞭自己離婚的原因。她是傢庭暴力的受害者,前夫嗜酒如命。喝醉瞭就找茬打她,每次都把她打得鼻青臉腫。今天她炒菜招待李澗,小軍一定是怕李澗也像酒鬼爸爸一樣,喝醉瞭就打媽媽,才寫瞭一個紙條給徐大爺,讓徐大爺不要賣酒給她。
  
  想到這裡,顧佳萍的眼睛濕潤瞭:多好的孩子啊,原以為他不願媽媽再婚,是怕後爸嫌棄他,其實他是怕媽媽挨打,怕媽媽受委屈啊!
  
  顧佳萍兩手空空地往回走,路過垃圾桶時,不經意間往裡一瞥,發現她正四處尋不到的那半瓶白酒正躺在裡面。呵呵,難怪剛才小軍沖自己做出倒垃圾的手勢,原來他把這杯中之物當成垃圾瞭。
  
  回到傢,顧佳萍對李澗說:“對不起,今天沒有酒喝瞭。如果想進這個傢門的話,恐怕你還得戒酒呢。”李澗拍著胸脯說:“戒酒沒問題,本來我就不喜歡這杯中之物。”
  
  旁邊的小軍聽瞭這話。用手指在地板上寫瞭幾個字。李澗湊到近前一看,隻見小軍寫的是:“騙人,你是個酒鬼!,,李澗笑瞭:“小軍,可不能隨便冤枉好人啊,你怎麼知道叔叔是酒鬼呢?”小軍湊到他身上聞瞭聞,又寫道:“你身上酒味這麼重,不是酒鬼是什麼?”
  
  顧佳萍也笑瞭,她把小軍攬在懷裡:“你的確冤枉李叔叔瞭,他是酒廠釀造車間裡的工人,每天和酒打交道,身上能沒有酒味嗎?不過媽媽還是要表揚你,你的警惕性讓媽媽有一種安全感。”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