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隻想嫁個有車族

  每天傍晚一下班,西西總是要為如何回傢傷腦筋。由於靠近郊區,公交車奇少,而且沒有一趟不是爆滿,西西要想上車。就得拿出擠進沙丁魚罐頭的勇氣。更要命的是由於西西身段漂亮。往往成為公交車上“咸豬手”的襲擊對象。搞得西西苦不堪言。
  
  鑒於一直以來的慘痛教訓,西西發瞭毒誓,嫁人一定要找個“有車族”,否則情願當尼姑!西西的老媽聽完寶貝女兒的毒誓,有些不以為然:“女兒啊,你也太小瞧自己瞭吧?區區一輛車就可以托付終身瞭?那大街上跑來跑去的出租車司機多瞭,豈不是都可以追求你?告訴你西西,沒有百萬身傢,三室兩廳,我是不會同意的!”
  
  西西的姑姑給她物色瞭一個男朋友,安排她星期天去見面,不巧的是公司要加班,西西隻好推辭瞭。忙瞭個昏天黑地,她終於把手頭的事情處理完畢,一看表都過12點瞭,還是先去安慰安慰肚子吧。西西進瞭附近一傢餐廳,草草吃瞭點飯,然後靠在公交車站牌上,懶洋洋地等著公交車的到來。正百無聊賴時,遠處飛來一個騎自行車的人,臉龐黑黑的,到瞭西西面前,他站住瞭,說:“美女,我送你一程吧!”西西端詳瞭一番,遲疑道:“我們認識嗎?”男人的黑臉上綻開一絲笑容:“我騎自行車經常在你傢門前路過,你不是住宏潤大街天成小區嗎?”西西點瞭點頭。“那還猶豫什麼,上來吧!”男人很瀟灑地拍瞭拍他的車座。西西看看男人的自行車,咬瞭咬牙,還是坐瞭上去。
  
  男人很健談,說他基本每天都騎自行車出來,而且路過天成小區,因此經常目睹西西的芳容。西西笑瞭,問:“你是幹什麼的啊?”男人嘿嘿一笑:“跟你們白領沒法比,我是搞建築的,每天去的地方就是工地啊!’’接著,男人又很熱情地說,“如果你肯賞臉,我可以每天帶你上下班哦!”西西笑瞭笑,不回答。兩人說著話,自行車在林陰路飛馳,西西漂亮的碎花白裙在風中飛舞。除瞭渾身的清爽,耳邊還有隱約的風聲。西西竟有些陶醉,她想,要是有個人每天騎自行車接送她上下班。好像也不錯喲。
  
  西西正胡思亂想,耳邊忽然傳來老媽的呵斥聲:“喂!臭小子,你是誰呀,竟敢帶著我女兒兜風?”原來,不知不覺已經到傢瞭,老媽恰好剛買菜回來。站在小區門口,一眼就看到他倆瞭。西西忙替男人解圍,說他是順路,好心。男人笑瞭笑,一擺手,走瞭。西西的老媽朝著遠去的男人背影狠狠瞪瞭一眼,接著又數落道:“西西呀,你也太不上進瞭,被一個騎自行車的打工仔帶著,難道就不覺得掉價嗎?你姑姑說瞭,她重新安排瞭你們的見面時間,就在今天晚上!”西西嫌老媽對剛才那個打工仔不禮貌,隻管氣哼哼地在前面走。老媽在後面跟著,嘮嘮叨叨地說:“西西呀,你姑姑說瞭,這個男人可是事業有成喲,人傢開著一輛寶馬轎車,那是相當有氣派吶!”西西一撇嘴:“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去!”
  
  話是這麼說,到瞭晚上,西西還是被老媽生拉硬拽地去瞭姑姑傢。到瞭那裡一看,果然有個穿戴不俗的男人在和姑姑聊天。姑姑介紹說,這個男人叫李成,是一傢建築公司的老板,三十三瞭,還是個鉆石王老五呢。介紹完畢,姑姑就招呼西西的老媽躲出去瞭。
  
  屋裡隻剩下西西和李成兩個人,李成先看瞭看西西的身材,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說:“我知道你的條件一百萬身傢,三室兩廳,我都具備,而且我有一輛寶馬車。”接著又問:“你每個月掙多少啊?”西西有些不高興,哪有一見面就問這個的,便沒有回答。李成也不計較,自顧自地說:“要是達不到5000塊錢的話,我看這個工作就沒什麼意思瞭!”說著,他晃瞭晃手腕上的金表,“你看,我這塊表,10萬塊錢……”西西更加不悅,心說,老媽呀,姑姑啊,你們咋看中一個這麼粗俗的男人瞭呢。李成沒看到西西高興不高興,徑自興致勃勃地說:“你很漂亮,我喜歡你!如果我們結瞭婚,我就不要你去給人打工瞭,我會開著寶馬,帶你出去買好東西——化妝品、皮衣、鞋子,隻要你喜歡,我都買給你……”說實話,李成說的,未嘗不是西西所向往的,可西西就是覺得奇怪,為什麼這些話從這個男人嘴裡說出來,她就覺得這麼惡心呢?
  
  回傢的路上,老媽不住地責怪西西:“女兒,你傻啊,人傢李成說要送我們回傢,你咋偏要自己回去呢?人傢那是寶馬呀!”西西哼道:“典型的暴發戶嘴臉,我不喜歡!”老媽可急瞭:“不就是修養方面差一些嗎?你以後可以慢慢熏陶他、感染他啊。西西,這可是我和你姑姑千裡挑一‘淘’到的,你可要把握住機會啊!”在老媽的軟硬兼施下,西西被迫答應繼續和李成聯系。李成很高興,出手也很大方,那天他要陪西西去購物,西西謝絕瞭,李成就自作主張,給西西買瞭一條粗大的金項鏈。西西一看就氣笑瞭:“這哪裡是人戴的?拴一條大狼狗都夠用瞭!”老媽卻眉開眼笑道:“這麼重的分量,至少也值1萬多塊錢吧!這麼痛快的女婿,我認定瞭!”說著,把那條項鏈掛在瞭自己的脖子上。
  
  李成抓緊瞭進攻的步伐,死皮賴臉要送西西上下班。西西卻對李成越來越反感,因此她並不答應。那天,西西在站牌前等車,恰巧又碰到那個騎自行車的打工仔,打工仔熱情地邀請她“坐車”,西西坐上他的自行車,不知怎地,就把自己的心事告訴他瞭,請他出主意。打工仔說:“愛情這東西,是很講究感覺的,你如果覺得嫁給他不會幸福,就算天天坐著寶馬,又有什麼用呢?”西西心裡也是這麼想的,她高興地錘瞭這人一拳:“哎,想不到你一個打工仔,說的話竟這麼有哲理!”騎自行車的人不高興瞭:“打工仔怎麼瞭?我們對生活的體會最深!”西西拍板道:“好吧,看在你這麼有哲理的分兒上,以後你就當我的司機吧!”“OK!”打工仔高興地答應一聲,把自行車蹬得飛快……
  
  從此,西西上下班便有瞭“專車”,她便也知道瞭騎自行車的人的名字——賈金貴。打工仔騎自行車載著白領美女招搖過市的新聞,很快便在小區傳開瞭。消息傳到瞭西西老媽的耳朵裡,老媽險些氣得心臟病發作!老媽知道西西的犟脾氣,此時如果橫加阻攔,說不定她真的就坐著“黑老包”的自行車一騎絕塵瞭!想來想去,她終於有瞭一個妙主意,那就是讓李成出面,給西西一個當頭一棒,讓她感受一下切膚之痛!
  
  這天,西西下瞭班,照例在公司門口等著賈金貴的自行車過來,這時,一輛寶馬車開瞭過來,走出車門的是李成。李成來到西西面前,什麼話也沒說,胸有成竹地叉著腰,跟西西一起看著前方。西西頓時慌瞭,氣急敗壞地問:“李成,你想幹什麼?”李成一撇嘴:“等人啊。”“告訴你,我跟他隻是一般朋友關系,你可別跟他打架!”李成“呸”地吐瞭一口唾沫:“扯淡!我這麼有身份的人,跟他打架?你媽讓我問問他,他是百萬富翁嗎,他有三室兩廳嗎,他有寶馬車嗎……”西西又羞又氣,滿臉通紅。這時,賈金貴遠遠地騎著自行車過來瞭,西西趕緊向他擺手,讓他趕緊走,不料賈金貴速度太快,一眨眼就到瞭跟前。西西頓時小手冰涼,心說,完瞭!便絕望地閉上瞭雙眼,把頭扭到一邊……
  
  好半天。西西終於聽到李成和賈金貴的對話。李成忽然一改剛才的咄咄逼人,口吻謙卑瞭許多:“喲,原來是李總,想不到您還喜歡玩自行車…一”“你好,賈經理,怎麼,你和西西認識嗎?”“對的,我們……哦,不,不,我們……”西西在一旁呆瞭:“你們到底誰姓賈誰姓李呀?”賈金貴剛要開口。這時,李成趕緊借口有事,坐上寶馬車,一溜煙地跑瞭。西西坐上賈金貴的自行車,接著問剛才的問題。賈金貴笑瞭:“其實,我叫李成,他叫賈金貴。他冒充我,可能是想達到什麼目的吧……”西西又問,你們是怎麼認識的?賈金貴——-不。此時應該叫李成,笑瞭:“我不是告訴你,我是搞建築的嗎?我是賣房子的,他是蓋房子的,我們是同行而且時常打交道啊!”西西懵懵懂懂地點點頭。卻又搖搖頭,失魂落魄地回到傢,迎接西西的是老媽一副幸災樂禍的神情:“怎麼樣啊西西。坐自行車涼快,坐寶馬車氣派,你選哪一個呢?”西西仿佛沒聽到她的話一般,她把包扔到沙發裡,拉著老媽的手,問:“老媽,你說,如果蓋房子的人開寶馬車。賣房子的人該開什麼車呢?”老媽不知道女兒葫蘆裡賣的什麼藥,但還是老老實實回答:“當然該開更高檔的車噦。”西西喃喃自語道:“可是,他為什麼偏偏選擇騎自行車呢?”老媽一聽,鼻梁上的老花鏡“叭”地掉到瞭地上……
  
  後來西西才知道,李成有一輛奔馳車,但隻有需要體面時才用,平時他還是選擇騎自行車,既鍛煉身體,又可緩解工作壓力。“我不在乎別人怎麼看,哪怕把我當作打工仔……”李成握住西西的手,笑著對西西說。西西臉也紅瞭:“哎呀呀。就算原來誤以為你是打工仔,人傢也沒有嫌棄你嘛……”西西的老媽呢。自然也不反對他們來往瞭,還每天把“未來女婿”掛在嘴邊。小區裡的人瞭解瞭事情的來龍去脈,有的人就譏笑她:“西西媽,好像這個騎自行車的人不符合你招婿的條件啊?”西西的老媽眼一瞪:“誰說的?我們那個李成,雖然不是百萬富翁。可他是千萬富翁啊;雖然沒有三室兩廳,可他有小別墅啊;雖然沒有寶馬車,可他有奔馳車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